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活人禁忌 > 第七百三十一章 大结局 六
    半空中的刈冥剑发出一声剑鸣,朝着我这边就飞来。

    我看着飞过来刈冥剑,把自己的双手伸了出来,准备用刈冥剑直接斩下来,不管怎么样,不管我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自己的师父因我而死。

    我也曾想过,若是斩断自己的双手后,因为没有人能对付的了红烟,她会因此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从而大开杀戒,死的人会更多,而且清风道长依旧没法活下来。

    但是我现在除了按照红烟她所说的话,没有任何办法。而且这龙虎七赦印并非只能掌心动用,只要人活着,龙虎七赦印便可一直用。所以即使我的双手不再,我也有足够的信心用断臂灭了红烟。

    “十三,别听她的!千万不要犯傻,你要是死了,咱们整个龙虎宗的师兄弟她都不会留下一个活口,你要是还把我当成你师父的话,就别管我的死活,快动手!!”清风道长此时红着眼朝着我大吼道。

    “师父,我真的做不到……。”我说着忙准备用刈冥剑朝着自己的双手上面斩去,可就在下一秒,清风道长却在这个时候叫住了我:

    “十三,你叫我什么?!”

    我被清风道长这突然问话给弄的有些反应不过来,但依旧下意识的说道:

    “师父。”

    “有你这样的徒弟,我清风这一辈子够了!”在一下秒,清风道长做出了一个让我铭记一辈子的举动。

    只见他把脖子低了下去,接着用力一扭脖子,红烟手中锋利的匕首直接划开了他的脖颈,鲜红色的血液从大动脉之中直接喷了出来。

    在这一瞬间,我愣住了,站在原地甚至短暂的失去了思维能力,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清风道长他已经倒在了地上,我看着倒在血泊中的清风道长,我的心跳好似在这一刻止住了,肝肠寸断都不足以形容我此刻的痛苦。

    “师父!!!”我大喊一声,直觉纵身朝着清风道长那边就跑了过去。

    与此同时,陆真人的声音也从我身后传来:

    “十三,你先去杀了红烟,清风我来看着。”

    听到陆真人的话后,我忙转头朝着正准备逃走的红烟看去,此时她已经没了依仗,双目之中多出了一丝慌乱的神色。

    “红烟!!我要你命!!”我怒吼一声,双脚在地借力一跃,直接跳到了红烟面前,朝着她前胸命关之上就用力打了过去。

    红烟忙交叉双臂挡在前胸之上,但依旧被我给打飞了出去。

    我朝着红烟飞出去的身躯追击而上,再次挥出一掌,打在了她后心的命关,把她整个身子一下给击打到了高空之上。

    落地之后,我抬头看着半空之中红烟的身躯快速朝着地面摔了下来……。

    “砰!!”随着一声闷响,红烟整个身躯狠狠地砸在了地上,砸起了一阵尘土,我朝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红烟看去,发现在这个时候,她身上的阳气已经不多,即便不死,也活不了多久。

    我一步步朝着红烟走过去,看着昏死在地的她,再一次伸出手,朝着她前额命关猛地打下去。

    这一掌,我并未用全力,所以打在红烟的脑袋上面,并没有把她的脑袋给打碎,只是我想把她身上所剩不多的那些阳气给打散。

    直起身子,我最后看了一眼躺在地上阳气散尽、已经彻底死去的红烟尸体。然后转身朝着陆真人和我师父清风道长那边跑了过去。

    “陆师伯,我师父他……”我话刚刚问出一半,却咽了回去,因为我看到陆真人已经在清风道长的身体旁边点燃了一根蜡烛。

    这叫燃灯,是道家死人之后所必须要做的。就道教来说,灵宝斋法中例要燃灯点烛,同时也有一些独立的灯仪,如九幽灯之类,主要为使神光照破阴间地狱,使亡灵阴魂乘光得悟,早日投胎。

