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帝霸 > 第2238章赤雀帝镜

      屠神的话都说出来了,在场的人都噤若寒蝉了,没有人敢去妄议,万一说错话了,惹得真神大努,说不定会招来灭门之灾。
  
      “大言不惭——”此时陈泰合怒喝一声,说道:“敢言屠神,大逆不道,欺师叛祖!”
  
      “别自作多情。”李七夜打断了陈泰合的话,随意地说道:“屠神而言,何足为道。至于所谓的欺师叛祖,一群伪神也敢自称正统。这狂庭道统每一世都是王朝更迭,在这狂庭道统门派林立,一群人自诩正统而已!”
  
      虽然在场的很多人不敢说话,但是对于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不少人心里面还是暗暗赞同的。
  
      事实上,在这亿万年以来,王朝更迭,掌执过狂庭道统的门派世家多如牛毛,数之不尽,所谓的正统,无非是掌执了权柄而已。今天你可以称之为正统,明日他也可以称之为正统。
  
      在狂庭道统之中,掌执权柄的人天天可以更换,但唯一不会变的就是狂庭道统的道源,唯一不会变的就是这个道统。
  
      “狂妄小儿,今日我等便替天行道,为狂庭道统除去你这等大逆不道之徒。”此时北境之主也怒吼地说道。
  
      在这个时候,陈泰合和北境之主他们自己代表着正统,把李七依打成了大逆不道之徒,让他们自己站在了道德制高点。
  
      “那就不要废话那么多,出手吧,我等着。”李七夜随意地笑着说道:“你们先出手吧,以免得说我不给你们反抗的机会。”
  
      李七夜如此的话,瞬间把上部、圣院的所有强者都气得脸色铁青,李七夜这话何止是嚣张狂妄,那已经是视他们无物了。
  
      “起——”在这个时候,陈泰合也不多言,狂吼一声,在这刹那之间,他们陈家上千的弟子瞬间形成,听到“轰”的一声巨响,他们陈家上千的弟子宛如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漩涡。
  
      在这样的漩涡之中爆发了恐怖无比帝威,因为陈泰合此时手中掌执着一面赤红如火的古镜,当他们陈家几千弟子形成巨大的漩涡之时,这面赤红如火的古镜就悬在了这个漩涡的中央。
  
      “赤雀帝镜。”看到陈泰合手中这样的一只赤红如火的古镜,有门派长老认出了来历,不由暗暗吃惊,这是真帝留下来的兵器。
  
      陈家出手便是帝兵,这一点是很多门派世家是无法相比的,毕竟陈家是出过真帝的世家,他们祖先离开之后,给后人留下了不少宝物。
  
      “轰——”的一声巨响,紧接着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只见北镜之主带着北境的几千弟子瞬间形成,一下子化作了一只巨大无比的蝎子。
  
      这只蝎子比十座山峰还要高大,它的一对蝎螯就已经是巨大无比,这样的一对巨螯夹来,可以轻而易举地把一座山峰夹得粉碎。
  
      这样的蝎子双螯狠狠地砸下的时候,只怕可以把任何东西砸得粉碎。
  
      这只巨大无匹蝎子的蝎尾更是粗长无比,它的毒针瞬间射出的时候,宛如是可以把天上的星辰射下来一样。
  
      在化作这样的巨大蝎子之时,只见北境之主双手捧着一只巨瓮,这只巨瓮散发着寒气,这样的寒气流出的时候,似乎可以冰封整个世界一样。
  
      此时这只巨瓮是嵌镶在了这只巨蝎的心脏位置之处,这只巨瓮好像是成了这只巨蝎的心脏一样,让人看去好像是一颗心脏在跳动一样。
  
      “寒冰古瓮——”有世家的老祖看到这只巨瓮,也不由暗暗吃惊。
  
      这只寒冰古瓮是北境的真帝留下来的一件古瓮,寒气惊人,如果能倒出里面的寒气,必定会冰封一切。
  
      在这刹那之间,陈家和北境都形成了恐怖无比的大阵,一只巨蝎,一个漩涡,它们一前一后,围困住了李七夜,对李七夜形成了前后夹击之势。
  
      看到北境和陈家的两个大阵都在这刹那之间形成,李七夜也只是随意地笑了笑而已,他只是随手一招而已,瞬间大道之力弥漫。
  
      “铛、铛、铛……”随着大道之力弥漫之时,剑吟不绝于耳,就在这刹那之间,千万把神剑冲天而起,如同天瀑一样逆冲上天空,无穷无尽,在这瞬间,似乎是成了神剑的海洋,当千万把的神剑冲上天空之后,恐怖的剑气已经形成了汪洋大海。
  
      “铛——”的一声,剑吟九天,与此同时李七夜身后瞬间张开了一把又一把的天剑,这每一把的天剑有千万丈之高,每一把天剑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把天上的星辰斩下来。
  
