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在六朝传道 > 第四百零八章 官场

第四百零八章 官场

  神霄宫,一个精致的小楼内。

  赵福金坐在地上,黑漆漆的大眼睛,时不时偷偷瞥向窗外。

  在她对面,正有一位须发花白的老道,抑扬顿挫说道:

  “时周郝王末年,秦昭襄王嬴稷在位,屡对周天子不敬。天子号召诸侯讨秦!然诸侯皆不出兵,周王室被灭,九鼎被夺,周郝王死。”

  “正是在这一年,汉高祖刘邦降生!”

  赵福金托着腮,根本连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她的眼珠和眼皮打架,困憨娇态,难以掩饰,让老道一阵无语。

  老道无奈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殿下,出去玩吧。”

  “好!”

  赵福金来了精神,蹭的一下站起来,对着老道一鞠躬,晃着拳头飞也似的冲了出去。

  从屏风后面,林灵素走了出来,笑道:“殿下真是性情纯良。”

  什么话都让他说了,老道哼哼了两声,说道:“宫主,殿下对这些事兴致泛泛,何苦要让她学这些,反正修道也用不到。”

  林灵素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秦皇汉武,千古帝王,都没有得道之人。

  是他们资质太低么?

  很明显不是。

  汉武帝要求仙露以长生,始皇帝欲求仙丹以不死,全都失败了。

  什么人才能长生不死,永为人族之皇呢?天道轮回,煌煌赫赫,不许雄才武略的帝王得道。

  天道之外,还有道可以长生么?有,就是太平道。

  林灵素叹了口气,或许就是李渔所说,至真至善之人,才能走这条路。

  太平道从来都是逆天而行的,他们是规则的打破者,所以林灵素选择太平道的赵福金,来做这次的尝试。

  他走到栏杆处,看着院子里快乐玩耍的少女,陷入了沉思。

  她的手伸到空中,追逐着蝴蝶跑来跑去,并没有用灵力。

  这个善良的小帝姬,她根本不舍得伤害蝴蝶。追累了之后,反倒会有蝴蝶落在她的手指,不带一丝丝的防备。赵福金和蝴蝶说一会话,就会抬手,任它们飞走。

  李渔才是她的授业师父,他的传道方式很特别,从来不逼迫福金苦修苦练。

  有时候甚至还会带着她一起玩,虽然李渔不常来,但是已经把她宠成了公主。

  真正的公主...

  用他的话说,福金是带着神性的人,她需要的不是凡人般的苦修,而是率性而活,只要她开心了,快活了,便能激发她的神性,一个顿悟抵得过常人百年苦修。

  这是别人羡慕不来的,这个世道从来没有公平两个字,有的人生下来就带着神性、佛性,但是有的人连修道的资格都没有。

  林灵素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担忧,像福金这样带着神性佛性的人,大部分都会死的很惨,因为有很强大的神祇,不允许这些人的存在。

  “我必护你一世周全!”

  ----

  “什么?”蔡京一拍桌子,讲政堂内鸦雀无声。

  “宗泽竟敢不听朝廷之命,贸然进攻清溪洞,真是胆大包天!”

  蓝从熙说道:“太师,这等武人最是无礼,他既然敢抗命不遵,不得不提防着他点,打下清溪洞,若是他生出其他心思,岂不是比方腊更加棘手?”

  蔡京冷笑一声:“我已下令,让西军南下,并且扣住了宗泽所部的粮草辎重,我看他拿什么打!”

  兵部尚书陈显皱眉道:“太师,西军不在北边提防契丹么?”

  “契丹?”蔡京哈哈一笑,“今早我已收到密信,契丹亡了。区区女贞三四万人,竟然把契丹灭了,看来这大辽糜烂到根了,真真是无能到家!”

  陈显有些不悦,契丹亡了,这么大的事,自己身为兵部尚书,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

  蔡京明显把满朝文武,当成他的奴仆了,只需听他一人的调动行事,根本不必要有自己的想法。

  大家都是朝中重臣,陈显当然有些不满,虽然他是蔡京一系的人,但是自古多少权臣,也没有这么揽权不放的。

  完全没有把手下当人看,似乎整个大宋,事无巨细,都要他自己一个人说了算。

  众人各怀心思,但是没有一个人劝蔡京,他们完全没有考虑,女贞人会不会南下。

  三四万人的军队,在这些大宋的重臣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毕竟连皇宫的守卫,都比他们人多,真不知道契丹是怎么败的。

  蔡京继续说道:“西军打破了兴庆府,收伏了大批党项人,他们来剿灭清溪洞,可以说是万无一失。”

  陈显心中更加古怪,他很想站起身来,告诉蔡京。

  党项人虽然勇武,那是在西北一望无垠的大地上,靠的是骑兵冲锋,一往无前。

  清溪洞千里山脉,遍布密林,毒虫鸟兽,浓雾瘴气,疾病蚊虫,都是西北的军汉们噩梦。

  让他们去清溪洞,战力能发挥出三成就不错了,清溪洞的明教贼人,可是自小在这些山中长大的。

  蔡京才思敏捷,善于宫斗,权谋城府,都是世所罕见。

  但是人无完人,他因为对武人的极端鄙夷,所以根本不知兵事。

  陈显刚要起身,被身边的同僚好友拽住,在他耳边轻声道:“公欲为田丰耶?”

  陈显悚然一惊,马上醒悟过来,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他深知自己一旦违逆了蔡京,不管自己说的对不对,事后有没有被印证,他的官运都要终结了。

  当年官渡之战,田丰极力劝阻袁绍,让他凭藉山岭黄河的坚固,坐拥四州的人马,外联英雄豪杰,内部实行农耕用以备战。然后挑选精锐部队,分为奇兵,乘虚而入,袭扰河南。曹操援救右边,我就攻其左边;曹操援救左边,我就攻其右边,使敌人疲于奔命,民不能安于本业,自己这边还没有疲劳但对方已经困乏,用不了三年,安坐就可战胜敌人。

  袁绍不听,提兵与曹操决战,大败而回。

  牢卒当时都已经恭喜田丰,他的计策全部说中,以为主公会立马释放了他,然后加以重用。田丰却知道,自己必死,果然袁绍还没回来,就派人把他杀了。

  蔡京如此专权,他肯定不会允许有人比他英明,否则如何服众。

  今日陈显进言了,那么改天朝廷大败,蔡京想要甩锅都难了。

  今日陈显不说话,大家都不说话,到时候若是赢了,大家功劳都有,太师是运筹帷幄的首功。

  就算是败了,那也完全可以把战败的帽子扣在西军将领头上,就说他们不听指挥,擅自作战,致使损兵折将。

  蔡京眼神一凝,拍桌道:“就这么定了,让种师道亲自去,我就不信一个明教,能掀起什么浪来。”

  PS:求月票,这个月剩下的五天每一百张月票,加更两章正文,一章番外。

  日日生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看过《我在六朝传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