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朝好地主 > 第六十五章 日入百万
    程家门口,程咬金挽着张超的手无比亲切,倒是秦琼站在一边很是沉稳平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张超是程咬金的义子。

    在刚才烧尾宴散会之后,张超跟张氏集团的几位大股东开了个简单的董事会。董事会总共有七名董事,张家爷俩两席,秦琼、程咬金、牛进达、罗士信、李世绩一人一席。

    李世绩已经出发去了河北,因此这个会只有六人出席,张超非常不客气的直接给自己安了一个董事长兼总裁的位置,老爹被他安了个副董事长位置,秦琼则被他挂了个常务董事帽子。

    老爹和秦琼都不怎么把这什么副董事长和常务董事放在眼里,只当是张超自娱自乐。不过程咬金却不干了,好歹也是大股东啊,占有一成的股份呢,怎么他堂堂国公在董事会却没有一席之地呢。

    为了安慰这个今天因为用香皂洗了脸,就一直兴奋的跟个狒狒似的家伙,张超只得又给程咬金委了个执行董事的位置。

    至于牛进达三人,就只能当个普通的董事了。

    其实张超的张氏企业又没上市,因此董不董事会其实也确实是在自娱自乐。不管是副董还是常务董事还是执行董事反正秦琼他们不可能真正的来参与到这个实际经营里来。

    不过张超还是弄的很正式的样子,前世只是个扑街写手,难得现在有机会也成了成功企业家,那还不得趁机显摆过下瘾。

    当然,他召集的这个董事会,其实也是要把香皂的事情给他们交下底。

    香皂这个买卖,是张超的独家秘方,但张超知道这玩意的暴利,因此是铁定了要继续打着五位国公的虎皮的。

    “你说什么,一块香皂成本只要一百多文钱?”

    程家的书房里,张氏集团六名董事都坐在程咬金书房的炕上。程咬金的炕也是张家班修的,但又和张家沟人修的暖炕不一样,用的青砖砌炕,炕沿也是用的紫檀木,炕席炕桌都是用的名贵之物,炕桌上不但摆着许多糕点,甚至还有专门挠痒痒的玉如意。

    程咬金本来斜靠在炕上小几上,正不时的孤芳自怜似的摸着自己光滑了许多的脸,结果听张超开门见山的报出了香皂的成本后,一下子坐正了,嗓门震天响。

    “开什么玩笑,一块这么好的香皂才一百多文钱,怎么可能?”

    秦琼、罗士信、牛进达等人也都瞪大着眼睛望着张超,一脸难以置信。老爹已经提前震惊过了,此时反应稍好,可心里也还是没能完全平静下来。

    一百多文钱的成本,你敢卖六千,翻了起码五十倍,太黑心了。

    “小子,你连自家人也坑是吧,我预订了一百块,你真敢要我六百贯啊!”程咬金摩拳擦掌的露出满口白牙。

    张超笑笑,“程叔,一百多文只是材料的成本而已,香皂的成本当然不止这么多的。”

    “你不是说材料才一百多文钱吗,还有什么成本?”罗士信不解的问。

    “当然还有其它的成本了,首先,制造香皂,得需要一味秘药,就是火碱。”

    “火碱,和你先前弄来的面碱有什么关系吗?”

    “名虽相似,其实是两样东西,都同样提炼麻烦,且是我的独家秘方。”说到这,张超有些得意的道,“如此独家之秘,当然价值不凡吧,用我的火碱秘方制出香皂,这秘方得算成本吧?你说我若是说每块香皂收秘方费一贯,也不为过份吧?”

    牛秀牛进达想了想,似乎还真是这么个理儿。秘方这东西看似好像不要本钱,但却是最珍贵的,你有钱买都买不到啊。

    “再其次,有了材料也不是就能马上变成香皂的啊。我们还得把各种材料按工艺配方加工,然后生产,这其中,前后得数十道工序,很是繁杂。这人工,得成本吧?我请白鹿乡民来做工,一天得包人三餐还外加每天二升糜子面,算下来一天也得好几十近百文工钱啊。请上一百个,那一天就得几万钱。”

    “是有道理。”程咬金摸着自己下巴上的长须点头。

    “还有呢,有句话说的好,酒香也怕巷子深,咱们有了香皂,还得卖出去才能赚钱啊,要不然岂不是做的越多亏的就越多。我们得请人宣扬、广告是吧,得跟那些药铺推广,让他们同意我们把香皂放他们店里推销售卖吧?这个推广费得给吧?请人去做推销得给钱吧?甚至我们还得拿出部份香皂来做赠品,试用品,免费送给那些富贵人家试用吧?这些试用品样品也都要钱的啊!”

    程咬金没被张超忽悠住,“我们的香皂今天这么火,还用做那什么宣扬?对了,那广告是什么?”

    “广告就是广而告之,总之就是宣扬我们的香皂,让大家都知道。”张超解释了下,然后反驳程咬金,“今天我们香皂确实有个很好的开头,但今天知道的不过百来人,就算他们回去口耳相传,也才能让多少人知道?今天大家都预订了许多,都够他们用上一年甚至几年的了,难道我们就做这一票生意?”

