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1998之混也是种生活 > 第197章 呵呵,这是盯上了泉城肉联厂?

第197章 呵呵,这是盯上了泉城肉联厂?

  史密斯菲尔德公司虽然规模庞大,但在华夏一直声名不显,相比起同为一国的可可可乐和沃尔玛,当下%的国人听都没听过这个名字;

  但其实这个公司在后世很有些名头,不过不是因为它的产品在华夏卖的有多好,而是十多年后,一家名为“双辉”的豫省肉制品企业花了473亿人民币把它收购了下来,成为“华夏企业海外并购第一案”,这才使这个名字一炮而红;

  不过嘛……

  与普通大众们的欢喜雀跃,空前高涨的民族自豪感不同;但凡有点商业常识的人却对此案很有些皱眉;

  在他们看来,即便是刻意忽略掉当时双辉背后的高林资本,假装这不是一个左手倒右手的游戏;那这笔并购案也很难说是谁真的吞下了谁——把双辉的种种脉络厘清后,你就会发现并购后的股权结构以及核心价值链的打造有多玄妙。

  而且杨铸重生前,“人造肉风波”和“双辉废太子炮轰自家父亲对外利益输送事件”正闹的沸沸扬扬,而这两件事都跟史密斯菲尔德公司有着直接联系,因此杨铸对于这家公司很有些不爽。

  ………………

  看着陆菲菲一脸亲昵地搂着那个比自己大不了两岁的年轻人的胳膊,黄昊的心思有些复杂。

  虽然没见过真人,但做了详细背调的他,自然知道这个被陆菲菲叫做“哥”的人是谁。

  虽然对于杨铸短短两年时间不到就铸造了一个初见雏形的巨无霸,他其实心里很有些嫉妒,毕竟让自己的父亲这种级别的官员都隐隐地带着小心,他自问凭自己的本事是做不到的。

  但他也知道,不管是官员还是企业负责人,到了一定层级后,对自己嘴里面蹦出来的东西是要负责的,因此杨铸刚才的那番话他也完全没有怀疑。

  史密斯菲尔德公司现在经营困难?

  那……约翰他们跑泉城来所谓地搞投资,很有可能是烟雾弹喽?

  想到自己父子两极有可能被人家当猴子一样耍了一个多月,外加刚才自己在陆菲菲面前很是有些丢了面子,饶是对方是漂亮国公民,黄昊看向约翰的眼神也开始不善起来。

  约翰看到黄昊的表情有些发冷,连忙辩解起来:“黄,你不要听这人的胡说八道,我们公司运作良好,并没有出现什么经营危机;而且我们作为全球最大的猪肉生产商,既然来泉城考察了,那自然是有着合作的诚意的!”

  黄昊闻言,心里又忽然没底了起来,一边是铸投商贸+铸投国贸两只巨兽的大BOSS,一边是全球第一猪肉生产商的金字招牌;貌似哪边都不太可能说谎,那这事……?

  想着想着,眼神不由自主地瞟向了杨铸。

  而杨铸这边先是毫不客气地从餐桌上拿起一只粉丝扇贝挑入嘴中,然后淡淡地说道:“小黄是吧,我建议你现在就给你老子去个电话,就说……我现在想见他!”

  黄昊看着一脸云淡风轻的杨铸,心中升起了一股极为荒谬的感觉。你明明只大了我两三岁,老气横秋地叫我小黄也就罢了;现在竟然用那种吩咐下属似的口气让我父亲大晚上跑过来见你?

  你究竟知不知道我父亲是谁?你知不知道虽然现在的大方向是国退民进,但是以我父亲的权柄,分分钟就能让你这个小民企……

  额,好吧,以现在铸投商贸和铸投国贸的体量和业务覆盖范围,自己的父亲的确拿捏不到人家——或者说,是不敢拿捏。

  想到这里,黄昊忽然有些意兴阑珊,看着一副没把自己和约翰放在眼里的杨铸,想了片刻,终究还是拨通了电话。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正在加班工作的父亲听到杨铸现在要见他,稍作沉吟后,竟然就答应了下来,然后没有任何废话地挂断了电话,想必是立即动身出发了。

  看到自己父亲这副做派,黄昊感觉自己的三观被再次刷新,看向杨铸的眼神也有些莫名的复杂起来。

  ……………

  而杨铸这边对黄昊有些敬畏的眼神仿若未觉,对于约翰那很有些恼羞成怒的聒噪追问,则理都懒得理;

  在大喇喇地坐下来后,却反手给了陆菲菲一个不轻不重的爆栗:“丫头,听说你最近在学校跳的很欢?”

  陆菲菲龇牙咧嘴地捂着脑袋,一脸的委屈:“哥,能不能在外人面前给我留点面子?”

  杨铸扫了扫身边六七个神色各异的女生,瞥了撇嘴。

  给你留面子?我怕再给你面子,你以后就要变成飞车党的女老大了!

  以前一个挺乖巧的小姑娘,怎么上大学后变得这么飘?

  在杨铸的眼神示意下,陆菲菲乖乖地拿起剪刀,取下一只最长的蟹腿,费力巴拉地把它剪开后,沾了点醋,一脸讨好地递给杨铸:“哥,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

  杨铸用小勺子扒拉了一口,安抚了下自己要造反的五脏庙,这才懒洋洋的说道:“今天跟你嫂子和万助理在这吃饭,本来也点了只帝王蟹,结果却被人截胡了;这不,就专门过来看看是哪里来的土匪恶霸,竟然连一只螃蟹都不给我留;”

  “哼哼,结果过来一看,在场的除了一位女土匪外,却还有一个软骨病患者和一只金毛狗,这不是存心倒人胃口么?”

