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赘婿 > 黑潮!我论黑潮 作者:京城浪子脸皮厚
首先说明,看了这一章——终现的黑潮,我感到很不满意,也感到很迷惑。眼里看着香蕉一以贯之的淡淡的文字慢慢的在脑子里浮现成画面,在享受的同时,脑海里,心脏里,血管里却又有着同一个声音——躁动的声音——在疯狂对我呐喊:假的,你被自己的眼睛骗了,你看到的都是假的,这一切都是假的,这不是真的。我相信自己的直觉,但是我也相信自己的眼睛,当二者对立的时候,我开始迷惑,越来越迷惑。

    我不知道原因,所以我回头了,不是回头一章两章,而是从头再来,重头读起。一遍过后,一无所获,第二遍读书过半,读到《开端》这章得结尾时,看到了宁毅的一句话:“你们这些人,过分了……搞得入赘的也不得安宁啊……”。读到这句的时候,我觉得背后忽然泛起一丝凉气,头皮发麻,似乎,窥探到了什么。带着这样的心理,我慢慢的读完了最后几章,想写点什么,最终却只能是长出了一口凉气。我无话可说,只能承认,我被骗了,被香蕉塑造的人物的外表欺骗了,是的,我被我自己的眼睛欺骗了。

    我被骗了,你们呢?也被骗了吗?如果我们都被骗了,不如一起来回想一下,我们被骗了什么?慢慢的回想,重头来。

    首先,宁毅是谁?宁毅是一个穿越者,来自于现代,来自于贫穷、落后的乡镇,怀揣着梦想,白手起家在城市里在商场里打拼,一步一步,从落魄走向辉煌,从底层走向高位。为了迅速的走上顶端,一层一层托起他的,不是台阶,是尸体,是他亲手制造的尸体,公司的尸体,个人的尸体,敌人的尸体,朋友的尸体,一具一具尸体如同一级一级台阶,托着他一步步走向尸山顶端的王座。低下头,可以看到尸体脸上的表情,或不甘,或狰狞,或痛恨,或绝望,或悔悟,或悲戚。但是前世的宁毅,却只是带着从容——令人发指的从容——没有一丝停顿的踩在尸体的身上、脸上,没有一丝停顿的向上走去,从容的制造着更多,更多的尸体,直到他踏入云端,直到他走上顶点。

    这就是宁毅,一个白手起家的宁毅,一个十数年间从一文不名踏入翻手为云者行列的成功者,这样的人应该是什么样子?对于这个问题,每个人心里应该有一个不同的答案,无法统一,不过,我说说我的答案。我想象中这样的人,优雅,从容,镇定,沉稳,待人亲切,举止得当,但是这些只是表象,隐藏在表象下的,却是骄傲、冷酷、阴险、狠毒、血腥、残忍、狡诈、贪婪、谋定后动、胃口奇大、赶尽杀绝、不留后患。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在漆黑如染缸的商场里,踏着尸山血海,短时间内从底层走向顶峰。这样的人,必须有着毒蛇般得阴险和隐忍,猎豹般得残忍与很辣,鲨鱼般得血腥与贪婪,必须有惊人的判断力和反应力,必须有可怕的自控力和谋划力,必须有大到不可思议的胃口和目标,同时也必须有实现这样目标的能力。但是,宁毅与真正的成功者还有一点点差距,他念旧,重情(亲情友情爱情),所以他最终倒下了,倒在了最后一级台阶之上。

    这就是我想象中的宁毅,前世的宁毅。你们呢?也这么想吗?

    前世如过眼云烟,宁毅穿越到了今世,虽然穿越了,但是宁毅没有变,他依然是他,一个毒蛇、猎豹、鲨鱼、狮子、鬣狗、狼群、鲸鱼的综合体,他只是疲惫了,他只是在沉醉,沉醉在前世所没有经历过的温情与温暖之中,因为前世没有,所以他格外的珍惜,格外的爱护,心如猛虎那几章,恐怕只是峥嵘一角而已。

    但是现在,有人要把他珍惜爱护的温情和温暖夺走了,要彻底毁灭他所珍惜爱护的氛围(应该算是氛围吧,说人有点不妥,个人感觉对人他还没到这个地步),所以,他轻轻的叹了一句,“你们这些人,过分了……搞得入赘的也不得安宁啊……”。

    被骗了啊,朋友们,就在这里开始,被骗了啊,这根本不是什么可以忽略可有可无的叹息,也根本不是什么牢骚抱怨,这是怒吼,是呐喊,是声嘶力竭的宣战啊。移情共性,我甚至可以感觉到宁毅心里那种愤怒,那爆炸一般的愤怒,那足以烧毁一切的怒火,那骄傲被亵渎的凶残。可恨的香蕉啊,你这样藏着掖着,也过分了啊。

    手里握着褪色的黄布,宁毅在想什么?除了作者没人知道,但是,我可以以个人的分析来说,在宣战之后,小婵他们进来之前,在这短短的几分钟至多十几分钟时间里,宁毅已经完善的在心里布下了一个局,利用他的“冷酷、阴险、狠毒、血腥、残忍、狡诈、贪婪、谋定后动、胃口奇大、赶尽杀绝、不留后患”特点,布下了一个大大的局,后面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局进行的。

    在这样的怒火下,在这样的性格之下,在这样珍爱的东西有人妄图夺走的情形下,极度愤怒中的宁毅所布下的局,其胃口之大,我绝对不相信只是拌个猪吃几只老虎,揪出几只内鬼外鬼,夺个皇商,打压一下乌家薛家就可以满足的,我不会再上当了,我绝对——不相信。

    这个何时可以见分晓,我猜不出,宁毅的怒火会如何?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会等待着,等待着香蕉带着邪恶的笑容点燃最后一个烽火台,把最瑰丽画面展现在我的面前。

    ;

看过《赘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