    所以我看到陆真人为我师父点燃了一根蜡烛,也就表明此时清风道长已然死去……

    我不相信,也不愿意接受眼前这个残酷而又伤痛的事实,所以我忙聚集阳气于双目,朝着清风道长身上看了过去,希望在这个时候,有奇迹能够发生。

    但事实终究是事实,此时清风道长身上阳气全无,已经死了。

    “师父……”我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清风道长,脑海之中突然想到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想到他收我为徒的时候,想到他带着我四周抓鬼除妖的时候,想到他救我命的时候……

    我想着想着,鼻子一酸,眼泪自己从眼眶之中流了下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这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就好似身体里面的血液全部都被抽离了一样。

    我跪在地上,伸出双手,用力握住了清风道长那只慢慢失去体温的手,我看着他哭着说道:

    “师父,你不要丢下我,你活过来,你快活过来啊……。”我多么希望这是一场梦,梦醒之后,谁都不会离开。

    我和师父清风道长之间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同样也产生了感情,这种情感比血缘的还浓。

    阴阳交替,人也是有来生的,我真的很希望在来生还能遇到清风道长,还能做他的徒弟。

    我慢慢止住了哭声,但却依旧没有松开握住清风道长的双手,我看着躺在地上的他,全身止不住的一个劲颤抖。

    “十三,念诵《度人经》,把清风的阴魂给超度了吧。”站在我身后的陆真人看到我情绪稍微平复一些后,轻声对我说道。

    听到陆真人的话后,我点点头,放开师父的手,从地上站了起来,单手放于前胸,张开还在不断颤抖的嘴唇,口中大声念道:

    “说经一徧,诸天大圣同时称善,是时一国男女垄病,耳皆开聪。说经二徧,盲者目明。说经三徧,喑者能言。说经四徧,跛痾积逮,皆能起行。说经五徧,乆病痼疾,一时复形。说经六徧,白发反黑,齿落更生。说经七徧,老者反壮,少者皆强。说经八徧,妇人怀姙,鸟兽含胎,已生未生皆得生成。说经九徧,地藏发泄,金玉露形。说经十徧,枯骨更生,皆起成人……。”随着十徧《度人经》念完之后,我只感觉眼前一黑,全身失去了所有知觉,整个人朝着地上摔倒了下去。

    这一切都结束了,应该是《玄黄地经》它开始夺舍我的身体了。如霜,对不起,我临死之前不能再去看你了,对不起……

    这是我在失去知觉之前所想到的。

    迷迷糊糊之中,我好似感觉到了有人把我给抱起,然后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过去了多久,等我身体慢慢恢复知觉,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却发现自己躺在了医院的一张病床上面,满屋子强烈的消毒水气味冲的我连着打了两个喷嚏。

    “十三,你醒了?!”赵曼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里面。

    听到她的声音,我忙转头看了过去,发现此时赵曼正坐在病床旁边看着我,而在她身后的另外一张空着的病床上面,胖子正在呼呼大睡。

    我看着赵曼之后,当下的第一反应就对问道:

    “赵曼姐,我……我没死?!”

    赵曼看着我微微一笑道:

    “十三,你要是死了,怎么会跟我说话?”

    “我不是应该死了吗,那……那本《玄黄地经》它没有要我的身体?!”我不解地看着赵曼问道。

    “十三,我听你师伯跟我们说,你手中的那本《玄黄地经》是如霜手抄的,并非是原版,因此它带有如霜的一部分灵性,所以它没有忍心害你。”赵曼对我解释道。

    听到这里,我全都明白了过来,但一想到如霜,我心中就是一沉,忙开口对赵曼问道:

    “对了赵曼姐,如霜呢?她有没有来看我?!”

    赵曼听到我的话后,脸色有些不好,沉吟了一会儿,便对我说道:

    “你、你还是去问胖子吧。”

    当下,一种不详的预感迅速蔓延到我全身!

    

看过《活人禁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