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220章:筵席
赵弘润原以为此番再临咸阳,秦王囘多少会因为前一阵子他兵临咸阳城下时的挑衅举动而给他来个下马威什么的,没想到,秦王囘的态度很平静。
  
  既没有因为当初赵弘润兵临咸阳城下时的挑衅举动而恶意报复,也没有因为魏秦或将结盟而对赵弘润热情几分,平静中带着几分审视的味道,就仿佛,老丈人看待女婿似的。
  
  这使得赵弘润在路上打的腹稿有一半失去了意义,因为秦王囘根本就没有找他麻烦的意思,只是从头到尾仔仔细细地审视着他,让赵弘润颇有种毛骨悚然般的不适感。
  
  在筵席上,赵弘润的坐席被安置在东侧的首席,与出访秦国的魏使杜宥同席,方便他们两人在酒席筵中私下交谈,毕竟杜宥虽然说是出访秦国的使臣,但促成魏秦结盟,单靠他一人还是不够的,还得由魏西战场的主帅赵弘润点头同意,秦魏双方才能达成共识。
  
  而在赵弘润的下首,则是秦少君与玉珑公主二人同席,她二人的座位,别说让很多魏人看不懂,就连秦人也看不明白。
  
  要知道,秦少君的身份很特殊,她既是女儿身,又是秦国至今为止名义上的储君,因此,当想到『联姻』这件事后,似赵冉、卫鞅、渭阳君嬴华、阳泉君赢镹、蓝田君赢谪等人,下意识地就联想到了这位少君。
  
  但这位少君的身份着实有些尴尬:若从秦国储君的角度出发,少君当迎娶魏国的王女玉珑公主为妻,二人称得上是门当户对;可若是从秦少君的女儿身角度出发,嫁给魏公子润这位强势的魏王公子,这将会对魏秦结盟一事起到最大的促成与推动作用。
  
  而这两种选择,对秦国而言皆有利弊。
  
  就比如说,尽管此刻在这座宫殿内的咸阳贵族或多或少都已得知秦少君可能是女儿身的事实,但这件事从未说破过,并且,秦国中下阶级的国人,也一直都认为秦少君乃是他们秦国未来的君王。
  
  在这种情况下,突然让秦少君改回女装,嫁给魏国公子姬润,相信秦国最起码有一半以上的人无法接受这种事。
  
  当然了,似联姻的问题,嬴华、赵冉、卫鞅等人也就是在心中猜测一下,毕竟联姻只是手段,促成魏秦结盟才是目的,相比较秦少君究竟与谁人成婚,他们更加在意魏秦结盟后,秦国能从魏国那里得到的好处。
  
  至于秦少君究竟继续装扮男儿迎娶玉珑公主,还是脱下男装、换上女装嫁给魏公子润,这种事留着让秦王囘自己去考虑就行了,反正关系不大。
  
  而此时,秦王囘也正在考虑这个问题。
  
  对于赵弘润,秦王囘当真是很满意,别看前一阵子作为敌对时,他对几乎将他秦国逼上绝路的赵弘润恨得咬牙切齿,但如今,在或将成为翁婿的情况下,秦王囘又对这个女婿的才华感到十分满意,或许这就是所谓人的矛盾心理。
  
  唯一让秦王囘犯难的,就是秦少君的真实身份。
  
  当年为了稳固王位,秦王囘让明明是女儿身的秦少君假扮男儿,并立为储君,杜绝了某些野心之人对王位的窥视。他当时想着,待日后生下子嗣后,再另立储君之位即可,至于秦少君,到时候对外公布一个假消息即可。
  
  比如说,对外公布秦少君不幸病故什么的,来个瞒天过海,让这个女儿重新变成秦国的公主,反正秦国的民众又不会得知真正的情况。
  
  但问题是,由于秦国这边的生活条件不高,让秦王囘有好几个儿子皆不幸夭折,以至于到如今,秦少君最大也是唯一的弟弟赢伤,目前满打满算也只有十一岁,而且身体从小就虚弱,说难听点,谁也说不准哪天会不会因病而故。
  
  正是处于这份担心,秦王囘暂时不打算摘下秦少君这位长女的储君位置。
  
  因为秦少君虽然是女儿身,但自幼因为品德而受到秦人的推崇,倘若秦王囘执意要拿掉长女的储君身份,那么就只能对外公布类似『少君病故』的消息,而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当秦少君的弟弟赢伤病故后,秦王囘没有办法再次让秦少君再次担任储君。
  
  这样一来,秦王囘就没有继承王位的子嗣了,这种情况对于一个国家而言,是非常不利的,因为这会引起其他嬴姓王族对王位的窥视。
  
  正因为兹事体大,秦王囘不敢轻易做出决定。
  
  秦王囘的沉默,让殿内在座的某些咸阳贵族产生了误会,他们哪里晓得秦王囘是在考虑着联姻的问题,见自家大王在筵席中面色深沉,还以为是故意给赵弘润摆脸色,心下遂有了针对赵弘润的心思。
  
  说实话,秦人对赵弘润的感觉普遍很差,毕竟赵弘润在三年前就挡住了秦人东征的脚步,今天又率领近十万魏军杀到他们秦国的领土,对秦国造成了无法估量的损失。
  
  而其中损失最大的,无外乎秦国的贵族阶级,尤其是咸阳贵族。
  
  毕竟因为赵弘润的关系,秦国近几年对魏国方向的战争几乎没有得到任何回报,还因此白白牺牲了几十万的青壮,其中的损失,哪里是一朝一夕就能估算清楚的?
  
