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1998之混也是种生活 > 第198章 谋算
  大厅里,一众小姐妹神情复杂地看着一脸防贼模样的陆菲菲,又看了看宛若木雕静静坐在那的黄昊和脸上满是狂躁的约翰。

  那个洋鬼子来自全球最大的猪肉生产企业也就罢了,毕竟在沃尔玛里面收银也算世界五百强的员工,在不清楚约翰的具体职位前,她们可以无动于衷。

  但她们万万没有想到,黄昊这位校花追求者、前学生会会长竟然是“高官之子”——虽然她们并不清楚一个省发改委副主任究竟是多大的官,但对于她们而言,只要比县长大,就是妥妥的高官了。

  而她们更加没有想到的是,陆菲菲她哥的能量竟然大到了这个地步,一个电话就让黄昊的父亲急匆匆地赶了过来;而且从刚才这位副主任的热情的模样和陆菲菲她哥很有些应付的表情来看……

  想到这里,一票子小姐妹的心中有些不淡定了。

  “菲菲,你哥究竟是干嘛的啊?”一个跟陆菲菲同宿舍的小姐妹悄悄问道。

  由于陆菲菲从来没有透漏过自己铸投商贸小公主的身份,也从来没跟同学们聊过杨铸,因此她们除了知道这位新晋校花很能打,家庭条件也貌似不错外,其余的一无所知。

  想了想,陆菲菲有些为难地瞧着那位小姐妹,挠了挠脸:“嗯……我哥做了点小生意。”

  此言一出,不但一票子小姐妹满脸的不信,连黄昊都眼角抽了抽,虽然知道陆菲菲肯定是受了家里的告诫,不允许透漏家庭背景,但是……现在都这情况了,大伙又不是瞎子,你这话忽悠鬼呢?

  还小生意?

  全国上下当前靠着做小生意能让一个省发改委的副主任如此低姿态的人,你倒是给我找出来一个看看?

  隐隐猜到了陆菲菲苦衷的小姐妹们并没有继续说什么,不过由于当下气氛过于僵硬,她们颇有些难受,不由得总想找点话题聊一聊。

  于是,刚才送螃蟹过去的小姐妹另起了话题:“菲菲,你嫂子长得好漂亮,气质也好棒,很像那个演倚天屠龙记的周海梅呢,你哥真有福气!”

  陆菲菲皱了皱眉,现在的她,很有些听不得万清猗的好话,当下没好气地说道:“那个不是我嫂子,只是我哥的助理而已。”

  那个小姐妹下巴都快惊下来,那屋里一共就两个女人,既然那个漂亮的不是陆菲菲的嫂子,那意思是……另一个毫不起眼,甚至可以说是样貌古怪的女人才是她嫂子?

  得到确定答复后,在场所有人的表情都古怪起来,其中有两个自认姿色还算不错的小姐妹颇有些沮丧——现在大老板们的口味都已经如此奇葩了么?

  ……………………

  而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打上“审美另类”标签的杨铸正在包房里,一边吃着东西,一边与黄韬侃侃而谈:“总之,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史密斯菲尔德公司因为漂亮国现在声势越来越浩大的反转基因食品浪潮,业务和股票都遭受了重创,而这种损失已经到了伤筋动骨的地步了;中短期内看不到本国市场有复苏迹象的他们,如果不想破产倒闭,就必须把业务拓展到海外。”

  “而对当下漂亮国情况有所了解的明眼人都知道,目前在漂亮国不断攻城略地,俨然成为肉类罐头明星的泉城牌午餐肉将是他们最好的寄居壳子。”

  “如果能收购掉泉城肉联厂,并且把这个品牌名捏在手中,不但史密斯菲尔德公司TOB的业务量大涨,可以很好的解决他们生猪出栏的问题;更是可以借用泉城牌各类肉食罐头的影响力,一举拓开欧美市场TOC的业务;”

  “以泉城牌肉食罐头在欧美当下的影响力和受欢迎程度,一旦他们计划得逞,不但可以挽回所有的损失,还能趁着漂亮国同行们损失惨重的这档口,一举成为终端TOP3的品牌,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摆脱那些粮食供应商对他们的控制。”

  黄韬皱着眉,好半晌才吸收了杨铸刚才话里的诸多信息,然后有些不解地问道:“就算现在漂亮国现在的反转基因食品风潮非常激烈,但史密斯菲尔德公司好歹也是全球第一的猪肉生产商,短短两三个月的销售困难不至于让他们伤筋动骨吧?”

