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仙玉尘缘 > 第六十二章 隐秘


    林暮眼前一亮。【飞】

    对他来说,品法器,上品法器,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筑基丹,他只想筑基。

    时未寒在五人脸上扫视一遍,笑道:“这筑基丹的事情,还是让慧长老来说比较合适。门几种重要丹药皆是由慧长老炼制,筑基丹就是其一种。”

    慧长老面色红润,鹤发童颜,人虽三百余岁,但看上去和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般无二。

    转过身来,慧长老对五人缓缓道:“门现在已经没有筑基丹了。”

    慧长老的语气非常平静和缓,但落在五人耳却如同惊雷一般,皆是心神大震。

    筑基丹对炼气期修者十分重要,没有筑基丹,筑基成功地可能几乎为零。

    虽然林暮早已知道这个消息,但此刻听到慧长老亲口证实,还是觉得一阵失望。

    林暮几人的表情落在慧长老眼,慧长老笑道:“筑基丹之所以短缺,是因为门缺少一味炼制筑基丹的灵药,只要找到那种灵药,我便能立即炼制出筑基丹。”

    见众人稍稍松口气,慧长老又道:“这种灵药名为火龙草,是炼制筑基丹的主药,非常珍稀。火龙草是阳性灵草,对生长环境要求极高,寻常之地早已绝迹,只有在火龙谷,还存留一些。”

    项毅忙道:“那就赶快去火龙谷采集火龙草啊。”

    掌门时未寒笑望着项毅,缓缓道:“这正是我和四位长老让你们前来的原因。”

    慧长老在旁补充道:“虽然这火龙谷有火龙草,但我们这些金丹期修者无法进入其,对火龙草也只能是望草兴叹,有心无力。”

    时未寒接过话头道:“不错。这火龙谷设有古禁,修为超过炼气期的修者全都被禁制阻挡在外,无法进入。我和四位长老希望你们可以进入火龙谷,采集火龙草。”

    项毅忙带头答应道:“我们五人愿意效劳。”

    林暮和罗云几人也忙道,愿意去火龙谷采集火龙草。

    这时,慧长老道:“只是这火龙草的采集并不容易,而是困难重重,危险万分。天霄界,需要炼制筑基丹的门派,并不只有我们千羽剑门一家。其他门派一样有这方面的需求,像无双剑门那样的大派,对筑基丹的需求更大。但在天霄界,只有火龙谷出产火龙草,僧多粥少,杯水车薪。而且,火龙草的成熟期至少在十年以上,否则药效大减。时间一久,火龙谷的火龙草更是无法满足各派的需求。三百年前,天霄界大大小小几十个门派,达成协议,严禁某个门派私自进入火龙谷采集火龙草,若有违反者,一经发现,所有门派群起而攻之。每隔五十年,所有门派就会选出自己门派的炼气期弟子,一齐进入火龙谷采集火龙草。如此一来,五十年的时间,足够火龙草生长繁殖。”

    轻啜一口茶,慧长老接着道:“数十个门派的炼气期高手,一齐涌入火龙谷,谁都想多采集一些火龙草,难免会产生纠纷。终于在二百年前,各派弟子在火龙谷,因为火龙草分配不均,大打出手。那是一场混战,所有门派都损失惨重,有些门派的弟子进入之后,甚至没有再出来一个。各门各派的掌门长老都很震动,于是再次协商,控制进入火龙谷的人数,每个门派根据金丹期修者数目的多少,来决定进入火龙谷弟子的数目。这样一来,伤亡减少许多,但里面的竞争却更加惨烈。每个进入火龙谷的弟子身上都带有品法器,甚至上品法器,实力都可和筑基期修者抗衡,打斗起来,伤亡比例增大许多。每次进入火龙谷的弟子约有一二百人,但最终能从火龙谷走出的不过二三十人。”

    骆言长老这时也在旁边补充道:“这火龙谷,不仅有修者间的相互争斗,里面还有许多厉害的妖兽。有一小部分人,并不是与人打斗致死,而是因为不小心闯入妖兽的领地,而被妖兽杀死,你们要千万小心。”

    五人都默不作声,这番话,对他们冲击极大,五人心都已萌生退意。

    这时,掌门时未寒严肃道:“这次去火龙谷采药,万分凶险,我和几位长老十分不忍你们前去犯险,但为了门派的传承,不得不忍痛让你们前去。希望你们在火龙谷小心行事,全都能活着出来。”这番话,让众人无路可退,不去就是和掌门为敌,和门派为敌,只怕会死得更快。

    人活在世上,总要说言不由衷的话,做迫不得已的事。

    火龙谷之行,已经无法避免。

    五人心都惴惴不安,这火龙谷隐秘,他们此前皆未听说,却没想到竟然如此凶险。

    林暮之前虽然略有所闻,但慕青语焉不详,并未和他细说,林暮对此并未真正放在心上。

    现在,林暮方恍然大悟,为何张若虚和慕青要那么急着筑基,原来就是为了躲避这次灾难。

    十分之一的活命率!

    血腥,残酷!

    门内大比的惨烈都无法与之相比。

    掌门时未寒知道五人还需一段时间,方能真正接受这个结果,就对五人道:“你们先回去祭炼各自的法器吧,如今距离五十年之期还有半年时间,这段时间,希望你们努力修炼,增加活命的机会。”

    五人相互看一眼,五人眼的情绪全都一致,都是担忧。

    五人一齐行礼告辞,缓缓退出掌门洞府。

    在五人离开之后,时未寒洞府陷入一片沉寂。

    良久之后,骆言长老幽幽道:“掌门师弟这次偏袒得有些过分,我只怕叶星和林暮二人会心生怨恨。”

    时未寒无奈道:“我也不想如此,只是门法器短缺,炼制一柄飞剑所需材料极为难得,给项毅他们三人每人一柄飞剑,已是花去门两月收入。若再为叶星和林暮二人炼制飞剑,只怕门派运转会出现问题。”

    这番话漏洞百出,区区两件品飞剑,根本不足以动摇千羽剑门的根基,时未寒这番话不过是在敷衍。

    骆言长老轻叹一声,不再言语。

    洞府再次陷入沉寂。

    从掌门洞府出来,叶星脸色便是一沉,也不和四人打招呼,匆匆离开云霞峰。

    路上,叶星掏出那面蓝水盾,咬牙切齿,这面蓝水盾只是防御法器先不说,掌门明知他是金火双系灵根,却给他一件水系法器。其的敷衍和轻视,令他愤怒异常。

    将蓝水盾收入储物袋,叶星直直向西峰奔去。

    相比之下,林暮的表现要平和许多。

    项毅,卫盛和罗云三人都是忧心忡忡,但一想到自己拿到的法器是上品飞剑,活命希望极大,便都又心大定,开始谈笑风生,互相比较飞剑的优劣。

    林暮微笑着和三人告辞,施展《御风术》向西峰飞去。

    回到小院,关上院门,林暮直奔静室。

    进入静室之后,林暮从储物戒取出那面黄色的地罗伞,脸色顿时变得阴沉。

    看无广告,全字无错首发小说,飞-,您的最佳选择!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仙玉尘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