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戮天神帝 > 第四百三十一章一拳足以
    方君涯的脸色彻底阴沉下来,那蕴含着凛冽杀意的暴怒话语,从其嘴中缓缓吐出,方君涯目光如刀锋般凛冽般盯着秦天。
  
      话音落下的刹那,方君涯手掌握紧巨刀,脚掌重重的一踏,雄浑的尊虚灵力自体内汹涌而出,顿时间,如同匹练般的刀气在巨刀的刀锋处迸发而现,而后便是铺天盖地的对着秦天笼罩而去。
  
      “而你偏偏选择在这时候现身,方某会让你知道自己的举动是有多么的愚蠢……”
  
      雄浑无比的气息威压笼罩秦天全身,特别是巨刀那撕裂而出的刀影,还未轰落在秦天身上,秦天的皮肤却有种刺痛的感觉,秦天抬眸望着这笼罩自己周身数十丈的漫天刀影,他背后的鲲鹏风翼轻振着,其身形竟是暴掠而出。
  
      唰!唰!
  
      刀影漫天,其上涌动的剑气正疯狂的撕裂这方区域的空气,而秦天的身影在此时变得极为梦幻起来,速度再次暴涨,瞬息间,秦天就已经穿梭过这些刀影,出现在方君涯的正前方,而后,铁剑暴刺而出,剑意席卷,犹如风暴般横扫,那看似锈迹斑斑的铁剑重重点落在方君涯的巨刀上。
  
      铛!
  
      清脆的金铁相交声顿时响彻而起,漫天的刀影在秦天这一剑化作虚无,其滚滚刀气也是被剑意所压制住,秦天漆黑如墨的双目望向方君涯,平静的声音荡漾开来:“杀你,只需要一拳就足够了。”
  
      唰!
  
      秦天一步跨出,手中黯淡无光的铁拳顿时迸发出如月般的冷光,随着秦天身形的跨出,道道拳影在镇狱神体激发出来之后,蔓延而出。这些拳影凝练无比,神圣无涯,尽数向着方君涯挥落,远远望去,如同银河坠落九天般。
  
      “呈口舌之力的家伙,就看方某今日如何将你碎尸万段。”
  
      方君涯手中长刀凌空斩去,体内的尊虚灵力被催动至极致,旋即比起先前更加凝练的刀气撕裂空气而出。而后飞快的汇聚在一起,形成一道约莫两丈有余的刀光。
  
      这刀光似弯月,其上涌动的力量让王瑶钥和慕钱两人心惊胆跳,特别是慕钱,他的身体更是时刻紧绷着,显然已经做好出手的准备。“这就是灵尊高阶的修为吗?叶晨阁下的修为不过灵尊中阶,就算肉身无双,然而想要弥补这之间的差距还是很难的……”
  
      砰!
  
      在天罗宗弟子和刀剑阁弟子的注视下,上空那无数道拳影竟是以一种极端恐怖的速度向着江风的肉身汇聚而来,而后便是轰落在长刀上,那神圣无涯的拳头竟是如同海浪的般肆虐着,化作森然的拳风撕裂而出。向着那道炫目刀光吹刮而去,一道道裂痕迅速在其上蔓延而出,直至在王瑶钥雀跃的目光中,这道刀光直接崩裂开来。
  
      “心剑之术,他若是无双殿弟子的话,这绝对是心剑之术……”王瑶钥轻声喃喃道。
  
      “心剑之术被誉为无双殿的最强剑术之一,此人掌握心剑之术,又是领悟剑意。他在无双殿的地位肯定不低,但为何我未曾在无双殿中听过叶晨这个名字?”慕钱目露古怪。
  
      “方老狗,就你软绵绵的刀法想将我碎尸万段,痴人做梦。”一剑击溃方君涯的凌厉攻势,秦天嘴角掀起一抹森然的笑意,他的脚尖轻点,可怕的飓风在鲲鹏风翼两侧荡漾而现。而他的身形再次出现在方君涯的前面,后者脸色微变,同样是掠出,随后这两道身影在半空中碰撞在一起。璀璨的拳光和刀光闪现不断,一股股可怕的能量波动疯狂的传开。
  
      铛!铛!
  
