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活人禁忌 > 第五十六章 一见钟情


    我一听是这小子的声音,心里就来火,我和雷子之前在监狱里挨的那顿胖揍就是拜他爸林森所赐,不过碍于这件事和林穆鑫也没多大关系,我便压住了火气问道:

    “林穆鑫,什么同学聚会?”

    “就是咱三班的一个聚会,我组织的,明天晚上八点在东店金壁酒楼,你敢不敢来?”林穆鑫在电话里对我说道,语气咄咄逼人。

    “没兴趣。”我现在懒得搭理他,既然清风道长跟我说了林森这件事我不要去管,我也不想跟他废话,说着就想挂断电话睡觉。

    谁知我还没挂的时候,林穆鑫却在电话那头对我说道:

    “左十三,你以为你躲起来就没事了?告诉你……”

    林穆鑫的话还没说完,我直接挂了电话,顺手把他的手机号码拉倒了黑名单,像这种人越搭理他越来劲。

    可是就在我刚关灯躺在床上的时候,突然手机又响了起来。

    难道是林穆鑫那小子又换了一个手机给我打过来了?还真当小爷我是软柿子了?!给脸不要脸!

    可是当我把手机拿起来的时候,却发现是雷子给我打过来的,他这么晚给我打电话干嘛?难道一天没回去被他老爹给揍了一顿,来找我哭诉?

    我想着便接听了电话开玩笑地问道:

    “喂,雷子你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是让你爹给打了还是咋地?”

    “啥?!三哥我说你能盼着我点儿好成不?我这个三好学生,我爹能舍得打我吗?”雷子在电话那头说道。

    “你可拉倒吧,那你大半夜的睡觉给我打电话干什么?”我问道。

    “那个……那啥,三哥你明天有事没?”雷子问我道。

    “没什么事儿,怎么了?”我有些好奇雷子怎么突然问起我明天有没有事来。

    “我二叔他不是看林场吗,明天他去乡有点儿事,林场不能没人看,所以我替他去看一天林场,这不想问问你有没有空,和我一块儿去,那里又没啥电视电脑的,我一个人燥的慌。”雷子在电话里对我说道。

    “行,我明天问问我师父,他要是同意,明天我就和你一块儿去。”我在电话里对雷子说道。

    “行,明天早上去不去你给我个信,我骑车子去接你。”雷子说完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就这样,我把手机充上电之后,脱衣上床,关灯睡觉,躺在床上,手里摸着胸前的玉佩,眼皮一沉,睡了过去。

    “哐啷!!”我睡的正香,耳边猛地一声巨响,直接把从床上给震了起来,耳膜差点儿没给震破!

    我起身一看,便看到清风道长站在我的床前,手里拿着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破铜锣看着我。

    “你看看都几点?!还睡!等你起来鸡都饿死了!把我鸡给饿死我吃不上蛋,老子用这锣锤把你蛋给敲碎!”清风道长看着怒吼道。

    “我说师父,我昨天都累一天了,而且怎么说也算是个伤号,这晚起来一会儿怎么了?”我嘴上说着,双手快速地穿上了衣服。

    “行了,跟着我出来,从今天开始,为师要对你进行魔鬼式训练!”

    听了清风道长这句话,这是要没空的节奏啊,所以我赶紧把昨天雷子和我商量的事和清风道长说了出来。

    清风道长听到我的话之后,没有说话,似乎在犹豫,我见有戏,忙继续说道:

    “师父,我就去一天,咱做人不得讲义气吗?我那朋友平时没少帮我忙,人家有事咱不能不去啊。”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行,训练也不差这一天,早去早回,有事就给我打电话。”清风道长终于点了点头。

    “不过东西你得一样不少的带上。”清风道长看着我说道。

    “什么东西?”我问道。

    “子宸五甲驱鬼符、墨斗线、朱砂、牛眼泪、还有我给你的《茅山道术大全》,一样不少地全部带在身上。”清风道长说道。

    “师父,我这是去和我朋友看林场,又不是去抓鬼除妖,带那些东西干什么?”我不解地问道。

    “你现在是道士,道士无论去干什么,走到哪里,这些东西都不能离身,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会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遇到什么,未来既然始料不及,为何不先未雨绸缪?跟我来。”清风道长说着,朝着自己的画符的房间走了过去。

