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赘婿 > 杨妈妈这个人 作者:zephyr05
大家好,我是席君煜。今天接受这个访问,老实说,一开始我是抗拒的,因为来采访的小姐,是金凤楼的新一届花魁,为了纪念死去的老鸨杨妈妈,说是要给她立传,想让我谈谈对她的看法。

    据我所知,杨妈妈原名杨旭,据说还有字,但具体是什么,没人知道。她原是官宦人家的小姐,但她爹子嗣命不好,就只生了这个女儿,从小当作男子养。所以取了名,又取了字。

    十三岁那年,杨老爹正要为杨旭择婿,也是入赘,男方姓萧。那天大红灯笼高挂,杨府周遭一篇喧哗,宾客在席中恭贺,新人正要拜堂。突然官差就进了门,用铁链将那姓萧的一锁,说他乃辽国贵族,潜入武朝居心叵测。又说杨家人藏逆谋反,罪加一等。

    其实都是莫须有。只因杨家祖上出了许多女将军,当今圣上深忌其无形势力,好死不死这萧姓男子还真是辽国权贵之后,不知什么原因流落中原,居然入赘杨家。哎,最后,杨旭就这样沦落到金凤楼。

    当年很多人都同情她,其中就有先帝亲妹天香公主。虽然杨旭美艳过人,技艺出众,却少有人敢侵犯于她。又有本地一地头蛇,名唤雷快的,小时曾在金凤楼做龟公拉皮条,得了杨旭许多照顾,后来发达了,放出话来,说“百花羞是我师姐,但杨旭却是我亲妈,得罪我师姐的,我让他鸡飞蛋打,但得罪我亲妈的,我会用生石灰灌进他的菊花……”

    所以说男人就是贱。越是如此,金凤楼反而越大名头。连杨妈手下的姑娘,也是风范各异。之前有个聂云竹,说赎身,也就赎了,现在好像被宁老板包养了。杨妈很满意这个故事,认为金凤楼出去的姑娘,都应该嫁给拥有猪脚光环的人。比如像赘婿啊,废柴啊,弃徒啊,家丁啊这些,即使做了妾,将来夫君总会打下一个大大的**,然后对每个女人一视同仁,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

    但后来出了一个叫元锦儿的花魁,搞得她很伤心。元锦儿很粘聂云竹,杨妈已经注意到了,但没多想。谁知有一日,杨妈端了一碟富贵蛋来给锦儿尝鲜,却被锦儿连蛋带盘一齐扔到楼下,当场就把隔壁卖炊饼的武大给砸晕了。后来武大醒来还到处问这里是不是宋朝,总之有病。杨妈这才知道出事了。

    金凤楼的女人,因为有杨妈的英明领导,生活是很有奔头的,都希望嫁个好老公。不像其他青楼,在生活的绝望中,陷入百合的深渊。这一直是杨妈的骄傲,她并认为金凤楼是一座青楼,而是把她当作一座女子学校。姑娘们在这里学会琴棋书画,学会如何勾引男人、服侍男人,学会如何对付小三以及平衡女人之间的斗争,总之一个女人在生命中应该得到的教育,这里都有。

    如果这种教育,最终并没有用到男人身上,而是百合花开半边天,那无疑是一种理想的幻灭。

    元锦儿最终跳水而去。潜入聂云竹的家。后来两人都被宁老板收了。聂云竹有一次在贵妇俱乐部的熟女逍遥群里不慎露了口风,说宁元二人经常在床上将其折腾得水深火热,有时甚至想离开苏府这个魔窟。后来当街道办的妇联去了解情况的时候,聂云竹又改口说自己过得很幸福,宁毅对自己很尊重,苏檀儿也不曾短缺她什么。可是当问及元锦儿的时候,聂顾左右而言他,神情很是凄怨。

    杨妈当时就是妇联副主席,也是现场调查人之一。她当然知道元锦儿都干了什么,回到金凤楼就气病了。说金凤楼金凤楼,原本是乌鸡变金凤,如今倒变成狗尾巴草开出百合花。说这世界变了,一代不如一代。总之乱七八糟。

    我作为苏府的掌柜,一生未娶,原因相信大多数读者都知道的。因而闲来无事,也会到金凤楼喝喝小酒,用后世的话说,就是泡泡吧。也有几个女人想来应承我,但我对这些庸脂俗粉没兴趣,倒是杨妈过来招呼的时候,我会让她坐下来,聊聊。后来我们就成了朋友,超越年龄和性别。

    金凤楼渐渐成为这座城市的地标,规模是越来越大。天香公主已经跟随雷快赴古大陆寻找仙缘神迹,多年的靠山其实是消失了。好在牌子亮,聂云竹念在香火情,找了义父不时看点一下,一众宵小才不敢跨雷池一步,不敢到金凤楼胡来。但杨妈深知,姑娘们的好日子就快要到头了。

    她是这座楼的掌舵人,在姑娘们面前扮坚强,只在我面前,才能略微倒倒苦水。我也曾跟她讲,百合也是一种爱,只要没有伤害,就不能指摘。但她显得很气愤,说自古阴阳和合,乃是天道,男女携欢,更是千秋功业,关系人类是否能继续生存在这个星球。我记得当时还问她,星球是什么。她搪塞了过去。后来她用很凄凉的语调说,“如果是生活在男女平等甚至女权至上的年代,百合其实没什么,但这是武朝啊,是士大夫的天下,他们可以断背搞基,将其当作雅事,但女人不能效仿啊,宁毅跟我是同类人,所以能理解,但如果其他姑娘以为男人都这么大方,那就惨了!”她一再强调:“爱,尤其是百合之爱,没有前途,是泡影,是幻电,是露珠,是沙壁……”总之乱七八糟。

    如今杨妈一去也多年,该是到另一个世界享福,说不定就是她念念不忘的那个男女平等甚至女权至上的世界。金凤楼已经被列入文化遗产,由官府进行保护,每年的维修费用则是从苏府的“金凤基金”中扣除,我是基金的主席,每年花费比武朝向辽金二国进贡的岁币还多。但我们从不后悔,我们都深切地怀念杨旭杨妈妈。

    我抗拒这样的采访,是因为回忆总是沉重,沉重挤压出悲痛。一直以来,我以为自己爱的是小姐,有段时间,我对宁姑爷明陷暗害,心中其实很茫然,是杨妈一直默默倾听我的种种述说,安慰我,虽然没有支持我,但也没有告发我。我自己觉得没意思,于是向姑爷投诚。那时候我就该知道,我对小姐其实已经放下,而心里早已悄悄住了另一个人。

    但那一年辽金大战,我到前线跑业务,一去就是三年。等我回来,杨旭,杨旭她已经死了!

    我现在不怪锦儿,但当时我得到杨妈妈的死讯,砒霜就买了二斤。不过后来想通了。杨旭为金凤楼心力交瘁,这未尝不是一种休息。那二斤砒霜我都撒在杨旭坟前,至今杂草不生。

    锦儿前几天还带了女儿去看拜祭她。我们家姑爷是大魔王,百合也能搞大肚子的。不过据我所知,他们的女儿总喜欢装成男子模样,然后跟丫头们闹着要吃胭脂。哈哈,我知道这一定是杨妈妈来报仇的。所以我更加不怪锦儿,自有杨妈妈收拾她。

    杨旭,我老席就快要去找你了,你在那边,寂寞也是雪花一样的颜色吗?

    ;

看过《赘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