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帝霸 > 第四十九章最凶残的授道 上
  

  ;

  第四十九章最凶残的授道(上)

  “啪——啪——啪——”李七夜把张愚一顿狠揍,张愚在三百号弟子之中,道行算是偏下的弟子,而且他入递又比其他多数的弟子要早一二年。

  张愚虽然道行较浅,但是,他却有着一股老牛一般的韧性,有着一股契而不舍的精神。打蛇棍狠狠地抽在他的身上,抽得他全身疼痛,筋骨宛如被抽剥一样,连站都难于站起来。

  但是,张愚一次又一次地顽抗,那怕明知道这种顽抗是白费功夫,但是,他依然一次又一次地爬起来,但是,他一次又一次爬起来,又被李七夜一次又一次揍得趴下。

  李七夜这一次存心有意考验他,一次又一次狠抽张愚,虽然每一棒不见血,但是,抽得张愚疼痛难忍,全身骨头宛如碎了一样。

  换作别人,早就躺在地上不动了,但是,张愚却一次又一次爬起来,一次又一次地顽抗李七夜的狠抽。

  “啪——啪——啪——”一棍棍狠抽在张愚身上,那抽打的声音,让在场的弟子都不由心惊肉跳,很多弟子都不由脸色发白,都觉得李七作对张愚太过份了。

  前面三次,李七夜只要把人抽到在地,就不会继续抽打,但是,这一次李七夜好像是专门为难张愚一样,一次又一次地狠抽张愚,张愚一次又一次爬起来,一次又一次地被李七夜抽倒在地。

  直到最后,张愚被抽得再也爬不起来,虽然身上无伤无血,但是,他全身痉孪,四肢倦曲,痛得直打哆嗦,黄豆大小的冷汗直流,脸色煞白,这就知道他有多痛苦了。

  看到张愚的下场,很多弟子不由直打哆嗦,心里面直发毛,更多的女弟子是为心不忍,都不敢去看。

  “契而不舍的精神,很好。”李七夜看了一眼倦缩在地上的张愚,风轻云淡地说道:“如果我不高兴,还不至于拿你们这样的小人物来出气。退一万步来说,我要拿你们来出手,我随时都可以想出三五百种惨无人道的手法来折磨你们!”

  李七夜这话,既是说给张愚听,也是说给在场的所有弟子听。

  “你——”狠揍了一顿张愚之后,李七夜打蛇棍随手指了一个弟子,说道:“站出来。”

  这个弟子被李七夜点到,头发都炸开了,双腿直打哆嗦,但是,逼于李七夜的淫威之下,不得不站出来。

  “知道我为什么要揍你们吗?”李七夜看着这个弟子,笑着说道。

  此时,李七夜的笑容在这个弟子眼中比恶魔的笑容还要可怕,他双腿直哆嗦着,全身寒气直冒,说话都不利索,结结巴巴说道:“是,是,是我们得,得罪了大师兄……”

  “错——”李七夜笑着说道:“反抗吧……”说着,手中的打蛇棍又狠狠地抽了过去。

  “啪——啪——啪——”这个弟子被李七夜抽了一顿,哀嚎起来。

  “下一个。”李七夜又是随手点了一个弟子,又一阵狠揍,抽得他躺在地上爬不起来。

  一时之间,哀嚎之声在谷中是起伏不止,在打蛇棍之下,一个又一个的弟子遭殃。

  “说,知道我为什么要打你们吗?”李七夜把一个弟子打得无处可逃,这个弟子只有认命了,被李七夜抽得脸青鼻肿,最后,他索性放弃抵抗,双手抱着头,任由李七夜狠抽。

  “不,不,不知道……”这个弟子也只能自认倒霉,他回答了十几个答案,都没有一个让李七夜停下手来的。

  “大,大师兄的每一棍都、都击碎我、我们的破绽,或,或者大、大师兄是、是在考验我、我们功法、功法中的缺陷。”在这个时候,一个怯怯的声音响起。

  一听到这个声音,李七夜一下子停了下来,瞬间转过身来,沿着声音望去,说出这话的正是一个女弟子,李七夜有点印象,一双眼睛大大的,神态有些怯意。

  这个女弟子长得清秀,看她神态就知道她不是一个大胆的人,此时,李七夜那像“凶狠”一样的眼睛望来,这个女眼睛大大的女弟子都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手掌心冒汗,她身边的师姐都不由为她担心,轻轻地拉了她一下。

