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赘婿 > 心若猛虎,细嗅蔷薇 一 作者:飞月
【八月七日,飞月心语】心若猛虎,细嗅蔷薇-论王者的魄力与隐藏(1)

    写在一切之前的话…

    原本很早就想要写这篇感悟的,只是,在这书才开场的时候,无限期延后到如今才动笔,是有几个主要的原因影响的…

    首先…最为主要的一点是,飞月是月关的死忠兼长期骨灰级粉丝之一,在其他月关群的书友介绍这本新书之前并没有看过香蕉的任何小说,(月关的书都看不完了。)而,俗语说的好,没有深入了解过,就没有发言权的道理,飞月因捉不准作者对宁毅之人格的发展与个性的塑造,自然不该在本书只有不到十万字的时候就草草评之,总要给作者的笔力,与主线人物的发展都一个不短的观查期…

    再者,上段提到,开书时因为字数过少,不可免除的在写作取材的整体资料量上会有所缺欠,小可认为,当时的资料尚不足以描绘出主角的完满形象,若当时就写,必然会与整个人物,在中期全然显明,或后期完本后,有很大的失误与偏差,这是在下自己所不能忍受的,宁可不写,若是写了,就要言之有物,将自己的感觉完全且准确的写出来,也要切合作者的思路,不然就不是一个正确的态度了…

    飞月觉得,这两点是作为读者与作者之间,最起码的尊重,所幸,时至今日,我觉得这个机会到了,看过了今天的情节,我终于能说,这篇小论终于可以面世。

    ***********

    总论:我怎样定义一本好的小说…

    首先,就我个人认为,一本小说,真正的灵魂,或说是关键的点,无非是三个,只有把这三点作好了,这本小说才是有价值的,才值得读者一再回味…

    第一,对笔下之人、事、物的塑造;说到人,着重于外在的形象以至内在的思路,事与物,着重于情节的展开与合理,作者是如何下笔,如何丰满的,至关重要。

    第二,在具体的情节上,不失逻辑上的真实性与趣味性,并且要前后呼应,而没有质变,小至一个人物或动作,大至一段情节至全本故事,都要是同一个感觉才好。

    第三,每个主要的人物,特别是一些配角,例主角的好友或女人,敌方的势力与计策,总要个个都活灵活现,个个都是必要而不可或缺的,才能说是成功的,对作者而言,有写的价值;对读者而言,才有读的价值

    所以在这其中,可以发现,人物的发展与性格,整体的成长与描写,是绝对的重点,所有说出来的话,一切作出来的事,都不是容易的。人物写不好,就根本不能称为小说,只能是一堆无价值的文字而已。所以,就这三个点,飞月现在来赘婿中目前最重要,也是争议最大的人物,本书的主角,宁毅,宁立桓…

    以下正文开始…

    ***********

    源起…

    其实飞月本不想评宁毅这位正儿八经的主角的,因为他是男人………(很是不负责任的坏笑……)。若是有去月关的书评区玩,明白我的人都知道,飞月极多时候,只评女人,就是那些书中出彩的女子,诸如我真正想评的,是聂云竹,是苏檀儿,是小蝉儿,至于男主嘛,通常是不用的,因为主线通常都会着眼于此,没有甚麽必要加花于锦上…写啥的专贴论之了。

    可是…万万没想到这位主角,被真正的写出来后,引起这样两极化的讨论,爱其深者,溢美之词不绝,但看之不顺眼者,反应激动之极,稍加整理一下,大约如下:

    才开篇时诸如,行事绵软,胸无壮志,明明身有商才却不肯施展…写用诗文的情节老套,甚至甚麽,这样长久了,居然还没拿下檀儿,言谈说话也常让人听不懂,再后来云竹登场,又是甚麽赘婿的容许度,在正妻之外谈感情之类的讨论激增;先是救其姓命,后来杀鸡卖蛋,家长里短;最好玩的,居然拼命救了个女刺客,理由只是想学武功,人家还不给面子…一副不务正业,溷吃等死,毫无闪光之处的一个失败主角的形象,堂皇皇的就出现了…。

