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赘婿 > 心若猛虎 细嗅蔷薇 五 作者:飞月
接续上文…

    ***********

    好了,在经过了之前的四篇系列文后,今天,飞月终於可以带同各位来说到这系列其实最主要的一个部分,也就是寧毅暴起,屠人满门的一段,不过,我并不想在这里回述太多小说的情节;因為某种必要的原因,这整段借由杀人以图保命的过程,被香蕉写的极其详尽,举凡主角的每一动作细节,从眼神的注视,呼气的方式,言语的深意,语气的表达等等…通过四更的一万四千字,表现的可谓淋漓尽致;希望大家在看了此篇之后,能多多重看心若猛虎的四连更…实在写的好啊。

    也许正因為此段的描写过於真实,立桓杀人的果决与狠劲,栩栩如生般的宛若眼前亲见,此段每每读之,总让飞月头皮发麻,不寒而慄,以下我们转入正题,开始分析立桓的人格特质…

    (其实这两天,飞月在写这篇贴文的同时,身体状况并不是很好,更多时候是在床上与周爷爷下围棋,醒的时候并不多,却一直在想,怎样简单又形象的形容出,立桓这样一个两极化的人格特徵?呵呵,今天早上,身体在吃了药后完全好了,脑子也活络后,突然灵光闪过…哈哈哈哈,我真是有才…)

    ***********

    若您置身於非洲大陆的热带原始沼泽区,甚麼动物是最可怕的?狮子?豹子?还是郊狼?嗯,都不是啊,答案通常是很难被想到,或者人们很容易忽略的,河马。也许一般人,根本不知道牠们有多可怕…其实每年,许多没啥经验的孩子,或是幼年的狮子,就在这种动物的突然攻击中,失去了性命。

    这种动物,毫不夸张的说,在他们的栖息地是绝对的王者,若是留心观察,但凡河湖沼泽中有河马存在的,若非必要,狮群或其他动物,绝不会在那里饮水,(象群与人类除外)。

    有时因為食物来源的原因,狮群会试著攻击上了岸的河马,但一定至少需要两只以上的成年狮,共同攻击一只,若单独对战,或河马在水中,那根本是无法可想,牠随身的泽泥,上岸后会迅速乾涸,成為如同硬膜般的保护层,自身的皮层至少超过六公分,一般猫科动物的利爪,很难造成致命性的杀伤,冲撞的力度堪比四门小汽车,兼之牠可是杂食性的生物,就连同体型的巴罗亚鳄鱼(或称尼罗鳄)的硬壳;稍有不慎,就会被牠那瞬间压力超过两顿以上的咬合撕碎食用。

    所幸,河马平时的主食只是大量的沼生类植被,大约一天要吃掉至少50~100公斤的植物,配以河湖中的小虾或寄居蟹啥的,但若食物匯乏,或雌性照护幼仔感到危险的时候,就会攻击其他较大生物,造成可怕的杀伤力。

    然而,之所以人们会忽视河马的危险与恐怖,因為这动物生的一点不可怕的样子,厚敦敦的身子,懒洋洋的样子,慢悠悠的走步方式,摇著牠那短忽忽的尾巴,一下泡进水中作日光浴就是一天,时不时的还张开大嘴换气,像是在打呵欠,小小的眼睛,两眼无神的忠厚样子,实在全然没有任何与“雄”、“强”、“威”、“猛”,人们对强者的传统定义形象有任何联係…

    ***********

    可这,就是立桓给我的感觉…一只大河马-表面人畜无害,实则危险无比。

    前世中,那个卑鄙的唐明远深知主角的可怕与可敬,準备尚且数年才能突然一击得手;可在武朝嘛…呵,那两位為祸近邻的杨氏兄弟,显然不明白立桓的性格…竟给了的第一评价是…嗯…对…那啥的…文弱书生。

    好一个文弱书生啊;他们死的可真不冤了。

    之后的进程别说是书中的强盗意外了,就连坐在书外的读者也是意外非常,立桓杀人的决绝,与出手的狠劲,简直令人瞠目,在这里,飞月主要想与大家谈的是另一个问题…

    有必要作到这样的地步吗?这样的人格描写会不会过分了?

    喔,我的答案当然是不会,但是显然这样的简答不会令人心服或满意,所以,以下要来详细解说几个重点。

    让我们先来还原一下几个香蕉给出的背景设定,这些点,非常重要。

    一、这对杨家兄弟,是连一般的小差役,或补快头子都知道的著名兇徒,可见是惯犯,更是从犯,作下这样的案子当然不只是第一次了,(请注意他们称立桓不是用名字,而是肉猪;真是有够恶劣的无耻。)而他们的后代,也是一身的痞气,妇人正常的在外堂作饭,这样的一家人,不论在任何时代,依法治而言,早就是个身犯重罪的该死之人了。

    二、当时到了杨家,附近是少有人烟的郊区,主角昏迷醒来后,是没法自行离去的,因為他根本不知道方向,也不知道远近,在冷静的计算后,只能见机行事。但在他装作持续昏迷的时候,在不多的情报中,确定了对方的恶意,(他可是被人确认身份后,才用力击昏后脑带过来的,这已经是有计画的谋杀。)

    三、所以,主角不会去怀疑自己会不会被杀,在自知必死,不知幕后真兇的情形也,他不能等待,他必须自救…也决心要自救,在这时候,所有的人,被归类成会害他性命的敌人…

    ***********

    所以之后的行动就一切理所当然了。

    但在说明一切细节之前,飞月在这里,要先提到我们读者常会犯的一些逻辑错误,

    (1)小寧子是这书的主角(没错,的确如此。)

    (2)主角是如何都不会领便当出局的(没错,事实如此。)

    (3)所以事情一定会完满解决(呃,我想问,谁规定的?)