  听到杨铸的这番话,黄昊和约翰脸色都难看的紧;而陆菲菲面容有些古怪地翘起大拇指:“带着嫂子和万助理一起吃饭?哥……你真牛!”

  杨铸一头黑线,又是一个爆栗敲了上去:“小小年纪不学好,说个话都阴阳怪气的,万助理是我和你嫂子的朋友,一起吃个饭怎么了!?”

  陆菲菲苦着个小脸,看着杨铸毫无异样的表情,心中吐槽,别以为我察觉不出来,那个姓万的女人表面上没什么问题,但眉宇之间分明是对你有意思样子;也不知道嫂子那边抽了什么疯,竟然毫无察觉,还把人家当成好姐妹。

  还有,嫂子是不是有点傻?所谓闺蜜闺蜜,跑进你闺房里跟你男人甜如蜜;

  人家摆明了想掺和进来,今天跟你和你男人一起吃饭,等过上一段时间,习惯成自然后,是不是你们三个还得挤在一张床上睡觉啊!?

  切~!

  看了无数狗血剧和宫斗戏的陆菲菲自认为看破了真相,很有些鄙夷地看着自家这个情商堪忧的哥。

  “对了,把这只最大的帝王蟹给你嫂子那边送去,顺便告诉她们我这边有事,让她们先吃着。”杨铸又啃了两嘴蟹肉后,指着桌子上最大的那只帝王蟹说道。

  陆菲菲虽然跟小丫头很是亲近,但是一想到那屋里还坐着个姓万的女人,心里就老大不乐意,撸了撸嘴,旁边一个小妹便很有眼力劲地抬起那只帝王蟹,问清了包房号后便送了过去。

  心中憋着气的陆菲菲一边继续给杨铸剪蟹腿,一边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对着约翰说道:“喂,那个姓约的家伙,这边一会有事要谈,你还不赶紧滚!?”

  约翰脸色阴沉地厉害,也懒得去跟她掰扯自己叫约翰而不是姓约的事情;他刚才连番追问杨铸的身份,对方却连眼睛都没瞟他一眼;而自己转头询问黄昊,这个平日里对自己很有些阿谀的官二代却竟然也闭口不言。

  这一下,他如何不知道这个对自己傲慢到无视的年轻人是个狠角色?

  只不过他自认看清了华夏官方对招商引资的渴求程度,再加上他身为全球第一猪肉生产商考察团的重要成员,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终究不会真正地为难自己,于是便死皮赖脸地杵在这不走。

  开什么玩笑,自己一伙人来泉城是带着任务来的,对方一个电话把黄主任CALL了过来,分明是要聊一些对自家公司不利的事情;

  本来这件突发情况就是自己引起的,如果什么情报都没得到就跑了回去,万一任务搞砸了,公司不得撕了自己的皮!?

  想到任务失败后,自己这个罪魁祸首的可怕下场,约翰不由地打了个冷战,面对着陆菲菲无礼至极的言语,即便是心里再狂怒,但也只能当做听不懂的样子。

  ………………

  二十分钟后,一个身材略胖的中年人疾步走进了包房。

  “爸!”黄昊站了起来,乖乖地叫了一声。

  中年人微微扫了黄昊和约翰一眼,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很热情地伸出双手与杨铸握了半天:“杨总,久闻大名啊!鄙人黄韬,忝为齐鲁省发改委副主任,主要辖管农经处和外资处;早就想去拜访您了,只可惜您神龙见首不见尾,一直没能给我这个机会啊!”

  杨铸闻言,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眼神里并没有多少热情;虽然名字都叫“发改委”,但国家发改委和省发改委不可同日而语,前者有着“小国屋院”之称,而后者其实更多的像一个省机关的幕僚机构;

  当然,也不是说省发改委没有权利了,事实上现在这个部门的权利依旧很大,尤其是投资处,更是与组织部干部处,政府办综合处,财政厅预算处并称为省级“四大处”。

  不过嘛,黄韬虽然虽然挂着副主任的职号,并且罕见地兼管两个处,但这两个处的职权对于杨铸来说没什么威慑力——自己的业务分散策略已经见效,现在其实并不怎么依赖齐鲁政府,反过来齐鲁现在对于自己麾下的两个项目依赖度很大,故而他对黄韬身上的名号完全可以无视。

  随着两人坐了下来,屋里的其他人很有眼色地离开,在大厅里另开一桌。

  但约翰死皮赖脸地依旧待在包房里,正打算跟黄韬攀谈两句,想要找个理由留下来的时候,一旁的陆菲菲使了个颜色,与一众小姐妹们一起,不顾他的抗议声,硬生生把他提溜了出去。

  等到包房门关上,没有人打扰的时候,黄韬挂起笑脸,正打算暖暖场的时候,杨铸却首先发话了。

  只见他很有礼貌地掰了一根蟹腿放在黄韬面前,然后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黄主任,莫非你们省发改委见不得泉城好,好不容易泉城出了几家明星企业,结果人家洋人公司一来,你们就打算把泉城肉联厂送给人家?”

  杨铸这顶大帽子一扣,黄韬脸色顿时色变,眼前这个年轻人现在可不是小屁民,作为两家巨头的大BOSS,他的话传了出去,人家可不会只是一笑过之,如果事情闹大了,自己屁股下的座位都保不住,当即连忙摆手:“怎么可能!?谁说的?我们没有!”

  看着黄韬的否定三连,杨铸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然后递了根烟过去:“黄主任,你这话说的毫无说服力啊,我就不相信你们看不出来,史密斯菲尔德食品公司来泉城,真正的目标就是泉城肉联厂!”

看过《重生1998之混也是种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