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2074章 顾长生,我就是你的执念!
    圣金色的光芒,从顾长生的眉心,不断的抽离,往蛇飘飘身上而去……
  
      而月宫神殿,那扇紧闭的大门,也在顾长生的眼前,缓缓开启……
  
      顾长生的身形,踉跄了一下,看着眼前,身形逐渐变得模糊的蛇飘飘,一时之间,不知该作何反应……
  
      她北上的最终目的,就是找到女神之墓,如今,女神之墓就在她的面前,大门,也已经开启,可是,不知为何,她却在这一刻,迟疑了……
  
      她的踟蹰,来自,最后的一丝理智……
  
      “顾长生,诸神门开,无悔路,顾长生,对不起!”随着月宫神殿的大门,缓缓开启,蛇飘飘的身形,更加的模糊,浅淡的声音,从她的嘴里,发出……
  
      蛇飘飘扭头,对着顾长生,露出凄美一笑。
  
      “蛇飘飘……为什么?”
  
      为什么说对不起?
  
      为什么,这大门开启的瞬间,她竟然生出了迟疑?
  
      为什么?
  
      她从来没有想过,会后退,也从来没有想过后退,她身体中,那一股力量,更是不允许她后退,可是为什么,这一个瞬间,她却望而却步,不想,再往前走一步了呢?
  
      “顾长生,我就是你脑海中,最深的执念!我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你执念来此,为你,开启这诸神之门!”蛇飘飘的声音,再次传来,那声音之中,带着无尽的不甘和愧疚……
  
      顾长生闻言,心顿时一紧,可是,等她再想开口之时,她的眼前,场景一个转换,眼前再不见通天路,唯有金碧辉煌的殿宇,琳琅满目的珍奇珠宝……
  
      “顾长生!对不起!顾长生……”
  
      蛇飘飘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顾长生循着声音的来源处,回眸,只看到,那扇开启的大门外,蛇飘飘的身影,已经变得接近虚无……
  
      “蛇飘飘!回来!你给我回来!”顾长生见此,顿时目呲欲裂,忍不住的迈步,就往蛇飘飘的方向跑去。
  
      可是,任凭她怎么跑,她和蛇飘飘,和那扇门的距离,一直,都是那么远,仿佛近在眼前,却又远在天边!
  
      “蛇飘飘,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看着蛇飘飘快要消失的身影,顾长生凤眸血红一片红,歇斯底里的大吼。
  
      “顾长生,你想知道的一切,都在这神墓之中,宿命的齿轮,已然开启,这,就是你的宿命!”
  
      “顾长生,对不起!”
  
      蛇飘飘虚无的身影,终于,转换成了零星的光点,消失在了大门四周,而在蛇飘飘的身影消失的瞬间,那打开的大门,闭合如初……
  
      仿佛,从来未曾开启过,又仿佛,蛇飘飘从来不曾存在过……
  
      “蛇飘飘!”
  
      顾长生的身形,委顿在地,失神的低唤……
  
      蛇飘飘,消失了!
  
      这一次,顾长生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蛇飘飘的气息,已经不存在了!
  
      不似在星宿塔中一般,这一次,蛇飘飘是真的消失了,真的死了,再也不会回来……
  
      诸神门开无悔路,从此以后,世上再无唤月权杖,再无蛇飘飘……
  
      蛇飘飘,是真的死了!
  
      再也不会回来了!
  
      “长生!”周沐上前,担忧的将地上的小女人抱在怀里,温声的唤。
  
      “妖孽,蛇飘飘死了!她死了……我心中的执念,消失了……她……她就是我脑海中,那铭心刻骨,无迹可寻的执念!她就是我的执念……”抓着自家妖孽的衣衫,感受着从自家妖孽身上传来的熟悉的温度,顾长生明艳的小脸,苍白如雪,没有一丝血色……
  
      执念!
  
      她要复生父母的执念,她要北上寻找女神之墓的执念,在这一刻,突然,不再那么的执着了!
  
      那种,不能被她左右的执念,终于,从她的脑海之中,消失不见了!
  
      这一路上,每每她想理智的思考,思考北上的可行性,思考继续走下去的后果之时,每当她出现迟疑和踟蹰之时,都会让她陷入痛苦的昏厥之中的执念,终于,消失了……
  
      在女神之墓的墓门,开启之时!
  
      她的执念,消失了!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蛇飘飘会是自己脑海中的执念?为什么她存在的意义,就是要让自己执念来到这里,为自己开启这神墓的墓门?
  
      为什么?
  
      蛇飘飘就是唤月权杖,而唤月权杖,是神尊荒古的神兵……
  
      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因为什么?
  
      自己和月神婆娑,和神尊荒古,到底有什么牵扯?
  
      为什么?
  
      “顾长生,顾长生你想找的女神之泪,是不是这个?”
  