    其实以上这些点说的都对,但都没有让飞月在意,真正把我深深震到了的,还是那心若勐虎,屠人满门的情节,而后直接了当,杀了顾同学一段的描写,引起了笔者极大的兴趣;

    ***********

    宁毅,(以下以立桓称之;)到底是怎样的人呢?这要让我们再从头来看…

    (这该怨念香蕉那一向不快,常常一天一更四千不到的恶习…喔,不是,是那实是求是又脚踏实地,认真勤肯的更新…让飞月只好每天又每天的重看之前的章节…文字真奇妙,人品真好玩,一件事的两面,完全看你怎麽去说…这完全的扯远了;)

    行文之始的第○章,现在再重头来看,(这句已经是第二次出现了),若不对照后文的述事,之前看不甚清的影象,如今却全然的清楚了,原来这段不起眼的,两个朋友,对手?同盟?敌人?的对话,其实香蕉早就暗示了许多主角性格的伏笔了…诸如:

    “到了顶点的时候,你会发现,除了一刻的成就感,其实甚麽都没有…你总是会觉得…遗憾…现在走的这条路,也许不是当初心心念念想要得到的。”(这该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在自知中,一生的最尽头,对自己过往所行的一切,开始总结的发言,大多数人更多是后悔或遗憾,主角也是如此。)

    “没甚麽啊…兄弟一场,这个局设的很好,公司给你,倒不了…。”(这听起来,有点不服,有点酸,更有点自信的傲气,算是最后的自嘲…)

    “我一直想作,一直以为自己记得,但是想起来的时候,又觉得不着急,总是耽搁了;”(这话充份的显出主角的气度与能力,他不是不能作,也不是不想作,而是因为有种很容易的感觉,所以不急着作…虽然最终…还是没作~)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放虎归山…”…平静的目光中带着一种严厉,“你以为自己是甚麽”(这显出他作事的手段与决断的魄力,要嘛不作,要嘛一次就作的完全;雷厉风行,决不迟疑或手软。)

    “我只要活着,就能威胁到你!”(这再一次显出主角对自己能力与决断的自信,就算到了这样的地步,只要他不死,仍会有东山再起,击败敌手的可能性,而且机会是很大的,不是痴人说梦那样的空话…)

    “高处不胜寒,这一辈子走到这一步,已经够了,就算要重来,我也希望无牵无挂,清清白白的再来一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勾心斗角…如果能再来一次…”(这段很直白了,这是整本书,最大,也最重要的伏笔,它是之后所有的情节首先的来源…)

    然后,说完这些,主角就突然拿出了枪,迎向自己的死亡…

    这几句看起来简单的话,看起来平澹的前场,香蕉的确是非常的用心良苦,隐性的描写之多,之到位,老道的笔触,细致如处子的描写功力,可居首功,这也就是前文笔者提到的,小说最重要的点,人物性格的塑造。

    这些话,也已足够让我们读者心中,描绘出一个真实又立体的立桓了…

    一、他是极有能力的商业鬼才,短短十数年,白手起家,创造亿万家财。

    二、为人极为自负,但不短视,见识深切,熟知自己的能力与底力限度为何,

    三、作事对敌人狠,但对自己更狠,具体的表现是宁可体面的自我了断也不愿苟活于世,(他不现枪就没事,至少是暂时没事,这是自杀…)

    四、他累了,想要休息,想要离开这一切,不想要再这样的烦挠之中,最终得心所愿…

    相比那看似斯文,实则阴损无比的”好友”唐明远,立桓很可爱的…令人可敬

    因此,飞月开始静下心来看这部作品,直到,一发不可收拾的…

    (实在不想以立桓称呼他,但没办法,这是书中主角的主要名字,之前那个名字似乎没有正面提及多少次…估且用之,诸君也估且看之吧。)

    ;

看过《赘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