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1998之混也是种生活 > 第十三章 竞争对手总算回过神来了

第十三章 竞争对手总算回过神来了

  晚上,泉城汽水厂外不远处的荒田里,一堆篝火燃的正旺。

  嗯,需要说明的是,汽水厂的位置有些偏远,在泉城尚未进行第三次扩建的现在,这里虽然算不上荒凉,但是除了一地的荒田和偶尔从小路上路过的三两人,委实见不到多少人间烟火。

  “丫头,山药蛋子熟了没,我快饿死了!”杨铸一边拿块硬纸板当扇子使劲给自己扇风,一边嚷嚷着。

  海草怪用木枝刨了刨底下的灰烬,面无表情地摇摇头,然后继续控火,小心翼翼地盯着木棍上叉着的那只羊腿了。

  “喂喂喂,丫头,不就是蹭了你一只羊腿么,至于那么小气?下个月我双份请回来还不成?”杨铸看着做了足足三个小时哑巴的海草怪,一阵头大,这姑娘从哪学来的非暴力不合作?

  听闻杨铸这么说,海草怪的心里更委屈,下个月请双份又有什么用?就眼前这只羊腿,连上一堆佐料,花了自己足足六十多块钱,自己刚到手的生活费马上见底,眼瞅着又是整整一个月的挨饿生活,这日子怎么过下去啊。

  都怪眼前这货,无论自己怎么解释,都一副装疯卖傻的样子,拿了羊腿就直接抱走,逼的自己不得不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留下。

  眼看着火光下,这姑娘的泪珠子直接在框里打转,杨铸终于忍不了了,投降道:“好了好了,我的姑奶奶,我算怕你了,这样吧,明个我就把这羊腿钱还你,今天就当我请了,行不?”

  此言一出,海草怪的泪珠子立马收了回去:“真的?”

  看着这姑娘又欣喜又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杨铸对着那双写满渴望的眼睛还能说什么?当即有气无力地点点头:“骗你是小狗!”

  刚刚挂上笑容的海草怪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一脸狐疑地看着他:“你不是说,这个月的工资都被扣了么?连着外勤补贴也只被留下了100块,勉勉强强够你的生活开支,要是还了这羊腿钱的话,这个月你吃什么?”

  杨铸一脸无所谓:“放心吧,我自然有办法。”心里却想着,手里的那张批条还不到出手的时候;实在不行的话,自己再丢出两个主意,然后找李明那货批点特别业务费。

  嗯,或者找那些生意不是很好的摊主收点咨询费也成,估计他们很乐意花上个一两千请自己指条路子。

  看着杨铸信一脸不担心的模样,海草怪却会错了意,闹了半天是打算朝父母伸手啊,都多大的人了,也不害臊!

  看着这货眼中的鄙夷和一脸我真相了的表情,杨铸额头一片黑线,想了想,为了自己这个组长的伟岸形象,他终究还是解释了下:“丫头,你那什么表情!?放心,你组长不至于那么没名气,找家里要钱这事,我干不出来!”

  虽然还是很疑惑杨铸究竟有啥法子能弄来钱,但看着他这一个月来的表现,海草怪终究还是信了他,从火坑里刨出一个被烤的黑乎乎的土豆,用手上的木棍敲了敲,然后夹着递了过去:“山药蛋熟了,你先吃着吧!”

  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杨铸顾不上烫,直接拿手掰开吃了一口,然后满脸痉挛地赞了声:“虽然丫头平时三四不着调,但不得不说,就烤山药蛋这手,没的说,这味道,绝了!”

  虽然不忿这货连吃东西都不忘损自己一嘴,但看见杨铸被烫的如同一头上蹿下跳的猴子模样,海草怪依旧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正当杨铸和海草怪一边啃着烤出来的土豆和鸡蛋,一边用饥渴的眼神望着那逐渐滴出油脂的羊腿的时候,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

  ………………

  李明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地看着杨铸这货悄咪咪地把树枝上的羊腿挡在身后:“你小子至于么,我堂堂一个销售科的科长,别人请我吃大餐还轮不着呢,怎么到你这就一副防贼的模样?”

  正值海草怪有些惊异于李科长对杨铸的态度如此亲昵之际,杨铸却翻了个白眼:“科长,少拿我们跟别人比,我们现在穷的叮当响,这可是拿出身上所有家当买的羊腿,正打算好好享受最后一顿大餐,然后赶明个死皮赖脸地上街要饭呢!”

  李明听到这番带刺的话,知道这小子正在为白天自己拿走了他所有的工资和补贴的事闹别扭呢,不由的有些无语,这不是当初就约好的事情么,怎么到现在你这混球反而埋怨起我来了?

  不过想到今晚还有正事找这小子,也就没接这茬:“咳咳,杨铸啊,今晚上我去几个夜市点巡查了下,其中就有你所负责的洪楼夜市,中间有了些问题,需要你好好给我解释一下!”

  一旁的海草怪顿时一惊,这是领导不满意自己和杨组长的工作,跑过来问罪了么?

