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超时空微信 > 第七百二十五章 东方点穴VS非洲巫术
    “嗡嗡嗡……”
  
      轰鸣声伴随着巨大的气浪,一架直升机缓缓降落在一艘补给船的平台上,舱门很快被推开,罗西从直升机上跳了下来。
  
      “妹夫,我想死你了。”看着站在补给船上正在钓鱼的李大成,罗西立即走了过来,张开双臂就要来一个热情的拥抱,以表达自己的想念之情。
  
      “离我远点儿。”李大成伸出一只手挡住罗西,眼睛认真的盯着海面,“吧,什么事能让你不远千里乘坐直升机跑到我这里来,连在电话里面都不行?”
  
      “没什么,就是单纯的想你了,来看看你。”罗西笑着道,他在华夏待过一段时间,知道求人办事,见面就,是非常唐突的,他在华夏的语言老师教他遇到这种事的时候应该拐着弯,虽然他不太理解拐着弯应该怎么,但找个时机,找个话题,顺利的把他要讲的事情代入进去,应该是非常不错的。
  
      “看看我?看我死没死吗?”李大成问道,他如果死了,那么藏在莫妮卡庄园的所有财宝就都是罗西的了,“现在看到了吧?可以走了吗?”
  
      “妹夫,瞧你这话的,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咱们可是自家人啊,我怎么希望你死呢?”罗西赶忙道,生怕对方误会什么。
  
      “行了行了,别跟我套近乎了,有事赶紧,没事赶紧混蛋。”李大成不耐烦的道,这么墨迹的老外,他还是第一次见,问题还是熟人,你郁闷不郁闷?
  
      “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就是我有一件事,自己一直拿不定主意,想找你商量商量,给个主意。”罗西笑嘻嘻的道,不是应该拐弯儿吗?现在他改了,也没用啊,他怀疑当初遇到的是一个骗子老师。
  
      “拿不定主意?开什么玩笑,你还有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你不是最有主意的吗?”李大成淡淡的道,突然手中的鱼缸往上一挑,鱼钩从水面越出,上面什么都没有,李大成失望的从新往鱼钩上挂了一条虾,然后又扔到了海里。
  
      一旁的罗西却被李大成的话吓了一跳,他还以为想要单干的事情被莫妮卡告诉了对方,可是看到对方平静的表情,似乎又不太像,毕竟以对方的性格,如果真知道,也就不会跟这趟船了。
  
      于是罗西笑着道,“华夏有句老话叫做: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
  
      可是话还没完,就被李大成打断了,“你懂得不少,不过你得清楚,咱俩谁是臭皮匠,谁是诸葛亮。”
  
      “我是臭皮匠,你是诸葛亮,你最亮了。”罗西赶紧道,没等对方拒绝,他赶紧道,“恩,是这样的,恩里克变成活死人的事情,你也应该知道了,我被父亲派到非洲寻找巫师的事情,我也告诉过你了,可问题是,巫师我找了很多,都没用啊,如果就这么回去,这次的非洲之行就相当于白走一趟,你看你能不能帮我出个主意,让我回去能够有个交代?”
  
      “巫师不好使,你找我有什么用?我又不会巫术。”李大成道,目光一刻不离的继续盯着海面,就好像罗西的事情跟他无关一样。
  
      “所以我才让你帮我出个主意,而不是使用巫术啊。”罗西苦着脸道,本来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他的心里还挺高兴的,能够得到父亲的器重,接班族长指日可待,可是当他冷静下来,再思考这件事的时候,就觉得非常不妙了。
  
      父亲之所以派他来,是为了寻找巫师,找到解决恩里克的办法,如果他回去之后,没有带回能救下巫师的办法,那么父亲岂不是会觉得他很没用?连这点儿事都办不成?要知道寻找巫师这个主意,一开始就是他提出来了。
  
      现在想象,还真有点儿聪明反被聪明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意思。
  
      “你想让我给你想个什么样的主意?”李大成假装不明白罗西的意思,其实从罗西一提起这件事,他就知道对方的用意了,可是在这件事情上,他不能表现的太积极,否则很容易暴露自己,虽然他知道对方早已经猜到了,但是有些事情,猜到和从他口中出来,完全是两码事,所以这糊涂,他必须要装下去。
  
