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活人禁忌 > 第七十章 卖瓷碗


    “你俩别愣着了,快上车,你们手里那东西值些钱,我带你们去个地方,看看那里有没有敢要。”那少妇又催了我和雷子一句。

    “三哥,上不?”雷子问我道。

    “走。”我说了一句,便和雷子朝着那少妇的奥迪车走了过去。

    现在我和雷子是山穷水尽没了办法,人家古董店都不收,既然这个少妇她知道哪里有人能买,肯定要去试试运气。

    而且她刚才也说过,这古董瓷碗值一些钱的。

    上车之后,那个少妇便带着我俩就朝着西面的那条路开去。

    开出没多远,那个少妇便对我俩问道:

    “两位小帅哥,你们能跟我讲讲实话,告诉我那瓷碗是从哪里得来的?”

    听了那个少妇的话,雷子看了我一眼,意思是让我跟她说,我思前想后,还是决定不能讲实话,因为这东西毕竟是我和雷子在古墓里捡到了,要是说了实话,被人安上一个盗墓贼的罪名,别说卖碗了,准成得去吃牢饭。

    “是我俩在老家的一个林场后山草地里捡到的。”我说道。

    那少妇听到,先是沉默了一会儿,车子拐过一个弯,才说道:

    “其实我跟你们说实话,你们手里的那个碗,能卖些钱,但是关键是能找到识货又不怕事儿的主,就不愁卖,不过我可是跟你俩提前说好了啊,要是没卖出去也就算了,一旦卖了出去,我得收你们卖出瓷碗所得一半的推荐费。”

    卧槽!这么黑心,我就说她怎么这么好心带我和雷子去卖瓷碗,原来是想得到一半的分成。

    不过看着少妇开着这大几十万的车,而且还开着古董店,也不像是缺钱的主,照这么看,这瓷碗指定能卖个高价,要是卖个千八百块钱,还不够人油钱呢。

    但是她这一张口就要去了一半,我不免有些肉疼,虽然说这瓷碗是雷子顺手从古墓里拿出来的,但是怎么说我俩也差点儿挂在了那古墓里,她只是介绍买家,就分去一半,换谁也不舒服啊。

    “我说大姐,你这也太恨了吧,我俩穷学生卖点东西不容易,你少要点儿。”我看着那个少妇说道。

    “没得商量,你们可以考虑去还是不去。”那个少妇说话的语气就是吃定了我和雷子。

    无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再一个因为雷子急用钱,我们自己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妥协:

    “行,分一半就分一半。”

    那少妇接着对我说道:

    “不过你们俩个也别抱着太大的希望啊,能不能卖出去,还真的两说呢。”

    “为什么我们这个瓷碗那么难卖?”雷子这时忍不住开口问道。

    那少妇听了雷子的话之后,顺了顺耳边的长发,说道:

    “其实我们做古董这个行业的,并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其中的道道和禁忌太多,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干这一行。我就跟你们简单的说一下,首先,这能称得上是古董古玩的东西,肯定是具有相当历史和一定时代积聚。

    它们可以是一幅画,可以是一件首饰,可以是一个玉器,可以是一枚铜钱,可以是像你们手中的那只碗,甚至可是是从古墓里倒斗出来的衣服鞋子,很多很多。

    无可否认,它们都价值连城、稀有,但不一定适合现在。有的古董,因为时间累积,遇到不好的气场,就会“失运”,便有了煞气,拥有它的主人,自然会因为这种磁场,元运的转变,也受到影响。

    于是,就有很多富商及达官贵人,买了某件古董古玩回家后,就从始不顺利,身体,工作,甚至家庭,祸事不断,病痛不断,就是受这个古董古玩元运的旺衰影响。

    而且有些古董是用来镇墓的,具有杀气,越是货真价实的古董,越要小心,所以当我鉴定出你们手里的这个瓷碗是真货的时候,便不敢收了,因为那个瓷碗九成九是带有杀气的。”