    “咱们得趁热打铁,趁着今天的口碑,让更多的人知道咱们的香皂,卖出更多香皂,才能赚更多钱啊。”

    程咬金不明觉厉。

    他搞不清楚做生意推销这一套,但觉得张超的话好有道理的样子,听起来很厉害。

    想不明白他就不去想,程咬金一挥手,“那你告诉我,咱们这香皂成本到底有多少,一块香皂卖出去,能有多少利润呢?”

    “程叔,我呢是这样计算的。这个香皂涉及到火碱这一独家秘制产品,因此呢,我们就按之前我跟福满楼合作的方式来算,火碱和面碱一样,都由我的碱坊供给。”

    至于价格,面碱是一升两贯。如果按面碱的一升收两贯钱,那摊到香皂中,一块香皂,张超的火碱只分八十来文钱。这太不划算了,香皂毕竟利润更高,张超也就不客气的直接订了一个每块香皂抽两贯的分成。

    一码归一码,生意场上得算清楚。

    张超愿意给程咬金他们一半的股份,但面碱、火碱这些东西呢,他又没完全放到大家合伙的生意里,而是独立一块出来。就好像是张超名下的一家全资的公司,或者说打一个比方,比方说淘-宝和支-付宝一样,淘宝用支付宝来做网上支付,但支付宝却并不属于淘宝。

    大家合伙的产业用碱,不管是面碱还是火碱,都是从张超那里以每升两贯的价格买入。这算是经营的一项成本,至于张超用的材料花费多少,利润多少,这属于张超自己的事情。

    毕竟是涉及到张超的秘方,因此秦琼他们倒觉得这也没什么,很合理。

    一块香皂支付张超两贯钱火碱钱,折算到香皂成本中,就成了最大头。

    张超把火碱和人工以及推销等成本一加,最后得出的数字是每块三两的香皂,最终成本是两千五百文。

    这个两千五百文里包括了大约三百文的推销运营费用,真正的材料和人工本钱才二百文出头。最贵的是火碱钱,占了两贯。

    “才两千五百文?”

    程咬金本来以为张超说了一大堆,那这成本肯定就涨了不少,谁知道说半天,不过是从一百来文涨到了五百文而已,这还是留下了很宽的推销运营成本在内。虽然火碱还得分成,但售价六千,全部成本才两千五,这依然是百分之二百多的暴利啊。

    “那咱们的香皂纯利润岂不是达到了两倍多?”程咬金问。

    张超点头,香皂这玩意确实暴利,不管怎么把成本拔高了算,但终究也算不到太高去。

    “怎么会这么低呢,不对吧,那些药店卖香药面脂这么多年,要有这么赚钱,他们岂不全都敢发财了?”

    张超摇了摇头,那些药店里的香药、面脂怎么能跟张超的香皂比利润呢。那些店的产品,用的是什么材料?珍珠、玉屑,十几种药材,加上十几种花最后制成,最便宜的都是豆粉、面粉,那玩意做出来哪里是用来洗手洗面的,就是直接拿来当点心吃都不会有什么问题。

    可张超的香皂用的是什么材料?

    用料最大的是植物油渣,下脚料,一斤豆油不过百来文钱,而油渣更便宜。其次用量大的是水,更是不要钱的东西,动物油用的较多,但张超可以直接从屠宰市场收购那些猪胰脏啊,牛油,甚至是那些猪内脏,母猪肉、血脖肉等卖不出去,没人愿意要的东西低价收购过来熬油脂。

    比如牛油,人是很少食用的,这东西一边煮他一边就能结冻,偏偏牛身上的牛油还不少,平时牛油也只能卖给那些做蜡烛的工坊,价格并不贵。

    稍加控制下,成本就能下降很多,也就松香、香精、火碱这个值钱点。

    两样产品是完全没有可比性的,他们的香药面脂卖五贯钱,可能成本就占到八成九成,然后张超的香皂卖六贯钱,实际的成本却不到一成。

    “老爹、义父、程叔、牛叔、罗叔,咱们今天收到了三千多块香皂的预订,货款达到两万贯出头,扣除我们的各项材料和人工成本约一千七百余贯,我们预期赢利一万八千五百余贯,再扣掉火碱的分成六千多贯,我们依然还有一万两千贯左右的净利润。”

    张超把这香皂买卖也放到了他们的合伙买卖里,程咬金拥有一成的股份。

    “这岂不是说,我今天赚了一千二百多贯钱?”

    张超笑着对他们点头,“是的,你们今天都赚了一百多万!”

    程咬金看向张超的眼神都火热了起来,程咬金这几年凭军功成为朝廷新贵,各种赏赐没少拿,可一天坐着就分红入账一百多万钱,却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过,甚至不敢想象的。

    “三郎,要不我也收你做义子吧?”程咬金拉着张超的手道。

    张超义正严辞的拒绝了,他可不想认那么多爹,叫程叔不也挺好的嘛。

    “不愿意认也行,以后你在外面,就报我程咬金的名字,遇到事,我亲自出马给你摆平。”程咬金嘿嘿笑道。

看过《唐朝好地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