  “你,出来。”李七夜指着这个眼睛大大、神态怯怯的女弟子,笑着说道。

  这个眼睛大大、神态怯怯的女弟子被吓得不轻,磨蹭着走了出来。这样的景象有些可笑,李七夜只不过是十三四岁的少年而己,而眼前的少女年纪明显比李七夜要大。

  在李七夜面前,这个眼睛大大、神态怯怯的女弟子却磨蹭着走出来,好像是一头小羔羊面对一头大灰狼一样。

  “说,我为什么要打你们。”李七夜笑吟吟看着这个女弟子,而这个女弟子脸色发白,不敢靠近。

  这个眼睛大大、神态怯怯的女弟子还真的怕李七夜,不由后退了一步。这景象,好像李七夜是一个专门欺负善良女仆的恶少。

  这个女弟子最后咬了咬牙,声如蚊呐一般,低声说道:“我,我觉得,大师兄的每、每一击,都、都是击碎我、我们的招式破绽,大、大师兄有、有可能是要考验我、我们功法的缺陷。”

  说到这里,这个眼睛大大、神态怯怯的女弟子都不是十分自信地看了李七夜一眼,然后迅速低下头,还真是怕李七夜。

  就在这个女弟子认为李七夜要发飙的时候,但是,李七夜却慢悠悠地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许、许佩。”这个眼睛大大的女弟子被李七夜瞅得头皮发麻,她年龄比李七夜还要大,但是,当李七夜瞅着她的时候,她感觉自己被一头洪荒凶兽盯上一样。

  “许佩,许师妹。”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很幸运,你猜对了。”

  李七夜这话一出,在场的很多弟子都怔了一下,而许佩在心里面不由为之狂喜,终于逃过了一劫。

  “从现在起,你就是师姐,洗石谷的三百号弟子都由你率领。”李七夜慢悠悠地说道:“不过,现在该轮到你出手了。”

  李七夜这突然的任命,让所有弟子都呆了一下,许佩也呆了一下,她呆了一下不是因为李七夜的任命,而是李七夜的后面一句话。

  “大,大师兄,我,我是、是猜对了你、你的提问,我,我不是可以免打吗?”许佩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还是怯怯地说道。

  李七夜眯着双眼,笑吟吟地说道:“你是猜对了没错,但,我没说要放过你。我这个人做人很公平,一向都是一视同仁。”此时,李七夜那笑吟吟的笑容在许佩看来,比大灰狼还要可怕。

  最终,许佩没得选择,只好鼓起勇气反抗,在出手的时候,她还忍不住怯怯地说道:“大,大,大师兄,不,不打脸,行,行不……”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就算是修士也是如此,李七夜的打蛇棍抽下来,虽然可以不留伤痕,但是,被打得脸青鼻肿,这对于任何一个女孩子来说,都是一件煎熬的事情。

  “我可以考虑考虑的。”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但是,他的打蛇棍已经向她的脸上抽去了。

  许佩大惊,立即脚踏宫门,一下子躲过了抽向自己脸庞的打蛇棍,但是,打蛇棍却如附骨之蛆,她刚躲过,打蛇棍又抽过来了。

  许佩骇然,一次又一次踩着洗颜古派的步伐躲避,但是,却被李七夜追杀得远处可逃。

  “如果你一味逃避,你信不信我把你的脸蛋打得像猪头。”李七夜那如恶魔一样的声音响起。

  这话把许佩吓得不惊,不敢再躲,立即转身迎敌,娇叱一声,手中的长剑一荡,横扫李七夜。

  “砰”的一声,李七夜一棍毫不留情地抽在了许佩的香肩上,痛得她都眼泪直流,宛如香肩欲碎。

  “这招’一剑扫尘’力劲弱一分,则是不堪一击,一剑扫尘,招如若名,刚而密!”李七夜一棍狠狠地抽在许佩的香肩上,痛得她快要哭,但是,李七夜依然笑吟吟地说道。

  “再来——”李七夜无视许佩的可怜,笑吟吟的神态却无情得很,说道:“生死搏杀,不止是需要心细如尘,还需要胆大如天,狭路相逢,勇者胜!你心如明镜,明察秋毫,但是,缺乏血战到底、一战至死的勇气与觉悟!”

  李七夜是在点拔许佩,这不单是点拔许佩的招式缺陷,还点拔了许佩的临战缺点!

  许佩只有忍痛再战,娇叱一声,剑网如海,在李七夜的冷斥之下,反击李七夜。

  “砰——”的一声,李七夜又是一棍狠狠地打在了她的腰间上,淡淡地说道:“这一招’剑浩如海’缺的是磅礴,此招在于一个’浩’字!浩然正气!”

  “砰——”李七夜一次又一次击碎了许佩的破绽,一招一式,点拔许佩:“这一招’南燕回巢’练得很好,但是,莫自得,火候还差一点,若是你火候再熟一分,可以让破绽瞬间转换……”

  李七夜参读了洗石谷所有弟子所修练的功法、招式,事实上,洗石谷三百号弟子所修练的功法、招式也是有限,而且,大部分的功法还是李七夜当年留在洗颜古派的,有些甚至是李七夜创下给明仁仙帝修练的。

看过《帝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