    (4)解决的方式一定会很帅,因為主角的王八之气四射(狗血的扯蛋…还是问,谁规定的?)

    因為这些既定思维的想法,我们读者可能是以一种寻求解题快感,追求破关的轻松心态,有点轻视的来看这段章节,我实在要说,若真如此,可就真的浪费香蕉写书的心血与美意,浪费他的用心描写了…

    设身处地来说,立桓不认為自己是不会死的,他压根没有任何的主角意识,在没有任何超能力的情形下,在已经负伤的情形下,(后脑的击伤);这样的恶劣处境,是他穿越武朝的平淡生活中,最大最严厉的挑战,他必须战斗!他必须面对!他必须為他自己的性命,那微小的生存机会而战!!

    所以,他要自救,并且开始行动。

    一、他在杨翼的二儿子单独靠近时,扭断了他的脖子,(杀了一个)

    二、没有穿鞋,安静的去确定了人数(三个壮丁)

    三、来到厨房,无声的砍死妇人,拿到刀子(可以自卫的武器)

    四、利用时间差,单独杀伤杨翼的大儿子,(得到人质)

    五、幸运但成功杀掉杨氏兄弟(代价是赔上了自己的一只手)

    六、安排机关,咬苦草,开始等后幕后黑手

    七、杀顾鸿与他的六叔,对陆红緹交代后事,(他自认活不了,但仍要先解决苏檀儿与聂云竹的隐患。)

    一切完成后,心上的紧弦才松落,昏死过去(失血过多…)

    其实,飞月看到这里,心中才是真的紧张,深怕寧毅就此死去,再次穿越,或者,被香蕉就此写废了一只手…还好没有,甚幸,甚幸。

    我们在这里,可以明确的看到立桓的几个人格特点,他為甚麼能成為后世的一代雄杰?因為他在这次的危机处理中,没有迟疑,没有退缩,行事依然果决而顺序正确,对敌人狠,但对自己更狠,(因為甚至在后脑负伤,将要失去人质的极度恶劣态势,他立刻自残式的废了一手去点火,以求可能的生存之路。)之后杀顾同学也是,先问清楚原因,然后立刻杀之,没有留手,没有顾虑,永除后患。够狠!!

    这是王者的魄力!!

    也就像那看来平时没有任何危险的河马,為了护幼仔(生存目的),為了守护水源(生存条件),為了足够的食物来源(生存品质)。就会出手(口)伤人,绝不容情。

    这是王者的魄力。

    就在飞月写贴的现在…香蕉写出了苏家的危机,苏伯庸被刺,苏檀儿病重,各房自顾自事,太爷力不从心,一如在荒地上的那次危机,即将全然灭顶,看不到一线生机,立桓这时平和沉稳的说出:

    “你们这些人,过份了,搞的入赘的也不得安寧哪…”

    这…是王者的魄力!

    接下来那些人的结局,我突然很期待,但也突然觉得很悲哀,他们不知道惹到了甚麼样的人物,犯下了何等大的过错…

    令人不寒而慄…

    愿敌者永远安息,长眠地底。

    苏府,寧毅,寧立桓。

    ***********

    照例,这是飞月的閒话,不想看的,可以跳过…

    首先,很高兴的说,我写完了,把我心中真正要说的话,写出来了,说完了,也许表达的仍不完整,用词也不,但仍然很有成就感,很满足…

    呃…这篇从开始码字,到现在完成,整整二十多个小时,从美国时间的凌晨两点,一路码到了现在晚上十点半…算是破了我单篇不停的码字记录,饭还没有吃…

    之所以如此,因為立桓这个人物的性格非常复杂,不止是小说的纸上人物,人格上是真正的人,香蕉把他的存在感写的非常的丰满,人物位格非常立体。所以飞月从开头的第一篇就有个小小的野心,要把这样的立桓写出来,写出他的特点,他不愿作,懒的作,但是一但出手,却是作的又快又好,敌人杀的片甲不留的感觉…不知你们感觉到了没有…

    就如那胖胖的河马啦…哈哈哈,河马立桓,想想都忍不住发笑。

    最后面引到目前情节上的危机,是刻意的,愿意给大家一点念想,蕉大一点压力,这,算是飞月自己的一点自私的期待吧。

    非常满意自己能完成想作的事,又完成了对香蕉的承诺,愿意这书的前景与立桓一样,越来越光明,成绩居高不下…

    【心若猛虎,细嗅蔷薇-论王者的魄力与隐藏】系列,完结。

    二○一一年,八月14日下午,飞月留念。

    ;

看过《赘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