  这份愤懑,让一些咸阳贵族们忍不住在筵席中开口针对赵弘润。
  
  这不,当即就有一位咸阳贵族举着酒樽对赵弘润说道:“姬润公子,在下听说,贵国的魏王陛下有意与我大秦媾和结盟,不知贵国何故突然与大秦媾和?”
  
  赵弘润一眼就看出对方不怀好意,眼皮一挑刚要说话,就听身旁的本国使节杜宥笑着说道:“自然是为两国生灵。……夫战,人祸也,伤国伤民。”说着,这位魏国礼部尚书开始侃侃而谈,列举种种因战争而起的惨剧,然后又从数百年前姬赵氏魏人与秦人的渊源,说到今时今日秦人与魏国的矛盾,才思敏捷、口若悬河,生生让那名咸阳贵族插不上嘴。
  
  赵弘润几次看到那名咸阳贵族想要张口,却被杜宥打断,心中好笑之余,对杜宥的口才颇为佩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巴拉巴拉说一大堆,说得对方头昏脑涨,这份才思,着实厉害。
  
  更让赵弘润感到好笑的是,当说完一大堆,待杜宥微笑着遥敬那名咸阳贵族时,对方居然也呆愣愣地举杯喝了一口酒水,显然是被杜宥绕迷糊了。
  
  不过接下来,杜宥就没有那么轻松了,因为那些咸阳贵族,接二连三地跳出来,提出了种种问题,其中最过直接、最过尖锐的问题,就当属『魏国将如何赔偿秦国的损失』这个话题。
  
  看得出来,那些咸阳贵族最在意的,还是利益。
  
  由于是以一敌众,纵使是杜宥这样学富五车的魏国贤臣,也被那些咸阳贵族说得有些疲于应付,以至于在寒冬腊月,额头竟渗出了一层汗水。
  
  见此,赵弘润冷不丁插嘴道:“赔偿?我大魏因何要赔偿贵国的损失?”
  
  听到赵弘润在旁插嘴,杜宥心中暗道不好,要知道,他抢着开口,就是为了避免让旁边这位肃王殿下开口。
  
  在大梁谁不知道,这位殿下的唇舌那是能气死人的!
  
  记得当初就出现过谣言,说宗府宗老赵泰汝、赵来拓、赵来朴等人,当年被这位肃王殿下骂地险些当场吐血,虽然事后双方都否认有这件事,但无法否认,赵泰汝至今仍在指责肃王赵弘润目无长辈。
  
  想到这里,杜宥连连给身边那位肃王殿下使眼色,毕竟好端端的结盟一事,可别因为这位肃王殿下的唇舌而搅黄了。
  
  然而,赵弘润却对杜宥的颜色视而不见,在他看来,与秦媾和结盟是一回事,赔偿对方又是另外一回事——他魏国有什么理由要向秦国赔偿?
  
  “本王实在是不明白,阁下说的赔偿,是出于哪件事?……是因为三年前贵国的军队败在本王手中?亦或是今年贵国的军队仍然败在本王手中?”
  
  赵弘润摇晃着手中的酒樽,似笑非笑地说着让殿内所有秦人都感到羞耻的话题。
  
  其中,渭阳君嬴华、阳泉君赢镹,纵使他们明白赵弘润并非是针对他们,此刻也是满脸尴尬,只好借低头饮酒作为遮掩。
  
  而此时,那名咸阳贵族亦是气地满脸通红,生硬地说道:“姬润公子!我大秦并未战败!”
  
  赵弘润瞥了一眼对方,似笑非笑地说道:“阁下说的,是前年贵国二十万军队在三川全军覆没那回,还是被本王打到咸阳城下的这回?还是说,两回都是?”
  
  “你!”那名咸阳贵族闻言气得几乎吐血,但却无言以对。
  
  因为事实就像赵弘润所说的,无论如何,这两回魏秦之战,秦国都是惨败——不管他们秦人承认与否,事实如此。
  
  想了想,那名咸阳贵族咬牙切齿地说道:“姬润公子切莫得意,倘若此战持续下去,来年开春,姬润公子未必还能占据优势?”
  
  赵弘润闻言不屑一顾地撇了撇嘴:“你们等得到来年开春么?”
  
  仅一句话,就将那些咸阳贵族气得半死。
  
  然而奇怪的是,亲眼目睹着赵弘润与那些咸阳贵族相互争吵,可秦王囘却仿佛丝毫没有干涉的意思。
  
  他时不时地看看赵弘润,看看秦少君,看看玉珑公主,随即又陷入沉思。
  
  看到这一幕,似赵冉、卫鞅对视一眼,心中也就明白了。
  
  很显然,自家大王可能早就被魏王的书信以及魏使杜宥给说动了,秦魏联盟势在必行,眼下唯一困扰自家大王的,只是那个联姻的问题而已。
  
  一次成功的联姻,能让秦魏两国皆受益不浅。
  
  :。:

看过《大魏宫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