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赘婿 > 杀熊的方式 二 作者:飞月
【飞月心语】杀熊的方式(2)-关于立桓反间计的前期规划与準备

    今天居然又是五千五百字,(若以每天三千字的基本更新量来算,香蕉竟已经补上了前两天休养的断更量了;等于在实质上,他并没有断更!这是真正的神蹟啊!)所以,既然香蕉的更新居然能如同三花聚顶,打了鸡血一样的亢奋,飞月就算再不给力也得上火线啊!以下就是第二篇。

    ***********

    在书里并飞月的贴文中,曾经说过,苏家大房的情形是如此危险,理智的退出皇商,就成為一个,虽然无奈,但不得不作的决定,但是必然要有所借用;在作好苏檀儿的心理初步建设后,寧毅开始介入并接过皇商事件的核心决策权,开始危机处理了…

    照例,我们先来说到计画真正的定立之前,立桓处理整个事件的应该流程:

    1.作好苏檀儿的思想工作,得到决策权。(这件事是根本,最重要)

    2.查核苏家一切的帐册与交易记录,特别是近三年,皇商事件正式啟动后,与朝廷官员方面的互动记录。(这方面香蕉只用了两句话,但是极重要。)

    3.与檀儿和三位秘书一样的婢女,谈论苏家顶层掌柜并经手熟手工头的性格。

    主要就是这三件事,其实简单说,三件事只是為了一个目的,明白这浑水到底有多深,事情究竟发展到甚麼地步了?确定这三点后,立桓才能将自己的定位明确分工,将自己脑海中不成熟的构思确认可行性,进而定出整体反击计画的主轴与核心,向外画圆。(只不过,很不幸的是,这三点香蕉在文中没明确的写,因為写出来就没有可看的了,而且文章会失去趣味性,飞月必需在自己,查过大量资料后,合理找出整个计画的轮阔与逻辑…)

    1.关于第一点,这是责任归属的问题,对立桓而言,他在这一世中一点不想要接触商战的事了,读者从书的最开始就可以明确的感受到这一点;然而,在经过与苏檀儿,名為夫妻,实则朋友之,近一年的交往后,他无法完全对她的落难有所漠视,这个忙必须帮,但是就如前篇所说,这是女孩子一生的心血,不完全得到彼此的理解,是不能随易插手的,这是基本的原则。

    (这就像檀儿玩游戏,开了一个主号,玩了整整三年,却有一个极大的难关过不去,若是这个系统任务没有完成,整个号的角色就无法得到质的飞跃,会练废,可中间已经充值大量的金钱,若是立桓来接著玩,一不小心真的玩残了,檀儿的难过是可以想见的。)

    而且,权利的完全下放,是在极度危机处理中,最最关键的,若是两人之间的意识完全不同,不能理解并认同,就会在命令发出时,作出可能完全相反的决定,造成其下数层的员工无所适从,最后事不关己,高高掛起,一事无成,全体灭顶。这与“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是同个概念。

    真正来说,若今天经营三年,出事的是大房之外的人,或者那怕是苏太爷,我想立桓根本就不会出手的这麼彻底,如今帮檀儿就是帮自己,能维持现在这种缓慢,但让他满意的生活步调。有道是,“英雄最难美人泪,豪强受感佳人恩”何况如今眼前的这女子,还是他名义上的妻子呢?

    2.若说上一点是心理层面的预备,这个点就是实际了解情形的必备了,这样的查核资料,不可能是一天就完成的,但也是非作不可的,因為至少有六个主要的目的,可在这样的查核中找到答案:

    A.大体资金的流向与具体应用,这是最基本的点,商战中的钱就如同战事中的弹药,都是有限的,想要得到最后的胜利,就要知道如何使用自己的资金,这是一切的开始,查核时,主要是看有没有还可以抽用的资金?(资源再造)或不是那麼急切的命令?(资源浪费)或是有要加强投入的地方?(资源集中);手中资源的合理再分配,是必要的,因為危机既然发生,必然有不合理之处,必须发现问题。

    B.檀儿的能力与不足,这是连接上个点必然的查核,任何一笔资料的记录必然有经手人的姓名,这个经手人也就是决策者的责任托付者,一件事决策者交给谁去作,可以基本看出他自身的性格与缺失(立桓就是败在这点上,看错了唐明远。);了解檀儿行事的风格,以期自己与她的配合度能更好。

    C.假帐的可能发现,这点是為了查是否有内奸的,因為在短期内发生之一连串的事,说没有内应通外鬼是不可能的,而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為了财路,假帐也可以进一步明白,事件的严重性与真实度到底有多高,有利于计画的设计与完善。

    D.自己通盘的了解;这点不需要多解说了,立桓自己也必须清楚整个资金的流动与运用,与我方到底最后的底线在那里。

    E.外在敌人的确定,生意的帐目必然有主体竞争对手名字的浮现,资金流通的大小,与相对应的事项,更是能初步知道对手的实力与规模,尽可能的找出潜在的外敌,往后在所有的外交场合才能知道谁是真心,谁為假意,谁是可信,谁是混帐,从而在心理战上,也作出初步的规划。

