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1998之混也是种生活 > 第163章 原来今天真的有贵客啊!

第163章 原来今天真的有贵客啊!

  看到那名叫李、李什么来着的姑娘这副模样,而旁边的几人又是这样的反应,杨铸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想必是自己刚才走神的时候有了什么让人家误会的动作。

  杨铸不是什么自持身份死要面子的人,见到自己无意间犯了众怒,便老老实实地道了歉:“不好意思,不是故意的,刚才走神了。”

  看见杨铸这么爽快的道歉,几人一呆,心头的怒气消下去不少,不过看向杨铸的眼神却更加轻蔑。

  一个仿佛是姓吴的年轻人轻轻啐了一口:“孬种!”

  卓君月闻言大惊,生怕杨铸发火,却只见杨铸只是微微笑了笑,仿佛毫不在意的样子。

  她自然知道杨铸刚才肯定不是对那位名为李小青的女子动歪心思,事实上,如果杨铸是那样的人,决计不会在奉天的时候对自己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而撇去杨铸此时的身家暂且不谈,仅仅他手里工友之家的项目,现在构筑的商业利益链涉及的企业就超过一万家,直接或间接影响的就业人群更是超过了5万人,这么不容小觑的一股力量,如果真的发起飙来,别说这四个年轻人了,就连他们爹妈来了也得低头认错,然后狠狠训斥自家不肖子一顿,指不定还得外加上一巴掌。

  在她惊叹杨铸修养好之余,却不知杨铸虽然是二十多岁的脸孔,心理年龄早就比她爹妈还大了,这种小孩子般的争强好胜,在他看来委实幼稚无比,如果不是自己就是当事人,指不定他还会端上一盘瓜子,在一旁津津有味地看着好戏。

  孰料他这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在那几个年轻人眼里,除了显得装模作样之外,更是一副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的做派。

  “嘿,哥们,刚到帝都混吧?你是哪里的?”曾少皮笑肉不笑地拍了拍杨铸的肩膀,一副高高在上的腔调。

  杨铸皱了皱眉,轻轻掸了掸刚才被拍过的地方:“不好意思,我齐鲁人,不混帝都。”

  “哟~齐鲁来的啊,哪个单位的啊?瞧您这口气,有些瞧不上咱们帝都?”曾少见到杨铸刚才的动作,感到了杨铸那骨子里的蔑视,心头火起之余,强调颇有些阴阳怪气。

  杨铸呵呵一笑:“意思是不混帝都就是瞧不起帝都了?你这联想力够丰富的啊!”

  “至于我是哪个单位的……冒昧问一句,你爸是哪个部门的啊?”

  听到杨铸跨过自己直接问起父亲,曾少感受到了话语中对自己的轻视,脸色铁青地说道:“我爸是工信部.产业政策司的副司长!”

  杨铸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工信部.产业政策司的副司长啊,妥妥的实权部门,怪不得你小子鼻孔都长天上去了,于是笑了笑:“那不好意思,你爸……他管不了我。”

  想了想,杨铸一脸认真地补充道:“嗯……或许两年之后你爸跟我能有所交集也说不定。”

  杨铸这话倒是没骗他,如果两年之后自己的工友之家成功打造成全新的电商平台,那就得跟工信部面对面地打交道了,不过估计那时候以工友之家的体量,这位年轻人副厅级的父亲未敢给杨铸脸色看。

  不过这话落在曾少耳中,却截然两种意思。

  你说我爸管不到你头上也就罢了,你那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诅咒我爸被调离工信部么?

  要知道,工信部可是帝都数量不太多的实权部门之一,调离工信部在他看来就是诅咒他父亲被降职调岗。

  看了看一旁脸色不自然的卓君月一眼,曾少按捺住了自己挥拳头的冲动,佳人当前,他不想失了自己的形象,于是脸上露出一丝讥讽:“果然是乡下来的,你信不信我爸随便找个战友,发句话就能把你按的死死的?”

  杨铸一脸的惊奇:“你连我单位是哪家都没搞清楚,就这么笃定能按死我?”