      在众人的注视下,秦天和方君涯两人错身而过的刹那,顿时便有着一连串的火星迸溅而出。
  
      “叶晨阁下竟然与方君涯正面交锋而落下风,甚至将方君涯的攻势死死压制住。”
  
      “好强悍的家伙,方君涯可是实打实的灵尊八阶修为,而叶晨阁下只是灵尊六阶而已。莫非这肉身成圣当真这么可怕?”
  
      吴起和吴隆两人神色有些震动的望着上空中交错而过的两道身影,那凝练无比的拳光和刀光让他们心惊胆颤,其内涌动的力量足以撕裂他们。
  
      “不是拳意可怕。而是叶晨领悟的拳意可怕,同时,叶晨阁下的肉身强度也强悍的不像话。”
  
      “真是可怕的实力,只要再过数年,不,只要半年,叶晨绝对能够得到传奇弟子的名号。”慕钱见到秦天并未被压制住,甚至将方君涯压制住,他暗自松了口气。
  
      而听到慕钱等人的轻叹声,紧随方君涯而来的刀拳阁修行者皆是面露阴沉,不过在感受到秦天拳上弥漫的拳意时,就算那几名先天境也不敢轻易出手,这拳意可怕了。
  
      铛!
  
      一道震耳欲聋的铿锵声响起,而后这两道身影再次交错而过,秦天转过身望着满脸凝重的方君涯,淡淡一笑道:“灵尊六阶的修为在你身上可是未完全体现出来,现在就让我告诉你,我之所以有如此底气站在这里的手段。”
  
      秦天的眼神徒然变得凛冽无比,衣诀摇曳,他始终负在背后的左手缓缓探出衣袖,顿时间,这方天地间的灵气有着沸腾的迹象,如同潮水般向着秦天的手掌心翻滚而去,幽暗拳印在秦天的手掌心处荡漾而出,而后这些拳印便是迅速的重合在一起,旋即三道黑色拳影,浮现而出。
  
      稳住身形,方君涯便是察觉到这方天地间的灵气正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变得狂暴起来,猛然转身,那三道黑色拳影立即跃进他的视线中,其眼瞳便是剧缩,“该死,我竟是忘记这小畜生还是名剑阵师,绝对不能让他凝阵成功。他如今的实力和我旗鼓相当,一旦动用剑阵的话,那我再无机会将他击杀。”
  
      瞬息间,方君涯心中就闪过无数个念头,他体内的尊虚灵力毫无保留的运转起来,雄浑的尊虚灵力化作刀气,犹如潮水般将长刀淹没,“君临天下式!”
  
      嘶哑的声音自方君涯口中泛起,长刀上翻滚的刀气竟是化作一道璀璨夺目的金龙虚影,这道金龙虚影缠绕在长刀上,下一刹那,这柄长刀直接脱手而出,向着秦天暴射而去。
  
      唰!
  
      鲲鹏风翼剧振,秦天一步跨出,平静的目光落在这道金龙虚影上,其龙角正是方君涯的长刀,闪现着森冷的光泽,道道涟漪在其所过之处荡漾开来,一股可怕的力量波动弥漫。
  
      “天地人皆杀,三才剑阵!”
  
      秦天左手带起尖锐的破风声以及三道剑影,然后闪电般的向着正前方按去,只见得剑意和这方天地间的灵气都是疯狂的涌进这三道剑影内,三道剑影组成一道剑阵,呼啸而出。
  
      砰!
  
      在王瑶钥和慕钱诧异的目光中,这道三才剑阵直接是与那呼啸而来的金龙虚影轰然相撞,而后一股惊人的能量波动在二者间掀起,可怕的剑意将这道金龙虚影撕裂出密密麻麻的剑痕,而天地灵气灌注至金龙虚影内,金龙虚影咔咔而碎。
  
      在金龙虚影崩溃的刹那,方君涯眼瞳中的忌惮最终还是化成了惊慌,他最强的攻势竟是再次被秦天给压制住,而那三道剑影轰轰而至,天地灵气如同潮水般撞上他的胸脯,他的身体遭受如此重击直接倒射而出,慌张道:“梵曾,刘方,你们全部出手……快点!”
  
