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五百六十九章 对俄新篇章
    我已经尽量挑夜深人静的时候了,这时看的人少。一般要至少半小时后才会修改为正确内容。
    
        用电脑看的没问题,用手机app看的自动订阅也没问题,只要没在我还没修改时点开章节就行。而一旦点开,错误的章节内容就下载了下来,进入到手机缓存了,这个时候我即便修改了手机客户端仍然是错误内容,始终不会改变。
    
        这个时候只有重新下载这个章节,如果不行的话就只有删除本书下架,然后再重新加一次上架即可。
    
        小众书看的人少又猖獗,没办法,不这么做混不下去了,见谅。
    
        *****************************************************************************************
    
        雨过天晴,第一舰队第二护航分舰队行驶在风平浪静的海面上。
    
        今天已经是12月25日了,距离前次那场雨夜中的海战已经过去了19天。当晚“共同市场”号战列舰宛如一个驰骋在战场上的猛将一般,不但将自己锁定的对手斩于马下,而且还喝退了一帮敌人,威风凛凛不可一世。
    
        打完那场急促的海战、并取得“共同市场”号战列舰首个击沉记录后,全舰队先向北快速航行了三天,然后再折向东,至此终于摆脱了那帮自从离开巴西累西腓港时就一直阴魂不散的英国海盗船。
    
        王铁锤一路上的紧张、焦虑和不安随着那场海战全部扔进了大西洋。此刻他的心情非常舒畅,这近二十天来整个舰队一直有惊无险,偶尔遇到的几艘疑似海盗船的船只在看到己方这种强大的阵容后就立马转向有多远跑多远了。
    
        前方已经离佛得角不远了,船队将在那里补给休整一天,然后沿着非洲海岸北行,向比斯开湾方向行去。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整个护航分舰队将在1637年1月底抵达波尔多。
    
        12月26日,整支舰队在低调中驶进了佛得角群岛的普拉亚港。普拉亚意为海滩,是葡萄牙人在佛得角群岛的统治中心。东岸共和国现阶段和葡萄牙人的关系较为良好,双方的船只基本都能在对方的商港内自由停泊、补给。
    
        王铁锤没有允许水手们进城消遣。现在是非常时期,护航重任在身,容不得一点马虎。因此,他只是派了两名军官带着少量水手到码头上和葡萄牙人交涉,以尽快补充完毕新鲜淡水和蔬菜、水果、烈酒等航海必备的补给品。如果可能的话,他还是想今天就离港出发,朝波尔多驶去。
    
        毕竟,此地离英国人新非洲公司设在冈比亚河附近的据点实在太近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给你来点什么状况。
    
        葡萄牙人划着小船送来了补给品。水手们欢呼着将木桶里已经长了一层白花花蛆虫的肉和发出腐臭味的淡水倒掉,换上了新鲜的羊肉以及蔬菜、禽蛋。
    
        一些装满白兰地的酒桶也被滑轮吊杆吊了上来,水手们在军官微笑的默许下拿起军用水壶,每人倒上一点先饮为快。
    
        “长官,你不来点么?”航海学校33届的实习士官强森用油腻腻的衣袖擦了下嘴角的酒渍,咧着嘴朝大副安处笑道。
    
        “不,我现在正在战备执勤之中呢,谢谢你的好意,强森。”安处微笑着摇了摇头,将眼神转向了远处的海面上。
    
        “那太遗憾了。”强森又喝了一口,然后说道:“航行了二十多天,我受够了那些夹着蛆虫的肉饼和味道难闻的淡水。无量天尊在上,虽然船上那些来自加勒比的牲口水手们(前海盗)吃得很开心,但我还是觉得那是一种折磨,真怀念在航海学校时那段美好的时光啊。”
    
        “强森,不要歧视那些水手。你别忘了,那天夜里,这些沉默的水手曾经和我们并肩战斗过。”安处纠正了一下强森的说法,然后道:“他们并不是木头,他们有自己的感情和喜怒哀乐。作为帆缆实习士官,你应该试着去了解他们,试着和他们相处,这样对你有好处。至于你对食物和饮水的抱怨,我也深有同感。但是一个好消息是,分舰队王总指挥已经决定了,回程时我们可以将一半的水仓里加满啤酒,作为我们的饮用水。”
    
        “啊哈……”强森乐得一拍大腿,兴奋道:“真是个绝妙的主意!我终于不用再喝那种闻之欲呕的所谓‘淡水’了。咦,那是什么,圣乔治旗!”
    
