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工 > 0723 没法比
  

  来人是石梅铁,这段时间他也一直在这里没有离开。

  正古十族几次召他回去,他都寻找各种借口拖延了下去。

  之前他就听说苏进的天工社团要来,也了解了一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非常吃惊。

  华夏文物协会的定段考虑,他也是知道一些的。

  刚学文物修复半年的学生,全部定段成功,就算华夏文物修复水平相对比较落后,也是非常非常难的事情。

  如果换了三个月前的他,见到这些学生,一定会惊为天人,琢磨着将他们收入门下。

  但现在跟苏进相处久了,看过他是怎么教学生的,他渐渐也明白他究竟是办到的了。

  苏进的教法跟他们的教法完全不同,他们恨不得徒弟全部都是一张白纸,好让他们在纸上随意涂抹,染上属于自己的颜色。

  但苏进则希望他们在学习文物修复之前,先掌握系统的先进的知识,然后在这些知识的基础上进行深造。

  两者是完全不同的系统,在石梅铁看来很难说孰优孰劣,但说成材速度上,前者当然远远不如后者了……

  所以,知道天工社团创造的“奇迹”之后,他非常吃惊,但又不算特别震惊。

  他倒是很想亲眼看看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集体,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

  实际看见天工社团,他又吓了一跳。

  这人数,比他想象中的庞大多了。

  这么多学生,这么多后继者……

  石梅铁是为了传承回来华夏的,看见这些学生,忍不住就有些眼馋。

  不过他一点也没表现出来,非常自然地跟苏进打了声招呼,又向学生们点了点头。

  学生们紧紧地盯着他,目光在他的胸前不停地打转。

  冯秋易听见旁边一个同学小声问道:“这也应该是个修复大师吧,是几段,怎么看不出来呢?”

  另一个学生附和着点头:“段位肯定低不了,不然怎么能跟苏进这么熟?”

  这两人离得不算太远,他们声音虽然不大,石梅铁还是听见了。

  他往那边看了一眼,不禁露出苦笑。

  他是梅级修复师,正古十族的顶尖人物,在海外不管是国家元首还是巨富商贾,就算对华夏文物没有特别爱好,也一样会恭恭敬敬地把他奉为座上宾。

  在某个圈子里,华夏精品文物就是最好的敲门砖,而他们这种顶级修复师,能鉴定能修复,能让古老的宝物恢复最大的光彩!

  梅级修复师,是比华夏九段修复师还要高级的存在。谁能想到,在这里,他还要靠跟一个年轻人的关系来证明自己的地位?

  不过以他的阅历心性,并不会把这种小小的冒犯放在心上。

  他迅速收回心神,问起了另一件正事:“佛手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

  “很顺利,大概这两天就会开始动工。到时候希望能从天工社团这些同学们中间选择一些助手,协助我一起工作。”

  苏进说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压低声音,旁边的学生全部听得清清楚楚。

  一瞬间,他们的眼中全部绽放出了火热的光芒,紧紧地盯着苏进不放。

  成为苏进的助手,协助他修复卢舍那大佛佛手这样重要的文物!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这都是一份令人眼馋的工作!

  就算只能打打下手,做不了什么关键性的工作,也没办法把名字留在修复工程的署名上,单就能够近距离旁观这样一位大师的修复过程,已经足够让人期待了。

  不过一瞬间间的激动过后,他们很快沮丧起来。

  现在的天工社团,实力最强的是最早跟着苏进的那五个人,再下来就是蒋志新等几个。

  光这些人就足以配合苏进了,哪里轮得到他们……

  石梅铁点点头,理所当然地道:“也把我算上,到时候我也来帮帮忙。”

  其余学生还不觉得如何,听见这话,冯秋易的眼中闪过一道异芒,微微露出了些不可思议的表情。

  很快,于琢等人赶了过来,方劲松把天工社团的学生们分成十组,由于琢等人带队,前往龙门石窟的各个区域参观。

  这一段时间下来,要说对龙门石窟的熟悉度的话,恐怕连管委会那些中老年人们都不如他们了。

  冯秋易跟的是王玉枝那队,这姑娘脾气有点火爆,换一个角度来说就是快言快语。

  天工社团这些学生们跟她差不多年纪,又是第一次见面,她在他们面前却一点也不怯场。

  她笑着说:“龙门石窟很大,现在因为需要修复,所以处于封闭状态,暂时不许游客进入。但是为了方便参观,我们还是分头行动。我们的第一个目标是古阳洞,那里最出名的石刻作品是龙门二十品……”