      只是方君涯的这道声音却被其后的哗然声所取代,“方长老,快撤!”
  
      突如其来的哗然声让方君涯身体微僵,旋即抬起头望去,只见得正前方处,一片璀璨炫目的星光正弥漫开来,幻化成一片浩瀚的星空,而秦天手中的铁剑已经脱手而出,他的双手正迅速的舞动着,道道玄奥的剑印凝聚而现,融入这片星空中。
  
      “难道是昔日那道剑阵?”方君涯眼瞳剧缩,一抹骇然爬上他的心头,这熟悉的星空让他心脏砰砰加快跳动着,而从这片星空中散发而出的可怕波动使得他心中仅存的战意都荡然无存,抬步便是朝后退去,“快,你们还愣着做什么,一起出手阻止他凝聚剑阵……”
  
      “是!”在方君涯身后,三名灵尊境修行者立即暴掠而来,手中的长刀竟是带起炫目的刀光,向着秦天所在的位置挥去,三道猩红的刀光立即在刀锋上蔓延而出,如同三道洪流般撞在秦天周身的星空,这片星空剧颤,略微暗淡下来。
  
      见到这一幕,方君涯眼中的忌惮方才有所缓解,后退的身形也是止步,手掌猛然一握,雄浑无比的尊虚灵力在他的指尖处疯狂的迸射而现,竟是凝聚成一柄丈长左右的刀影,整柄刀影通体流转着猩红的血光,如同实质般。
  
      “一旦他中途凝聚剑阵失败,受到剑阵的反弹,必然重创……”方君涯握住这柄猩红刀影,右臂猛然一甩,这道猩红刀影撕裂天际横跨虚空向着秦天而去,而其余三名灵尊境修行者也是再次出手,手中的长刀纷纷暴射而出,冰冷的刀锋处弥漫着森然的刀气。
  
      “混蛋,海角阁上阁的这些家伙还真好意思联手对付叶晨阁下!”王瑶钥和慕钱见到这一幕,眼神也是迅速的凛冽下来,紧绷的身躯如同离弦的箭般暴射而出。只是他们身形即将呼啸而至秦天后方的刹那,秦天那懒洋洋的声音在浩瀚星空中响起,“一只老狗加上几只狗腿子而已。我应付的来。”
  
      这声音虽然显得有些庸懒,然而其内流转出的自信却让王瑶钥和慕钱两人止步。双目紧紧盯着近在咫尺的秦天,只见他的双手竟是如起舞的蝴蝶般,顿时间,一道道玄奥的剑印在他的指尖凝聚而出,而后便是飞快的融入这片星空中。
  
      而随着这些剑印的融入,这片星空越发的璀璨,那光芒璀璨的让人有些炫目。
  
      “周天星斗七曜太阴剑阵。”秦天的双手缓缓相合。这片星空莫名的轻颤着,而后一道妖异无比的银月虚影缓缓而现,直接是在这片星空中卷起磅礴的天地灵气,一股极端恐怖的波动在其上弥漫而出。
  
      秦天抬眸看向那四道狰狞的刀光。嘴角微掀,相合的双手立即向着前方按去,那悬浮在星空中的银月虚影,便是以一种极端恐怖的声势对着方君涯几人而去。
  
      铛!铛!铛!
  
      银月虚影还未触及刀影和长刀,其天地灵气便已横扫而出。
  
      可怕的剑意掺杂在天地灵气风暴中。首当其冲的就是那猩红刀影,咔咔而碎,而其余三柄长刀上的力量也是被撕裂,向着下方的海域直坠而去。
  
      刀气溃散,一道银月虚影猛的自其内暴掠而出。这速度之恐怖就算是方君涯也只能勉强看到一道模糊的虚影,方君涯等人心头微惊,疯狂的朝后退去,后退的同时,体内雄浑无比的真气汹涌而出,在他们的周身要害之处形成道道防御罩,试图挡住这道银月虚影的轰击。
  
      哗!
  