        “英格兰人!”安处也是一惊,朝强森指向的地方望去。只见港口内东侧栈桥边,三艘装备了大量火炮的战舰缓缓升起了一面圣乔治旗,然后开始升帆、转向,似乎准备离港而去。
    
        “奇怪,英国人在附近的冈比亚河口有商站,为什么还要到葡萄牙人这里来呢?难道是来修理船只的?”安处有些不解地自言自语。可能也就只有这么一种解释了,因为英国人在冈比亚河口的商站并没有修理船只的设施与材料。
    
        “我去问问。”强森放下军用水壶,然后攀着甲板旁边的绳梯三两下就下到了底下葡萄牙人的补给船。
    
        “嘿,塞纳,那些英国佬来这里干什么的?”强森操着半生不熟的葡萄牙语说道。
    
        “他们?”葡萄牙商人塞纳转头看了一下,然后面无表情地说道:“圭亚那贸易商人公司的船只,前天来这里的,据说是漏水了需要修理。现在看来他们已经修理完毕,准备返回伦敦了。”
    
        “圭亚那贸易商人公司……”强森将这个名字在嘴里念了一遍,然后说道:“谢谢你了,塞纳,回程时如果经过这里的话我请你喝一杯。”
    
        “看在你这杯不知道能不能兑现的酒的份上,我再友情附送你一个消息。”塞纳压低了声音,神秘地说道:“圭亚那贸易商人公司6年前才成立,她甚至有英国王室的股份。这家公司获得了为期31年的从布兰科海角到好望角的贸易经营权,当然,目前他们的生意还仅限于在几内亚湾附近开展贸易以及……挖金矿。是的,他们在冈比亚建立了一个据点,一边用廉价的商品和当地愚笨的土人换取黄金,一边自己开矿提炼。就在去年,他们就从这里运回了英国价值几万英镑的黄金。”
    
        “真是个有趣的消息,我想它也许价值两瓶波尔多红酒。”强森笑了笑,“回程时我会带给你的,哈哈。”说完,强森有蹭蹭地爬上了“共同市场”号的甲板,然后将打听到的消息告诉了安处。
    
        “黄金?”听到安处汇报过来的消息时,正悠闲地喝着绿茶的王铁锤顿时纠结了好一会儿,然后才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算了吧。你也说了,那是三艘军舰,不是那些薄皮海盗船。几米厚的水线甲板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轰开的,而且他们的战斗意志估计也比那些海盗们强很多。算了,我们船队里装运着五万匹棉布、八百吨土豆、几十门火炮、几百套盔甲、几千把军刀,总价值怕是不比他们船上那几万英镑的黄金差多少了。我虽然喜欢赌运气,但这场赌却不值得,算了,放弃了。”
    
        “明白了。”安处点了点头,说道:“不过知道他们在冈比亚的金矿这么值钱,回去以后告诉海军部,以后的私掠舰队就可以考虑来这边转转了嘛。”
    
        就在王铁锤和安处两人谈论着英国圭亚那贸易商人公司三艘船只的时候,这三艘船只上的英国人也在默默注视着他们。
    
        “是东岸人!”“班珠尔商人”号三桅帆船上,一名年轻的英格兰军官正缓缓收回单筒望远镜,对方船只桅杆顶端猎猎飞舞的旗帜清楚地表明了他们的身份。
    
        “长官,他们的旗舰拥有66门火炮,上帝,怎么会那么多!”另外一名年轻的军官有些惊讶地轻呼道:“两艘护卫舰、一艘法国武装商船、两艘弗鲁特商船,看起来实力不比我们弱啊。长官,我们的船上装载了四万镑的黄金,这是国王和各位先生们的财产,我想我们最好还是不要冒险了。”
    