  曾少撇撇嘴,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心说就你这年纪,就算是在齐鲁省政府里工作,又能是什么重要位置,按死你还不简单?

  当下很有些凌霄之上的傲然:“就你们齐鲁那破地,整个一大农村,按死你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敢不敢把你单位报出来?”

  杨铸压根底不接他后面那句话的茬,只是一副看傻子似的模样:“我们齐鲁是破地?难道不知道我们去年GDP全国第一么?”

  曾少眼中闪出轻蔑:“GDP第一又怎样,还不是靠着人多,卖农产品和资源卖出来的?知不知道现在政策是鼓励与国际接轨,鼓励高科技创新?你们齐鲁那边的企业就算缴的税再多,除了那些央企,其余的在我们眼里P都不是,按死你水花都不会起一个!”

  杨铸有些怜悯地看着这个自以为很懂的年轻人,忍不住给他下了个套:“哦?原来我们齐鲁的企业在你们眼里P都不是么……你爸平时都是这么跟你说的?”

  “那是……”曾少看见杨铸脸色有些奇怪,以为他是发掘自己的单位不足为凭之后怕了。

  “住口!”正当曾少很有些得意地祸从口出之时,一个身材略有些发福的中年人走了进来,厉声吓阻了他。

  “爸!”

  “曾叔叔!”

  四名年轻人顿时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站好。

  曾姓中年人狠狠地瞪了自家不成器的儿子一眼后,脸上挂出笑容,主动伸出双手与杨铸握了握:“杨总,犬子言出无状,让你见笑了!”

  杨铸有些愕然地看了看他身后跟着的李骏和另外一个偏瘦的中年人,意思是某人把自己卖了?

  李骏看见杨铸有些不满的眼神,只是笑了,然后把那名瘦瘦的中年人引进茶室。

  见到三人进来,那几个年轻人顿时乖乖地缩在墙角,搬了几把椅子乖乖桌下。

  而被自己父亲训斥了一声的曾少看着大喇喇坐在原地不动的杨铸,不忿之余更是疑惑,这家伙究竟是谁,为什么自己父亲竟然会主动跟他握手?

  等到两名中年人落座,看到李骏主动承担起了泡茶的责任后,曾少的父亲笑眯眯地对着杨铸说道:“在下曾勇,久闻杨总大名,今天才得以一见,幸会,幸会!”

  杨铸脸上挂出符合社会预期的恭俭微笑:“曾厅长,您客气了,能见到您,是小子三生有幸才对。”

  或许是因为跟李骏的关系比较熟,曾勇也不遮掩:“杨总,刚才犬子胡言乱语的那番话,我希望你不要胡乱传。”

  杨铸笑了笑,点了点头,权当是答应了。

  不过看着这人貌似仅仅是害怕舆论对他的影响,态度上隐隐并不以为刚才的那番话是错误的模样,杨铸不免有些失望——虽然你主要负责的是工业和通讯业的产业研究,但是所谓一法通而万法通……

  随即杨铸想起自从改革开放以来,华夏的各种政策其实一边借鉴,一边摸着石头过河,一些人有这种略显急功近利的想法也不足为奇。

  不过虽然能理解,但是杨铸对他的态度始终有些淡淡的,显得并不怎么热情。

  而那个瘦瘦的中年人一直在默默观察杨铸,见到他对曾勇隐隐有些爱答不理的意思时,饶有兴趣地说道:“杨总,看来你对小曾(曾少)刚才的那席话耿耿于怀啊,看起来却并不像是仅仅因为个人情感被伤害的原因,能告诉我是为什么么?”

  杨铸有些奇怪地看了看他,然后用探究的眼神看了看李骏。

  瘦瘦的中年人笑了笑,伸出了右手与杨铸握了握:“鄙人程永刚,刚刚被调到发改委制改革综合司的一个小主任。”

  听到程永刚的自我介绍,杨铸的身子顿时不自觉正坐起来。

  丫丫的,亏的我之前还默默吐槽李骏呢,原来今天真的有贵客啊!

看过《重生1998之混也是种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