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朝好地主 > 第六章 升职授勋
    朝阳初升,金色的阳光洒在未化的雪地上,驱赶走了长夜积存的寒冷,带来一丝暖意。

    张超扛着老爹十五斤重的缠铁枪终于到了白鹿车骑府营门前,门口蹲在墙跟晒着太阳的当值府兵,连忙迎了上来。

    “铁枪老哥,今天来的好早咧。”

    “咋咧,今天咋还找了个后生帮你扛枪咧,这是谁家后生,长的好俊啊。”

    老爹咧开嘴,高兴的对两货道,“这是我儿,张超。”

    “你当我们好诳啊,铁枪啥时冒出来这么大一个儿子咧?”

    “我新收的,不行啊?”

    “真的,那我们就要好好恭喜你咧。”两家伙很热情的围着张超左右打量着。

    “那真是双喜临门啊,老铁枪。我们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咧,听将军说你要授勋了咧。”

    眼下是大唐立国之初,虽刚取得中原之战的胜利,但天下未定。因此李唐对于大唐府兵将士们,也还是很大方的。那些上战场的府兵,如有军功,便有很大机会获得勋赏。

    为了酬赏将士,大唐皇帝李渊兼采杨广的散职与杨坚的散实官名号,用来赏功。这些名号被称为国初勋名。

    不过勋号与勋官这个时候还是并行不悖的两套东西。勋号特点是闲,而勋官的特点是散,勋号是没品没阶的,而勋官此时是有品阶甚至能升迁的。

    李渊从太原起兵开始,为了收买人心,大量授封勋号,到了此时已经有些泛滥的地步了,因此朝廷现在也在对此进行调整,意图还是废除泛滥的勋号,把勋号整合到勋官这一系统中来。

    国初勋名下其实是两套勋名,一套是以各种大夫为名的散职名号,一套则是以都督、将军等周隋武职为名的散实官。这两套勋名,前一套主要授给那些地方乡望人物,后一套主要授给军中立功将士。

    当然最值钱的还是上柱国为首的勋官系统。

    散职和散实官在唐朝后来渐渐形成了文武散官两套散职,并没有最终融入勋官体系中。文武散官后来还成了唐朝官员的一个重要确定品阶的标准。授官先授散职,散职确定品阶,职官则是确定其职事。

    但在如今,散职和散实官已经滥封过度,变的空有一个名号而已,与勋官相比实在是天差地别。

    最起码的一点,授勋官就有勋田授,而勋名则没有田。

    老爹虽然现在仅是一个府军伙长,但他身上也是挂着国初勋名的,而且还是国初勋名散实官十阶中的第八阶大都督。

    大都督听起来很拉风,不过也仅仅是一个名号而已,授勋名的时候会有一笔勋赏钱粮,然后就没其它卵用了。

    因此老爹听说又要授勋,并不以为然。

    “哎哟,你个老铁枪,还装上了。告诉你,可不是授勋名,是勋官。勋官十二转中的武骑尉哩。”

    勋官十二转,武骑尉是一转,也就是最低一级。

    可就算是最低一级,武骑尉也是视从七品。

    勋官有品阶但无职掌,说白了就是享受某某级待遇,但不管事。这个享受待遇最主要的一条就是勋官授田。

    一转的武骑尉,按制授勋田六十亩,这是永久授田,不用如口分田一样归还的。而且勋官级别高了,子弟还是可以蒙荫入仕的。

    “哦,是么。”

    老爹似乎有些过于平静。

    张超觉得老爹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曾经也是做过校尉的人。步兵校尉可是正六品,还是个职事官。张超虽没听老爹说过他以前在隋时授过什么散官勋官,但职事官都有正六,一名久经战阵的校尉,勋官肯定不会低的,正常情况下武将勋官都比职官高。

    久经风雨,见惯大风大浪的老爹,似乎已经有些荣宠不惊了。

    那些没啥见识的关中府兵眼里,视从七品的武骑尉相当了得,一个官能分六十亩地呢。可老爹却很平静。

    上午,白鹿车骑府陆续来了许多府兵。多是上次受召出征返乡的,如今前来领赏。

    府兵出征,也不是一次性整个军府的兵都征召出战,而是与番上、镇守一样,也是分批次的。

    老爹上次受召出征了十个多月将近一年时间,按大唐规定,出征超过十个月,那么回来后十个月内免除番上。

    原来白鹿车骑府是五月一番,一百六十人一组,每组轮流番上一月。十月就得轮两次,现在出征近一年回来,接下来的两轮番上共两月番上宿卫的任务算免除了。

    今年出征中原,对洛阳是围城战,对窦建德的虎牢之战也不算持久,战事不算激烈,因此白鹿车骑府出征的府兵基本上都回来了。

    府兵是没有粮饷薪水的,但是训练、镇守、番上以及出征,都有补贴。尤其是征召出征作战,都有补贴,立功了还有赏赐,战事结果若好,也还有赏赐。

    张超扛着老爹的铁枪站在车骑府的校场上,发现这哪有半点军营的样子,倒像是乡下赶集。

    热闹,喧嚣。

    车骑府八百人,一百六十人正在京番上宿卫,一百六是在军府里训练值守,剩下的三班,两班在家种田,最后一班一百六则是老爹他们这一班,出征回来,今天又都赶到军府里来领赏赐补贴。

