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六十六章 荒唐的帝国律


    “死人啦……死人啦……”

    一阵嘈杂的喊声在试炼堂大厅里传来。

    邓紫霖已经气喘吁吁,双臂与拳头上一道道血痕,林沐雨始终没有反击,但他却被林沐雨的铁壁防御给反震得伤痕累累,不由得让他对这个圣殿第一陪练师不得不刮目相看了,此时,外面的嘈杂声无异于是让他有机会喘息一下。

    “怎么了,谁死了?”邓紫霖停手问道。

    林沐雨也皱了皱眉,收了武魂,说:“不知道,出去看看?”

    “好!”

    ……

    试炼堂大厅,一具尸体静静的躺在那里,是一名陪练师,胸前被一剑穿心,鲜血泊泊流淌,人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而且,这个人林沐雨是认识的,赫然就是刚刚不久前他还试图想要去帮助的小豆芽!

    “怎么了……”

    林沐雨排开众人挤了进去,单膝跪在小豆芽的尸体旁边,手掌颤抖的掀开了他的衣服,这不是一般的剑伤,而是剑刃刺入心脏之后又发动了一次震荡冲击,造成了拳头大小的一个血洞,甚至小豆芽的整个心脏都被绞碎了!

    “是谁!?”

    他猛然站起身,低吼一声,手掌已经按在了燎原剑的剑柄上了。

    不远处,欧阳秋手握细剑,剑刃之上鲜血还在缓缓流淌着,他淡淡道:“是我,训练中一时兴起,错手杀了他,有什么处罚,我都认了!”

    “你这是故意杀人!”林沐雨一针见血的说道。

    “是吗?你有证据?”欧阳秋冷笑一声,走上前,站在小豆芽的尸体前方,仿佛眼前的这具尸体跟自己毫无关系。

    当场的执事甑方道:“都不要争吵了,大执事马上就过来,他自会处理!”

    众人纷纷点头。

    几分钟后,雷洪飘然走进了试炼大厅,目光在林沐雨、欧阳秋、甑方身上一扫而过,随后落在小豆芽的尸体上。

    “怎么回事?”雷洪问道。

    欧阳秋单膝跪地,道:“大执事,属下试炼时一时失手错杀了这名铜星陪练师,属下愿意接受任何责罚,只求大执事原谅我的过错!”

    雷洪皱了皱眉,道:“戈羊执事,此事该如何处理?”

    戈羊展开了厚厚的书卷,细细阅读了一番,道:“小豆芽是铜星陪练师,平民出身,年俸禄是50金茵币,欧阳秋是候爵府的参将军衔,属于三等贵族,按帝国律,贵族错手杀死平民,只需赔偿该平民十年收入即可赦免罪行,所以按律,欧阳秋错手杀死小豆芽,需要赔偿小豆芽的家属500金茵币。”

    “什么?”

    林沐雨一下就愣住了,急忙道:“戈羊执事,欧阳秋分明是故意杀人,你都没有仔细检查尸体怎么就能确认是误杀?”

    戈羊道:“林炙,注意你说话的分寸,帝国律中,贵族杀死平民原本就罪减一等,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林沐雨紧握拳头,怒火中烧道:“杀人就该偿命,什么贵族平民,这算哪门子狗屁律法?”

    雷洪一声低喝:“林炙,闭嘴,你失态了,回去修炼吧!”

    戈羊也点头道:“林炙,回你的房间去,无需多说!”

    林沐雨气得浑身颤抖:“这世上还有公道人心吗?你们难道都是瞎的吗?欧阳秋故意杀了小豆芽,难道你们都不明白吗?”

    “林炙!”

    雷洪一声怒吼,无形威压落下,顿时林沐雨只觉得一股泰山压顶的气势笼罩自己,不由自主的就要跪下来,但却强咬牙关,鼓荡浑身的真气,怒目而视的看着雷洪,声音从牙缝里迸发出来:“小豆芽的死,一定要有人偿命!”

    “啪啪啪……”

    他脚下的石砖纷纷裂开,但他依旧苦苦支撑,浑身青筋暴涨,甚至在雷洪的领域威压下,眼睛的血管都开始缓缓渗出鲜血,整个左眼的眼球瞬间就被鲜血染红,但雷洪分明依旧从鲜血中看到他不愿妥协的坚毅而清澈的眼神。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你回去休息吧……”

    雷洪忽然收了威压,淡淡道:“记住,有的事情你不能管,有的规则你不能质疑,帝国律绝不是你能质疑的。”

    林沐雨浑身颤抖,喘着粗气。

    一旁,银星教官章炜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傻小子,快点走吧,趁着大执事没有完全发怒之前。”

    秦子陵也说:“林炙,快走,小豆芽的事情……以后会有公道的。”

    欧阳秋提着带血的长剑跪在地上,抬头道:“大执事,属下愿意承担一切责罚,这500金茵币我会亲手送到小豆芽的父母手中。”

    “嗯,知道了。”

    雷洪淡淡道:“欧阳教官,你以后训练时务必小心,我不希望再看到这种情况。”

    “是!”