    F.官员(政府的态度),这是最后的一个重点,像苏家这样知名的地方实业,在记录与官府进出的收支时,必定会写明相关的大致流程,这书的背景是武朝,对于立桓而言是不熟悉的古代,所有资料与认识必须符合当代真实的需求,特别是一些禁忌的禁令,主要的体现是,怎样尽可能争取官僚们的支持?如何发现相关的漏洞加以利用?别的商家是否有与官商勾结,在最后手段施展时,官员们的可能态度?再决定到底作到甚麼程度。

    真正厉害如立桓这样的商业人,是可能在这些基本的帐册中,找出绝对有用的资料的,(因為飞月就是公司的出纳,明确的知道其中有多少的可能性;深藏在那些简单记录之下,有很多的背景故事的。)

    3.关于这点是前两个点的必要性补充,前者只是為整个后来的计画先拟出一个大致的方向,至于细节的完善与全备,需要对每个主要人物的进一步了解,了解的越深入,定出的计画就越周详,也才可能让计画有完全实现的可能性。(关于计算与规划上的失败,其中的重要性与严重性,后来的乌家就是最好的证明,一著落错满盘输啊!岂能视之若等閒?)

    ***********

    以上,飞月只是初步列出一些立桓必然的考虑方针,一个对的决定就算是好的点子,但要真正落实在计画书里,或成為脑海中的确定蓝图,没有这样细緻的前期资料归纳,必然是不成的;虽然,这样作了常常也会失败(还是乌家的例子);但是不作必定是更惨的,越大的企业在作整体路线决策时,这是绝对要深深思量的前提。

    不过,请让我们记得,香蕉写立桓从来就不是以上帝的视角去写的,主角仍与我们一样,可能会犯错;(乌家不就是漏算了自己了吗?)所以,他必需相当的小心,作一切可能的準备;而,经过他一个晚上,初步性的资料排查后,立桓就得到了一个结论…

    看似严重的情形,其实远没有那麼的糟;在这时候,兄手与内奸的方向基本可以确定下来了,就是乌家与席掌柜;

    甚麼?我听到有同学在抗议?有这麼神嘛?一晚上就知道了?是的,因為事情非常的明显啊,对比下帐册与婢女们对话的证实,刺杀事件之后,心中早有的假设,就可以化成既定的事实了。

    只是还必须对所有人,内家人包括檀儿与三美婢,外家人包含云竹问起近况,他都还要装成一切不尚未确定的样子;因為这些最近他的人,真心的不明白所带来的演戏效果,一定比假意的装样好的多,计划成功的机会也就会大的多;(反正到了年会上,檀儿也就会知道,外敌是谁了。)

    下面还是说说立桓是怎样知道的吧,免得我人跟贴追著骂说“脑补飞月”

    ***********

    先说外敌的确定,

    这是非常明显的事,具体思路的起源当然是苏伯庸的刺杀事件,这事一发生,大房的力量瞬间失控;香蕉有写到,立桓在与苏檀儿病中夜话之前就基本能确定,所有的计谋,只能是為了争夺皇商的利益,也是因為皇商这个引头,所以兄手的可能性无限性缩小了,在整个江寧,有实力与苏氏布业争皇商的,就只有两家,乌家与薛家。

    再来,还记得立桓在一夜鱼龙舞那时,上元节的写诗吗?那次的诗会很重要,因為是立桓与乌家兄弟第一次的正式会面。在那时,乌家表现的大气,好客,有礼,知度。总之是个人物,而薛家的代表呢?喜怒形于色,被人当枪使还不自知,根本不入立桓眼内,像这样的刺杀夺权事件,稳狠深刻,断不会是薛家这样的货色施展的出的,若是,也必然有够硬的后台,直到最后,所有的疑点还是只能是指向乌家…

    再说内鬼的发现…

    这点上其实更明确,而且不用也不是立桓发现的,而是苏老太公与檀儿这对祖孙儿。简单的说,他们祖儿俩早就觉得席同学这娃,能力是有的,但居心不良,立心不定,所以不能将真正重大的事托与他,老太公软性的在檀儿的婚配上作了手脚,断其念想;檀儿更是近几年对其不假辞色,只保持适当的礼数,立桓这样的人精,书中记的清楚,入苏府后,不到两个月就把眾人的内心摸了个通透,只是事不关己,无差无伤,直到如今要排查内鬼,根本就是易如反掌了;还有甚麼看不穿的?

    资料的準备完成,对手的彻底浮现,接下来就是為其量身订作计画以坑之了,立桓就如同猎手,眼中盯準了那只强壮的黑熊,真正起了杀心…

    “你们这些人,过份了,连入赘的都不得安寧啊。”

    ***********

    ;

看过《赘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