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赘婿 > 《无间》编号1
楔子、

    云如怒涛,残阳血红。

    光芒越过云海照射过来时,视野前方的天空中,拉出无数的影子:飞扑而来大大小小的身影遮蔽了阳光的影像,光芒透过这些身影间的缝隙射过来,犹如一道道被切碎的空间。

    无数的喧嚣在这云海之上肆虐着。长着双翼、四翼、六翼的怪物们汹涌而来,或大或小,其中大的巨怪犹如山峦,如大厦,小的也有如同精灵一般的光团,无孔不入的穿插汹涌而来,都带着同样巨大的杀意,或凶戾或冷漠,扑向云海上的这座小小城池。

    云海之下,大地已经不复当初的样貌,从这遥远的天空朝下方望去,那是一方无远弗届的血红大陆,奔腾的岩浆,喷发的火山,燃烧的烈焰,肆虐的巨兽。那并非地球,而只是入侵之后的地狱九渊的第一重,犹如位于更高云层的天堂山一般,只是在视界上能够看见,但中间依旧有一段概念层的分隔。

    如果没有正确的手段,从云层上跳下的人、落下的物体将永远不会跌落到那片大陆上,他们只会被概念层侵蚀、破碎分解,犹如当初完整的地球,如今已被侵蚀得只剩下十分之一不到的地方。

    被包围在云层之间的那片小小城池,如今也正因为怒涛般的攻击而不断地被分解剥离,下层的泥土、外围的房屋由于攻击而跌落云海,一直落到原本应该存在大地的地方,再接着朝下方的概念层永无止境地跌落,小小的城池上,抗争还在继续,摇摇欲坠的结界发着光芒、笼罩着那一片方寸之地。城市中的人们聚集在广场上、街道上,瑟瑟发抖地遥望着这片将倾的天穹。而属于这片城市的防卫力量,还在不断地出入,迎击来犯之敌。

    那是大概十多位有四五层楼房高的巨人,飞翔在云海之上,像是许多年前动画片中的EVA巨人,或持刀剑或持枪炮,对抗着那些无穷无尽的敌人,这其中,也有单纯依靠个人力量的人类,飞翔于云端,以一己之力搏杀来敌。

    巫星哲飞翔在云端,感受着身旁汹涌而来的杀意与身体内膨胀的力量,轰的一拳,击出的能量流将一只三层楼高的六翼天使打穿之后,他也紧接着冲向了毁灭的能量最庞大的地方。

    无数的光团冲前方冲来,那是人形大小的天使,虽然身躯小了,力量却比方才的天使大得多,光芒在他们周身环绕,能量聚集间,霸道的力量爆鸣在空气里,巫星哲右手一挥,迎接上去。

    轰的一声,天使被反震的力量爆为糜粉。他一刻不停,冲向下一团光芒,爆炸的光路在天空中蔓延开去,随后,巨大如山峦的怪物降临在眼前。

    那怪物背后长着庞大的六翼,八臂,七只巨大的龙首,在这一刻,七颗龙首的口中都吐出了能量的洪流,当那七道光芒汇集在一点上,巫星哲双手交叉,随后身体陡然一振,赤红而霸道的能量潮在云端朝着四面八方扩散了出去,形成一个巨大的圆。云层震动的同时,周围的数十天使都在其中化为糜粉。

    但也有一只巨大的天使,趁着能量扩散减弱的瞬间,手持巨刃,斩了下来!

    挡住它的,是一支巨大的枪管。

    就在这一刻,一只白色的巨人冲到了他的身边,那巨人身上其实也已经伤痕无数,挡下那一斩之后,身形一转,双手之上两把巨大的狙击枪擎出,轰然间便是两道刺破天穹的能量流,然后,四把、八把枪支犹如魔术般的在它的手中出现,双肩之上也出现了威力强大的四管大炮,轰然间,无数的光柱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试图为他挡下周围的来犯之敌。

    “没事吧?”

    那巨人之中,传来女子的声音。

    “你死了我都不会死!”

