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活人禁忌 > 第七百三十四章 大决局 全剧终
    就在邱莎莎走了之后,我一个人在院子中间找了找到清风道长之前经常坐的那张藤椅坐了下来。

    我一个人坐在藤椅上面,仰头看着夜空,心里面却又想到我和如霜牵着手一再坐在草地上看星星的场景……

    在这个时候,我想到了以前如霜跟我说过的一句话:

    “人相忘于道术,鱼相忘于江湖。”终究的终究,我还是和如霜分开了,再也不会有一个痴情的女子傻傻地等待我千年之久。

    再也不会有了……

    一个人的时候,我总喜欢静静的想着事情,我突然想到了道家的五弊三缺,我知道自己三缺“钱命权”缺其二缺是命和权,因为我并不缺钱,在银行卡里面还有几十万一直没有动,权利我一辈子都不会有,我也不想有,而且因为和如霜接吻以及动用禁术,我折阳寿多达数十年!

    看来我若是命中真的犯鳏和残的话,如霜的离去,已然是天定,即便是她不死,恐怕我们也不会在一起。

    当然这些都是我自己的猜测,这道家的五弊三缺之命理,或许只有到死才能彻底清楚。

    而且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弄清楚,那相田还有日本降头师幕后的黑手究竟是红烟,还是那人头蝎尾的怪物?

    就在我低头沉思的时候,突然听到了青竹观外面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好像有人正朝着这里走来。

    还没等我从藤椅上面站起来,一声佛号从青竹观的大门外传了进来:

    “阿弥陀佛。”是静无大师。

    听到静无大师的声音后,我忙起身走过去打开了观门,静无大师手中拿着一串佛珠正站在观门前面,看着我微微笑着,在他身旁,则是站着那个身穿太极练功服的女人。

    “静无大师,你这么晚来找我有什么急事吗?”。我看着静无大师开口问道。

    静无大师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而是直接走进了院子。

    我把观门关上,跟在静无大师和那个女人身后,同他们走到了青竹观的院子中间。

    静无大师停住了脚步,回过头看着我问道:

    “左施主,你现在心里面是否难过?”

    “大师,我若是说不难过,你信吗?”。我说道。

    静无大师摇了摇头道:

    “自然是不信的,你脸上的表情已经表明了你的内心。”

    我苦笑了一声,并没有说话,而是把一旁的藤椅拿了过来,让静无大师坐下。静无大师并没有坐下去。而站在他身旁的那个女人却看着我问道:

    “左十三,我问你,你后悔遇到如霜吗?”。

    “不后悔,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我想都没想摇头说道。

    “哦?那你是否遗憾如霜她已经不再人世间了?”她继续对我问道。

    我长吐出一口气道:

    “遗憾,也不遗憾。”

    “为何会有不遗憾的地方?”她看着我有些不明白问道。

    听到这个女子的话后,我慢慢地抬起头,看着夜空之上漫天的星辰说道:

    “因为我遇见过她,被她爱过,也爱过她,我想,这些对于任何人来说,都已经足够回忆了……”

    她听后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对我说道:

    “十三,你真的很幸运,有个女孩儿,愿意为了你付出全部。”

    “什么意思?”我看着那女子问道。

    她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静无大师站在一旁许久都没有说话。

    我们三人站在一起,气氛变得有些尴尬,终于静无大师叹了一口气对我说道:

    “万发缘生,皆系缘分。缘起缘灭,缘聚缘散,一切都是天道。”

    听到静无大师的话后,我忙朝他看了过去,开口问道:

    “大师,若是这天道不公呢?!”

    静无大师轻念一声佛号:

    “阿弥陀佛,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善恶虽有报,天道却无边。”

    我沉默了,静无大师它说的的确很对,天地是无所谓仁慈的,它没有仁爱,对待万事万物就像对待刍狗一样,任凭万物自生自灭。天地之间,岂不像个风箱一样吗?它空虚而不枯竭,越鼓动风就越多,生生不息。

    “左施主,有些事情你总会出乎你的意料,而且这天道也总会给人奇迹和惊喜。”静无大师看着我说道。

    我不解,问道:

    “静无大师,你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静无大师看着我笑而不语,然后转身,和那个女子一同朝着青竹观门外走了出去。

    见此,我忙开口喊道:

    “两位前辈,我若是想拜访你们,应去何处?”