        “你说得对,詹姆斯。”年轻军官将单筒望远镜小心地装入一个木盒中,然后最后看了一眼还停泊在码头边补给食品的东岸舰队,意兴阑珊地说道:“东岸人都有这么强大的双层甲板战舰了,而我们却还连一艘800吨以上的船只都没有,这如何能够保障我们的利益。”
    
        “公司理事会的先生们应该正视我们的处境了。”另外一名年轻军官也深有同感:“之前的西非股份公司在卑鄙的荷兰人的竞争与打压下差点破产,这原因还不就是因为我们缺乏强大的战舰么?克里斯先生,是时候向理事会提出建议了。”
    
        “我会考虑的。”克里斯矜持地点了点头,说道。
    
        就在王铁锤和安处两人谈论着英国圭亚那贸易商人公司三艘船只的时候,这三艘船只上的英国人也在默默注视着他们。
    
        “是东岸人!”“班珠尔商人”号三桅帆船上,一名年轻的英格兰军官正缓缓收回单筒望远镜,对方船只桅杆顶端猎猎飞舞的旗帜清楚地表明了他们的身份。
    
        “长官,他们的旗舰拥有66门火炮,上帝,怎么会那么多!”另外一名年轻的军官有些惊讶地轻呼道:“两艘护卫舰、一艘法国武装商船、两艘弗鲁特商船,看起来实力不比我们弱啊。长官,我们的船上装载了四万镑的黄金,这是国王和各位先生们的财产,我想我们最好还是不要冒险了。”
    
        “你说得对,詹姆斯。”年轻军官将单筒望远镜小心地装入一个木盒中,然后最后看了一眼还停泊在码头边补给食品的东岸舰队,意兴阑珊地说道:“东岸人都有这么强大的双层甲板战舰了,而我们却还连一艘800吨以上的船只都没有,这如何能够保障我们的利益。”
    
        “公司理事会的先生们应该正视我们的处境了。”另外一名年轻军官也深有同感:“之前的西非股份公司在卑鄙的荷兰人的竞争与打压下差点破产,这原因还不就是因为我们缺乏强大的战舰么?克里斯先生,是时候向理事会提出建议了。”
    
        “我会考虑的。”克里斯矜持地点了点头,说道。
    
        路过加那利群岛附近时,他们算是见识了这里多如牛毛的各国海盗。好在这些海盗们都还算识趣,他们只对啃商船这块肥肉感兴趣,对啃有战舰护航的船队这种硬骨头则是半点兴趣也欠奉。而且,在看到“共同市场”号战列舰那威武雄壮的船身后,根本没有人不长眼到还会凑上去触霉头。
    
        1月下旬,船队顺利航行到了伊比利亚半岛西侧外海,离比斯开湾内的波尔多港已经只有几天的航程了。军官和水手们此时终于放下了之前一直提着的心,这里离葡萄牙的海岸线只有几十海里,一路上来来往往的船只很多,异常繁忙。总不会有海盗胆大妄为到这里来公然抢劫吧,那样也太骇人听闻了。
    
        不过,有些时候事情总是那么的出人意料。
    
        英国军舰走后,东岸共和国第二护航分舰队也没有耽搁。补给完食品与淡水后,整支舰队连夜离开了普拉亚港,转向东北朝波尔多直接开去。
    
        路过加那利群岛附近时,他们算是见识了这里多如牛毛的各国海盗。好在这些海盗们都还算识趣,他们只对啃商船这块肥肉感兴趣,对啃有战舰护航的船队这种硬骨头则是半点兴趣也欠奉。而且,在看到“共同市场”号战列舰那威武雄壮的船身后,根本没有人不长眼到还会凑上去触霉头。
    
        1月下旬,船队顺利航行到了伊比利亚半岛西侧外海,离比斯开湾内的波尔多港已经只有几天的航程了。军官和水手们此时终于放下了之前一直提着的心,这里离葡萄牙的海岸线只有几十海里,一路上来来往往的船只很多,异常繁忙。总不会有海盗胆大妄为到这里来公然抢劫吧,那样也太骇人听闻了。
    
        不过,有些时候事情总是那么的出人意料。

看过《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