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仙玉尘缘 > 第五十一章 猜测


    林暮的识海动荡不息。【飞】

    针扎似的疼痛,如同潮水一般,阵阵袭来,奔腾不息。

    神识反噬的后果很严重!

    张若虚毕竟已经筑基,虽然境界尚未稳固,但神识也要比林暮强上许多。

    那一瞬间的神识反噬,令林暮差点识海崩溃。

    在火球避无可避的时候,林暮用出《庚金诀》,让张若虚不得不自救。

    林暮正是抓住这个机会,利用张若虚施展《土墙术》,神识疏忽的瞬间,猛然发动《神识刺》。

    这一招果然凑效,张若虚立即陷入一阵眩晕之。

    在这个危急时分,林暮闪身进入旋月空间,躲过致命一击。

    林暮的神智此刻无比清晰,阵阵疼痛袭来,每一丝痛苦,都被放大无数倍,让他备受煎熬。

    林暮忍受着巨大痛苦,心里恨意滔天!

    这场惊魂打斗,虽然慕青并未出现,但林暮知道,慕青难脱干系。

    和自己打斗的那位矮胖之人,林暮心也有自己的猜测。

    林暮仔细回想一番打斗的过程,矮胖之人所用的术法在他脑海里一一闪过。

    《水箭术》,《神行术》,《火球术》,还有《土墙术》!

    全部都是低阶术法!

    这人显然是刚刚筑基,而且至少是三系灵根!对土系术法尤为擅长,《土墙术》的防御力远胜常人。

    林暮再联想到最近筑基之人,答案几要呼之欲出!

    张若虚!

    那人一定是张若虚!

    林暮清楚地记得在连续六人筑基的当晚,在暖云谷方向,升起一道淡灰色的光芒,那人正是张若虚。

    慕青和张若虚。

    一个美丽无比,一个无比和善。平日谁都想和他们亲近,认为他们都是好人。

    但林暮此刻却一阵心寒,如坠冰窟。

    人的表面和内心完全不符,肮脏不堪。

    林暮原先以为自己也慢慢学会算计,已经不再纯真。

    但和这两人一比,慕青和张若虚的算计,让他觉得自己无比天真。

    竟然轻易就相信慕青的言语,而且糊里糊涂就来到这望云峰。

    若不是有旋月佩,此刻只怕早已身首异处,殒命当场。

    其实早在慕青请林暮帮忙炼丹时,林暮就猜到,慕青已经对他产生怀疑。

    当时,林暮的炼丹成功率还未达八成,但为了打消慕青的疑虑,林暮拿出自己种植的灵草,炼制出聚灵丹,补上那份空缺,凑够八成。

    过后,林暮以为慕青已经不再对他怀疑。

    当慕青再次请他帮忙炼丹时,他虽然犹豫一番,但最终还是帮忙。

    慕青也因此筑基成功。

    所以,后来慕青传来纸符,说要谢他,并给他筑基丹的丹方。

    林暮信以为真,以为自己好心有好报。

    却没想到,来到望云峰后,差点因此丧命。

    同时,张若虚的算计也令林暮胆寒。

    他已是筑基期,林暮刚刚炼气八层,胜负完全没有悬念。

    但他开始时,并未光明正大出来和林暮决斗,而是躲在暗处,伺机偷袭。

    这份沉稳和小心翼翼,肯定不是一夕练成。不知有多少人,在过去的几十年,死在张若虚的算计之下。

    一直以来,林暮都自信在门并未露出任何破绽。

    每一次炼丹,都会去百物阁购买材料。旁人肯定会以为他真的是炼丹天赋超人,久而久之,就会习以为常。

    虽然会有人怀疑,但谁也不敢肯定,他身上怀有异宝。

    林暮并不是太过担心。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慕青和张若虚,仅仅因为怀疑,就如此心狠手辣,想要取他性命。

    这个仇,林暮深深记在心底,早晚要报。

    识海动荡不止,林暮忍着疼痛,忙静下心来,开始修炼《星辰炼神诀》。

    通常来说,神识的伤势很难痊愈。

    识海是修者最神秘的地方,神识对修者更是无比重要。

    不论是练习术法,炼丹,炼器,还是与人打斗,神识都不可或缺,举足轻重。

    但同样的,神识若是受伤,必定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慢慢恢复。

    神识和灵力完全不同。

    灵力若是消耗殆尽,可以自行慢慢恢复,也可用丹药、灵石、灵脉之类,加快恢复度。

    神识却不一样,若是消耗完毕,只能自己慢慢恢复。若是不慎受伤,更难痊愈。

    虽然也有一些珍稀丹药可以恢复神识,但那都是贵重之物,一般人别说买不起,即便是身家丰厚,灵石超多,也不见得能买得到,很少有人会愿意卖。这样的宝贝,谁不想自己留着。

    但《星辰炼神诀》不同,它是少见的可以锻炼增强神识的法诀,对神识的恢复,自然也是大有裨益。

    林暮此刻的神识伤势,《星辰炼神诀》恰好能派上用场。

    效果非常显著!