  她一边介绍,一边带着学生们走上山道。

  冯秋易跟在人群中间,忍不住回头看了苏进那边一眼。

  苏进正在跟石梅铁说话,两人站在搭满了脚手架的卢舍那大佛面前,一边交谈,一边对着它指指点点。

  苏进跟石梅铁说话的态度非常自然,后者对他也是一样,两人完全就是平等交流的,完全没分什么高下。

  “阿易你怎么了,表情好奇怪。”旁边一个相熟的同学凑过来问他。

  “没什么。”冯秋易对着他摇了摇头,收回目光,跟着人群一直往前走。

  梅级修复师,这个称呼对别人来说可能非常陌生,但他的确曾经是听说过的。

  冯秋易听说它的时候,同时伴随着的还有另一个名词——正古十族。

  冯秋易至今也记得当时说起这个名词时,他师父冯剑峰脸上那种羡慕向往以及崇敬的表情。

  传统文物修复家族里的确有不少知道正古十族的,知道他们在战乱前后离开了华夏,远赴海外发展。

  他们更清楚的是,他们带走了绝大部分的正统传承,现在留在国内的只有一些残损的部分。

  正古十族,就像他们的名字一样,才是华夏文物修复的正统,比他们强大厉害多了。

  要是能拜入正古十族,再不济依附它做个客卿,能够得到的好处、学到的东西肯定也远不止现在这些了。

  这些话在冯秋易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让他也忍不住有些向往。只是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份向往在心里越来越淡,直到最后消失了而已。

  在石家,他都只能当一个客卿的不那么正式的弟子,更何况正古十族?

  那根本不是他能指望得上的地方。

  后来他才听说,正古十族里也有一个石家,冯剑峰依附的石家是那家的远房偏门,有那么一星半点的关系。

  这样的血缘关系终究还是有所体现的,这个石梅铁,跟石家的大族长长得非常像,以致于他第一眼看见的时候,还以为那老头子到这里来了呢。

  那会儿他还在奇怪,苏进跟石家闹得有点势同水火的关系,石家大族长怎么可能到这里来?

  没想到,这就是正古十族最顶级的修复师,梅级修复师。

  没想到,这样一位顶级大师竟然会跟苏进\/平等相交,好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年龄一样。

  冯秋易很清楚,这只代表着一种可能。

  苏进在文物修复方面的实力的确非常强大,获得了这位大师的深深认同!

  人和人,真是没法比啊……

  冯秋易苦笑一声,打起精神,跟着队伍一起往前走。

  他们走在山道上,道路有些险峻,走起来必须非常小心。

  王玉枝虽然脾气火爆,但脾气没上来的时候,也是很大方随和的。

  她一边走,一边随口给学生们介绍石窟的历史,以及历年来的情况。

  天工社团这些学生有不少人在来之前是做过功课的,王玉枝说的一些内容他们一点就通,让这姑娘讲得非常愉快。

  而对于学生们来说,像龙门石窟这样的奇迹景观,书本上看过的再多,也比不上现在亲眼所见。

  这一路走来,到处都是风景,到处都是奇观,他们看得目不睱接,脸上满是惊喜。

  走到某处时,王玉枝扬声道:“在这里千万要小心,不久前才死过人的。”

  死人!

  一听这两个字,就连冯秋易也收起了漫不经心,打起了精神。

  王玉枝看见他们的表情,笑了起来,说道:“也不用太紧张,这路不窄,往中间走一点,不要推挤就不会出事。那几个人啊,有一半是自己跳下去的,也算是罪有应得吧。”

  她简简单单几句话,里面包含着大量的信息,顿时就让学生们产生了深厚的兴趣。

  队伍里有几个女孩,立刻就问了起来:“怎么回事啊,玉枝姐给我们讲讲呗。”

  王玉枝说:“就是一群盗墓贼,盯上了我们马上要去的古阳洞的龙门二十品,想要偷天换日,用假货把真货换走。那时候你们苏社长刚来,一眼就发现那是假货,正好想起路上遇到的那帮人,就追了出去……”

  王玉枝当时不在现场,很多事情是她事后听说的。

  她本来就对苏进有点小崇拜,不免有些添油加醋,把大部分功劳都归在了他的身上。

  这一次事件本来就惊险刺激,最后还出了几条人命,学生们听得目瞪口呆,最后使劲看了那个隘口几眼,吵着说要赶紧去古阳洞,亲眼看看传说中的龙门二十品。

  冯秋易听见“以假乱真”四个字,心中突然一动,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看过《天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