    欧阳秋一抬头,接触到林沐雨的目光,顿时眼中涌现出一丝得意的神色,显然,欧阳秋杀小豆芽就是为了挫林沐雨的锐气,林沐雨敢站出来保护小豆芽,欧阳秋便杀了小豆芽让他知道圣殿里谁说了算。

    林沐雨心里波涛万丈,愤怒与不甘交杂在一起,他自然明白欧阳秋的意思,只是现在自己完全无力,似乎自己的保护反倒是害了小豆芽。

    一言不发的转身而去,回到密室继续修炼。

    看着他的背影,雷洪无奈一声叹息。

    ……

    傍晚时分,神侯府。

    甑方把玩着一柄细细的匕首,这匕首是纯金铸造的,刚度并不算高,用来战场杀敌显然远远不够格,所以也只能作为观赏品而已。

    “吱呀……”

    门开了,一名家臣走上前,恭敬道:“小侯爷,人带来了。”

    “让他进来。”

    “是!”

    家臣转身去呼唤身后的人,很快的,一名身形瘦削的人走了进来,眼睛深陷进眼眶里,颧骨很高,眼神中透着慑人的光芒,踏入房间之后抱拳一笑:“钟离散参见小侯爷!”

    “你就是钟离散?”甑方冷笑一声,说:“江湖传闻你是兰雁城帝都疆域内最狠辣的剑客杀手,不知道这传说是也不是?”

    钟离散抬头一笑,目光中透着杀意:“小侯爷要验证一下?”

    “有何不可?”

    甑方一张手,数米外剑架上的宝剑“铿”的出鞘,转瞬被他握住,笑道:“钟离散,来,让我看看你有没有为我所用的资格?”

    “嘿……”

    钟离散冷笑一声,忽地一个闪身便冲上前,一柄利剑不知何时出现在他手里,手腕轻轻一抖就是三朵剑花袭向甑方的脖颈、胸部、腹部三个位置,无比狠辣!

    甑方猛然一惊,武魂透体而出,手中细剑上下翻飞,连续两次格挡开钟离散的攻击,但第三击的速度太快,根本就来不及阻拦,只得凝聚两枚气铠叠加在一起来格挡!

    “噗!”

    钟离散的长剑周围萦绕着一圈劲风,这股劲风竟然硬生生的吹开了气铠的防御,剑刃破开甑方的衣物,直接抵在了他的腹部之上。第一时间更新

    一丝冰凉刺痛的感觉让甑方浑身冷汗,站立在那里动惮不得!

    “大胆钟离散,你敢伤小侯爷一根毫毛!”家臣大声喝骂:“来人啊!”

    这时,钟离散却缓缓的收回长剑,淡淡笑道:“我钟离散从来不做没有意义的事情,杀了小侯爷可拿不到什么赏金。”

    甑方已经被吓出了一身冷汗,现在终于冷静下来,不由得暗暗后怕,道:“钟离散,你的剑术果然超凡,我还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快的剑。”

    钟离散嘿嘿一笑,抱拳道:“小侯爷谬赞了,并非我剑快,而是小侯爷有顾忌,而我没有顾忌,钟离散也只不过62级天尊修为而已,并不比小侯爷强,说吧,小侯爷这次让我来,一定是有想除去的人吧?”

    “是。”

    甑方点点头,道:“我需要你帮我进入圣殿,去杀一个人。”

    “什么?在战争圣堂里杀人?”钟离散微微一凛。

    “怎么,不敢?”甑方露出一丝讥笑。

    “不。”钟离散淡淡道:“那得加钱,在圣殿里杀人需要承担的风险太大了,毕竟雷洪那个圣域境界的老鬼还在圣殿里坐镇,我轻松得手倒还好办,如果是纠缠起来,恐怕这条命就要送在圣殿里了,说吧,需要我杀的人是谁?”

    “林炙。”甑方淡淡道。

    “哦?最近传闻圣殿里新崛起的金星陪练师?”

    “哼,不止于此,这个人就是银杉城的逃犯林沐雨。”

    “原来是杀了七武圣中四个人的林沐雨!”钟离散不禁大笑,竖起了三根手指:“小侯爷只要给我这个数,我保证明天早上就让你看到林沐雨的人头。”

    “三万金茵币?”甑方问。

    “哈哈哈哈……”钟离散笑声冲天:“小侯爷真是会开玩笑,我所说的是三十万金茵币,而不是区区的三万!”

    “什么?!”甑方一惊:“区区的一个林沐雨,他的人头能值那么多钱?”

    钟离散冷笑道:“苍南行省总督胡铁宁悬赏十万金茵币都没有拿得住这个人,并且七武圣的人死了一半以上,现在林沐雨进入圣殿之后修为更加提升,又有雷洪老鬼庇护,去杀他也等于把自己的人头当作赌注,我只要三十万金茵币只是担心小侯爷拿不出更多而已。”

    ……

    甑方目光冰冷:“一言为定!”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  

看过《炼神领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