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是江还是湖 > 第五百五十九章 死于剑下
  柳菲的实力并不用过多展露,身手敏捷,剑快又狠,处处充满着杀机,已让霸鹰和剔骨鹰心生防备,不敢再小看此女子。

  但是,面前有林泰和张晓华在,柳菲只攻不守,能将自身所学发挥地淋漓尽致。自家祖传的柳家剑法,还有明谷中谷主夏明月所授的明月剑法,当然她手中的分水剑,虽比不上那些名剑,但也是一把不可多得的好剑。

  长剑直探霸鹰的右肋,凭柳菲的身手,从剔骨鹰身后绕到霸鹰右侧,不过一眨眼的工夫。

  面前有林泰持刀阻挡,右侧突现一人前来偷袭,霸鹰不敢大意,连忙将霸刀一收,身子往后一退,下一步则是转身迎向右侧的柳菲;虽说两人不再轻视柳菲,但依然将她视为三人中实力最弱之人。

  这一回,柳菲并未再次躲闪霸鹰的霸刀,既然对方想要硬碰硬,那么她就奉陪到底,手中分水剑紧紧一握,目标从对方右肋改为其握刀之手。三对二,人数占优,实力也不弱于下风,如此情况之下,柳菲不需要拼命一搏,但也不会示弱。

  霸刀欲砍,但柳菲剑挑对方右手,两者互相往前一攻,结果是刀身碰剑身,谁都占不到便宜;两人一刀一剑就这么一碰,林泰见机行事,当即由防转攻,右脚往前一跨,手中雨纹剑朝前一探,直奔霸鹰左肋。

  刚跟柳菲的分水剑碰到一起,左侧就有林泰杀来,如此的一对二,让霸鹰很是不爽,无法打得痛快。

  林泰手中的雨纹剑没有半点犹豫,出手极快,眼看着就要刺中已来不及闪躲的霸鹰;怎料到,半路杀出剔骨鹰,他见霸鹰有难,立刻撇开张晓华,前来相救。

  这一刀刚好出现在雨纹剑的下方,剔骨鹰用力一抬,剔骨刀的刀背顶着剑刃往上一顶,林泰拿剑的右手不由自主地向上一起,恰好露出软肋;剔骨刀刀锋一转,离开那往上的剑刃,朝着林泰的右肋扫了过去。

  这时,张晓华已赶了过来,要论轻功,在场五人中属他最快,但还是赶不上剔骨刀的攻势。

  林泰的盘恒剑法以防为主,只见他高抬的右手五指一张一放,雨纹剑迅速下落,左手在下顺势一接,接着往上一抬,恰好撞在了剔骨刀的刀身上,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流畅无比,要是中途稍有失误,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一见攻势受阻,剔骨鹰当即收刀后退,没有一丝恋战;但已是来不及了,刚才张晓华虽未及时赶到,但此时已到了剔骨鹰身后,手持双剑杀了过去。

  顿感身后有杀气,剔骨鹰不再继续后退,途中脚步一停,慌忙闪向左侧,准备转身再战前后两人。可是,张晓华怎会给他机会,身形一动,手起剑落,那寒剑划破了他的腰间,暑剑砍中了他的右肩。

  霸鹰见剔骨鹰又被对方刺伤,心中愧疚,他是万万没想到对手的实力要远超预料,尤其是柳菲,其中的变数要属她最大;但事已至此,已经无法挽回了,真是一步错,步步错,二对三的局势将他们陷入苦战之中。

  如此一想,霸鹰把心一横,右手一翻,手中霸刀力压分水剑,朝着柳菲削了过去;即便是死,他也要先把面前这女子杀了才能瞑目。

  但柳菲的实力可谓是深藏不露,就见她抽剑往后一跳,紧接着朝前连刺三剑,三道剑气急速飞向霸鹰。

  迎面而来的三道剑气,霸鹰并未后退,也未躲闪,而是继续朝前,拿起手中的霸刀往前舞了一圈;虽劈下一道,挡下一道,但还是被第三道擦伤了左臂,好在伤口不深,他大步流星继续朝着柳菲杀了过去。

  柳菲知其抱有必死之心,也不跟他硬拼,能避则避,继续向后一退,但四周都是人,要想再退几步已是不可能了,无奈之下,她只好往右侧一闪。

  霸鹰哪会再给她机会,一跃而起,手中霸刀由上往下劈了过去;他已打算拼死一搏,自然是无所畏惧,全然不顾四周另外两人,眼中只有柳菲。

  对方突然暴起的这一刀,早已将她锁定,柳菲自然是躲不过了,只好举剑相迎。光凭蛮力,柳菲根本敌不过霸鹰,可要凭巧劲,现在已是来不及了,这一刀劈下来,撞得她虎口发麻,险些掉了手里的分水剑。

  霸鹰正要继续往前挺进,突然感到腰间一凉,连忙往一侧躲闪,但痛楚随之而来,林泰的剑刃上已沾染了他的血。左右两侧腰间都受了伤,霸鹰急忙往后一退,将腰间衣物一扯一扎,虽挡不住继续往外流的血,但至少能够慢些,他还想再杀一个人。

  一旁的剔骨鹰已是分身乏力,根本就帮不了霸鹰,张晓华的实力不弱,再加上他有伤在身,一时间脱不了身。张晓华的实力也是与日俱增,手持寒暑双剑,丝毫不惧剔骨鹰,哪怕是一对一,他也不觉得自己会落于下风。

  只见他右手中的暑剑朝前对方胸前一刺,剔骨鹰连忙抬刀一挡,暑剑受阻,紧接着他左手中的寒剑朝着对方颈部刺去。

  这一剑要是刺中颈部,便要立马丧命于此了,剔骨鹰只好抽刀往后一退,张晓华这一剑必然刺空;眼看着寒剑朝前刺空,暑剑还未收,剔骨鹰心中一喜,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就见他一矮身,脚步一动,砍向张晓华左腿。

  没想到对方手上兵器敌不过,改攻下路,张晓华右腿一蹬,左腿一缩,平地而起,一跳就有一人多高,当然他并没有往上跳到最高,其轻功的本事早已步入了顶尖高手的行列。

  剔骨鹰见张晓华上跳,这一刀也是挥了个空,继续往前走了一步,急忙转身想要往回去帮一旁的霸鹰,可惜还是迟了一步。

  柳菲手中的分水剑将霸鹰的霸刀往外一拨,林泰跟上就是一剑,刺进了心窝;不是霸鹰不想躲,而是根本来不及躲,更何况两人的配合越来越好,最致命的是霸鹰失血过多,实力早已大打折扣。

  剔骨鹰见自己的好兄弟死于对方剑下,心中悲痛万分,大吼一声,朝着林泰杀了过去。

看过《是江还是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