顶点小说 > 唐朝好地主 > 第六十六章 春风得意马蹄疾
    “三郎啊,这个香皂制造还有没有什么困难?有什么困难你只管提出来,我们帮你解决。”知道了这票香皂订单能分到一千二百多贯的分红之后,连牛进达也都不那么淡定了。

    原来在张超这入一股,不过是提携老友和后辈,给他撑个场子,没打算赚钱之类的。可是现在香皂第一张订单,就能有一千多贯的分红,那就不简单了。饶是牛秀这个堂堂琅琊郡公也不会小瞧啊。

    一张单子就能分一千多,这要是做一年下来,那岂不是得分上万贯?牛秀也有些自己的产业,田庄和铺子等,但他都不敢说自己的产业一年能够生息上万贯。

    牛进达现在跟张超说话,已经不再仅是长辈对晚辈之间的态度了,更多了几分平等与重视,谁叫张超这么会赚钱呢,简直就是送财童子啊。

    张超笑着道,“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马上把这三千多块香皂订单赶出来,另外争取再多拉一些销售,趁热打铁,做好推广。我打算赶制一批试用品出来,满长安城富贵之家赠送,只要他们用过我们的赠品小样,相信他们肯定会有不少人愿意来买的。”

    “搞这么多赠品,岂不吃亏?”程咬金立马嚷道,他现在已经很看重这个钱途无比的香皂产业。一块香皂成本可是两千五,送一块就是两千五百,送十块就是两万五千啊。

    “送赔品小样成本肯定是得有的,但亏是亏不了的,我们刚才已经把推广费用做了预算投入的。况且,我们的赠品小样又不是正品,不可能一块也是三两的。”

    后世那些做化妆品的,就喜欢送小样,买正品他们就附送点小样,让顾客试用。其实小样量很少,但却是一个推广的手段。当你试用了之后,可能收获许多新顾客。

    正品香皂一块三两,张超打算赠品小样一个就三钱,一块正品可以弄出十块小样来。

    新产品多推出几种颜色或者香型来,凑个十款八款的,每款一个小样赠送,成本也不多,但张超相信那些富贵人家拿到这些赠品小样使用过后,肯定能有些人会喜欢并来购买。只要有哪怕一成的人用了赠品过后来买香皂,那都是大赚特赚的。

    后世就是超市卖水果,都知道要搞试吃推销,张超可是深明其道的。

    做香皂生意,在后世那只是最普通的生意,但放到唐朝,这明显就是奢侈消费品啊。这类生意,最重要的是什么?

    包装和推销。

    真正生产上面倒是问题不大,张超已经想过流程,不外是收购原材料,以及加工生产罢了。多弄点大锅,先用烧碱和植物油渣、水弄出皂基来,然后再加动物油脂以及松香、香精、盐等加工成型。

    最后切块晾晒,整理包装。

    一个大锅一次能制出一百块的量,一个锅一个生产组,一组有四五个人就够了。张超觉得弄四五个生产组就好了,然后再收购组、包装组、销售组、配送组搭配下,人手上有五十个人足够。

    “咱们得把包装弄好一点。”

    张超觉得既然香皂走的是奢侈品路线,那包装肯定不能马虎,自己之前有些欠缺考虑了。好的包装才能更衬托出香皂的高逼格来,要是你直接就弄个小木盒随便一装,那也太没品味了。

    不说做到买椟还珠那种等次,可起码也得能衬的起六贯钱一块的香皂吧。

    “找几个巧手的木匠,为我们定制一批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包装盒。”

    张超有些眉飞色舞,一想到以后财源滚滚他就不由的喜上眉梢。

    “回头你先制一百块香皂,送崔府去。”秦琼适时的插话,让张超的喜悦心情尽去。哎哟,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就是,有好东西得先给崔家送去,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可别让人挑了礼。”

    程咬金见张超不干不愿的,就笑骂道,“你小子,别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多少人想娶五姓女还娶不到呢,你能娶到,那也是前世修来的福份。”

    这年头,世人娶妻,尤其是士人勋贵娶妻,最想娶的就是五姓女,身世好,门风好。次等才想尚公主,论家风名声,皇族李氏可远不如其它几大姓。虽然说李家也称是陇西李氏之后,但那些高门大族,心里都很鄙视李家。

    因为他们心里不承认李家是陇西李,很多人都认为李家其实是赵郡李,而且还是赵郡李当年的破落户儿,后来在北地得以军功起家,那时便和西魏其它军功新贵一样,便都给自己拉了一个关陇的郡望,李家便自称是陇西李之后。

