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朝好地主 > 第五十八章 情场失意、商场得意
“老爹,这个太快了吧,我、我觉得我现在还年轻,不急于一时呢。”张超怎么也料不到,自己王家庄好不容易才免于娶王伯女儿,这边老爹跟秦琼居然都已经帮他定下婚事了。
  老爹道,“早什么,你今年都二十一了,你看村里别人家跟你差不多岁数的,哪个不是儿女都好几个了。”老爹摇着头道。许多地方男子满十五就开始结婚了,至于姑娘,一般天葵一到,就能嫁人了,过了十三岁就可以说亲事了。
  如张超这样二十一岁都已经正式成丁,却还没娶亲的,那绝对算是晚婚的大龄青年。也只有那些大户豪门子弟,才会有些如这样成亲较晚的。可那些高门子弟看似不少晚婚的,但人家家中奴婢众多,许多婚前早就有通房丫头,经了人事,甚至生了不少婢生子女。
  高门子弟成亲晚,不过是在寻找门当户对的大家女子罢了。
  人家晚婚,那是钻石王老五,你一个乡下男子二十多岁还没结婚,那就是光棍王老五了。
  “我的婚事,想要自己做主。”张超无奈道。
  谁料一向都比较放纵张超的老爹这回却独眼一瞪,不容反驳的道,“胡闹,自古儿女婚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容的自己挑挑拣拣的,你当是买东西吗?这件事情你就不要多说了,你义父的眼光不会错的,我相信他,你也要相信他。切莫再辜负了别人的一番好意。去河北之事,你不想去就算,可这回,无论如何,你都不许拒绝。”
  “老爹!”
  “别说了,你若还把我当你爹,你就老老实实听话,明天一早随我去长安。你若是觉得我管不了你了,那你自己走吧,这家容不下你。”
  话说到这份上了,张超已经一句话都无法多说了。
  宝宝心里苦,宝宝不说话。
  没想到了唐朝,居然还得接受包办婚姻。
  “你去不去?”
  “去,我去还不成嘛。”张超无奈回道。
  老爹脸上现出欣慰神色,抚着胡须露出了笑容。
  张超只得让柯五先把七女三姐妹带回家。
  “五叔,她们三个就先安排到你家住宿如何,明天开始就到咱们村里帮忙做面点。”
  柯五笑着点头,“放心吧,没问题。”
  三个丫头对着张家沟并不陌生,以前来过一回三姐家里,不过这次来意义不一样,还是有些好奇和紧张。
  可惜现在张超没什么心情多理会她们,交待几句便直接回了小院。
  栓子把马牵去洗涮,张超自进了窑洞。
  一直到睡前,张超都有些闷闷不乐的,好在家里一切顺利,他走这两天,每天面点生意都很好,眼下黄馍馍的销量已经达到日销三万个,豆渣窝窝也突破了万个,价钱更高一些的大肉包子也卖的很火,都卖到了日销五千,豆浆和油条也卖的很好,连带着顺带销售的豆腐、豆芽等也都有不错的销量。
  “明天咱们再推出菘菜包子,用菘菜做馅料,加一点猪油再放点猪油渣。先做一千个试卖,要是卖的好,再逐步加大供应量,另外咱们的生煎包子也一起试卖。”
  长安城外的四家店铺也已经赶制出来,明天就能正式营业了。有了这四家直营店,张家的销量又能提升不少,这都是好事。
  张家的餐点如今已经不仅仅黄馍馍这一产品,而是越来越丰富。
  不过也有些不好的消息,长安的粮价这两天又跌了,上次一下子跌了三成,这两天又跌了不少,原来糜子面从三百一斗跌到二百一,这两天已经跌到了一百八十。粮价下跌,带动着长安的各项物价全面下跌。
  好在张超现在也不再买粮囤积,家里的糜子面用完之前不再购进,其它的白面等也都只是在长安各家店头天预订第二天的,各家店包送到家。
  做面点的人工工钱,也都是用粮食付给,粮价下跌虽然让张家的面点生意有所影响,倒也还顶的住。
  张超让自家的面点价格紧随粮食价格,长安粮价下跌,张家的面点也最多三天就跟着降价。制定三天的缓冲期,也是为了减少些粮食下跌带来的损失。有了这三天的缓冲期,张超就能使成本风险降到最低。
  不过现在张超面临的最大一个问题,还是碱原料供应不足。
  为此,张超不得不让人去更远的地方采购碱石等,另一面,张超只得用土法制碱。收集草木灰冲水,提炼得到草木碱。这种方法比较笨,大量草木灰才能得到极少的碱,费时费力。可在碱石不足的情况下,也只能这样了。
  张家班工程队也依然很忙,预订盘炕改灶的单子都排到年后去了。这两天,十个工程组还移师长安,给插队的几位国公家干活。