      当这样一把又一把的天剑张开之时,宛如孔雀开屏一样,形成了巨大无比的屏障,挡在了李七夜的身后。
  
      “狂神剑道——”再一次看到“狂神剑道”从李七夜手中施展出来的时候,不少人为之神往,甚至有人如痴如醉。
  
      “他究竟是谁,竟然如此熟娴地掌握了’狂神剑道’,甚至是精通无比。”有世家老祖都不由心里面疑惑地说道。
  
      可以说,在狂庭道统修练了“狂神剑道”的老祖都是寥寥无几,他们不是掌握着重权,就是闲云野鹤的高人,眼前的李七夜绝对不是其中一个。
  
      “若是说在狂庭道统之中,谁修练的’狂神剑道’最强,谁能真正掌握’狂神剑道’的奥妙,只怕是非道源的守护者莫属了。”也有门派的掌门不由揣测地说道。
  
      但是,作为狂庭道统的守护者,作为守护道源的老祖,他们基本上是不会出世,他们十分的低调,除非是狂庭道统在危难之时,他们才会出现。
  
      “狂神剑道——”此时连圣院的老祖都不由冷哼一声,不得不承认,连圣院的老祖对于“狂神剑道”都有所嫉妒,因为他们也未能修练成“狂神剑道”,而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小辈,却偏偏修练了“狂神剑道”,这怎么不让人为之嫉妒呢。
  
      “杀——”此时北境之主与陈泰合两个人同时狂吼一声,联合着几千的强者瞬间催动着自己的无敌大阵。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陈泰合他们巨大漩涡瞬间喷涌出了一股脉冲,这一股脉冲宛如苍天怒火一样,当它冲击而来的时候挟着真帝的暴怒之火,它撞击而来,可谓是摧枯拉朽,可以把挡在它前面的任何东西瞬间冲击得灰飞烟灭。
  
      “砰——”的一声巨响,与此同时,圣院北境的那只巨蝎也是双螯左右夹击,狠狠地砸向了李七夜。
  
      如此巨大无比的巨螯夹击而来,就算是神峰巨岳也会一下子被击得粉碎。
  
      更可怕的是,是这只巨蝎的那支毒尾,刹那之间,毒针刺向了李七夜的心脏,它一旦锁定了李七夜,任你怎么样遁逃都是无济于事,听到“噗”的一声响起,这一道毒针瞬间超越了时光一样,似乎李七夜还没有来得及出手就已经刺到了他的心脏一样。
  
      左右夹击,不论是陈泰合的漩涡还是北境之主的巨蝎,一出手就是给了李七夜致命的一击,似乎不给李七夜任何反击的机会。
  
      “太强了——”看到这样的致命一击,那怕是世家老祖,都脸色大变,这样的绝杀,也只有真神才能应付得来,其他的强者都是自寻死路,特别是在这样的两件帝兵夹击之下,如果真神手中没有帝兵,那只怕都会吃大亏。
  
      在这样的一击之下,不论是一教之首还是世家老祖,都是脸色大变,圣院也好,北境也罢,他们能成为狂庭道统的四大势力之一,他们的确是拥有着许多门派世家所没有的底蕴,他们拥有着今天的地位,他们的确是拥有着与之相匹配的实力。
  
      “铛——”的一声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只见李七夜身后的一把把天剑一下子张开,宛如是一面剑墙一样,瞬封锁了世间的一切。
  
      剑墙封绝,这不仅仅是挡住了一切的攻伐,这是隔断了一个世界。
  
      “砰——”的一声巨响,那怕是拥有着真帝力量的脉冲轰来,依然被这如同孔雀开屏的剑墙所挡住了。
  
      “轰、轰、轰……”轰鸣之声不绝于耳,空间为之颤抖,只见漩涡疯狂地转动,脉冲一波紧接着一波,凶猛无比。
  
      但是剑墙无上,当它隔绝一个世界的时候,任何攻伐都不要想超越,都不要想冲破。
  
      “铛、铛、铛”的剑鸣之声不绝于耳,就在巨蝎的两只巨螯以粉碎一切的姿态砸来的时候,只见千万道神剑如同狂潮一样俯冲而下,最终化作了一道浩瀚无匹的剑道,只要剑道轻轻舒卷,就能把整个世界卷入其中。
  
      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剑道一化为二,听到“砰”的一声响起,一化作二的剑道左右挡住了狠狠砸来的巨螯。
  
      那怕这两只巨螯可以把一切都能砸得粉碎,但剑道坚硬无匹,那怕是巨螯狠狠地砸在了上面,都没有留下任何一点伤痕。
  
      最终听到“铛”的一声响起,只见刺向李七夜心脏的毒针也是一下子被挡住了,只见一把巨剑竖在了李七夜的胸前,挡住了这恐怖无比的毒针。(未完待续。)

看过《帝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