    每过一个时辰,林暮便感觉痛苦减少一分,神智也清凉一分。

    识海的动荡在《星辰炼神诀》的修复下,也慢慢安静下来,但仍有余波。

    林暮沉浸在修炼之,几乎忘记时间的流逝……

    三天后。

    门内大比再次开始。

    千羽峰人群如织,比试已经到关键时刻,最激烈的部分将要到来,许多弟子都前来观看。

    有些人只是看热闹,有些人却抱着学习的心思前来,为参加下一次的大比积攒经验。

    在比试还未开始之前,已经有人开始猜测这次的前十一名会有谁。

    第一名,毫无争议,众人都一致认为是炼气十层的项毅。

    项毅天资过人,又是水火双系灵根,实力非同一般。上次冲击筑基的十八人,就有项毅。虽然他冲击失败,但实力却比一般炼气十层修者更加强大,体内灵力也更加浑厚悠长。

    前五名,在大部分人看来,都将被炼气十层包揽。

    但有人却提出异议。

    他们认为,有一位修者,虽然不是炼气十层,但实力同样强大,进入前五,并非难事。

    这人正是罗云。

    这位门百年难遇的天才,修为虽然刚刚炼气九层,但实力却令人瞩目。

    在这次大比,罗云是最令人惊艳的一位。

    所有和他对敌的修者,在他手下,都难走过两个回合。其不乏炼气七层和炼气八层的修者,但败得就和炼气五层,炼气六层修者一样迅,没有任何悬念。

    今天前来观看的外门弟子,许多人就是奔着罗云而来。

    五十位真传弟子到场后,大比正是开始。

    两位内门弟子开始上去抽签。

    “一百二十七号林海”男弟子念道。

    “一千三百七十八号沙芸”女弟子紧随其后,跟着念道。

    听到自己名字的两位弟子,匆匆向自己所在场地奔去。

    ……

    抽签的两位弟子仍在继续。

    男弟子抽出一块腰牌,念道:“八百三十五号裴朋。”

    女弟子面带微笑:“三十六号罗云!”

    下面一阵欢呼,纷纷跟在罗云的后面,蜂拥奔向罗云的比试场地。

    抽签仍在继续,两位内门弟子不停报着一对对比试弟子的名字。

    “六百六十六号林暮”

    “七百八十三号贡祥”

    ……

    贡祥快步向第四十六号场地走去。

    这场的对手是林暮,他不由大感头痛。

    林暮的事迹,他也是略有所闻,知道这不是一位简单人物。

    即便是已经炼气九层,贡祥也没太大把握,可以轻松赢下林暮。

    只是贡祥走进场,却并未发现林暮的身影。

    场地边上围着的人也不多,显然是对这场比试期待不多。

    真传弟子罗通站在场地旁边,静静等待两人入场。

    贡祥在场地等了片刻,却仍未发现林暮的身影,心下不由一阵纳闷。

    难道他已弃权?

    贡祥心乐观地想到。

    若真是如此,那可真是幸运,少了一番恶斗,就能顺利晋级。

    罗通在旁边也是等得心焦,林暮的名字,他也听说过。而且,林暮第一场比试的裁决,就是罗通担任。在罗通看来,林暮这人心性不错,很是善良,不会为求胜利,不择手段。

    但是有好感是一回事,不来参加比试是另一回事。

    “再等一刻钟,若他仍然没有前来,这场比试就算你赢了。”罗通等了片刻后,回头对贡祥道。

    贡祥一喜,忙道:“没事的,再等一会儿吧。”

    一刻钟后,林暮的身影仍然未曾出现。

    贡祥心大喜,面上却装得平静如水,仿佛毫不在乎。

    罗通叹口气,转过身来,准备宣布比试结果。

    看无广告,全字无错首发小说,飞-,您的最佳选择!

看过《仙玉尘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