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农门福宝小媳妇 > 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细思极恐

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细思极恐

  听着叶宸的分析,冯春儿默默地点了点头。

  “道理我都明白,可如今铃儿和三弟都还没有平安归来,你们又要动身前往邳州,我这心里总是有些忐忑,”冯春儿轻垂眼眸,低声感慨着。

  叶宸将她拥入怀中,温柔的宽慰着,“春儿,我答应你,等此事告一段落,我们一家人便回杏花村,可好?”

  “嗯。”冯春儿闷闷的应了一声。

  可是她心里也很清楚,如今他们一家人在长安都有了牵挂,想要回杏花村过那种田园生活,并非易事了。

  现在的她只盼望家人们都能健康平安。

  彼时,邳州,名南山。

  叶骏醒过来的时候,眼前是一片虚无的混沌。

  四周都是雾茫茫的一片,让人找不到方向。

  冷静下来的叶骏环视四周,屏住了心神,召唤开元剑。

  可是这一次,开元剑并没有出现!

  叶骏下意识的往前走,走了整整一个时辰,他才醒悟,他被困在这个混沌空间了,他根本就走不出去——

  想到生死未卜的铃儿,叶骏的眼底迅速的划过一抹戾气。

  他从怀里掏出了一把精致的匕首,毫不犹豫的划破了自己的掌心!

  鲜血自掌心的那条伤痕涌出,叶骏猛然间睁开了眼睛!

  虚无的混沌空间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可此刻的他站在了名南山山巅的一块乱石的边缘!

  “有意思……”粗粝的嗓音自头顶传来,带着浓烈的嘲讽,令叶骏不悦的拧起了眉头。

  “阁下如此遮遮掩掩,莫不是见不得人?”叶骏嗤笑道。

  “不过一刻钟,你便破了本座精心设计的混沌空间,看来你也没有本座想象的那般废物,倒也不算辱没了开元剑。”

  叶骏警惕的眯起了眼睛,眼底泛着清冷的寒芒,“铃儿在哪儿?”

  “你们夫妇倒是鹣鲽情深啊!”那人听到这话之后,再次发笑道,“可惜了可惜!有情之人怎配使用无情之剑呢?”

  正当叶骏疑惑的时候,远处的天际忽然炸开了一朵黑色的莲花!

  缭绕的黑雾吞噬了整个天际,使得整个天空都变得黑沉了。

  不过眨眼间,那层层叠叠的黑雾忽然演变成了无数带着利刃的黑色长鞭,直奔叶骏的面门!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耀眼的金光自天际洒落,刺穿了厚重如墨的黑雾!

  金色的银龙穿梭于天际,发出耀眼夺目的光芒!

  “铃儿?”看清来人之后,叶骏低低的唤了一声。

  幻化成龙的铃儿猛然一个甩尾,将叶骏哥哥卷入了自己的尾巴里,随后穿梭于云霄之中,迅速的没了影踪——

  一刻钟后,叶骏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发现自己竟然藏在一处山洞里;而这山洞,似曾相识?

  “这里是?”

  “叶骏哥哥,你还记得杏花村的后山深处么?”彼时躺在他身侧的铃儿,艰难的挤出了这句话。

  “铃儿,你这是怎么了?”叶骏这才惊觉铃儿竟然受了重伤!

  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似乎都被热火灼伤了!

  “这是天火,”铃儿勉强挤出了一抹笑容,“叶骏哥哥,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天火?怎么会有天火伤了你呢?”叶骏小心翼翼的将她抱了起来,眼眶早已泛红,就连声音都变得哽咽了,“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缓解你身上的伤?”

  “叶骏哥哥,你别担心,”脸颊上感受到了他的一滴泪,铃儿心疼极了,“你忘了吗,我可是跃过了龙门的好运锦鲤,我是不会有事的,这一次之所以会承受天火的攻击,是意外。”

  “你不是去了白云山吗?没有见到芙蕖上神?”

  芙蕖上神很在意铃儿,若她在场,肯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铃儿承受天火之劫。

  恐怕上神也出了意外——

  “莲花池一片枯萎,整个白云山上的花草树木都失去了生机变得很颓然,”铃儿无力的叹息了一声,“叶骏哥哥,雍帝恐怕比你我想象的要厉害。”

  “当初刚一踏入大雍的地界时,海妖便制造了一场幻镜,而铃儿他们也险些中计了,后来雍帝一直都没有动手,又故意将他们的目光引到了宝亲王的身上,这一招移花接木被他用的极其巧妙。

  “是我们大意轻敌了。”叶骏吻了吻她的眉心,轻声说道,“铃儿,你先睡一会儿,我去附近找一找,看看有没有能够用得上草药。”

  “嗯。”之前被困在白云山,后来感应到叶骏哥哥的气息有些不对劲,所以铃儿才会选择幻化成龙,又将所有的灵力都使了出来,冲破了笼罩在白云山外的结界,这才能及时赶回到名南山,带走了叶骏。

  设在白云山上外的那一层结界,是天意所为,毕竟芙蕖上神体内的魔气并未完全消除;

  而铃儿却拼尽全力冲破了这一层天定的结界,才会遭到天火的惩罚。

  铃儿带着叶骏回到了杏花村的后山深处,只因这里灵力充沛,是完美的避难之所。

  三月过了大半,新丰帝特意破格提拔韩谦为礼部郎中,并且下令让他一路护送吐蕃公主前往大雍;消息一出,立刻在朝堂上掀起了惊涛骇浪。

  新丰帝特意点名月亮公主腹中骨肉的生父乃大雍的国师,这一点令大元的朝臣们又惊又怒!

  月亮公主是吐蕃的公主,而吐蕃的疆土恰好夹在大元与大雍两朝之间!换而言之,不管吐蕃被哪国吞并,势必会导致一场战争。

  大雍的国师却如此的无耻,竟妄图通过月亮公主给陛下戴上一顶绿帽子?若月亮公主真的成了新丰帝的嫔妃,那她生下的那个野种岂不是成了皇室血统?

  再说了,太子尚且年幼,未来的事情又有谁能够说清楚?如果有朝一日,月亮公主膝下的那个孩子登上了大元的帝位呢……

  有些事情,简直就是细思极恐。

  不管是朝堂还是民间,这些传言越演越烈,甚至朝中隐隐的传出了大战一场的风声。

  三月二十一,凤鸾殿。

  柳书雅亲自下厨,为南宫烨准备了一顿丰富的午膳。

  心情大好的南宫烨,连喝了半壶桃花酿。

  “看来陛下的心情是真的很好呀?”坐在他身侧的柳书雅忍不住抬头一笑,“陛下心里,也是主战的么?”

看过《农门福宝小媳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