    静无大师高声道了一声佛号,并没有回答我,而那个女子却只给我留下了一句话:

    “有缘自会再相见。”

    静无大师与那女子走了之后,又剩下我一个人在这青竹观里面,我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如霜,回到屋子里面盘腿修炼起了阳气。

    虽然现在红烟和那人头蝎尾怪已死,但修炼依旧不能放下,谁知道会不会在某一天,出现第二个“红烟”,所以我想尽快领悟“无极真气”的最后一式,只有这样才能面对任何突发情况,做到未雨绸缪。

    关于胖子,我决定以后得看着他让他抓紧时间继续学习画符,他画符的路才刚刚开始走,我想在以后他那画符的本事,肯定能帮我的大忙。

    ……

    一夜无事,等到第二天一早,我起床在院子里面洗漱的时候,外面传来了车声。

    接着胖子那大嗓门就从外面传了进来:

    “师兄,你在不在?开门,我来了!!”

    听到胖子的声音后,我忙走过去,帮他打开观门。

    在青竹观的大门外,来的人却不止胖子一个,还有赵曼、刀疤脸,斗笠男清幽,以及我师伯陆真人。

    “你们都来了?”我看着站在大门外的众人问道。

    “对,我们都来了,十三,你自己一个人躲在这里干什么?”陆真人看着我问道。

    “没有,我在这里住习惯了。”我说道。

    “行了陆语,先别说了,十三,你跟我们一起去镇上吃个饭,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也应该一起吃个饭。”清幽此时并没有带斗笠,他那副冷酷又极为英俊的面孔,杀伤力的确很大,难怪他要一直带个斗笠,要是不带的话,指不定路上碰到哪个花痴女,就给扑上来了。

    “行,我去带上虎子。”我说着便走回到院中,把‘小虎子’给抱了出来。

    “虎子?我说师兄,你这小狗从哪买的?看起来挺精神的啊。”胖子看到‘小虎子’后对问道。

    “路边捡的,走吃饭。”我说着便跟着众人一同上了赵曼和胖子俩人的车上。

    我们一行六人在临近的镇子上一起吃过饭后,刀疤脸便接到了一个电话,带着赵曼当先离去。

    接着陆真人和清幽他们也一同准备回龙虎宗。

    送走他们走后,此时只剩下了我和胖子,以及那个撑的肚子跟怀孕一样的‘小虎子’。

    “我说师兄,咱接下来干啥去。”胖子打了个嗝,看着我问道。

    “先带我去一趟狗市,买条哈士奇带回道观。”我说道。

    胖子一愣,有些疑惑地看着我问道:

    “我说师兄,你没事买那傻狗干啥?你要是把它带回到青竹观,我告诉你它能闹腾上天。”

    听到胖子的话后,我忙伸出手,把他的嘴巴给堵住。这要是让古玉中的饕餮听到,它肯定得给跟我没完。

    “带我去买就行,哪那么多话。”我道了胖子一句。

    “行行,买。”胖子答应了一声,带着我朝着他车子那边走了过去。

    我和胖子俩人在狗市里面看中了一条大型的哈士奇,跟老板砍价半天,终于砍下了一千块钱,把它带回到了青竹观。

    带着这只哈士奇回到青竹观之后,胖子和在聊了一会儿,便开着车回了东店。

    我自己关好门,在院子里面修炼了一会阳气,接着吃饭洗澡,天黑之后我把那颗黑色的内丹拿了出来,本来我还头疼怎么把这么大的一颗内丹让哈士奇给吞下去,谁知道哈士奇看到这颗黑色内丹之后,就好似看到了猪骨头,直接一口咬了过来,吞进了肚子里面。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看到了一道黑气从古玉之中飞了出去,直接钻入了那条哈士奇的身体里面。

    “饕餮?是你吗?”。我看着站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哈士奇问道。

    “不……不是我还能是谁?!汪!大爷的,这用狗嘴说人话,真够别扭的,汪!”饕餮看着我说道。

    “那哈士奇它本身的魂魄不会有事吧?”我看着附在哈士奇身上的饕餮问道。

    “不会,等到天一亮,它依旧是那条傻狗。”原来白天我和胖子的对话,饕餮它都听到了。

    “好了,你自己在院子里和虎子慢慢玩,我回房间修炼阳气去。”我说着便直接蹿会了屋子里面,开始盘腿在木床之上继续修炼阳气。

    也就在我修炼阳气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当我挺清楚之后,只感觉身体里面的血液跟煮沸了的水一般,瞬间沸腾了起来!

    因为我听到了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还有一首极为熟悉的歌:

    “一场雨碎徒落在塞北,我又想起那盏相思乱,几回霜色寒,几度秋风怜,依旧是那场烟雨不散,千年的守望,孤独的等待,月色花台间,谁又遗忘了誓言?莹莹的星光还是昨日残星,多少痴情散在塞北大风天,只叹那一生夙愿,终是未婵娟,千年守候断天涯,叶落无心是晚霞,五弊三缺红尘乱,而今你又在谁家,如今相遇能否续前缘?你可认出我如霜?敢问君可知归期,提笔欲写霓裳曲,转身未语泪先滴……”

    此时这个唱歌的人听声音正是如霜,也只有她才会唱这首歌!