  杨铸撇了撇嘴:“黄主任大概对漂亮国的畜牧产业不太了解。”

  “与咱们国家当前的散养猪不同,漂亮国很早以前就开始大规模、工业化地养猪了,从选种-入栏-喂养-阉割-防疫-出栏-屠宰-仓储-物流等等环节,基本实现了流水化作业。”

  “这种工业化的养殖方法,固然能够极大地降低养殖成本,从而降低肉类价格,但由于过于精细化管理,导致他们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对于某些风险的抗性严重不足;”

  “就拿这次反转基因食品风波来说,采用了转基因大豆做饲料的史密斯菲尔德公司所生产的猪肉成了第一批受害者;”

  “当市场需求断崖式下跌的时候,他们该怎么办?”

  “像咱们国家的农户一般,暂不出栏,多养几年?”

  “别闹了,这种工业化养殖方法,是分批养殖的,至少一周需要出栏一次;”

  “而且他们对于出栏时间有严格控制,如果超过5个半月还不能出栏,那他们就要亏本;如果超过10个月还不能出栏,那么瘟疫爆发的可能性就会高到一个极为危险的程度,一旦有什么猪瘟出现,他们就会血本无归。”

  “所以,他们普遍采用的做法就是正常屠宰,然后放入冷库储藏,寻找机会出售;这样虽然会降低猪肉的价值,但好歹可以保本;”

  “但是以史密斯菲尔德公司的产能,在有进无出的情况下,他们的那些冷库空间又能支撑多久,半年,还是一年?”

  “要知道,且不说修建一座巨型冷库所需要的资金是个天文数字,就算他们有那个闲钱去修,以漂亮国那无比漫长的修建周期,他们等得起?”

  “而且,别忘了史密斯菲尔德是家上市公司,就算他们愿意采用保守的冬眠疗法,那些股民乐意?”

  “一旦他们的股票跌成废纸,他们公司的股东和高管跳楼的心思都有。”

  “因此,不管是为了股票不下跌也好,为了企业寻求一条出路也罢,他们都必须向市场投放一些利好信息。”

  “比如,在某些国家地区获得了大额冻肉订单,”

  “比如,与某些大型食品企业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

  “又比如……干脆他们收购了某家知名肉食品牌,开始进军C端。”

  “而这,就是他们打着投资幌子跑泉城来的真实目的!”

  黄韬恍然大悟:“我是说他们到了华夏后,除了经常跑泉城肉联厂参观外,还与那么多食品企业签订了低价供货协议呢;原本我以为他们是漂亮国那边派过来示好的,没想到里面有这猫猫道道啊!”

  杨铸知道黄韬为什么会产生这种错觉,当前华夏因为加入WTO的事情,在与农业的一系列谈判上与漂亮国闹的很不开心,也吃了一些亏;因此漂亮国很是使出了一些迷惑手段。

  不过这种事,杨铸完全无能为力,当下也不在这个话题上深入讨论,而是回归了正题:“总之,史密斯菲尔德公司的野心昭然若揭,我就想问一下,上面的态度。”

  虽然说国企话事人在一些事上是很有决断权的,但泉城肉联厂的厂长性格远没有林雄那么强势,而且它本身也只是个省字头的国企而已,如果省里面领导非要促进这段“联姻”,估计肉联厂的厂长也不会硬着脖子顶。

  黄韬看着杨铸隐隐有些不耐烦的表情,眉头皱的很厉害,沉思了好一会后才略有些谨慎地说道:“杨总,原本史密斯菲尔德公司的口风,是投资1亿美元,外加两条大型设备线以及免费建设2个大型现代化冷库,来换取泉城肉联厂38%的股份,”

  “其它条件虽然没有谈,无非终归是些常见的商业操作,故而我们其实是倾向于两者之间合作的。”

  “但听你这么一说……虽然人家是有所图谋,但终究还是属于正常的商业范畴啊。”

  “这事高官很关注,中间的事虽然是我们外资处牵线搭桥的,但是上面的意见还是很重要的!”