      银月虚影还未至,下方的海域中,一道百丈庞大的漩涡疯狂的卷动而出,声势浩大。
  
      随着银月虚影的邻近,天地灵气风暴已经横扫至方君涯等人身上,方君涯等人周身的防御罩皆是咔咔而碎,那庞大的银月虚影也是轰落在方君涯等人身上,可怕的剑意和天地灵气仿佛找到汹泄口似的,尽数轰轰而出。
  
      “啊……”凄厉的惨叫声徒然响彻而起,方君涯刹那间便是变成血人,一道道狰狞的剑痕在他身上显现。
  
      而其中一名肉身不够强悍的修行者,直接被这道剑阵轰成碎片,而方君涯等人也没有支撑多久,整个身体都是支离破碎开来,如同万剑洞穿而过,气息急速的消散。
  
      望着银月虚影下的惨样,海域上空,青幽冥船上已是鸦雀无声,每个人眼中都充斥着一种无法掩饰的震撼,方君涯死了!
  
      一名灵尊八阶,加上四名灵尊七阶,这等阵容居然覆灭在一名少年手中。
  
      远处,亲眼目睹这一幕的海角阁上阁弟子皆是狠狠的咽了口泡沫,几乎没有人带头,他们的身形便是朝后疯狂的退去。
  
      只是在他们后退的刹那,秦天那平静的目光便已投来,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一动,下坠的银月虚影猛然止住,而后便是向着这些海角阁上阁弟子暴射而去,一时间,轰鸣声和惨叫声在海域上空再次响起。
  
      毫无悬念,在七曜太阴剑阵的碾压下,这些海角阁上阁弟子无一幸存,而天罗宗弟子则是怔怔的望着这单方面的屠杀。
  
      王瑶钥和慕钱两人也是忍不住的咽了口唾沫,对视一眼,皆是看到对方眼中难以掩饰的震撼,最后,慕钱的目光挺落在正前方的这道身影上,“没想到叶晨阁下还是名剑阵师,同时还掌握着如此恐怖的剑阵,海角阁上阁的这些家伙栽了叶晨阁下手中并不冤。原本以为叶晨阁下再过一年半载才会得到传奇弟子的称呼,现在看来,他已经有这资格了。”
  
      王瑶钥美目中流转的异常更加的浓郁,螓首微抬,注视着那一道白衣如雪的身影,在星空的映衬下,那一道身影,却是透着一种睥睨天下的霸气,“叶晨阁下还未及弱冠之龄便有如此实力,这等天赋比起我姐还要恐怖数分。剑域第五大传奇弟子非他莫属……”
  
      传奇弟子!
  
      吴起和吴隆两人的呼吸都渐渐急促起来,偌大的剑域中,能够得到传奇弟子称呼他的人屈指可数,就算是大炎皇宗的那名天才少宗主皇玄夜也是得到剑域二十五子的称呼,而眼前的这名无双殿弟子竟是能得到传奇弟子的称呼,“剑域诸宗弟子还是太小觑无双殿,加上传奇楚修,这可是一宗两传奇。”
  
      “只要楚修和叶晨阁下中途不陨落,必然问鼎王者!”
  
      想到这,吴起和吴隆两人心脏不由砰砰加快跳动着,大炎皇宗那些家伙若不收敛些的话,一旦叶晨阁下回到无双殿的话,那些家伙恐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轰鸣声最终消散,这道银月虚影也渐渐化作虚无。
  
      秦天低眸望着那被鲜血染红的海域,眼中没有任何的怜悯,转过身望着有孝愣的慕钱和王瑶钥,笑道:“抱歉,先前隐瞒了我的身法,就如方君涯所说,我其实是无双殿的弟子。”
  
      “哪里的话,防人之心不可无。先前叶晨阁下毕竟不知道我等的底细,若是轻易将自己身份透露出来的话,我们是剑域修行者还好,若是海角阁上阁和天涯阁弟子就会惹来一大堆麻烦。”慕钱走上前,笑呵呵道,说实话,他心中对于秦天故意隐瞒身法的作法倒是没有觉得反感,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王瑶钥笑盈盈的看着秦天,道:“我想叶晨阁下应该不单单只隐瞒了自己是无双殿弟子的身份吧,甚至连叶晨这个名字都是随意胡扯来的。”
  