    回答了一句,他轰的一拳朝着那小山一般的巨大怪物打了过去,然后轰轰轰的无数光柱随着他的出手在云端蔓延纵横,巨大的怪兽被打得悲鸣后撤,血肉在云端漫天挥洒。这类小山一般的怪兽在天堂山中通常是首领级的怪物,他本想冲上去将它杀死,然而后方传来告急的信息,令得他不得不回身,全力出手之下,一道红色的能量流轰然横亘天际,将另一只冲向城市的巨大身影拦截下来。

    夕阳逐渐地落下了,但战斗未有丝毫的停歇。身体之上传来剧烈的痛楚、疲倦感,但他纵横于战场之上,没有片刻的休息,有时候他会与那白色的巨人配合战斗,有时候则是孤身对抗海潮一般的敌人,纵然这些天使从天堂山下来的援兵几乎无穷无尽,他的口中,却没有发出任何的抱怨。

    但有些人的话语,其实从下午开始,就已经在通讯系统中出现了。

    “援兵为什么还没来?”

    “傻瓜,我们已经被放弃了!”

    “那些家伙,跟天堂山做了交易……”

    “不会再有援兵……”

    “约瑟夫死了——”

    “这样打下去都会死的……”

    “城西已经完全崩解,结界快撑不下去了……”

    黑暗降临,光芒闪烁,终于,处于厮杀中的他被一股古怪的感觉所惊动,回过身时,云层上护卫城市的那层结界已经消失,一道白色的光柱贯穿了天际,也穿过了……那白色巨人的身躯。

    “啊——”

    他全力地冲了出去,拖着那巨人,坠向正被轰炸的城市。巨人的身躯将城市中的几栋房子撞成了碎片。夜色之中,周围满是火焰与尸体,天使们发出的光柱还在不断地轰炸下来,他站在巨人的身躯上,举手打了几拳。

    “出来出来出来出来出来——”

    那巨人已经没有反应,直到他真正开始用力,撕开巨人的身体,过了一阵,才将一个浑身染血的女子身躯从那巨人的躯体内拖出来。

    “喂!醒来!你给我醒来——”

    后方有光柱炸过来,接近他的身躯便已经溃散,他将自己的力量注入女子的身体里,但他所练的霸道到极点的功法却对救人没有多少成效,以至于他也只能按照原始的方法,以捶打胸口,做人工呼吸的方式,试图将人唤醒。

    女子终于虚弱地睁开眼睛,微微张开嘴唇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后方朝着这边的轰炸已经变得格外激烈,轰鸣如潮,他单手一挥,朝着后方轰过去。

    “不要吵——”

    天穹之中,出现一个巨大的凹洞,虽然不久之后便被潮涌上来的天使填平,但总算争取了些许的时间。

    到得此时,他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不要死啊……”沙哑的声音发出来之后,他又补充一句:“你……你还欠我的,不要死啊……”

    “对不起……”女子努力地露出一个笑容,“我还欠你的吗?”

    “我没说你还完了,你就还欠我的……不要死啊!我不准你死啊——”

    “那也……没办法了啊,星哲,对不起啊……”或许是意识到死亡的来临,女子摇了摇头,缓缓地举起手,试图触摸他的脸庞,她已经没有力量,但男子还是将她的手拉了起来,附在脸上,“我下辈子……再还给你,好吗……”

    “我不要什么……”一向霸道的男子咬着牙拒绝,但在女子那边,或许已经听不见他的话,她只是看着他,目光迷离涣散,低声说话。

    “我本来想……给你生个孩子,可惜……孩子也没有,啊,星哲……”

    话音到此,终于停下来。十余年前他们曾经有可能生下一个孩子,她怀孕了,但后来因为各种的原因,孩子也没能保住。由于身体受过伤,此后她一直没能怀上,对于这件事,女子一直耿耿于怀,直到生命流逝的此刻。

    但这一切终于走到尽头了,怀中身体失去生命的这一刻,眼睛也一直睁着,望着他,就好像要将他的身影一直镌刻在灵魂深处。时间在这里沉默了许久,他伸手将她的眼睛抚上,抬头望去,城市已经化为废墟,正在震动中不断地分解剥离,朝着云层之下跌落。

    啊,这座他最后想要当做是家的城市,也终于走向了毁灭……

    光芒如怒涛般轰来,眼泪自脸颊掉落的一刻,他也抬起了头,哭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夜空已经黑暗,无数的天使围绕着那一片跌落的大地,但在某一刻,汹涌的光芒从其中爆发出来了,带着淡淡血色气息的光柱,一道接一道的冲向天空,像是齐射的巨炮,与那些天使做着抗争,试图撕开一道又一道的缺口,但无数的天使又不停地填补上来,终于,那片地域跌落到原本应该有大地的地方,再继续朝着下方概念层无限地跌落下去。