    后来北周灭了北齐,不少原来北周祖地关东的贵族们,又把郡望给改了回去,重攀附起关东豪门,唯独李家等少数家族没改。皆因西魏北周至隋,都以关中为本位。陇西李是关中名望,到周隋之时可比关东的赵郡李名声高多了,尤其是在关中。

    哪怕如今李家坐了天下,往上追了李广为祖宗,甚至把老子李耳追为了始祖,可在那些千门豪门眼里,李家就是赵郡李的破落户出身,如今,也不过是暴发户罢了。尤其他们觉得李家还带着许多胡人血脉,连门风都有些胡化,不正统不正经,总之不是良配。

    恨不能娶五姓女,这是许多士族子弟的想法。

    但这不是张超的想法。

    可这事他还没什么话语权,这年头就是这么的不讲道理。

    张超不想多提这事,他转而想到一件事情,倒是对生意有很大帮助。

    “我回去先赶制一批赠品出来,到时送到几位叔伯们府上,还请几位叔伯转赠出去。若是可以,也可以送入皇宫和诸王府。若是连宫廷都采用我们的香皂,不说赚钱,光名声就能远扬天下了。”

    “你这个脑子还真是转的快。”

    罗士信话不多,可这时也忍不住笑道。

    跟张家集团的大股东们交过底后,张超便带着秦敢和程处默离开了。秦敢和程处默算是秦琼和程咬金的代表,以后就常跟着张超了。秦敢跟着秦琼多年,是秦家部曲,他办事牢靠,对长安也熟,秦琼让他跟着张超,也是为了给张超办事行方便,有些地方,由他出面会比较方便。

    而程处默,完全就是个有时书呆有时中二的少年,程咬金打发他跟着张超,估计也是见张超脑子活,便让儿子跟着学习学习,毕竟程家以前也是地方乡宦,程咬金担心儿子整天呆在国公府里,倒是读书给读傻了。

    出来时,程咬金亲切的挽着张超的手,一直送到门外。

    “我可是把我儿子交给你了。”

    那话说的张超都打冷颤,什么叫你把儿子交给我了,别人听了还以为我搞基。

    “程叔放心,我会照顾好处默兄弟的。”张超扒了几次,发现扒不开老程的手,也只得做罢。

    “若那小子有犯傻的地方,你只管教训他,拿鞋底抽他都没事。整天只知道在家读书,都快读傻了,让他跟着你学聪明点,别弄的不识烟火,韭菜和麦苗都给分不清楚。”

    不管张超乐不乐意,反正最后程处默一脸兴奋的牵着自己的枣红马跟着张超了。

    张超、秦敢、程处默,三人骑着高头大马走在长安的街道上,秦敢和程处默还各带了两个亲随。

    张超跨下的马不是那匹八岁老白马,而是换成了一匹雄壮的四岁口黑色马,一匹程咬金珍藏的上等战马。

    程咬金愿送,张超也没半点拒绝的收下了。

    反正他带给程咬金的收益更多,一匹马再贵不过百多贯钱而已。而且,他确实一眼就看中了这匹黑色战马。

    三人骑着高头大马,带着长随跟班,张超倒真生出来几分公子爷的感觉来。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啊。

    “三哥,咱们现在去哪啊?”程处默问。

    正得意的张超听了,脸皮子抽了抽,你会不会说话呢。

    “叫我三郎就好。”张超纠正,“咱们现在去采购。”

    到了西市,一一拜访那些榨油坊。虽说这年头还不兴炒菜,但榨油坊还是有的,豆油、菜油、麻油等植物油,榨出来的油少量是百姓酒楼买去做煎食物用,多数则是出售给百姓、寺庙做点灯用。

    张超找到他们,谈购买油渣下脚料的事情。

    听说张超准备包下他们的油渣,这些人很高兴。榨油剩下的油渣几乎没什么价值,最后只能贱价出售,还不能一次卖出。而现在张超愿意大量收购,给的价格很不错,最重要的是还包圆了。

    以后直接送到灞上张家沟去,一月一结账,再不用为油渣操心了。

    为表明诚意和正式,张超特意拿出了一份油渣收购合同,双方看过后签字画押,这事就算成了。

    几家榨油坊走下来,张超满意的笑了,油渣已经足够满足香皂生产了,甚至还有些多。不过有多也不用担心,大不了到时拿来生产便宜点的肥皂就是。

    “走,咱们接下来去找屠夫们谈点买卖!”

看过《唐朝好地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