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朝好地主 > 第六十二章 不求最好,只求最贵
    众勋贵争相要购买张超的香皂,还都非常豪爽,动不动张口就要一百块五十块的。不过这些人不是公就是侯的,也确实都有钱。要么就是老牌豪门,要么就是军功新贵,他们最不缺的就是钱了。

    香皂再贵,能贵到哪去?

    而且今天这里都是勋贵,看着刘弘基、程咬金这两货张嘴就要一百块,其它人也不肯在这场合弱了声势丢了面子。

    张超看着这些人豪爽的样子,心里非常高兴。

    香皂的成本其实不算高,一块香皂没多少,那块已经被众公侯们给用光了的试用型一号,就只有三两,才折一百二十五克左右。主要的几样材料是猪油、植物油渣、水,这是占比重较多的。其次火碱、盐、香精、松香几样虽然成本不低,但用量很少。

    折算下来,张超的香皂排除技术成本问题,实际上的材料成本,一块不过百文钱左右,说来真是非常便宜了。当然,材料成本一百文,不代表张超准备卖一本文。

    他可是知道药铺里卖的那些澡豆、香药、面脂的价格的,非常高,高的惊人。那玩意就好像是后世的那些化妆品一样,各种什么萃取精华,什么美容美颜等等,总之就是很贵。后世那些化妆品,哪个不是小小一点,就几百几千。

    这年头的澡豆、香药、面脂也是一样的,根本就不是面向普通百姓的产品,那是专门供给那些富贵人家的。因此一颗用十几种药材制作而成的澡豆,连半两都没有,却能卖价数百文。一块一两左右的面脂,因为采用了珍珠、玉屑等珍贵材料,他们能卖到每块几贯钱。

    总之,嫌贵的你也买不起,买的起的人也不会嫌贵。

    三两一块的香皂,就算比照着市场上面脂的价格,那怎么也能买个五贯一块吧。况且,大家用后反响这么激烈,怎么都是比面脂更受欢迎啊。

    张超决定把价格定高点,要不然,就对不起自己这么好的产品了。

    对于这些豪爽的公侯们,张超直接就将他们当成了自己的贵宾了,以后可是自己的金主啊。卖黄馍馍,哪有卖香皂赚钱?

    “诸位国公郡公侯爷伯爷,诸位官人郎君们,大家莫急。三郎香皂现接受大家的预订,不过香皂需要各种珍稀材料,制作不易。因此现在暂时没法全力满足大家的需要,大家可以先登记预订。”

    张超上次卖黄馍馍就玩过一次饥饿营销,效果很好。因此这次也打算再来一次,越是难得,香皂才越显得珍贵嘛。

    “预订的各位,我会先提供两块香皂,以及五块不同香味的试用装。”

    香皂加入不同的香精,就会有不同的香味。其实很简单的一件事情,但却能当成五种产品来卖,真是太好赚钱了。

    若不是条件有限,香皂能玩的花样太多了。

    提炼烧碱可比提炼加工面碱简单省事的多,不过眼下碱石原料采购受限,也是让张超有些无奈的。明明是一个赚钱的好项目,可偏偏却没法全力开动。

    张超自己从电脑上学的手工皂制作方法,自己照着做也不难,而且别人想学也难。这香皂关键的地方不是各种什么药材香料,而是火碱。这是从碱石里提纯来的,碱石这东西现在只做药用,要么就是道士炼丹,其它用处开发很少。

    而且碱石提炼成烧碱也还有好几个步骤的,中间还有与石灰的苛化反应等,没学过化学的人肯定不会。估计也就一些炼丹师可能会,晋朝的葛洪的丹方里就有提炼这些玩意的方子,不过都不怎么纯,提炼的过程也更复杂,成本很高。

    只要张超守住火碱的提炼秘方,相信这个香皂买卖可以一直独家垄断。

    垄断才是最赚钱的啊。

    一块香皂,碱的含量只占到百分之四,最多的是植物油渣,占到百分之四十七,近一半了,第二多的是清水,占到了百分之三十三,然后是猪油,占百分之四,松香占百分之二,盐只占到千分之五。

    水是不要钱的,植物油渣非常便宜,豆油不过一斤百来钱,油渣可便宜多了。猪油稍贵些,可用的也不多。松香、盐、香精这些比较贵,但用量不多。

    只占到百分之四的碱是核心,不过一升碱现在成本也不过一千。一块肥皂三两,用碱不过五克多点,折算下,其实一块香皂用到的碱本钱才不过五六文钱。

    若是能把香精、松香这些的本钱再压一压,一块香皂成本还能下降不少呢。

    提炼一升碱,能够加工近两百块香皂,虽然现在碱石供应不足,但抽出一点来作香皂还是可以的。

    这么一算,张超觉得这真是个好买卖。

    程咬金自用香皂洗过脸后,就一直摸着自己的脸,摸来摸去的也不厌烦。

    “三郎啊,我不管你什么限不限购,我可是你叔,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别人限购一块两块我不管,你起码得给一百块。”

    “世叔啊,这个真的有些难,你看诸位也都是我的长辈叔伯,我不能厚此薄彼啊。”张超笑道。

    “五十,先给五十。”程咬金退一步。

    “这个,有些为难啊。给你五十块了,其它的叔伯们那边就不好满足了。”

    “那就先来二十块吧。”

    “叔,你看先给十块行不,这也就是你是我叔,要不然也不能够啊。”

    程咬金撸了撸脸皮,然后叫来管家,“福伯,我们家采购的那面脂是什么价?”