  而杨铸看着这货虽然摆着一副领导架势,眼睛却不断朝着司马青措的方向瞟去,顿时知道他的意思,当即不耐烦地说道:“有事就直说,司马小丫头在厂里就是没人乐意往身边凑的小灾星,嘴巴也紧,用不着避讳她!”

  “再说,你把她支开,这只羊腿就废了,难不成你来帮我烤啊!?”

  海草怪这才明白,闹了半天,李科长是想避开她有事跟杨组长私聊啊,不过……为毛杨组长这番把自己视为自己人的话,让她觉得贴心之余,却又那么戳心窝子呢?

  李明有些无语地看着这小子,合着你小子干的事,身边一个小组员就有资格知道,林厂长就必须得瞒着?这算哪门子事!

  不过这混球向来性格古怪,李明也懒得深究,既然对方把话说的这么明白了,自己也用不着藏着掖着,径直找了个有草的地方做了下来,脸色有些发愁地对着杨铸说道:“杨小子啊,这几天我一直都在巡视夜市,有些状况,由不得我不担心啊!”

  杨铸认真地盯着余烬上的羊腿,语气毫无波澜:“你说的是那些洋可乐和啤酒开始进军夜市渠道的事情?”

  事实上,从一个星期前开始起,或许是泉城汽水在夜市的销量过于喜人,包括洋可乐、健力宝、旭阳升、各类啤酒等一种直接竞争或替代竞争品牌终于发现了这块肥肉,纷纷开始进军夜市渠道。

  由于有了泉城汽水这尊拦门神,各家为了吸引摊老板卖自己的货,各种神仙手段层出不穷,有以一级代理价进货赊销的,有超值搭赠的,有亏本返点的,也有应允直接免费供货半个月的;

  更有甚者,比如某知名洋可乐,直接出台政策,如若小商店老板或摊主签订长期供货合同,则无偿赠送冰柜一台。

  至于其他的,要不是每个夜市点都有两名民警值守,一些见不得光的下作手段人家绝对使得出来。

  于是在各种利益的吸引下,不少摊主和小商店老板纷纷代售起其它酒水饮料,一时之间,泉城汽水的夜间销量近乎腰斩,亏的在杨铸的强烈建议下,当初搞了一波进货卡的打折促销,各摊主手里存着的汽水配额还有不少,泉城汽水的销量还能再滑一滑。

  不过,好在经过某人的劝说,各个夜市点的保温车允许摊主们在支付一定费用的情况下把啤酒送过去冰镇,各大啤酒瓶品牌看在夜市的销量一直维持在高位的份上,并没有大动干戈,要不然,泉城汽水还有得头疼。

  说实话,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杨铸委实没想到竞争对手们对夜市这块肥肉察觉的这么快,进攻的这么猛烈。

  丫丫的呸的,果然是野兽战法横行的90末,这执行效率,快比得上后世的那几个大厂了!

  李明有些不满地看着杨铸:“你小子既然早就发现了,那怎么不早点向我汇报?”

  杨铸耸耸肩:“向你汇报……有用么?”

  李明感觉受到莫大侮辱,这臭小子,也恁的看不起自己了,什么叫有用么?劳资好歹也是在一线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老销售……

  不过气愤之后,他却有些泄气,事实上,在发现这个问题的第一天,他就开始在琢磨对策了。

  NND,要不是实在想不出什么好的针对办法,你以为劳资愿意这么大晚上来找你这个没大没小的混球!?

  “赶紧的,有啥法子速度说出来,我才不相信你这鬼精鬼精的小子没有对策!”李明有些不耐烦地催促着杨铸,跟这小子打交道不是一天两天了,瞧见这混球一副淡定的模样,他就知道杨铸肯定有了腹稿。

  “哦?你当真想听?”杨铸偏过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不然你以为我大晚上地过来找你,是坐在这看你烤这焦不拉几的羊腿!?”听闻李明此言,某只辛苦了半晚上的海草怪羞愧地把脑袋缩进胸里。

  “嘿嘿,想听也成,不过……听说科里这个月要批下来一笔专用业务费?”杨铸笑的很意味深长。

  看着这货一副吃定了自己的样子,李明使劲压住自己给他一拳的冲动,平复了下气息,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嗯,这个月是有一笔金额1500元的特批业务费!”

  这么少?老李越来越抠门了!上次还2000大洋呢!杨铸有些嫌弃的撇撇嘴,但形式比人强,对于穷的响叮当的自己……算了,!

  “成吧,我这里有上中下三条对策,就看你能做到哪条了。”叹了口气,杨铸表情恹恹地说道。

  “哦?竟然有三条对策!?”李明惊了,自己苦思了几天毫无所得,这货竟然一张嘴就那么多法子,齐鲁师大经济学专业的大学生真的这么厉害?

  看着一旁的海草怪也竖着耳朵偷听,杨铸勉强提起点精神:

  “咱们先说下策……”

看过《重生1998之混也是种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