  听到黄韬某些略显怪异的用词和语调,杨铸暗骂一声老狐狸,这分明是想两头卖好,却又想让自己跳出来出价,

  至于怎么个出价法嘛……

  无论是铸投商贸还是铸投国贸的股份,对于省里,尤其是对发改委而言,都是个金疙瘩。

  不过杨铸目前没有任何让别人掺进来的意思,当下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黄韬:“黄主任,有件事你可能不清楚。”

  黄韬看见杨铸脸上的表情,心里咯噔了一下:“杨总,什么事?”

  杨铸笑眯眯地说道:“泉城肉联厂的产品能在欧美地区大行其道,说到底靠的还是我们铸投国贸的渠道和运作,而并不是因为它的产品有多硬。”

  “当初之所以选定泉城肉联厂的产品作为主推之一,无非也就是因为它在铸投商贸里占了10%的股份,算得上自家人;”

  “如果你们非要促进史密斯菲德公司与泉城肉联厂的联姻,我自然不会反对。”

  “只不过,到时铸投国贸出于战略考虑,更换其它品牌的肉食产品作为欧美地区主推,也说不准。”

  “嗯……其实下面人早就想要跟豫省那边的某些肉制品牌合作了,说是那边的成本更低,品质也不差;”

  “当初我是拿着泉城肉联厂有铸投商贸10%股份以及它本身是100%国资控股的理由来说事,这才把底下人的意见压了下去。”

  “不过嘛,瞧这情况,或许我应该重新考虑考虑下面人的意见?”

  听到杨铸赤裸裸的威胁,黄韬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

  ………………

  自打今年起,省里就开始重视起杨铸这个人来,上半年铸投商贸的工友之家项目搞的全国皆知,省里面在感觉大涨脸面之余,一经研究才发现,这竟然是个大大的聚宝盆,诸多考虑之下,很有些入股铸投商贸的强烈意愿。

  而今年年中开始,更是不得了,铸投国贸竟然在漂亮国那边搞的天翻地覆,凭着区区几款“铸华”速冻食品,一举成为了欧美本年度最受重视的食品不说,更是给齐鲁省带来了超10亿的天量订单,拉动了几十亿元的GDP——这还是因为当前产能不足,而且没有计算他们捆绑泉城肉联厂的效益,要不然数字更有想象空间。

  可想而知,当产能跟上来了,而铸投国贸在欧美地区站稳了脚跟之后,这家企业将会对齐鲁地区的农业经济产生如何巨大的影响。

  因此,省里面在心怀大畅之余,也免不了有些忧虑,按照铸投国贸这样发展下去,用不了几年时间,齐鲁省的农业将在很大程度上看杨铸的脸色吃饭,这无论如何不能算是件好事。

  于是几番商讨之下,对于入股铸投国贸的心思反而比入股铸投商贸更为迫切。

  但是无奈当下的大方针是国退民进,硬要入股人家的公司犯了大忌讳不说,人家也不是软柿子,你根本拿捏不住人家的跟脚。

  是的!这才是齐鲁省领导最头疼的一点。

  除了人家从来都是老老实实纳税,没有任何违法违规行为之外;杨铸手里面的两家公司对应的两个主营项目,没有一个是真正依附齐鲁而存在的。

  铸投商贸的工友之家项目不必多说,人家走的是同城生活服务+O2O模式,完全是到哪扎根到哪,根本不需要你齐鲁省的丝毫支持。

  而铸投国贸嘛……,虽然总部在泉城,也在齐鲁拉扯了一条大大的生产供应链,看似齐鲁是他们的业务重点区域;但地球人都知道这年头渠道为王,市场决定工厂!齐鲁这边的农产品资源和生产成本没有任何不可替代性;如果哪一天杨铸不爽了,大不了把总部搬出去,换上一批合作伙伴照样能马上混的风生水起,而且估计全国上下没有哪个省不夹道欢迎。