    听了那个少妇说了这么多,我多少算是明白了,她那意思是说我和雷子手里的这个瓷碗带着杀气,要是被别人买去,会影响他人的各种时运。

    “那你准备怎么帮我们卖这瓷碗?”我问道。

    “在前面有一条古董算命街,多数都是摆地摊卖假古董算假命骗钱的,但是其中不免有懂行的高人,有些人就专门喜欢收那些带杀气的古董,一来是因为他们有本事把古董上面的杀气净化掉。二来则是带有杀气的古董,价格普遍都会很便宜,比如说一件明代时期的铜香炉,它原本市场价值十万,但是因为有了杀气,就会大打折扣,二三万也就卖了,而那些专门收这种带有杀气古董的行家,就会把古董上面的杀气净化掉,再高价卖出,赚钱不菲。”这个少妇她倒也实在,跟我和雷子讲得仔细。

    “哦哦,我总算是全明白了。”雷子点头。

    “要是我们这个瓷碗能卖出去的话,可以卖多少钱?”我有些忐忑的对那个少妇问道。

    “我估计七八万吧。”少妇她嘴里说的风轻云淡,我和雷子听到就不能淡定了,卧槽,这么个破碗它能值那么多钱?这还是瓷碗上面有杀气,那要是没有杀气那还了得?!

    怪不得从古至今,那么多盗墓贼不惜背上骂名和性命,前去盗墓,果然是一夜暴富的行当。

    “到了,就在前面那条街。”少妇用手一指前面,然后开了过去,绕过那条街,找了一个停车位,停了下来。

    我和雷子下车,跟着她朝着那条专门摆摊的街道上走去。

    到了这条街,我才发现,到处都是摆摊卖铜钱、瓷器、玉器的,而摆摊算命看相的那更是不再少数。

    我长这么大,从来就没见过这么多算命的集中在一条街道上,这算命的都比来算命的还多,能赚到钱吗?

    要问那摆摊算命的有多少?

    用这么一句话来形容吧,要是我拿起一块砖头,往天上一丢,掉下来砸倒三个,其中俩指定是摆摊算命的。

    那些“算命高人”看到我们三个的时候走进街道的时候,个个摆正了身子,有人抬头凝望,有人低头沉思,也有人闭眼掐指,反正都摆出了一副世外高人深沉模样。

    看到这一幕,我不禁暗叹,这些人不去当演员拍戏,可真算是演艺圈的一大悲哀,这一个个装的,影帝来了都得给他们跪下。

    不过我对这些人却没有一点儿好感,在《茅山道术大全》上面,却是有记载看面相和算八字的易学。

    不过如今,这样的算命先生太多太多了,凭借他们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和所谓的“神机妙算”,故弄玄虚,骗人钱财,他们既可以说得你好像吸过鸦片一样,飘飘欲仙,短暂兴奋;也可以说得你如同大祸临头,心灰意冷,茶饭不思。

    中国易学,传承几千年,到现在正是因为这些皮毛都不懂的算命骗子到处行骗,才慢慢地走向了衰败,以至于只要是有人听到算命的,第一反应就是骗子。

    悲矣,哀哉。

    少妇带着我和雷子找到了一个靠着路边的空地,然后让我雷子蹲在那里,把瓷碗摆在地上,静等识货的人来。

    就这样,我俩在那个少妇的带领下,摆起了地摊,蹲了一会儿,见人来人往,多数都是看看,连个问价的都没有,我俩也不管了,索性直接坐在了地上,蹲着太累人了。

    那少妇则是朝着对面的一个店铺走了进去,之后拿着一个小板凳出来,坐在我和雷子身后的墙荫下,玩起了手机。

    我俩坐在地上也是无聊,就聊起了学校哪个女孩漂亮,班级里谁追谁的话题。

    就在我和雷子聊到方子燕的时候,一个老头突然朝着我和雷子这边走了过来,盯着我俩前面地上摆着的那个瓷碗一个劲的看。

    我一见,心里就一阵激动,估计这是遇到懂行的了,刚想开口问问他,那老头却先在我之前开口了,看着我和雷子问道:

    “小兄弟,你们俩有没有兴趣报个生辰八字,老头我给你们算上一卦,这爱情,学业都能算,一卦十块钱,不准不要钱!”

    ...  

看过《活人禁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