      而就在顾长生脑海之中翻江倒海,完全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之时,小灵犀捧着一个金光闪闪的盒子,走到了她的面前……
  
      盒子打开,两颗经营剔透的泪珠儿,赫然在望……
  
      那泪珠,氤氲流光,赤金色的光芒流转,仿佛带着无尽的神力一般……
  
      女神之泪!
  
      情根眼泪!
  
      看到那两颗泪珠的第一时间,顾长生就瞪大了双眼。
  
      她苦苦寻找的女神之泪,她费尽心思,一路历经生死北上,所要寻找的女神之泪,如今,就在她的眼前……
  
      得来,全不费工夫!
  
      可是,看着小灵犀捧到眼前的女神之泪,顾长生却无论如何,都伸不出手了……
  
      她伸不出手……
  
      摇头,拒绝!
  
      “不!不!不是这样的,不是的!我的父母,是寻常人,我能够复生他们的!我一定能够复生他们的!”嘴里,失魂落魄的低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顾长生的心底,却无比的清楚……
  
      未必!
  
      真的未必!
  
      这一切的一切,都好像是一个巨大的阴谋,笼罩在她心头!
  
      这两颗近在眼前的女神之泪,未必,能复生自己的父母,未必能的……
  
      “长生,你怎么了?你心心念念,想要寻找的,不就是这女神之泪吗?如今,这女神之泪,就在眼前,你怎么又迟疑了?”周沐垂眸,看着怀中的小女人,皱眉道。
  
      “妖孽!我们走!我们走!我们离开这里!我不要复生我的父母了!我不要了!我复生不了他们,也改变不了一切,我更不想面对这一切,我们走,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
  
      顾长生闻言,转手,紧紧的抓住了周沐的衣衫,焦急的开口道。
  
      然后,下一个瞬间,顾长生就挣扎着从周沐的怀里爬了起来,拖着那一尊棺椁,就要往神墓大门所在的方向而去……
  
      “顾长生,你到底发的什么疯?我们好不容易才到了女神之墓,才找到了女神之泪,你怎么在这个时候发疯?你难道不想复生你的父母了吗?”弑无绝见此,当即转身,拦在了顾长生的身前,焦急的道,“是谁,口口声声说,前世今生,她亏欠了父母两辈子?”
  
      “如今,女神之泪就在眼前,你难道不想试一试?就这么放弃了?”
  
      “你的心,可能安?”
  
      在弑无绝口口声声的逼问之下,顾长生摇头,她能做的,唯有摇头。
  
      “顾长生,不要胡闹了,这如果真的是女神之泪,那就是这时间,唯一能够复生你父母的契机,你不是说,不战而屈人之兵吗?怎么,这根本就不用战,只要将这两颗眼泪,放如你父母的棺椁之中,就能让他们重见天日,这个时候,你却要放弃了吗?”小灵犀呆愣愣的捧着那两颗眼泪,一脸的莫名其妙。
  
      在进入女神之墓前,顾长生还言之凿凿,说是就算是付出生命的代价,也要复生自己的父母,可是,现在,他们进来了神墓,也拿到了女神之泪,顾长生却说,她要放弃了?
  
      这个结果,莫说是小灵犀和金宝小娃儿,就连弑无绝和周沐,都完全不能理解!
  
      “不!不!你们不懂!你们不懂!我怕!我怕!我要离开这里,我要离开这里!妖孽,我们走,我情愿背负不孝的罪名,我情愿两生不得圆满,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一手拖着棺椁不放手,顾长生伸出另一手,拉住了周沐的衣衫……
  
      明艳的小脸之上,苍白如雪,顾长生摇头,泫然欲泣,低声的哀求……
  
      妖孽,我们离开这里!
  
      我的心中,再无执念,有的,只有恐惧和畏缩!
  
      “长生……”周沐闻言,宛如神邸的脸上,满是为难之色……
  
      离开?
  
      离开了这里,那就意味着,彻底放弃了最后的一线契机,意味着,他的长生,前世今生,都难得一个圆满!
  
      意味着,她的心底,终究有一个地方,始终是空的!
  
      “妖孽,我们走好不好?我们不要继续了!这条路,走到这里,我已经不再执念,也不想去碰触那个真相了,妖孽,我们离开!此时离开,还来得及的!求求你!我求求你……”无声泪落,顾长生整个人,都在轻轻颤栗……
  
      她怕了!
  
      在,愈发靠近真相的这一刻,在,能复生父母的最后契机之前……
  
      她真的怕了!
  
      心中,那一抹不好的预感,无比强烈,让顾长生,坐立难安!
  
      她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预感,相信自己的直觉……
  
      “长生?为什么?为什么临时改变主意?为什么机会明明摆在眼前,却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就要放弃?”周沐看着自家小女人,沉声开口道……
  
  

看过《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