  于是,对着资金、政策、技术、人力资源、物流样样拿捏不住的铸投商贸和铸投国贸,省里面非常揪心,杨铸手里面的项目都堪称“经济重器”,偏偏自己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介入。

  后来,自认为领悟了领导意图的黄韬很是研究了一番杨铸,发现这人不能算一个很纯粹的商人,至少在他看来,杨铸还是很念旧情的。

  无论是他帮着希望集团的林氏父女做了一套子计划;还是在铸投商贸发展壮大到现今地步的严主任和陆文兰等元老,都没有被通过股份稀释的手段边缘化都佐证了他的这一猜测。

  所以黄韬之所以给儿子下达追求陆菲菲的命令,就是想跟杨铸攀上关系——杨铸亲近的人不多,但陆菲菲绝对算作一个,成了杨铸的妹夫后,许多事情都可以慢慢图谋。

  而等到史密斯菲尔德公司来泉城考察,并且对泉城肉联厂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后,黄韬立马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研究过杨铸发家史的他自然知道,撇去当初在抗洪时的战友关系不说,杨铸在刚开展工友之家项目时,很是因为没有国资背景吃了些亏,那时候泉城肉联厂是第一个跳出来,注资了10%股份,然后给了杨铸一些政策,这才使得工友之家因为那些私底下的小动作而黯然收场。

  所以算下来,泉城肉联厂算是杨铸这两年为数不多的恩主之一,而杨铸在成立铸投商贸之后,果不其然地第一件事就是把泉城肉联厂的产品大批大批地卖到海外,这也印证了黄韬的猜测。

  所以,他今天跑过来,装蠢作憨了半天,其根本目的就是想要杨铸出于旧情,随便把哪个公司的股份吐出来一点作为利益交换,来挽救泉城肉联厂——毕竟有了十多年的前车之鉴,外国资本介入国企后会是什么结果,大家都心知肚明,他绝对不相信杨铸会袖手旁观。

  再说了,省里面又不是白要你的股份,那不得真金白银拿出钱来乖乖购买啊,而且后面更有一大堆扶持政策跟过来;虽然你未必稀罕,但总是聊胜于无嘛,算得上是双赢。

  不过……

  黄韬万万没想到,杨铸给出的答复竟然是如果“联姻”完成,他立马寻找下家合作单位,而且瞧那态度,不像是嘴巴上说说而已。

  这一下,他就彻底坐蜡了。

  要知道,省里面当前的明星企业拢共也就十多家,其中与杨铸有关联的就有四家,除去杨铸本身的铸投商贸和铸投国贸外,希望集团和泉城肉联厂赫然位列其中。

  而明眼人都知道,泉城肉联厂虽然现在的营业额一天一个台阶,但本质上是靠着杨铸的无数海内外销售渠道硬生生堆起来的。

  因此,如果杨铸真的另寻合作单位,泉城肉联厂立马就能被拉下神坛,然后撑着几年就等着乖乖破产你信不?

  届时,史密斯菲尔德公司又不是傻子,一旦杨铸停止了跟泉城肉联厂的合作,他们怎么可能还会花那么大价钱来入股?

  生生毁掉一家本土明星企业的罪责黄韬可委实承受不起,如果事情真的发生了,他屁股上的位置绝对保不住不说,少不得还要背上几个很有些恐怖的罪名,乖乖接受调查。

  想到这,黄韬脸上的笑容再也无法维持住,深深吸了口气:“杨总,大家都是明白人,您大抵也猜到了我们的谋算,我也相信你不至于对泉城肉联厂见死不救。”

  “要不这么着……您划下一条道来?”

  杨铸定定地看着他,脸上表情也严肃了起来,食指曲起,轻轻地在桌子上扣了起来……

看过《重生1998之混也是种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