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仙玉尘缘 > 第四十九章 凶险万分
  

  林暮施展《御风术》,轻盈地从山林间掠过。【www.FEISUZW.com飞】

  望云峰地处千羽剑门西北角,那里地势偏僻,灵气稀薄,久而久之,便无人居住,成为一片荒芜之地。

  林暮来到峰顶,顾目四望,却并未发现慕青身影。

  月光皎洁,周围一片明亮。

  这里人迹罕至,怪石嶙峋,高大的石块后面,阴影拉得老长,林暮不由心里一阵发毛。

  林暮站在峰顶等了半柱香功夫,发现慕青依然没有前来,心里一阵焦急。

  月亮隐入云层,周围顿时陷入阴暗之,阴森可怖。

  倏然!

  一道水箭从怪石背后急急袭来,直刺林暮的后心。

  有人偷袭!

  是低阶术法《水箭术》!

  林暮修炼过《星辰炼神诀》,达到神如丝境界后,神识极为敏锐,对周遭的感应也增强对许多。水箭尚未及体,林暮便感觉后心发毛,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传遍全身,耳边传来的锐利风声,让林暮知道,这不是幻觉。

  根本来不及反应,林暮直接扑倒在地。

  水箭贴着林暮的后背飞过,打在前方一块大石上,大石被穿出一个小洞,深达半尺有余。

  林暮倒吸一口冷气!

  这若是打血肉之躯,焉有命在?

  早在扑倒在地的那一瞬间,林暮便施展《御风术》,人刚倒地,便又立即冲天而起!

  飘在半空,林暮就向身后望去,想要找出偷袭之人所在之处。

  周围石堆林立,根本无法看出那人藏身何处。

  在一个巨大的石块后面,张若虚猫着身子,藏在其后。

  这致命一击竟然失手,令他一阵诧异。

  这一击,他蓄势良久,却没想到一击落空。他比林暮还要早到半个时辰,来到这里,他对周围地形极为满意,这时一个用来偷袭的极佳场所,尽管实力已经超出林暮甚多,但出于谨慎,他仍不愿正面和林暮对敌,若是能用更轻松的方法解决问题,又何必浪费功夫。

  所以他一直躲在巨石后面,观察林暮的反应。

  果不其然,慕青久久不来,林暮脸上果然出现不耐烦的神色。

  这也是他最放松的时刻!

  张若虚知道机不可失,他把握住机会,暗悄悄施展自己最拿手的术法,《水箭术》!

  为了不惊动林暮,在施展《水箭术》时,他体内灵力运转极慢,原本顷刻间就能完成的术法,他足足用了半刻钟之久。

  当他释放出那道水箭,直刺林暮后心的时候,他有着十足把握,林暮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招倒地。

  然而,一切出乎他的预料,在他眼已经放松警惕的林暮,反应竟然极为灵敏,直接一个前扑,就躲过他的攻击。

  下一瞬间,人竟然腾空而起,显然是施展《御风术》,才能达到这种地步。

  林暮面色阴沉,若不是他神识敏锐,此刻恐怕早已躺在地上,毙命当场。

  现在,那位偷袭者不知藏在何处,林暮按照刚才那道《水箭术》的威力估计,偷袭之人极有可能是位炼气十层高手。

  难道有人嫉妒自己?

  想要在休息期间除掉自己,减少一个对手?

  只是,他怎么会猜到我会来到此处?

  林暮确信,自己来时极为小心,不时回头观望,绝对无人跟踪自己。

  难道是慕青?

  林暮蓦然一惊!

  慕青!一定是慕青!

  他这才想起,慕青在第一次请他炼丹时,就已对他产生怀疑。只是,她为何要害自己?

  林暮无论如何也未想到,第一个出手对付自己的竟然慕青,这个自己多次帮忙于她的女子。

  林暮眸子里闪过一丝狠意。

  但他同时心又充满疑惑,他记得很清楚,慕青明明是木系灵根,为何可以施展《水箭术》?

  难道是她有帮手?