  “那边赵匠头让人带话加来,说是咱们的炕灶,经几位国公爷一推介宣传,现在长安不少勋贵都很感兴趣,已经派人来请我们呢。他们现在估计暂时是回不来了,长安想要盘炕改灶的人家很多。”
  “这是好事,既然业务火爆生意好,我看咱们可以再多招一些人手。反正现在也是冬季,正是农闲的时候,好多乡下百姓都是闲在家里没事干。咱们盘炕改灶也不需要什么手艺,一个组有一个泥瓦匠就足够了,其它的八九个人老少爷们都能干。”
  张超打算借着眼下这股风,多拉几支施工队出来。不论是盘炕还是改灶,其实难度都不大,有一个工匠就行,关键是他们能拿到张超的施工图纸,给予指点,剩下的不过是泥瓦匠们的本色活而已,多配几个人,给他们打下手就好了。
  张家班的炕灶施工队是无底薪的,实行的是有活干就有钱拿。匠头干一天给六升糜子,九个小工每人每天两升糜子,另外包三餐。而张超收费却是一组每天五斗糜子,收益很大。如果是给那些大户家里盘炕垒灶,有多些要求,张超收费还更高些。
  不管张超拉起多少个施工队,他都不会亏本。相反,施工队越多,开工越多,钱赚的越多。
  “先再招十队人,小工就用咱们白鹿乡的乡亲,工匠则随意。”
  “大家的工钱,咱们月结。每月底统一节账,都以糜子支付。”
  张超估计这买卖也做不了太久独家,最终肯定会有工匠能够参透张超这炕灶做法,到时就会有山寨品出现。如果会的人多了,到时他们再降价竞争,利润可就没这么大了。现在张超就得趁着现下还没有竞争的时机,尽量多抢些市场。
  搞工钱月结,也是防范那些工匠不守规矩。若这些人学会了盘炕垒灶,又不满足于一天九升糜子面的工钱,要自己出去揽活,那么张超起码也能扣了他们当月的工钱。
  “有一点你们注意一下,新招来的匠头或者小工,都让他们签一份契约。让他们保证不会窃取出卖我们的技术,若是敢出卖我们的技术,或者跑出去自己接活的,他们就得赔钱。违约金,就先订个一百贯吧。”
  有些事情,虽然真发生了可能约束力不大,但丑话先说前头,总比事后争论强。
  “好的。”柯山柯五两个张家班副班头都点头称是。现在张家班要扩张,原来是十组,马上就是二十组了,两人手下以后管的班组也多,张超给他们的工钱可不少,每组修一个炕灶,他们可是能提五升糜子,给匠头六升看似少一升。可匠头只能从本组的活里提成,而他们却能从自己手下十个组里提成。
  一个组五升,若是十个组都有活干,那一天他们就能提到五斗。
  这个分成收益是相当高的,高到他们心里都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对于张超,两人也是越发的感激了。
  不过张超也依然还是赚的最多的那个,一个施工组,开工了一天工钱是两斗四升糜子,再给副班头的柯山他们提成五升,给这些人的包餐标准是每人每天一升糜子,总开支不过四斗,张超的纯利依然有一斗,百分之二十的纯利润,非常不错的收益。
  二十个施工队要是全开动起来,一天就能为张超带来两石糜子的收益,而张超给柯山柯五两人的提成也很高,每人手下的十队一起开工,他们一天也能收益五斗糜子。
  “周边几个县里租下的铺子,也要增添些人手,把咱们的铁枪面点打出招牌,弄出声势来。”
  碱面不足,发面面食生产就有限制,因此张超打算从其它方面寻求点突破。比如加大些不用发面的面食供应,比如说卖面条、死面饼、还能包饺子做馄饨等。
  最后,张超又对七娘交待了一些家里妇女组的分工安排,注意事项等。
  这也算是张家集团的一个晚会了,总结报告,工作安排等。张超有意以后每天早晚都开一次这样的例会。早会就是清早起来开,晚会呢则在晚饭后,大家都坐在张家的炕上聊家常一般的总结一天的工作。
  这种方式比较轻松,既做好了工作,也还能与大家拉近些关系。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天也不早了,大家早点回去休息。”
  七娘笑着起身,“三郎是要早点休息,明早还得去长安城说亲呢。”
  张超拍了拍额头,心下痛楚,却只得面带微笑。
  妈蛋,不是说唐朝最是开放嘛,怎么自己还得接受包办婚姻啊!
  ;

看过《唐朝好地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