      “就是能够让我回去完满向父亲交差的主意。”罗西目不转睛的看着李大成,脸上充满了渴望。
  
      “很简单,想办法把恩里克的病治好,让他继承芬迪尼家族的族长之位。”李大成很自然的道,“至于你,不定醒来的恩里克会感激的把家族的鱼罐头厂给你,以后去看我的时候,终于有土特产可以拿了。”
  
      “不行不行,这个办法不行。”罗西听到后赶忙摇头,“恩里克的病好了,我还怎么继承族长之位啊?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比如呢?”
  
      “比如能让恩里克醒过来,但是却失忆了那种,对,失忆。”罗西道。
  
      “这种事你不应该来找我,而是应该去找上帝,只有上帝能帮你这个忙。”李大成冷笑着道,想吃肉,还不想杀,哪来那么多的好事?
  
      “那该怎么办,总不能无功而返吧?”罗西失落的道,美差变成了苦差,真恨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多嘴,安静的坐着多好啊。
  
      李大成用眼睛的余光瞄了一下身旁的罗西,心里暗笑的同时,继续钓鱼。
  
      过了一会儿,罗西自己有些站不住了,他是想让对方给他出主意,所以才摆出失落的样子,可是现在对方什么都不,理都不理他,还在这里摆造型干嘛?
  
      “妹夫,算我求你了。”罗西突然紧紧的抓住李大成的手,苦苦哀求道,“我知道你比诸葛亮还要厉害,在我眼中你就是上帝,你一定有办法帮助我的。”
  
      “你这马屁拍的太直接,太没技术含量了。”李大成推了推罗西,不让对方妨碍他钓鱼,奈何对方铁了心了,一副你不出主意我就不松手的样子,让他根本没法专心享受钓鱼,“你还真是属狗皮膏药的。”
  
      “别管什么药,反正你不帮我,我就不走了。”罗西耍起了赖皮。
  
      “你是在威胁我吗?”李大成皱起了眉头,“信不信我给你点穴?”
  
      “点吧点吧,让我像恩里克一样,这样我也就不用回去了。”罗西大声的道,出来已经很多天了,如果再不回去复命,还真难向父亲交代。
  
      “你以为我不敢吗?”李大成着就把手抬了起来。
  
      罗西看见后立即抓住李大成的手,一概之前的无赖,笑着对李大成道,“别,妹夫,咱们是一家人,没必要动手,快把手收好。”在他看来,对方的这双手,比枪还要厉害百倍千倍。
  
      想到这里,罗西沉默了一下,缓缓的松开李大成,然后看了一眼周围的船员,咬了咬牙,道,“其实,我还有个主意,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办到。”
  
      “!”李大成就知道,对方心里肯定有主意。
  
      “恩,我想先把这次带来的活死人保镖救活,让父亲知道确实是非洲的巫师所为,然后让父亲将恩里克带到非洲,最后利用巫师,让恩里克在非洲这片土地上彻底消失。”罗西冷冷的道,话语中没有任何的感情。
  
      李大成听到这些话后笑了,一是觉得罗西终于有了觉悟,二是觉得罗西能把这个主意告诉他,显然是没把他当做外人。
  
      “罗西啊!”李大成伸手拍了拍罗西的肩膀,一脸欣慰的道,“你成长了。”
  
      “为了族长之位,这次我拼了。”罗西咬牙切齿的道,“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
  
      “很好啊。”
  
      “那你能不能帮我?”
  
      “没问题。”别的李大成不敢,但是让一个人消失,简直就是他的拿手绝活儿。
  
      “那就只能麻烦你再跟我回趟非洲了。”罗西道,同时心中异常兴奋,能够得到眼前这个男人的支持,就相当于计划成功了一半。
  
      “没那个必要。”李大成摇了摇头,道,“需要的时候给彼得罗发条短信或者打个电话,我一直在他身边。”
  
      罗西点点头,他明白对方这是要借短信和电话作为信号,收到之后就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果然是他!
  
