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宋王侯 > 第九百四十七章 白面阎王
“七月二十五日,宋国先以五千人马为诱饵对黄湾关进行挑衅,然后党进亲率三万精骑伏击拓跋格鲁军团长带领的一万白狼军团主力,一场大战,加上原本黄湾关守军,白狼军团损失达七千人,另外两千人被孙飞羽带着不知去向。”
    
    唐兴武话刚刚说到这里,不等他说后面的,白狼军团骑兵一旅旅长拓跋狮便突然骂道:“老子早就知道那狗日的孙飞羽是个软蛋,定是那狗日的关键时刻坏事,让我们白狼军团吃了败仗。这狗日的还他娘的当过山贼大头目,等老子回去…………”
    
    “闭嘴!作战会议岂容你污言喧哗。会后前来找本官领罚。”每次召开作战会议便坐在杨继业左手第一个位置上,几乎从来不开口说话,身穿少将军服饰的一名中年将领突然喝道打断了拓跋狮的嚷嚷。
    
    向来脾气暴躁的拓跋狮闻言,顿时脸色微变,嘀咕两句便不敢再说话,其他人同样心中一凛,不自禁的直了直身体,看向此人时脸上多有不自然。
    
    喝止住拓跋狮的这位是一名看起来三十多岁,脸色苍白的有些病态,好像很少见太阳,拥有少将军勋职的男子。此人正是在祥符国军中大名鼎鼎,有着白面阎王之称的军枢部军法部部长郭飞。
    
    郭飞原本是黑骑兵统领黑月的副手,在祥符国原本知道他名字的人非常非常少。直到黑月兼任训练部和军法部部长期间,经黑月保举,叶尘同意让郭飞担任训练部下辖教导队大队长之后,才渐渐被人所知。
    
    教导队担任全军所有士兵的轮训任务,自组建这一年多以来,在教导队集训的军队因为严重违反纪律或者不服从军令光是郭飞下令杖毙的便有近两百人,其他经历过关小黑屋禁闭等恐怖惩罚的士兵更是多达数千,全军不论是多么桀骜不驯或者战力强大、战功卓著士兵说起白面阎王郭飞没有不怕的。
    
    而年初天卫军团组建,黑月卸去军法部部长一职,郭飞升任为军法部部长,当时正好赶上军法部整顿,经他手训练出的军法官,特别是派到各个军团旅、营、连、排这四级的军法官上任之后,在全军掀起了不小的风浪。短短数月时间,载在郭飞手上的各级军官多达近百人,降职的、处分的、杖责的为数不少,其中还包括几名旅长,甚至有一名营长醉酒强奸一名民女,直接被军法部杖毙。这一次西征事关重大,叶尘和杨继业等人商量之后,便让郭飞随军西征,亲自督查军中违纪之事和大军战功的核算。有白面阎王跟着,这一次西征途中路上,违反军纪之事果然少之又少。
    
    拓跋狮和郭飞小插曲之后,作战会议继续召开,唐兴武继续通报情报。
    
    “七月二十六日,邓崇轩将军带领朱雀军团从景泰县渡河,与得到消息带领两万五千大军前来拦截的格旺多杰吐蕃大军一场野战,朱雀军团以少胜多,大破吐蕃大军,此战斩首近万,俘虏近四千人。但朱雀军团也损失三千多人,受伤一千多人,于河边驻军休整。现今吐蕃格旺多杰近三万人依然围攻盖朱城。此外青龙军团也已经于七月二十七日到达治源县。只是长途跋涉,人疲马乏,亦需要休整至少两三日以上。”
    
    唐兴武将最新接到的情报依次先进行了通报。众人无不神色凛然,兵犯兰州的吐蕃固然先后在前来支援的特种大队和朱雀军团手中吃了败仗,这本就在众人的预料之中。真正让众人神色肃然的是黄湾关白狼军团与宋军的大战。宋军此举很容易让人认为宋国是想与祥符国全面开战。如今河西走廊西征虽已结束,但是最西边的西州回鹘汗国十万大军聚集于沙州,对瓜州乃至整个河西走廊虎视眈眈,随时都有可能发兵来犯。兰州吐蕃人虽然在援军手中吃了败仗但主力犹在,并且依然占据着整个兰州全境。
    
