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赘婿 > 证席君煜之不死并其他 zephyr05
有些人认为,席掌柜领便当之日将近,理由是香蕉把他铺垫得很阴险。于是我重新找了下席掌柜出场的戏份,发现有可能引起相关联想的笔墨,主要是以下几个镜头:

    1,在25章,席得知贺家与苏家达成贸易关系并撇开薛家,是因为宁的“无心之语”,于是“目光一凝”,连坐姿也调整了。

    2,在28章,席说,“只要他们未曾圆房,赘婿便是笑话”。

    3,在41章,席听闻宁做了青玉案一词,眼底闪过阴郁。

    4,92章~94章中,席的一系列心理独白,尤其是最后席的自语“勿谓言之不预”这句话。——勿谓言之不预,其实是“别怪我没早说”的意思。

    从这些地方,暂时看不出席掌柜有多阴险。其次的问题是,他是不是反派。

    诚然,正如文中通过宁毅之口所描述的,席是一个“有野心有能力,锋芒于外,不够内敛”的人物,而且他才二十岁左右。又,在席的独白还承认“自己是孤傲的”。也就是说,他可能会因爱成恨,造成鲁莽的伤害。因为孤傲,所以自负,一旦事情脱离掌控,那么就要报复,又数载商海沉浮,见惯人心人性,在害人的能力方面,应有一定造诣。何况他还只是一个少年,青春期的激素依旧有力。别忘了,苏檀儿也才19岁,席掌柜不可能到达25岁,只是无意间在书中显得老成,其实年龄不大。

    但他翻起的波浪,不会太大。因为他没有从一开始就争取,眼睁睁看着小苏逃婚回来,渐渐与宁姑爷相敬如宾。他很清楚,小苏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一旦回来,若无意外,就是一辈子的事。“未曾圆房”云云,其实是自我安慰。

    还有,他口口声声说对入赘无所谓,但其实抗拒。因为他入赘之后,还想凭自己能力,能渐渐与小苏分庭抗礼。苏家不能容忍这种事情。他也心里明白,于是吐槽说“因为有能力而不能入赘”。

    他还可以借助外部力量。比如二房三房,但他拎得清,知道这些是扶不起的阿斗,于是他才会说“真正能用人的人,也一定要压得住人才行”。又或者投靠薛乌两家,但他一个“考状元的料”,却弃文从商,为什么?还不是因为贫穷以及对世事过于清醒的认识。这样的认识,必然使他不肯轻易放弃已拥有的一切。在苏家,他协助小苏撑起半边天,个个称颂;到薛乌二家,能否保证这种待遇?他不敢冒这个险。

    席没有冒险精神,这在93章里表露无疑。虽然他也认为小苏的分析极有道理,却依旧不敢跨出去赌一把。反而是缩回去,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很旁观地说“别怪我没早说”这种话。

    所以如果他要搞小动作,也一定要先确保自己的安全,从生命到经济。他不会像顾燕帧那样动用黑社会,因为他知道混混不一定可靠,若事情泄露,他在苏家将无可容身。最多,就是使小苏的皇商事件流产,然后以救世主的身份出现力挽狂澜,期望在小苏心中加分,使小苏靠近自己,远离宁毅。

    而且,席掌柜对小苏,真的爱煞吗?不见得。他只是很欣赏,欣赏那种即使在男子身上也极难得的主见与游离当下的清醒。他认为小苏是他一手造就,灌输了自己的价值观和方法论,因此对小苏的爱,其实只是对自己作品的自恋。同时,他也承认,对小苏游离的那部分,他捉摸不透。而这时候,他居然发现,宁毅可能不是蠢材,小苏在慢慢亲近——自己培育的作品,有了独立的智慧,这已经无法容忍,如今竟信仰了新的神,作为造物主,他该怎么做?

    所以个人认为,如果席最终沦落到被血手给人屠的下场,不是因为他针对宁,而是针对苏。如果他不伤害苏,则宁会不断使他挫折,但还不至于要他小命。

    反之,席这个角色,对宁姑爷有没有用呢?其实有的。顾燕帧之流,是无法收位小弟的。但席的情况又不同。一旦宁展现了自己强大的力量,根据席自己的言论——“真正能用人的人”云云,他会屈服。他不是决策型人才,没有良好的大局观,但他是绝佳的辅助执行者,眼光心性能力手段,都很合适。

    宁毅给自己铺了好几条路。文人才子这方面,他有老师这个身份,他写了两首登峰造极的词,还有李频作为他的经纪人,将会宣扬他的学说;武力这方面,他学了内功,教会红提特种兵的训练;官场这方面,他搭上了康老这条线,又拿出赈灾条例,撞出周家姐弟,甚至可以直达天听;就是他最拿手的商场方面,目前只有聂云竹一人是心腹,小苏又是领导型的,与宁毅重合,因此席将是不错的替补。