      闻言,秦天神情略微有些尴尬,旋即轻声道:“叶晨这名字确实是我随意杜撰出来的。”
  
      “那阁下的真实名字是?”王瑶钥极为感兴趣道。
  
      “秦天!”秦天轻吐道。
  
      “秦天?”王瑶钥神情明显一怔,美眸中有着一抹古怪的神色涌现出来……
  
      “无双殿天枢阁的领袖秦天?”王瑶钥明媚的双眸正直勾勾的盯着秦天,眼中有着难以掩饰的古怪以及错愕,就连慕钱以及吴起等人的神色也是如此。
  
      看其样子,这慕钱和王瑶钥显然是听说过自己,秦天随口道:“两位听说过我?”
  
      “何曾听说过,简直如雷贯耳,你可知道剑域中有无数青年对你可是恨之入骨,甚至扬言要将你挫骨扬灰。”王瑶愣了愣,旋即回过神来,有些无奈道:“不对,无双殿天枢阁的那些家伙不是曾说过你已经去世了……”
  
      “最近半年我曾被困在一个危险的地带,而我这半年未回去,宗内强者应该误认为我已经陨落。”秦天略作沉吟道,其眉头却是轻微一皱,“我这半年可是未曾在剑域中露过面,除了天罗宗的诸位外,我就未曾和其他宗的修行者有过交集,那些人吃饱没事恨我做什么?”
  
      “虽然你没有露面,不过你曾做过件人神共愤的事情,让剑域无数青年才俊心目中的女神倾心于你,甚至每次落日黄昏的时候独自一人在无双殿天枢阁为你默默流泪。”王瑶钥嘴角掀出一抹轻轻浅浅的笑意,极为感兴趣道:“你和沧月剑子到底是什么关系?”
  
      秦天眉头微皱,旋即脑海中立即浮现出那道精致如画中走出的女子,心中顿时一乐,他知道以后者的气质和容颜绝对会让剑域二十五宗大多数弟子为之沉醉,“沧月剑子?难道沧月她也是剑域二十五子其中一人?”
  
      “是啊,她目前可是剑域二十五子中最年轻的一人,不过其实力和潜力却不亚于其他的剑子。”王瑶钥眼睛眨了眨,莞尔笑道:“你还没告诉我你和沧月剑子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和她是同伴。她最热衷的事情就是跟在我后面捡战利品。”秦天轻声道,想到沧月,他的嘴角处不经意间也是掀起一抹灿烂的笑意。
  
      “胡扯,你和她怎么只是同伴关系?若真是同伴关系,沧月剑子又岂会对你那般惦记,甚至当着剑域无数青年才俊的面说,能够让她看上眼的男人也只有你一人。”王瑶钥笑盈盈的看着秦天。眼中有着浓浓的好奇。
  
      “嘿,这妮子性子还真是一点不变。”秦天可以想象的出沧月是以多么无情的方式拒绝那些追求者,“这么说,我如今是那些青年才俊的公敌了?”
  
      “公敌谈不上,不过你如今确实被很多人当做假想敌,特别是剑域二十五子中的数人,那些人曾扬言你若是尚在的话,非得让沧月看看到底谁更优秀。”王瑶钥美目上下打量着秦天,咯笑道:“不过现在看来。沧月剑子的眼光还真不赖。传奇弟子,这足以将那些剑子甩出几条街。”
  
      “秦天阁下若是要回剑域的话,可要做好心理准备。一旦你出现的话,沧月剑子的追求者肯定咽不下这口气,那时候找你麻烦的人肯定不会少。”慕钱善意的提醒道。
  
      “对,秦天阁下。追求沧月剑子的那些人可都不是简单的货色。不论剑域二十五子的话,其中就有灵尊境的存在,而那些剑子的天赋虽然不如你。但目前的修为却超过你不少。”
  
      王瑶钥语气徒然一顿,眼中露出些许凝重,轻声道:“特别是大炎皇宗的皇玄夜和我们宗的末浩日,这两人可是沧月剑子的狂热追求者,他们若是找你麻烦的话,我还是建议你隐忍一些……不过以秦天阁下的天赋,我想不需要太长的时间你就可以压制住这两人。”
  