    “回郎君,咱们府上是从东市的德济堂买的,德济堂是长安最有名的药铺,咱们买的也是他们店最好的面脂,他们家的面脂是一两一块,购价一千五百钱。”

    程咬金点了点头,一两一千五,张超的一块是三两。

    “三郎啊,你也听到了,德济堂一两一块,一块是一千五。叔也不占你便宜,知道你家香皂更好,那就六千一块,怎么样?”

    这个价比德济堂的面脂贵了三分之一。

    六贯一块香皂,非常不错,比张超预计的也不差。

    “我听叔的。”

    “那说好了,我的那二十块可得先给。”

    刘弘基等人不乐意了,凭什么程咬金能拿二十块,他们却只能限购两块?他是国公,我就不是国公了?论官职,我还是左骁卫大将军呢。

    被一群公侯们围着喷了一阵口水,张超举手投降了。

    “诸位叔伯,每家二十块,再多没有了,得提前预订,排队等待出货。”

    价格嘛,当然就是按程咬金说的每块六贯钱。

    客厅一角,站在一群官员,也厅里那群人有些格格不入。这群人都是刚从其它厅过来的,他们都是些文官,或者说都是出身山东士族的官员。

    崔善福就也在这里,他虽官职是库真,但其实更多的是做幕僚工作。

    “那个就是叔宝新收的义子张超张文远?”

    一人笑着问。

    “嗯,就是他,不简单的一个年轻人。”崔善福回道。

    “闻名不如见面,今日一见,确实有些让人大开眼界,此子不凡。”这个五十多姓的男子点头笑道。

    顿了顿,他又道,“你真打算将莺莺嫁给他?”

    “张文远这人不错。”崔善福只是简单答道。

    “你是莺莺的父亲,女儿婚姻之事,是你父亲做主,我这个做舅舅的也没有什么可多插手的。”

    这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却正是崔善福亡妻的兄长,荥阳郑氏的郑善果。郑善果所在的郑氏,正是五姓七宗的荥阳郑氏,山东士族的领袖家族。

    郑善果的父亲北周时为开封县公,在他九岁时战死,郑善果九岁袭爵,十二岁进封武德郡公,十四岁就官拜沂州刺史。

    荥阳郑氏在北周和隋时是相当显贵的,特别是在隋初,郑善果的叔父是助杨坚篡位成功的郑译。凭着门第和叔父的关系,郑善果在隋时官运亨通,尤其是他后来还娶了崔氏女为妻,与崔家联姻。

    隋末,随杨广巡江都,杨广被宇文化及所杀后,被立为民部尚书,跟着宇文化及到了聊城,为窦建德所俘,差点被杀,后免于一死,投长安。

    现在官居太子左庶子,封荥阳郡公。

    郑善果此前还在李世民的秦王府做过官,不过他转到东宫做官,则是因为太子妃郑观音是他从侄女,郑观音的祖父北齐吴山郡公郑谌是他的叔父。

    崔郑两家也是世代联姻,郑善果的母亲是崔善福的姑母,而崔善福的前妻又是郑善果的妹妹。

    虽然崔善福前妻早亡,但两家关系依然还算亲近。只是崔莺莺毕竟是崔家人,郑善果也不好干涉太多。这次听说崔善福要把外甥女嫁给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寒门子弟,他一开始是非常不满的。

    可是今天,在程府看到的张三郎,却另他有了不一样的感观。

    “一个农家子弟,能在国公府厅堂之上,与一众勋贵公侯们侃侃而谈,不卑不亢,甚至完全占据着主动,此子确实不凡。上次你被他坑了一百两黄金,倒也不奇怪。”

    崔善福一听说到那事,也不由的苦笑。那件事情确实让他心里窝火了好些天,不过现在福满楼的黄馍馍卖的很火,而且福满楼用从张超手里买来的面碱,乘势推出了不少新的发面面食,倒为福满楼赢得了许多新客人,其实倒也不亏。

    “怪不得能让秦叔宝青眼相加,收为义子。”郑善果抚须点头,远远看着张超跟一群公侯们快乐的做着交易!

看过《唐朝好地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