    其实,这四个方面中,官场是最顺的一条。尤其是陆阿贵这个人物的出现,引发我一个猜想。康驸马爷,会不会是武朝情报局的局长呢?即使不是,那起码也相当于镇守江宁的密探之流,阿贵则负责将情报上达。同时,周佩这个小姑娘肯定会忍不住向周家人诉说“那蛮子”的厉害,即使周氏皇帝听不到,那么周雍也会听到,而且朝里还有个官叫周植。周植这人是香蕉杜撰的,总要有点用处吧?而且别忘了,秦嗣源秦老的本家秦桧同志,老家江宁,“类靖康之耻”很快就要来临,有秦老的穿针引线,宁毅能不发达?

    如果宁毅再就武备发表一些见解,说不定会被秦桧委派去打战,那么红提的特种兵,恰好用来执行斩首行动,造就宁将军的不败神话。但养兵要钱,如此就要有人来主持生意。我看不出有比苏檀儿-席君煜组合更适合赚钱的人物。

    综上,证明席君煜免于一死的结论,初步成立。

    即使退一万步讲,席是个大大的好人,舍生忘死为小苏,深情一片存冰壶,他有没有机会横刀夺爱,从而引发宁屠夫的怒火,将其无端杀害呢?

    我认为没有。一丁点的可能性都没有。

    首先,从小苏的生活环境看,其实她是极度缺乏父爱的。照理说,女儿应是父亲的掌上明珠,倍加受宠才是,偏偏苏家大房子嗣单薄,于是从小被当作男孩来养,苏伯庸还不大理睬,以为女人到底继承不了家业,所以小苏内心对此极为遗憾,造成loli时期的小孤僻和少女时期的小叛逆,后来更选了那二楼来住,她曾问宁毅知不知道她选择二楼的理由,宁说“看不见别人,别人也看不见你吧”。这些文中都提过。所以,能走入她心中的男人,起码要能提供类似父爱的关怀。席掌柜恰恰无能为力,因为他是下属,即便他曾经是老师身份,但随着小苏的成长,两人已经逐渐平等,何况两人的年龄相差很小。小苏当他是哥哥而已。

    反之,宁毅的心理年龄要老得多,所以对小苏有更多宠爱,包括给她带点心带糖果带硬梆梆的炊饼,都流露无疑。作为敏感的女人,小苏不可能没有感受到这一点。

    其次,小苏崇拜诗人。这点就不用多说了,宁完胜席。

    再次,在20章里,小苏有个心理活动——“如此说来,夫君……莫非真是想驯服自己这个不安分的小女子么”,然后还“心中甚至有一丝欢喜”,这说明什么?说明她把自己定位成女强人,而不是普通的小女子,而能够征服自己的,必然是更强大的男人。宁与席,谁更强大?

    最后,在24章里,小苏坦言心目中的理想夫婿就是“能文,能武,性子好,不阻碍自己承继家业”——这岂不是为宁姑爷量身定做?

    如果席掌柜当好人的话,他也是一点胜算都没有,只能悲催地领一张好人卡,然后为苏宁做牛做马。我觉得这比直接让他领便当,更能体现香蕉的邪恶。以香蕉的恶趣味,也不大会放过这么狗血的戏码。

    照这个分析的思路,其实宁姑爷推到苏小姐的时间,并不久远。他软实力方面已经完全具备,如父爱般的呵护,知音式的理解,天才的诗词,都齐活了。缺的只是硬实力。但随着武辽金三国开战,苏小姐的皇商道路坎坷,宁姑爷的发挥时间已经进入倒计。届时,一曲征服,水到渠成。

    反倒是聂云竹,虽然已经芳心可可,对宁全面开放,但元锦儿的介入,将放缓推到的脚步。除非酒为色媒人,元锦儿作怪报复,要灌醉宁大官人,谁知偷鸡不成,最后像沙沙灵静那样,被一锅端,则另当别论。不过香蕉是个有追求的人,同样的桥段,他还敢再用?

    小婵小娟小杏,都不会是第一推倒人选。虽则前面小婵已经暧昧过,但性质不相同。

    至于红提,除非她中了春药。或者她这个特种队队长,因为救宁毅,再次坦诚相见,然后干柴烈火之类。总之是要意外。不然我想不出任何被推倒的苗头和理由。仅靠现时的场景和信息,陆MM是最早排除的一个。

    而如果再狗血一点,宁屠夫还会跟皇室公主扯到一块,最后以苏家赘婿的身份成功化身智囊式的富贵王爷。如果到这一地步,就是《回到明朝当王爷》和《极品家丁》的综合体,已经不刺激了。

    ;

看过《赘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