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仙玉尘缘 > 第二十二章 门庭若市


    在几位外门弟子的帮助下,云梦的床铺很快被搬运过来。【飞】

    桃木制作的小床,小巧玲珑,上面的被褥更是绣满花鸟虫鱼,别人一看便知,这是女人的床铺。

    在一干外门弟子的哄笑声,床铺被安放在静室里。

    云梦红着脸,帮着奇峰把林暮扶躺在床铺上。

    林暮满身尘土,脏乱不堪,刚一躺上去,就将鲜艳的被褥弄得尽是污渍。云梦浑不在意,仿佛那床铺是别人的一般。

    将林暮安顿下来,奇峰笑着对云梦道:“我可把他交给你了,你要好好照顾他哦。”

    云梦低着头,脸红得像是熟透的苹果,轻轻道:“嗯。”

    奇峰故意装作没听清,笑道:“你说你不愿意?哦,那算了,我另找他人。”

    旁边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男弟子也跟着起哄道:“你若是不愿意,就换我来吧。”

    云梦忙道:“愿意,愿意。”

    众人哈哈大笑。

    奇峰不想再捉弄她,笑道:“那你就在这里照顾他吧。”

    说完,领着众位外门弟子走出林暮的小院,临走前还顺手把门关上。

    云梦看着院门紧紧关上,忽然觉得有些不适应。原先许多人在这里吵吵闹闹,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只剩她一人在此,反倒觉得局促不安,甚至还有些尴尬。虽然林暮已经昏迷,睡在床上一动不动,但她仍旧觉着不好意思。

    林暮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胸口更是伤势严重。云梦有心想替他换身干净衣服,但好不容易在其他两间房屋里,找到林暮的换洗衣物,她却不好意思为他换上。

    犹豫半天,终究还是没敢动手。

    她觉得林暮的伤口不能碰触,不然肯定会非常疼痛。

    等他伤势稳定以后再换吧。她这样想道。

    云梦去院打来一盆清水,将自己的丝帕用水浸湿,小心地擦去林暮脸上的灰尘。

    洗去脸上的灰尘,林暮还算俊俏的面容清晰地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脸上又浮起一抹红晕,霞飞双颊。

    给林暮洗漱一番后,她又想将林暮的几间房屋打扫一下,只是她拿起扫帚之后才发现,林暮的屋干净整洁,纤尘不染,和其他男弟子的住处迥然两样。她只好放下扫帚。

    来到床边,云梦偷偷打量林暮,他脖间的青色玉佩更是吸引了她的注意。

    云梦轻轻拿起玉佩,端详片刻,没有察觉出异常,发现这就是一枚普通玉佩。

    她轻轻将玉佩放下。

    ……

    黎明时分,林暮悠悠从睡梦醒来。

    胸口处传来阵阵疼痛,提醒他昨日的激战是何等凶险。

    他不由感到一阵后怕,自己差点就再也见不到爹娘。

    这时,他明白过来,是昨日的那记《庚金诀》收到效果。不然,他此刻不会安然躺在床上。

    床上?他猛然一惊。

    他的住处可从来没有床,睡觉都是胡乱对付一下。

    这是哪里?他打量四周,发现这分明就是自己的住处,这是在静室里面。

    林暮慌忙查看自己的脖间,发现玉佩还在,心松了口气。

    这口气刚松,林暮突然又紧张起来,他注意到自己是躺在一张做工精美的桃木小床上,身下的被褥还散发着阵阵芳香。

    这是一张女人的床!

    该死!

    自己竟然被一个女人救了,这下可麻烦了。

    他现在一心只想筑基,对女人可没兴趣。和马华源的生死斗,更是让他对实力充满渴望。那一瞬间即将死亡的感觉令他毛骨悚然,这样的经历他可不想再重演一次。

    林暮心里胡思乱想着,脑一团乱麻,甚至差点忘记胸口的疼痛。

    还没想到对策,静室的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轻轻推开。

    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粥走进来,看见林暮醒来,她心里一慌,手里的碗差点没有端住,忙紧紧捧在手。

    林暮看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心一松,原来是自己想多了。

    云梦端着粥来到床边,笑道:“师兄,这是我给你熬的粥,你趁热喝了吧。”

    林暮忍着疼痛,伸手去接粥,脸上笑得佷抽搐:“谢谢了,师妹是?”