    一直到它们在视野里消失之前,光芒都没有停歇过……

    *************

    公元二零三三年,人类基因学研究到达一个新的高度,跨种族遗传的技术第一次得到实现,人类生命因此得以延长,一些神奇的“超能力”开始在人们的身上出现。

    跨种族遗传的技术扩散之后,许多古老的、激发人类身体潜力的功法再度盛行。人类社会的发展由物理研究的一面开始倾向于激发生物自身的强大。

    公元二零八零年,人类首次接触到异空间,异空间的能量溢出令得人类本身的“超能力”得到增强,诸多新的、锻炼身体的方法开始出现,在人类不断完善自我的同时,也加深了对于异空间的研究和探索。

    与此同时,社会结构开始逐渐倾向精英化,“超人类”与普通人之间的冲突开始增加,但因为文明发展的层次已经不低,这一现象只是逐步发展,并未出现影响整个社会根基的变动出现。

    公元二一零二年,异空间与人类空间的桥接逐步实质化,部分物理规则出现变化,小规模的超自然现象开始在人类社会出现。同年,可与人类共鸣的生化机甲技术初步实现。

    公元二一零五年,加拿大西北努纳武特地区超过五万平方公里的地区陆沉,在这一片土地朝着概念层跌落之后,大地的缺口之下,首次出现地狱九渊第一层的景象,但是它只在视界中存在,人类无法到达。

    公元二一零六年,天堂山出现,大地之上,人口密度较少的一些地区先后陆沉,足有三四层楼高的妖魔开始出现时间,天堂山同时出现天使镇压,每一次战斗必定波及人类城市,造成巨大损伤。人类一方,一些强者开始对抗地狱妖魔,同时对抗天使,而足有三四层高,用以增强人类力量的血肉机甲技术趋于成熟。这期间,有人称之为血肉机甲,有人称之为EVA,有人则称之为殖装。各个城市中配备殖装的战队开始出现,用以对抗肆虐的各种力量。

    在这期间,九渊与天堂山的力量出现得还算缓和,大地陆沉的现象虽然出现,但并不激烈。人类不断研究着因为这些异空间而来的各种现象,使用其中的力量,而最初的物理规则,在这期间出现了许多的变动,电力规则脱离了控制,诸多武器、导弹的技术需要大幅度的修改,核武器技术完全瘫痪。但由于科学研究的传承仍在,诸多维持社会运作的事物还是找到了替代的方法。

    在这段社会变革的过程里,有一个小小的插曲,正在其中发生。那是一个巫姓的家族,传承的力量出现了一定的变化。因为忽然有人发现,在这一家族基因力量成熟以前,其身体可以成为其它功法成熟的催化剂,这一家族的一些人,因此遭到了抓捕。

    在社会精英化的过程里,许多大家族的力量已经得到显现,其操纵律法、混淆公平并非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家中亲族被抓捕、杀害的过程里,名叫巫星哲的少年随着父母逃亡了近两个年头,这期间,与一位名叫陈学仪的大他四岁的少女相识。

    巫、陈两家乃是在逃亡途中结识的难友,同样的经历令得两家的关系变得颇为密切。然而敌人的势力太过强大,一路逃亡到最终,巫、陈两家的大人相继遇害,时年十六岁的陈学仪与十二岁的巫星哲逃亡之路变得更为艰难,不久之后,在死亡的威胁下,陈学仪夺取了少年的力量。

    巫家基因内蕴含的力量在成熟之前,有着催化他人力量成熟的效果。而达成这一目的的途径,却是类似于采补的身体交流。十二岁的少年性发育才刚刚成熟,一天晚上被少女灌下药物,第二天醒来,两人已经发生关系,而他体内苦苦锻炼而来的力量一扫而空。

    修炼的基础被毁,意味着他以后再也无法踏上获得力量的道路,身体甚至变得比普通人都不如。而原本就天资高绝的陈学仪因此将身体素质推上更高的层次,籍着这力量,她悉数打败、杀死了追来的敌人,随后带着少年逃亡其它城市,定居下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那样被追杀的过程里,少女的选择或许是绝望之中唯一的希望所在。然而年仅十二岁,身体变得几如废人,又失去前行希望的少年是无法认同这一事实的。对于此事,原本善良的少女心中,也有着同样如深渊般的内疚。此后几年间,她在加入殖装战队,成为最为出色的骑士的同时,也在尽量照顾着性格变得暴躁的少年,甚至于在此后维持着某些**而畸形的性关系。