  林暮的脸色愈发难看。

  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专门针对他的阴谋!

  林暮飘在空,这些想法在他脑电光火石般闪过,他很快做出决断。

  双手掐诀,不断有火球从他手上发出,向怪石堆后砸去。

  张若虚藏身巨石后面,知道偷袭已经无效,决定正面对敌。

  也不知他默念了什么法诀,身上灵光一闪,整个人竟然慢慢变矮变胖,顷刻间完全变了个样,和之前高大的身材迥然不同,成为一个又矮又胖的丑陋之人。

  正是他屡试不爽的《缩骨术》!

  此人小心谨慎可见一斑,即便是胜券在握,也不愿露出真正面容。

  林暮想用《赤火诀》逼出暗之人,这和张若虚的想法不谋而合。张若虚不再缩在石块后面,缓步走出。

  见石后后人走出,林暮停下手法诀。

  只是令他诧异地是,这人的修为竟然深不可测,远非炼气十层修者可比。倒是和内门弟子奇峰很相像,林暮心思立即一沉,这人是筑基期高手!

  今天只怕是凶多吉少。

  张若虚也不说话,因为《缩骨术》只能改变身体,无法改变声音,一说话就会露馅。

  出来之后,张若虚立即施展术法,一个《火球术》向林暮飞来。

  林暮瞳孔一缩,施展术法,一柄金色小剑直直飞向张若虚。

  第四层的《庚金诀》!

  这是林暮威力最大的术法,生死存亡关头,林暮不敢怠慢,一出手就是最厉害的杀招。

  金色小剑和火球在半空相遇,金系术法的威力,便在此刻体现得淋漓尽致。

  金色小剑度迅捷无比,从火球一穿而过,火球立即崩溃破灭。金色小剑却余势不减,仍旧直直向张若虚飞去。

  张若虚早有准备,在金色小剑尚未及体之时,便施展出《神行术》,迅侧身躲过。

  令他意外的是,金色小剑在刚刚离开他的身体之后,没有继续向后飞去,竟然调转头来,直向他的后心刺去。

  张若虚瞬间惊出一身冷汗,再度加快度,猛然侧身,但终究反应不及,金色小剑直接从他的右臂穿过,穿出一个细小血洞。鲜血如同涌泉般,滚滚流出。

  阶术法?

  张若虚顾不得伤痛,心又惊又惧。

  他虽然修为刚刚筑基,并未学习阶术法,但仗着修为的优势,他以为对付林暮是绰绰有余。

  却没想到,林暮竟然会阶术法。

  但是,他很快反应过来,这完全不可能。

  阶术法的威力,绝对要比这大得多。

  刚才那道金色小剑,分明就是种植术法的《庚金诀》!

  《庚金诀》张若虚极为熟悉,而且他也曾练习过,并且达到第三层。只是林暮的《庚金诀》,威力远胜他的《庚金诀》,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张若虚毕竟是筑基期修者,很快调整过来,不管自己的伤势,决定利用自己修为高,施展术法度快的优势,击杀林暮。

  两手如同幻影一般,飞施展法诀,在他的双手舞动下,一个个火球从他手上飞出。

  一个!

  两个!

  三个!

  四个!

  五个!

  六个!

  七个!

  八个!

  九个!

  十个!

  整整十个火球,瞬间从他手上形成,竟然是《火球术》十连发!

  张若虚六十二岁方才筑基,在修炼天赋上落后别人许多,但在术法方面,造诣极深。这么多年的苦练,每样术法的施展度都很快,而且在筑基之后,即便是低阶术法,威力也更胜从前。

  在筑基之前,张若虚就可以做到《火球术》八连发,筑基之后,再有进步,可以做到《火球术》十连发。

  这项成就,门绝无仅有。

  十个火球从天上地下,四面八方,不同方位,齐齐向林暮袭来。

  《御风术》在此刻,已经无法发挥作用,无论躲向何处,都会被火球打到。

  一旦被火球打到,将会万劫不复!

  看无广告,全字无错首发小说,飞-,您的最佳选择!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仙玉尘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