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1998之混也是种生活 > 第七章 老李,你办事不靠谱啊

第七章 老李,你办事不靠谱啊

  随着销售科的扩招,为了能给新进来的36名新成员挪地方,临近销售科的人事科和采购科开始了鸡飞狗跳的搬家活动。

  趁着乌烟瘴气的光景,杨铸悄悄溜到了李明办公室。

  “科长,上次让你跟厂长和书记聊的事有结果了么?”一进门,杨铸就开始翻箱倒柜起来。他就不相信了,作为堂堂销售科的头,办公室里就没有一罐合自己胃口的好茶!

  听闻这货提起这事,李明缓缓放下了即将出手的烟灰缸,缓缓平复了下心情,没好气地说道:“别翻了,你想喝什么茶,直接跟我说,我看看我这里有没有。”

  杨铸笑嘻嘻地停了手:“有没有好一点的普洱生茶或者铁观音?实在不行,洞庭湖产的碧螺春或者金陵雨花茶也可以。”

  李明翻了个白眼:“你要不要再挑嘴点,点上一泡大红袍或者杨梅岭的龙井啊?”

  顿了顿:“普洱和铁观音没有,雨花茶倒是有一些,你等着。”

  说着,从抽屉里取出把钥匙,打开身后的柜子,翻箱倒柜好一会后,才一脸肉痛地提了个青绿色的盒子走到小茶桌旁,然后示意杨铸过来。

  “坐吧,这是今年刚弄到的明前茶,中山陵产的,我还没开封呢,算是今天给嘴巴开开光了,顺便跟你聊聊那事。”

  杨铸听闻此言,撇了撇嘴:“意思是厂长在上面碰了一鼻子灰?”

  李明神情不见尴尬,从茶罐里小心翼翼地撮起几片墨绿色的扁平茶叶,放入杯子里:“杨小子,我陪同林厂长前几天找到上面,把当初你说的那个想法提了下,省里倒是没什么意见,可到市领导那块的时候,被当场顶了回来。”

  滚烫的热水从保温瓶里倾泻而下,杯子中的茶叶形成一个漂亮的旋涡,一股幽香顿时隐隐钻进鼻孔:“市里面的的领导直接说,咱们这个想法是瞎胡闹,平白占用了本来就紧张的警力资源不说,一个国营企业,为了商业利益却打算代使公职权力,简直是影响恶劣!”

  “其实回过头来想想,市领导说的也没错,你小子当初的那个提议过于任性了。”

  “不过你小子也没必要失望,我就不信了,咱们销售科现在也算兵强马壮的了,区区一个夜市渠道还攻不下来?”

  说起来有些怪异,虽然泉城汽水厂从名字上来看,应该是属于市级直辖的国有企业,但实际上,它是省辖的国企;因此,出现这种省级领导好说话,市级领导找理由搪塞的情况就不足为奇了。

  杨铸把那杯已经呈现明绿色的茶水放在嘴边,小小地嘬了一口,嗯,入口甘甜,汤质浑厚,自己讨厌的那股豆香味并不明显,的确是好茶。

  轻轻放下茶杯,杨铸嗤笑一声:“老李,你既不是那种对官面文章一窍不通的老实人,我也不是啥都不懂的毛头小子,有啥话不能直截了当地讲,非得弄的含含糊糊的。”

  “你就直接说,领导们面嫌咱们的这次提议,没落给市里面一点好处,因此不乐意了;而林厂长出于种种考虑,不打算割肉不就得了呗!”

  李明打了个哈哈,心中却有些惊异,这混球看起来年纪轻轻的,咋会对官面上的这套这么门清?

  杨铸叹了口气:“老李啊老李,我咋说你才好?”

  “亏我以为你能坐上销售科科长的位置,应该也是个明白人,有些话没必要说的那么透彻。”

  “结果……”

  “哎~!你以为当初我提这想法的时候,就没考虑到市里面?没有市里面的落地支持,我那计划就是一张白纸!”

  李明闻言,不太信地皱了皱眉:“你小子的意思是,你的方案里给了市里面足够的好处?我咋没看出来!?”

  杨铸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给了市里面的三大好处,你就真没看出来?”

  李明有些惊疑不定,讪讪地摸了摸鼻子:“我和林厂长真没看出来!”

  杨铸翻了个白眼:

  “第一点好处,咱们不是计划长期租用肉联厂的保温车么?”

  “肉联厂作为市里直接辖管的大型国企,这两年的效益委实差的可以,连工资都欠了3个月了,咱们租他十几辆保温车至少好几个月,为此付出不菲的租金,算不算给他们创收?算不算为市领导解决难题?”

  李明点点头,国企的盈利问题一直是省市领导的心头老大难,虽然这次的租赁费对于肉联厂来说,只是九牛一毛,但毕竟也算一个创收项目。而且这种租赁模式一旦得到了市场验证,肉联厂的其它闲置资产也可以依着葫芦画瓢,从而大大缓解他们的财政压力,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次合作的经验对肉联厂来说,价值超过百万。

  “第二点,现在市里面财政也难,公安系统都多久没好好给那些守在一线的警察发点看得过去的福利了?”