    此后的数年间,天堂山与九渊的入侵变得愈发激烈,随着一些次元之门开始在世界上出现,少量因为故乡世界被毁灭的智慧生命也与人类出现了接触,人类的技术、对于天堂山、九渊的探索进一步深入起来。

    这个时候,名叫巫星哲的男子已经成年,在童年经历的影响下,他的性格恶劣,身体素质却是孱弱至极。或许是由于陈学仪细心照顾与始终温柔的哀求与规劝,又或者是他本身对于力量的追求还未熄灭,他仍旧学习了不少有关基因、能力方面的技术。他自小开始便颇为聪明,此时继续研究,到得二十五岁时,配合一些外来种族的能力,终于让他找到了强化自身的方法与道路,性格偏激的他在逐步的探索中变得强大起来。

    一直到二十九岁,他的力量甚至变得超越了与殖装融合的骑士。三十三岁,也就是公元二一三二年的夏天,他杀回当初追捕巫家的几个家族当中,此时那几个家族在人类社会当中已经有了颇高的地位,一部分人试图出来阻挡、说情,然而在绝对的力量下,巫星哲没有给他们留下任何的情面,包括劝说者在内,这些人家中男女老少被悉数杀光,甚至于一些殖装骑士出来阻挡,令得战斗的范围波及半座城市,死伤无数。

    此时人类社会已经开始研究如何让人类个体力量变得比殖装更强的方法,以对抗攻势日益强大的九渊与天堂山,但是纵然通过陈学仪的方面留下了一些研究成果,巫星哲本人对于人类社会的仇视与痛恨还更甚于那些超自然的敌人。

    复仇之后,在陈学仪的劝说下,巫星哲离开了原本居住的大城市。这期间,不光发生着人类与天堂山、九渊之间的战斗,生存资源的收紧导致人类本身的争权夺利、人类与异空间“遗族”之间因为利益的勾心斗角也在继续,一年之后,一部分外星“遗族”与人类建立天空都市“蓬莱”,巫星哲与陈学仪加入其中。

    虽然打着自由之旗,但此时的蓬莱与人类社会的联系其实相当紧密,双方结成统一战线的同时,蓬莱也在尽量抵挡着天堂山的入侵。

    此时的巫星哲力量强大至极,他足够接触到最高层次的许多事物,但本身对于政治、阴谋已经厌恶至极的男子不愿意理会这些。渐渐试图将蓬莱作为家乡的他也在将本身力量的知识传向整个世界,这样的过程里,与他类似的武者更多的出现。此后到二一三九年的春天,人类社会与天堂山的意志达成妥协,试图以蓬莱为代价,保有还未沦陷的最后十分之一的土地,同时也试图以空间换时间,争取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的时间。

    天堂山开始围攻蓬莱,整个过程达到两天三夜,约定的支援始终未至。战争的最后,蓬莱毁灭,跌落概念层。巫星哲在其中一直战至最终,结束了他霸道、无敌而又扭曲的一生。

    二一四二年,地球的最后一块土壤落下,人类全数灭亡。

    这,是我们故事的开端……

    1、

    风拂过夜晚凄凉的街头,吹起了地上的塑料袋与废报纸,街道上两旁没有灯,警报忽如其来时,在夜晚显得寂静的城市里,传来了阵阵骚动。

    城市中,这条街道的一旁,是一栋看来陈旧废置的大楼,二楼原该是商场,有着巨大的落地窗。此时有着窗玻璃上涂了各种的颜料,有的在里面的房间封上了夹板。在其中一扇落地窗后夹板的缝隙间,隐隐透出淡蓝色的光。我们的视野朝着缝隙靠过去。

    窗户的里侧,是在商场中隔出来的一个大房间。房间虽然大,家具倒是颇为简陋,床铺桌椅锅碗瓢盆分散各处,水槽里有未曾洗过的碗,发霉的饭菜,房间一侧有用于洗澡的小小隔间。

    ;

看过《赘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