    我严重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摇了摇头之后,那熟悉动听的歌声依旧在耳旁,至此我忙快速下床,直接朝着院子里面蹿了出去。

    等我顺着声音跑到青竹观外面的时候,看到了一个身穿白衣的女人,她好似听到了有人跑出来,慢慢地转身回过了头。

    当我看清楚那个人的面容之中,喜极而泣,直接朝着她那边就快速掠行了过去。

    “如霜!!”我大喊跑到她身旁,伸出双臂把她紧紧地抱在了怀中。

    “十三。”在我怀里面的如霜轻声叫着我的名字。

    激动、兴奋和高兴过后,我却疑惑了起来,忙看着她问道:

    “如霜,你没有死?”

    如霜对我说道:

    “人死不得复生,这是天道,除非……除非有人愿意以命换命。”

    “以命换命?”我看着如霜不解地问道。

    “也就是说,我现在这条命是方子燕用她的换来的。”安如霜看着我很直接的说道。

    “方子燕?!”听到她的名字后,我心中一震,她是怎么知道如霜所剩下的寿命不多,又是怎么知道以命换命的?

    我了解如霜,以她的性子即便是方子燕活不了多久也不会接受方子燕以命换命,唯一的可能就是如霜在换命之前并不之情,换命之后,才知道了这一切。

    如霜好似看出了我心中的疑惑,接着对我说道:

    “方子燕她是从你口中知道我现在的处境,至于她去找的谁,怎么知道以命换命的办法,又是怎么做到的,我便不得而知了。”

    “从我口中知道的?”我突然想到了之前我昏迷过去住的那间病房,而方子燕则是和我在一间病房,难道说她是从我昏迷后说的梦话中得知如霜所剩的阳寿不多?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

    而关于细节,她肯定是从胖子口中套出来的。

    虽然方子燕已是癌症晚期,并不能活多久,但我还真的没有想到她会愿意为了成全我和如霜,做出这样的牺牲。

    以此看来,方子燕她真的很爱我,这是我牵她的,希望她下辈子能够遇到一个和她深爱的,并且也同样深爱着她的男人。

    只不过有一点儿我真的想不通,方子燕她是怎么知道以命换命这种办法的?又是找谁帮忙的?

    想着想着,我联想到了之前静无大师身边的那个女子之前跟我说过的一句话:

    “十三,你真的很幸运,有个女孩儿,愿意为了你付出全部。”难道帮方子燕换命给如霜的人是她?

    “对了十三,这个是方子燕之前约我出去的时候,让我送给你的。”如霜说着从身上拿住了一张信封递给了我。

    我结果这张信封之后,拆开一看,上面只写了四个字:

    “有缘无分”。而在这张纸的反面则写着这么一段话:

    “十三,你和如霜千万都不要乱想,我活不了几天了,我自己心甘情愿这么做,而且我的命也是你救的,所以只要你能够幸福,我即便是走了心里面也满足,真的,衷心的祝福你们相爱到老。——方子燕。”

    看着方子燕给留我的这张信纸,我心中惆怅万分,慢慢把它给折了起来,放了起来。

    “如霜,我想在下个月帮我爷爷奶奶和师父他们扫墓的时候,也去方子燕的坟前看看。”我看着如霜说道。

    “嗯,到时候我陪着你一起去,十三,我现在心里面一直有一种负罪感,我总感觉对不起方子燕。”如霜说着第一次主动伸出手牵住了我的手,我看的到她的身子此时正在微微颤抖。

    我心疼的再次把如霜抱在了怀中,低声对她说道:

    “如霜,你不要乱想,我们一起祝福方子燕,祝福她的来世。”

    “嗯。”

    安如霜,安定的爱情,会如霜一般的晶莹、纯洁。

    ……

    半年后,初夏,北九水青竹观。

    “十三,你这么晚了不睡觉来我房间干嘛?”洗漱完毕的如霜看着我问道。

    “我……我一个人睡觉害怕。”我看着如霜说道。

    “你骗人,那你以前自己睡觉的时候怎么不害怕?”如霜并没有被我糊弄过去。

    我只好厚着脸皮说道:

    “如霜,你都是我媳妇了,我……我想和你一起睡,你放心我只和你睡在一起,保证不碰你。”

    终于在我长达半个小时的软磨硬泡中,如霜红着脸点头答应了下来。

    屋子外面……

    饕餮:

    “虎子,你能相信十三那小子能一晚上都不碰如霜的话不?相信你就叫一声,不信就叫两声。”

    虎子:

    “汪!汪!”

    “十三,你在干什么……你把手拿开!!你个流氓……”

    ……

    哪有常胜无敌,

    哪有人儿不去。

    哪有无终的曲,

    哪有不散的席。

    只有情深似海义无边,任凭云散风聚。……(全书完)

    

看过《活人禁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