      闻言,秦天轻笑一声,对于王瑶钥和慕钱的提醒,他倒是没有将之放在心上。在他看来,剑域二十五子再怎么优秀,那也只是相对于剑域而言。而这段时间内,死在他手上的灵尊境也不少,比如灵尊九阶巅峰的秦天机,灵尊八阶的秦梵,以及先前的方君涯,特别是秦梵,那可是有着大帝兵器的修行者。
  
      见秦天一脸不以为然的神情,王瑶钥脸色不由一急,忍不住道:“末浩日的修为虽然只有灵尊境五阶而已,不过他已经在剑意传承台上领悟剑道,所展现出的实力绝非方君涯可以比拟的。还有皇玄夜,此人的修为比起末浩日更加恐怖,就算末浩日也曾言对上皇玄夜,他也只有三成把握而已。”
  
      “灵尊五阶,领悟剑道?”秦天眼中露出古怪之色,单单这点,秦梵那废物都可以完虐这末浩日,不过看见王瑶钥那凝重的眼神,秦天也只能点点头道,“多谢提醒,下次这两人若是找我麻烦的话,我会多注意些。”
  
      “这就对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王瑶钥老气横秋道,不过好似想到了什么,王瑶钥露出可爱的虎牙,带着些许戏虐的口吻道:“不过,对于其他人你倒是不需要隐忍。特别是其他宗那些不可一世的家伙,那些家伙在这段时间内可没少找你们无双殿的麻烦,若非你们无双殿有悲恋歌剑子在,那些人没准会更加嚣张。”
  
      “还真是一群幼稚的家伙。”秦天神情一怔,他自然明白其他宗翘楚找无双殿的麻烦,其原因或多或少和他有关,“悲恋歌他也成为剑子了?除此之外,我无双殿还有谁成为剑域二十五子?”
  
      “还有空,逆沐风这两人,不过这两人和楚修传奇都在天神书院那边,未回无双殿。”王瑶钥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的笑意,“皇玄夜和末浩日这些人也只敢趁着几位传奇不在作威作福。不过仔细一想,你们无双殿的潜力太恐怖了,一宗两传奇三剑子……”
  
      秦天微微笑了笑,无双殿年轻代中确实出了不少人物,楚修、逆沐风、空、青峰、悲恋歌,一瞪长起来,无双殿必迎来百花齐放的时代。
  
      秦天身形向着下方的青幽冥船落去,稳住身形后便是向王瑶钥继续问道:“听你们先前说剑域有四大传奇,除了楚修传奇外,还有那些传奇?”
  
      “还有石轩传奇,王瑶夭传奇以及凌鈤传奇。”王瑶钥莲步轻迈,身形晃动间便已出现在甲板上,扳动着自己的手指道,“其中石轩传奇是大炎皇宗的弟子,而凌鈤传奇是天神书院的修行者,至于王瑶夭传奇自然是我天罗宗的弟子,同时也是我的姐姐。”
  
      “你的姐姐?”秦天目光上下打量着王瑶钥,旋即轻笑道:“难怪慕钱前辈如此紧张你,你若是有丝毫损伤的话,你姐姐恐怕是不会轻易放过他了。”
  
      “胡扯,我姐姐是很明事理的。”
  
      王瑶钥反驳道,眼角余光扫过海域上悬浮的凶兽尸体,好似想起了什么,连忙对着秦天道:“槽糕,刚刚光顾着和海角阁上阁那些狗崽子对峙,都忘记处理这些凶兽尸体。”
  
      说到这里,王瑶钥风风火火的朝着天罗宗弟子走去,开口喊道:“快,先把这些凶兽尸体打捞起来,特别是这些凶兽的精血,丁点都不能给我浪费掉。”
  
      精血!
  