    听了刚才清风道长对我说的那些句话之后,我也是觉得他说的有理,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做事处处谨慎总没有什么坏处。

    走到清风道长的屋子的时候,他先是从他的包里拿出了一瓶牛眼泪递给了我,然后拿出一小捆黑色的墨斗线和一小盒朱砂粉末。

    我把这些东西都小心地一一收好,最后清风道长把他画符的符纸给了我一叠,画符用的毛笔和墨各一瓶。

    全都让我放进了随身的背包里。

    刚收拾完,这时我的手机便响了,我忙拿出来一看,正是雷子打过来的。

    “喂,三哥怎么样,你去不?”雷子在电话里问我道。

    “你骑车子过来吧。”我说着挂断了电话。

    准备妥当,在出发之前,我突然响起昨天晚上安如霜的事情,忙对清风道长说道:

    “师父,昨天晚上我那个鬼媳妇出来见我了。”

    清风道长显然没有感觉吃惊,一脸平静地看着我问道:

    “她要不出来找你,反倒不正常了。”

    “不过她说她身上阴气还没有完全恢复,只能从玉佩里出来一小会儿。”我说道。

    “这也正常,仅靠那一块儿尸菌,怎么可能让一个千年修为的女鬼体内的阴气彻底恢复?能保住她的阴魂鬼命就算不错了。”清风道长抬了一下眼皮说道。

    听到清风道长这句话,我心中一动,好像感觉安如霜瞒了我什么,忙开口问道:

    “师父,你的意思是说安如霜她要是彻底恢复阴气,还得用尸菌?”

    “那可不?她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最弱的阴魂,在我们阳间,就连阳气最少夜晚,她都不能多待,你可以想象她现在弱到了什么地步,也就是说,现在随便来个刚死的小鬼就能把她给收拾了,现在的她早已和之前的千年道行有了天壤之别,要是不用尸菌,全靠她自己慢慢修炼道行,到完全恢复阴气,还得继续再过一千年。”清风道长看着我认真地说道。

    听到清风道长的这些话,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安如霜她之前明明知道尸菌是恢复她阴气和道行的最快捷径,但是她却只字都没跟我提。

    这些我全都明白,完全是因为她不想让我为她去冒险,想到这里,我心里又是一阵莫名地感动,我左十三有何德何能,能配上这么一个媳妇?

    这得是积了几辈子德,才换来的。

    “不过十三,有几句话我得跟你那个鬼媳妇问个清楚,你先把玉佩从脖子上拿下来给我。”清风道长好像想起什么一样,忙抬头对我伸出了手。

    我也没多想,直接把玉佩从脖子上拿了下来,递给了清风道长。

    清风道长接过玉佩之后,快速地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淡黄۰色的符纸,嘴里念道:

    “急急如律令!”然后直接把那张符纸贴在了我的那块玉佩上面。

    “师父,你……你这是干什么?!”我看着清风道长这个举动之后,心里就是一紧,把我给吓了一跳,忙开口问道。

    “别那么紧张,我贴上这张阴符,只是想问你这个鬼媳妇几句话。”清风道长对我说道。

    听此,我这才放下了心,之前看到清风道长往玉佩上面贴符纸,我还以为他要把安如霜给收了呢。

    “你是我徒弟的媳妇儿,跟了他九年,因为这阴阳眼取鬼为妻不逆天道,本来这件事已成定局,我也不好多管多问,但是有一件事情,我始终想不通,你本有千年道行,上可嫁阴帅,再不济也可嫁阴司,可享万人供奉,为什么会为选择下嫁给我这个笨蛋徒弟?”清风道长看着手里的玉佩问道。

    我在一旁同样听出了清风道长这些话的意思,刚想替安如霜说话的时候,她熟悉的声音便从玉佩里传了出来:

    “我说只为缘与一见钟情,你信吗?”

    ...  

看过《活人禁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