    值守的那一班人今天也不训练了,全都在操场上围着归来的同袍,或者说是乡亲们。白鹿车骑府的八百府兵,不是乡邻就是亲戚。

    大唐的府兵制其实是沿袭自北周,经隋到唐,以均田制为基础。

    五户为保,百户为里,五里为乡。

    大唐三年检选一次府兵,基本上是每保征两丁。按照的是每保五户,每户两丁这样计算。更具体点,则是财均者取强,力均者取富,财力又均,先取多丁。

    一旦选中,就有了军名,便是终身服役,从二十一岁到六十一岁。

    白鹿车骑府的府兵,基本上都来自于白鹿乡及周边几个乡,因此大家都是十里八乡的熟人。

    老爹他们这一班人出征,去时一百六,回来的时候还有一百五十多个,只死了不到十个,受伤的有十多个,但都不太严重,这也算是非常不错的结果了。

    两班府兵凑在一起,就跟乡下做酒席时的老农们聚会一样。

    三个一群,五个一伙,随便找块地蹲一起聊天。

    当说到哪团哪旅的那个战死了时,大家一起叹气,还有人说,他还是我三姑父大哥的儿子的妻子的三哥呢,可惜了,还这么年轻。

    大家一起谈论着战死者的过往事情,说起战场上当时的情形,也有说到他留下的孤儿寡母的可怜的。

    但说来说去,大家并没有去过多抱怨战争,抱怨朝廷。当兵服役打仗,这在大家看来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就跟种地交皇粮一样正常。

    到了将近午时,大家聊的也差不多了,这个时候车骑将军出来了。

    还有车骑府的一众司功司仓等军官们,以及校尉、旅帅、队正等各级军官。

    老爹他们打完战一路回来的路上,关于中原战事的战功记录也早报到了长安,这段时间已经赶着验过了。现在,上面已经把军功验证过,开始向凯旋的府兵们发放军功赏赐以及出征的钱粮补贴。

    车骑将军是个五十余岁的男子,长的很壮实,头发花白。他的几个手下校尉等看着还很有将领气势,但再往下的那些旅帅队正等,就跟普通的农夫没太大区别了。

    校场上,除了三百多个府兵外,还有不少围观的百姓,既有张超这样的府军家属跟着来的,也有乡上的一些居民。

    今天军营这么热闹,甚至还有一些聪明的乡人,甚至都已经在营门口摆起了货摊,或者架起了锅灶,开始烙饼煮面,准备趁机做几笔买卖。

    车骑将军对这些进入军营的百姓平民,也没有阻拦也没驱赶,任由大家或站或蹲看热闹。

    出征的钱粮补贴并不多,没有军功的话,赏赐很少,尤其是钱。

    大唐新铸的开元通宝,明澄澄黄灿灿,可很多府兵都只领到了三四百枚。

    这个数量让张超大为意外,出征打了十个月战,居然就给了三百多文钱补贴?三百多文可不是三百多贯啊。平均下来,一个月才三四十文,一天一文钱补贴?

    这也太抠门了吧,一文钱能干什么?

    可他看那些关中汉子们,每个听到名字上前领钱时都异常的开心,笑的满口牙都露出来了,三四百文钱,在他们眼里,似乎是一大笔钱。

    打仗十个月,就换两三斤铜钱?张超想不通。

    发完铜钱补贴后,又开始发粮。发的粮食是小米,这个倒是多些,基本上每个人都有一石左右。这个石是十斗,一斗十升,是个容积单位。米麦谷等同样容积下重量却是不一样的,但张超估摸了一下,一石小米,也就是一百一二十市斤的样子,好在是去了壳的,要不然,张超真的会不敢相信大唐如此抠门。

    钱粮补贴发完后,才是军功赏赐。

    军功赏赐,既有个人军功,也有集体军功。

    每人功绩多少,都已经有朝廷专人审核过了,因此现在车骑府也只是按着上面的功绩分发对应的赏赐。

    有人军功多些,赏赐也多些,有人少些,则赏赐也少,还有人则没有。

    军功赏赐既有赏勋名,也有赏钱粮,还有赏布匹绢帛,还有赏黄金和白银的。当然也有赏勋官和晋职的。

    老爹在一众受功者里算是比较抢眼的,他果然得赏一转武骑尉视七从品。因为这次出征的一个队副战死,最后还把让老爹补了这个队副职。

看过《唐朝好地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