      说到精血,秦天目光也是一亮,他若是得到这些凶兽精血的话,炼化这些精血中的能量,那他身上的伤势恢复应该会更快,甚至连修为都会有所长进。
  
      就在这时,一阵尖锐的破风声徒然响起,秦天抬眸望去,只见慕钱双手托着冰玄巨蟒的尸体踏空而来,双手一掷,冰玄巨蟒的尸体立即砸落在甲板上。
  
      “秦天阁下,这冰玄巨蟒还有那两只深海刺鳄都是你所杀。我会嘱咐弟子来处理这些凶兽精血和血肉,一会儿就将凶兽精血和血肉交给你。”慕钱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转过身冲着秦天道。
  
      秦天正想要些精血,没想到慕钱会直接将这些凶兽精血交给自己,对于这一点,秦天倒是没有拒绝,其一,这些凶兽正如慕钱所说的那般是自己斩杀的,其二,他目前也需要这些精血,因此,秦天微点着头道:“那就麻烦天罗宗的诸位了。”
  
      “秦天阁下客气了,如果不是秦天阁下三番两次出手相助,我天罗宗弟子肯定伤亡惨重。”慕钱摇着头轻笑道,旋即转身吩咐天罗宗弟子处理这些凶兽尸体。
  
      看着四周忙碌的一幕,秦天径直的走回天龙阁,只是在他即将踏进天龙阁的刹那,秦天却是转过身,望向无双殿所在的方位,黑色眸子中有着凛冽的寒意缓缓涌动着,沧月,胖墩,青峰师兄,我秦天回来了……
  
      青幽冥船,天龙阁中。
  
      一道身影如雕塑般盘坐于木桶中,秦天双目垂闭,双手结印,而在这木桶中则盛着猩红无比的鲜血,这些鲜血大多数都是冰玄巨蟒的精血。
  
      而在秦天那流畅的呼吸间,木桶中的精血正以一种极为恐怖的速度消散,其一丝丝掺杂着能量的红色气流则是涌进秦天体内。
  
      在唯我剑诀的运转下,这些红色气流立即化作唯我剑气向着秦天的丹田汇聚而去,当那种力量的厚实感再次充斥秦天四肢百骸的时候,秦天脸色也涌现出些许血色。
  
      “冰玄巨蟒精血中的能量虽然不如鲲鹏苍血那般磅礴,不过胜在数量优势,待我炼化这些精血,那我身上的伤势尽可痊愈。”秦天心中喃喃道。
  
      伴随着红色气流的急速涌出,木盆中的精血也渐渐变得稀薄无比,待到天明的时候,这木盆中的精血已经化作一盆清澈见底的清水,秦天的双眸也在此时睁开,可怕的剑意自双眸中闪现而出。
  
      “伤势终于痊愈,修为甚至有所精进,难怪王瑶钥那些人要来此处猎杀凶兽。”
  
      “比起普通炼化天地灵气,炼化这些精血显然更具优势。”
  
      秦天感应中体内那充盈的力量,心神微动间,这些力量便如洪水般在秦天的四肢百骸中荡漾出来,而先前那种刺痛感已经荡然无存。
  
      “秦天阁下!”
  
      就在秦天感受着身体变化的时候,一道清脆婉转的声音自天龙阁外已经响起:“青幽冥船即将抵达晚歌郡。”
  
      “终于抵达晚歌郡了吗?”秦天轻声喃喃道,起身径直的走出天龙阁。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放明,一轮旭日至海平线尽头处缓缓冒起。霞光万丈。
  
      甲板上,一道玲珑有致的倩影正伸了个懒腰,圆润修长的**在黑裙下若隐若现,当瞧见走来的秦天时,王瑶钥立即迎上去,笑盈盈道:“晚歌郡即将抵达,慕钱长老让我前来事先提醒你下。顺便将剩余凶兽精血以及血肉转交给你。”
  
      在说话时,王瑶钥衣玦一挥,手腕上的芥纳镯立即泛起白色光芒,紧接着一瓶精致无比的水晶瓶便出现在她的玉手处,“昨晚冰玄巨蟒的精血已经被你所炼化,而这些精血是深海刺鳄的精血……我已经嘱咐天罗宗弟子将这三只深海刺鳄的精血进行凝练,其纯度以及蕴含的能量勉强达到一品精血的程度。”
  