    杨继业显然早就知道这些情报,神色始终平静得犹如一面冰湖。早在数日前他们刚赶到甘州城时,唐兴武便接到关于杨延广为救兰州城全城百姓而自杀殉国且向吐蕃人献人头的消息。唐兴武至今还记得,杨继业当时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身体微抖,然后大声说了三声‘好’,再之后便恢复平静,在后面这些天中甚至都没有表现出过任何伤痛、仇恨等情绪,这自然是一名优秀统帅应该有的自制力和反应。但唐兴武当然知道这只是杨继业表面上恢复平静而已————任何人都不可能因为自己的儿子死了而不伤痛,杨继业只是因为身为祥符国总领全军的柱国大将军这个身份,且如今祥符国局面极为险峻,而不得不将这些个人情感以强大的自制力压在心底深处。
    
    “烦请寇大人说一下河湟青唐吐蕃王国的情报和从凉州前往河湟青唐的道路侦察情况。”杨继业挥手直接打断了想要发言的两名旅长,神色平静的说道。
    
    十数日前,杨继业带领西征大军攻打瓜州内城,当时刚刚接到吐蕃人攻打兰州时,杨继业便聚集众将官召开作战会议,定下可能要从凉州改道向南,直取郢成蔺逋叱老巢河湟青唐的计划,当时唐兴武便以杨继业的名义给安全部在西域分部司使寇明禄下了侦察情报任务。朝廷早有指示,安全部在西域分部在西征期间,要听命于杨继业,寇明禄不敢怠慢,迅速调集精干人手安排了任务,并亲自赶到凉州。此次作战会议杨继业便直接请他来参加。
    
    面对柱国大将军,军中第一人,寇明禄不敢放肆,连忙起身,先向杨继业一礼,却没有理会其他人,拿出一张地形图铺设在桌子上,然后才说道:“大将军请看,凉州与河湟吐蕃之间隔着祁连山脉,原本潘罗支占据凉州时与河湟吐蕃来往密切,两地之间自有一条较为宽广,可供车马、大军通过的山道,便是下官手指所指这条山道,两地吐蕃人甚至对一些地方还进行过修缮,之前郢成蔺逋叱防备潘罗支时便已经在河湟出入祁连山山道处修建了一道关口,名为天险关。此关之名的确名副其实,比我国银州与宋国边关的大峡关过犹而不及,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原本在大将军未攻下凉州之前,这天险关只有两千人驻守,便绝了潘罗支染指河湟的一切可能。而那郢成蔺逋叱显然也不是易与之辈,下官得到确切情报,郢成蔺逋叱对于我军可能从凉州直攻河湟老巢早有防范,所以又从青唐派了五千人,如今却有七千人驻守,以我们安全部的情报分析判断,非十万大军数月时间而难以攻克。”
    
    黑狼军团骑兵一旅旅长韩涛当即说道:“用火药包都难以拿下。”
    
    寇明禄显然对于一个比他官阶小两级的旅长质疑他们安全部西域分部的判断而不悦,事实上若非他认识韩涛是出身华夏卫府,他都懒得理会,此时便冷哼一声说道:“那天险关城寨非是人工修建,而是天然山涧山崖。火药包虽然厉害,韩旅长莫非以为还能够将整座山炸了不成。”
    
    韩涛知道寇明禄不好打交道,皱眉看了一眼后者,心中暗骂一声,便不再说话。
    
    特战营营长孙立行想了一下,说道:“寇大人,若是我特战营潜入那天险关吐蕃人寨中,能否从内破关。”
    
    孙立行虽然只是营长,但特种大队都是高职低就,虽是营长但勋职为大都副校,职务为副旅级,最主要的是孙立行上面的那位杀手之王没有任何人敢得罪,或者不给面子。即使是同样拥有超然地位的安全部都不行,所以寇明禄还是耐着性子解释道:“孙营长有所不知,那天险关除了山道出入口之外,两边山高坡陡,几乎和悬崖没有什么区别,且吐蕃人山寨附近数里之地悬崖山坡上都是石头,无一颗高过膝盖的草木。吐蕃人只要派出一两名哨兵,不论白日还是晚上,任何潜伏都难逃哨兵眼睛。不瞒诸位,我安全部本也想打探那吐蕃山寨内的情况,可是本官先后派出去七名探子都一去不回,其中包括一名金牌探子。特战营如孙营长这般轻功身法已达一流的高手或许能够潜入,但若想大举潜入绝无可能。可是人数太少又难以从内破关。”
    
    孙立行抱拳道:“多谢寇大人解惑。”
    
    言毕,孙立行便坐下不再说话。
    
    白狼军团骑兵一旅旅长拓跋狮之前听到唐兴武通报他们白狼军团主力在黄湾关受了重创,便心中窝着火,之后又看不惯寇明禄那讨厌的嘴脸,此时终于忍不住大声喊道:“寇大人,你说了半天意思是我们想打吐蕃人老巢是不可能了?难道你们安全部就不知道再找一条秘道什么的?”
    
    :。:

看过《大宋王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