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赘婿 > 心如猛虎,细嗅蔷薇 二 作者:飞月
【飞月心语】心若猛虎,细嗅蔷薇-论王者的魄力与隐藏(2)

    接续上文…

    ***********

    正所谓:“黄梁犹未熟;一梦到华婿;万事皆过眼,浮名何吟怀?”

    弹指间,瞬然千年;风波过,如经永恒;

    寧毅再次醒来之时,已是大武年间,从原先的商界帝王,成了一商家的小小赘婿;地位变换之大,可以想见。我们的万恶的故事也从此…唉,不是,我们美妙的故事也从此开始了。

    然后我们就发现了,我们香蕉大大,似乎非常喜欢写立桓的“无能”,或者说,非常满意于别人的轻视,非常认真的向著“好好吃上一口容易的软饭”这样的人生目标前进…

    在前文中,我们已经提过了,立桓的许多行事作為,让读者十分不解,主要的感觉,若一言以敝之,就是“不作為”,而且是自愿又享受的“不作為”,虽然明面上已有苏老太爷的支持,立桓却仍然装熊,任由檀儿一人為了工作奔波,他老大却带个小美婢子,天天跑棋摊,与一帮子老头吹牛喝茶砍大山;就算在家中,也牛叉非常的写了旷世名句,甚麼”三藕浮碧池,筏可有爱思,露珠湿沙壁,慕幽晓寂寂…让人佩服蕉大的风趣。这也是飞月在前文所说,好小说的另一元素,保有趣味性…

    (前两句若有英文快过四级的同志就可明了其中的奥妙,后面两句嘛,唉…成年的人都懂的,都懂的…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谐有爱总不落,大家共同不说破之,纯洁网路用语推行法,香蕉明显在这首高超的诗中花费了大量的精力,敢情时间都费到这份上了啊…嗯,我只想到若是聂云竹知道含义,还会欣赏我们的主角不?她会不会想吐?不管你们吐不吐,我已经吐了…跑题了,我们重头说啊…)

    就连檀儿不愿与之同房,他不為所动,与老者下棋心黑手狠,与聂云竹的相识也是极其无语,竟是因杀一只投河的鸡开始的,还差点造成了美人沉江的命案,上来后就与之摸胸,口对口了,(美其言急救嘛…),让这女人想忘也忘不了这个登徒子…加上,竟然不愿救国忧民,与檀儿的对话中,比她还要淡漠的爱国心…

    当然了,飞月可以為立桓找到无数正当理由,作為上面各负面的回应,诸如,放檀儿一人辛苦,那是因為他就算要帮忙,檀儿那时也不可能放心同意,自己本身就有三个精明强干的女秘了(杏,嬋,娟兒三人请举手,谢谢。),何必让一个“外行”增乱?老太爷的支持更是笑话,白字黑字那麼清楚写了那老头的明显用心,所谓的顾念老一辈的交情,就是為了给檀儿找个好“控制”的夫婿,以免将来苏家败落,立桓怎会看不透?与老头下棋,本就是争胜之事,写低劣的词文?现代人的文学素质就这样的水平,叫飞月写都不见得写得出,爱国心缺乏?我们要有爱,面对世界地球村,百国护照带在身,作人要会变通,商人更该如此…还有甚麼问题?

    有!的确还有问题,而且这是从开书之后,就一直在讨论区中讨论不止的问题;立桓為甚麼要这样的无為?真是情愿為一赘婿?他怎麼看自己与苏檀儿的关系的?与聂云竹呢?以下,飞月将逐项,说说自己的感觉;

    (花了四千字,终于写到真正该又想写的了,我真是有才…)

    ***********

    一、立桓為甚麼在商场上,生活上,这一世的不作為…

    关于这个问题的,在飞月看来,答案非常的明显,稍微有点狗血,却又有些复杂,表面上的回答就如蕉大多次在文中提及的,“老子很累了,所以想休息,有事留言,无事勿挠”(参照上文中,主角性格第四点。)但,实际上,这里最主要深入的原因,却是心理层面上的…

    四个字,一言以敝之;缺乏激情。

    请大家别误解这里所用的激情二字,不是男女之类的激情,也不是男人激动时所需的运动力度释放,而是,任何人面对工作时,对工作缺乏动力的激情。為甚麼呢?因為没有挑战性。

    举个例子,当一个大学数学教授,在拿到世界诺贝尔奖的肯定,回家之后,面对中学儿子的数学提问,会是甚麼反应?会紧张的流汗吗?肯定不会(当然,这里没有低看中国高普考或奥数比赛的意思,大家都明白那些题目的难度有多麼的变态,所有人都经歷过的…堪称世界第一)

    所以还记得前文中,飞月提过寧立桓是怎样的人?这里再贴一次…“他是极有能力的商业鬼才,短短十数年,白手起家,创造亿万家财。”

    而这说明了甚麼呢?

    ***********

    这说明了,苏家面对的商场困难,檀儿所受的辛劳,在后世的立桓看来,就是世界级大师与中专生的比试与较量;要知道,后世的资讯发达,网路创造方便的同时,也制造并极度压缩了业者的反应思考时间,而想在商场上赚的到钱,乃至如立桓一样,世界级企业中前列的骄子,他对于商业机诈的认识深度,商业机遇的敏感嗅觉,出手一击时机的把握度,与多样商品进出此起彼伏的复杂度,都比一个在千年前的武朝(类似宋朝),来回南北至少一月有餘,家族中,身為女子被制约了权力,只经营布料生意,单纯化许多后的苏檀儿,能力要强的多的多的多的多,没有可比性

    就如同一上手就玩过最高难度的玩家,仍然能满分过关的牲口,突然被电脑随机调到了简单级后,一脸备赖的哭笑不得一样;所以,我们立桓个性中的老毛病又犯了,来,让我们也把这段再贴一下…

    “我一直想作,一直以为自己记得,但是想起来的时候,又觉得不着急,总是耽搁了;”(这是本书主角,与生俱来的劣根性,没法子,谁叫我太强了呢?立桓语…)

    所以,我们读者要怪,就去怪蕉大吧,没事写啥强力的主角光环呢?

    ***********

    至于其他的问题嘛,飞月也许今晚,或许明天再谈,我们下篇见…

    ;

看过《赘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