    云梦甜甜一笑:“我是云梦,看师兄伤重,无人照顾,所以就自告奋勇来了。”

    林暮满脸痛苦地笑道:“那麻烦师妹了。”

    云梦看他笑得极不自然,满脸痛苦,笑道:“师兄,我喂你吧。”

    林暮抬抬胳膊,感觉胸口疼痛难忍,放下手,无奈的笑道:“多谢师妹了。”

    云梦一勺一勺地喂林暮喝粥,香喷喷的小米粥美味可口。

    林暮心一暖,险些热泪盈眶。他突然想起自己离家时,母亲正是煮了一碗稀粥,为他饯行。在那个饥荒的年代,一碗稀粥就是全家两天的伙食,父亲母亲微笑着看他喝完稀粥,然后将他送到千羽剑门。

    自从来到千羽剑门,他再也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所受的是众人的嘲笑,甚至欺压。每天活得小心翼翼,一心修炼,从来没有玩乐,拥有的只是无边寂寞和一颗冰冷的心。

    这碗小米粥将林暮的辛酸一齐勾了出来,情难自禁,大颗大颗的泪珠滚落下来,流在热气腾腾的小米粥里。

    云梦一下子慌了神,她不明白自己哪里做错,眼雾气升腾,问道:“师兄,你怎么了?这粥不好喝吗?”

    林暮止住眼泪:“粥很好喝,想起了一些伤心往事,师妹莫要见怪。”

    云梦擦去眼角泪水,笑道:“师兄别想那么多,先安心养伤吧。”

    林暮点头道:“嗯。”闷头喝粥,不再言语。

    一碗喝完,林暮问道:“还有么?”

    云梦笑道:“有,我再去给你盛。”

    林暮一连喝了三碗,云梦笑吟吟看着林暮喝完,一脸满足。其实她自己从昨天到现在还滴水未进,但她显然已经忘记这点。

    吃完饭后,云梦去洗刷碗筷,林暮躺在床上,脑浮想联翩。

    阵阵敲门声从院外传来,将林暮惊醒。

    云梦忙去开门,发现是昨日的那些弟子。

    见到云梦出来开门,都笑道:“林暮师兄已经起来了吧。”

    云梦面色一红,转过身子,让他们进来,轻声道:“已经起床来了。”

    众位外门弟子直奔静室,发现林暮果然已经醒来,正坐在床上看着他们。

    众位弟子纷纷问好:“师兄起来了,今日感觉如何?”

    林暮稍稍欠起身子,笑道:“好多了,静养一段时间就能痊愈。多谢众位前来探望。”

    “哪里,哪里。”

    “应该的,应该的。”

    ……

    众人都纷纷附和,有人还劝林暮道:“师兄莫动,你身上有伤,不必如此多礼。”

    林暮不再坚持,安心躺在床上,和众位弟子聊天。

    众人怕打扰林暮休息,聊了片刻,就纷纷告辞,临走前,把自己带来的礼物悄悄留下。

    有人送来补品,有人送来衣物,还有人送来一瓶清火丹!

    清火丹,虽然只是一品,但数量不多,算得上珍稀。林暮深深感动,也感叹自己在门如今是人尽皆知。

    这波人刚走,不到半个时辰,又来一群人,前来探望。

    林暮面带微笑,和他们热情寒暄。

    他们在临走时,都纷纷留下礼物。

    整整一天,连续有六波人前来探望。

    期间,古辰和张若虚也分别来过,安慰林暮一番,就都匆匆离去。

    林暮待到后来,只感觉面上笑容凝固,一脸酸痛。这一整天,他笑得次数可比以前加起来都多。

    只是这么多笑容,却没有几个是真实的,大多都是敷衍。

    来探望的弟子也都是心知肚明,只是彼此心里明白,嘴上不说罢了。

    林暮深深明白,这么多人前来探望,只因他是活下来的那一个。

    如果他是不幸死亡的那个,此刻,早已无人问津。

    一切都是这么残酷,人们只恭维胜利者,失败者注定无人关注。

    这就是修真界的生存法则。

    看无广告,全字无错首发小说,飞-,您的最佳选择!

看过《仙玉尘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