      晶莹剔透的水晶瓶内,一团猩红的血色液体如同具有生命力般缓缓蠕动着,就算有着水晶瓶相隔。秦天依旧能察觉到这团血色液体内弥漫的力量,这股力量比起他先前所炼化的冰玄巨蟒还要磅礴。
  
      “兽王精血?这凶兽精血难道也有分品,如同剑阵和武技那般?”秦天接过水晶瓶,右手微沉,这水晶瓶竟是重若千斤。
  
      “难道你不知道?”王瑶钥神情微怔,眼中露出一抹疑惑。在他们天罗宗中,大多数弟子在灵皇境左右的时候就曾通过炼化凶兽精血来淬炼自身的肉身,而灵尊境平时也是通过炼化凶兽精血来冲击自身的瓶颈。因此,大多数修行者都知晓精血九品之说。
  
      “不知道,我在无双殿中并未接触过这方面。”秦天老实交待道。
  
      王瑶钥揉着眉心,有些无奈道:“你连这校识都不知道竟是修炼至灵尊境的修为,罢了,今日我就好好告诉你所谓的精血九品之说。就如同你所见的那般,大多数凶兽体内流转的精血因为实力而有所区分,那些实力越强的凶兽,其内流淌的鲜血中所蕴含的能量以及纯度就越高。因此,我们按照精血中所蕴含的能量以及纯度分品。分为九品。”
  
      “在通常情况下,我们斩杀凶兽后就会把凶兽体内的精血抽取出来,同时将这些精血进行凝练。从而提炼其纯度,从而进行判定这些精血的等级。”王瑶钥不缓不慢道,玉手指着秦天手中的水晶瓶,“那两只深海刺鳄的精血经过进一步凝练后就只剩下这些,虽然数量减少,然而其内蕴含的能量和纯度绝非先前那些精血可以比拟。你若是炼化这些精血,应该会比先前炼化冰玄巨蟒容易。”
  
      “剑阵是凭借其剑印的数量来判定剑阵等级,那又要如何准确判定这些精血的具体等级?”望着水晶瓶内流转的血色液体,秦天双眼微眯,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所谓的精血九品,若单单按照精血中所蕴含的能量以及纯度,也不知道当初自己炼化的鲲鹏心血是属于什么等级,还有宣扬涯的那些精血。
  
      “这个很简单,比如你手中的这些精血内蕴含的能量雄浑程度不亚于一名灵尊境一重存在,那就是一品精血。”
  
      “而二品精血,就需要百余滴一品精血凝练而成。”
  
      “三品精血就需要百余地二品精血凝练而成,依次上去。”王瑶钥微笑道,袖袍一挥间,一枚芥纳镯就在他的手心处显现,她将这芥纳镯递给秦天,“冰玄巨蟒以及深海刺鳄的尸体就在这里面,这些血肉的价值虽然比不上凶兽精血,不过其内蕴含的能量也极为雄浑。”
  
      “多谢了!”秦天接过储物空间,连看都没看,直接收起来。
  
      而就在这般随意闲谈下,青幽冥船缓缓的向前行驶着。
  
      海域的尽头处已经渐渐出现群山万壑的轮廓,苍凉荒芜的气息扑面而来,王瑶钥转过头冲着秦天道,“晚歌郡内并无通往剑域的传送大阵,若是要徒步而行的话,就算是先天境也要花上数日的时间。秦天阁下若是想回剑域的话,不妨与我们同行,待会儿在晚歌郡会有驾驭妖禽的弟子接应我们。”
  
      “嗯,烦劳诸位了。”秦天想都没想道。
  
      “我们剑域二十五宗同气连枝,秦天阁下没必要这么客气。”王瑶钥轻轻浅浅笑道,莲步轻抬向前走去,只见她的手腕处出现一个铃铛,她轻轻晃动着这铃铛。
  
      叮!叮!
  
      这清脆的银铃声好似带着强烈的穿透力,才瞬息间便已荡漾在群山万壑间,其内顿时响起阵阵震耳欲聋的兽吼声,而后数团阴影冲天而出,向着青幽冥船的所在位置稿而来。
  
  

看过《戮天神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