      真的是他!
  
      罗西深吸了一口气,虽然之前猜到了,但此时还是不禁感到后背发凉,千里之外就能点穴解穴,这种事果然真的存在,实在是太可怕了,比洲际导弹还要可怕。
  
      洲际导弹从一个洲飞到另一个洲还需要时间呢,而且还有一定的误差,对方可倒好,没有时差也没有误差,简直就是神技啊,和这样的人为敌,简直就是死路一条,不,对方还算人吗?应该不能算在人的范畴当中了。
  
      “那,我回去了?”罗西问道。
  
      “这种事,本来就没有来的必要,耽误我钓鱼。”这个时候,鱼线在水中不停的游动,李大成赶紧收线,把鱼竿挑了上来,一条一尺多长的鱼越出水面,“哈哈,有收获,看来等一下能吃到烤鱼啦。”
  
      直升机缓缓的起飞,离开了补给船,很快就消失在海与天的连接之处。
  
      砰砰砰!
  
      平静的海面上突然冒出来几个潜水员,其中一人手中举着一把金光闪闪的金色皇冠,上面镶嵌的宝石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金子,许许多多的金子。”完就把金冠扔上了补给船。
  
      李大成一伸手,就把金冠接了下来,摸了摸材质,看了看宝石,冲着打捞船上的彼得罗一摆手,新一轮打捞开始了。
  
      罗西回到非洲一处热带雨林当中,在茂密的树林之中,有一处不大的空地,在这里有几个用草、叶还有树枝树干砌成的简易草屋,这里的人脸上画着各色涂料,全身上下只有腰间系着一大串的树叶用来遮挡。
  
      离这个原始部落几百米外的一块地方,七八个帐篷成圆形排列着,中间是一堆还在燃烧的篝火,二十几个身穿迷彩服装的壮汉围在火堆旁,还有几个壮汉端着冲锋枪在周围进行巡逻。
  
      “我买来了巫师需要的东西,现在应该可以开始了。”罗西拎着大包包的,和一个保镖回到了驻扎的营地。
  
      “怎么去了这么久?”一个中年人问道。
  
      罗西看了对方一眼,虽然心中对对方话的口气十分的不满,但还是好声好气的进行解释,谁让对方是父亲派来的人呢?
  
      “这里物资贫乏的程度你也不是不知道,而且那个巫师需要的竟是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我跑了很多个地方,才把东西收集齐。”
  
      “那就赶紧把巫师找来开始吧,族长还在家里等待我们的消息呢。”中年人道。
  
      罗西拎着袋子,和当地一位负责带路的道友,向前方的原始部落走去,中年人指挥着其他保镖,将随队带着的活死人患者抬了过去。
  
      由于之前进行过沟通,一切都变的顺理成章,部落的巫师在检查过袋子里面的东西之后,满意的冲着罗西点点头,然后呜呜呜呜冲着一旁围着的部落族人了一些话,随后大家全部来到了部落的中心位置。
  
      活死人保镖被抬放在一块石板上,有点儿像放在案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巫师围上兽皮,戴上用各种树枝和羽毛编织的帽子戴在头上,然后就开始围着石板,一边砰砰跳跳手舞足蹈,一边叽里咕噜的唱着什么,而部落的族人也么有闲着,围成一个圈,跪在地上,双臂伸直,脸贴地面。
  
      唧唧叽叽……
  
      咕咕噜噜……
  
      啊啊恰恰……
  
      巫师还是不停的往活死人的身上洒些东西,嘴里面的声音也越来越大,而周围跪着的族人也跟着唱了起来,做法似乎进入到了高-潮阶段,整个雨林仿佛都被一种神秘的气息笼罩住了。
  
      罗西咽了一口吐沫,虽然他更相信科学,可是被眼前一幕幕感染的,心中不自觉的还真有点儿相信了。
  
      东方点穴,对上非洲巫术,到底谁能笑到最后呢?
  
      ……

看过《超时空微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