  “虽然警察叔叔维护社会治安是他们的本职,天经地义;但咱们既然劳烦那些警察叔叔辛辛苦苦地驻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大伙也都是同归属于国字号下的一家人;咱们既然依仗人家帮我们震慑宵小,难不成还好意思每个月不给市里的公安系统捐赠点物资,让这些辛劳的警察叔叔们改善改善工作和生活环境?”

  “这么一弄,是不是给市里面解决了少许来自公安系统的压力?”

  李明有些汗颜,自己就是觉得警察维护社会治安是天经地义的了,所以当时汇报的时候,就以理所当然的语气说到此事,没提、也没想过给公安系统捐赠点物资,如今想来,亏得自己活了快45年,还没眼前这小子懂人情世故。

  “第三点,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促进本地经济繁荣的同时,维护社会稳定!”

  “李科长应该知道,现在在夜市上摆摊的小老板,有80%都是原本的下岗工人;”

  “虽然没有详细的统计,但我估算着,整个泉城里,靠着夜市吃饭的下岗工人不会低于3万!甚至数倍于这个数字!”

  “咱们泉城可是全国四大火炉之一,到了夏天,晚上都是热的;按照今年的这个气候走势来看,再过两个月就算是突破历史气温新高我都毫不奇怪,”

  “这么热的天气下,就算现在的人再喜欢烧烤,愿意冒着这种高温去夜市的人肯定也不足往常的一半。”

  “你想想,去夜市的人少了,摊主的生意是不是就挂科了?这些下岗工人一旦连现在的饭碗都不保了,你觉着到时候会不会出乱子?”

  “哼哼,可别忘了,夜市本来就是最容易出现冲突的地方,到时候真出那么一两起乱子……估计市领导连觉都睡不好。”

  “可是按着咱们的计划走就不一样了,有了咱们的进场,有了肉联厂的那十几台保温车,哪怕天气再热,有了咱们这些冰滋滋的汽水,大家在烧烤摊上也坐的住。”

  “人流稳定,就代表着生意稳定,生意稳定就代表着小日子能过得舒舒坦坦,过得舒舒坦坦的,谁愿意有事没事闹那么一嗓子?”

  看着翘着二郎腿的杨铸,李明眉角跳了跳,心想这货睁着眼说瞎话的本事也没谁了,这种强词夺理的掰扯,别说市领导了,连自己这边都忽悠不过去。

  不过,他也知道,很多时候,官面上的文章需要的就是这种是似是而非的理由来做台阶。

  自己要不要再说动说动厂长,用这番理由再去试试上面的态度呢?李明陷入了沉思。

  看见李明不搭腔,杨铸有些不爽,这事不成的话,当初自己提的两个条件到时候指不定就被划掉了。

  “李科长,我可直说了啊,就凭咱们销售科的这几十号鼻子盯天上的人,真要是靠他们去攻略夜市渠道,一年下来能搞定1/5的摊位我就跟你姓!”

  “而且,没有市领导的支持和警察叔叔们的震慑,你信不信把手伸到夜市产业链的某些群体,能把咱们玩到哭爹喊娘,最终吃鸡不成反啄一把米!”

  “当然,最重要的是,做企业,机遇成本最昂贵,一旦被竞争对手察觉到夜市这块肥肉,凭着人家的团队执行力,我可以肯定,咱们到时候连汤都喝不上!”

  杨铸这几句话倒是真心实意,98年的时候,虽然经济在飞速发展,但下岗工人的社会存留量也直接一口气突破了1700万,其中一大半集中在北方,有这么多生存艰难的下岗工人,某些角落的社会环境和营商环境委实远远不是后世能想象的,如果不充分利用本地国企的身份去谋取一些强力支持,他对于下面的这步棋真的没有多少信心。

  听闻这番话,又想了想自家销售科那票人的德性,李明终于点了点头,决定今天下午就再去找一找厂长。

  既然下了决定,李明反而不急了:“对了,我听说你把你那个叫司马青措的车间女工划到自己组里了?”

  看着这货略带调侃的脸色,杨铸嘴角抽了抽:“您老人家放心,不是你想的那样!”

  李明嘴角扯了扯:“我当然知道你小子不是图人家美色,事实上,这姑娘长得……嗯,长得比较普通。”

  杨铸有些纳闷了:“那你怎么忽然关心这事来?”

  李明的面容有些古怪:“你小子真的不知道?”

  杨铸一头雾水:“我该知道什么?”

  李明咂吧咂吧嘴巴:“嗯,这么说吧,这姑娘在我们厂很有名,但是出名的原因……稍微有点奇怪。”

  杨铸隐隐有了点猜测:“哦,怎么个奇怪法?”

  李明摸了摸下巴,尽量搜寻着一些比较委婉的词:“这么说吧,她运气比较……额,跌宕;这个……你懂?”

  杨铸有些无语,合着那海草怪倒霉的名气已经全厂都知道了?

  据说经常跟倒霉的人混在一起,自己也会变得倒霉,自己是不是该把那货给退掉呢?

  某只在迷信和恶趣味之间摇摆不定的咸鱼陷入了沉思……

看过《重生1998之混也是种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