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活人禁忌 > 第五十三章 吸收尸菌


    张所长的这一句话,的确把我和清风道长还有雷子都给说蒙了,难道说那瘦猴警察昨天晚上死了,直到现在所里还不知道?

    “就是那个很瘦的警察,昨天晚上开车带着我和我朋友一起出去的那个警察。”我补充道。

    “哦,原来是他,关于苏副队长昨天擅用公权带你们出去,我已经对他进行严厉的批评通报,并且给他记了一过,这苏副队长今天一大早就回来了,我亲自审讯过他,怎么……怎么会死了呢,你们这玩笑开的。”

    听到这里,清风道长问道:

    “张所长,你说的都是真的?”

    “你看你,潘道长,我这所里以后有些不明不白的案子还得指望你出手,我骗谁也不能骗你,今天一早他苏副队长就回来了。”张所长大手一挥,十分肯定地对清风道长说道。

    “那王玲呢?”我问道。

    “王玲?”张所长听了我的话之后,明显一愣,想了一会儿,才对我说道:

    “哦,是刚来我们所里的那个姑娘啊,今天早上她和苏副队长一起回来的,怎么了?小兄弟你和王玲认识?”张局长问道。

    “我就随便问问。”我嘴上说着,心里却觉得不对劲,王玲回来倒好说,不过那瘦猴警察怎么也回来了?我明明看到他死了啊。

    “对了,你们两个的事情,我也听苏副队长说了,不管怎么样,再怎么说你们也不应该动手打人是不是?这次关你们一天也算是个教训,下次可别千万这么冲动了,年轻人,要学会忍让。”张所长看着我和雷子说道。

    “那他把我和雷子揍了一顿怎么说?”我看着张所长问道,对他这种护犊子的态度十分不满。

    “你说啥?苏副队长打过你们?”张所长听了我的话之后,明显吃惊不小,我却能看出来,他这吃惊和意外的表情绝对是装出来的,做作的要命!

    这时雷子那牛脾气上来了,说话也不经过大脑,指着我说道:

    “我说你看不见还是咋地,我朋友身上的伤全都是在你们所里给打出来的。”

    清风道长这时也沉下脸来,看着张所长说道:

    “张所长,我徒弟就算再怎么不对,你们也不能私自动手打人啊!这可是动用私行!”说道这里,清风道长话风一变,继续说道:

    “你看看把我这徒弟给打的!从小到大,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他给拉扯大,我自己都没舍得打,让你们的人都快给打成猪头了,你看这衣服上面的血,我看着心如刀绞啊,还有他身上穿的衣服,都是我给买的名牌,我自己都舍不得买,你说说……”

    我实在受不了清风道长说的这些话,太特么能扯了,我什么时候成了他拉扯大的了?

    不过那个张所长似乎对清风道长这个行为早已司空见惯,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

    “潘道长,这些我都能明白,回头我就你徒弟的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打你卡上。”

    卧槽!这清风道长的胆子也太肥了吧?他敲诈都敲到派出所所长的头上来了?!

    现在我对这清风道长的脸皮有了重新的认识,之前最多和城墙差不多厚,现在都能赶上地皮了。

    不过敲诈他也好,估计这张所长被清风道长敲诈之后,肯定回头去找那瘦猴警察的霉头!

    清风道长一听张所长的话,立马笑着说道:

    “那行,既然张所长如此痛快,那我就带着徒弟先走了,不过那个打我徒弟的那个苏副队长,张所长您可一定得严肃处理……”

    就这样,清风道长带着我和雷子走出了张所长的派出所,刚一出门,便有人把我之前和雷子的手机还有背包送了过来。

    我和雷子拿到手机之后,发现手机都没电了,雷子想给家里打个电话都没办法,因为不记得自己父母的电话号码,只得等回去再说。

    跟着请风道长走出派出所之后,我便对他问道:

    “我说师父,你这样明目张胆地问那张所长要钱,恐怕不太好吧?”

    “怎么不太好?那个张所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些钱我要来总比他们去吃喝玩乐要强的多!”清风道长说着带着我和雷子朝着路东面走去。

    “师父,咱去哪?”我跟在清风道长的身后问道。

    “先回道观。”清风道长说着,招收打了一脸计程车,直接对司机说去北九水。

    本来在车上我想问一问清风道长怎么用这尸菌救安如霜还有《茅山道术大全》上面记载的日本将军的时候,但是碍于车上有出租车司机这个外人,我便忍住了,心想等回到道观再问也不迟。

    一路无话,到了北九水的青竹观之后,我们三人下车回到道观里,雷子二话不说,找到自己的自行车着急廖火地就往家里赶去。

    我也能理解雷子现在着急的心情,我估计他回去,少不了一顿胖骂。

    跟着清风道长走会屋子后,我便忍不住问出了口:

    “我说师父,这尸菌我找到了,怎么用它来救我的鬼媳妇?”

    谁知道清风道长却对我说道:

    “先别管什么尸菌了,你先低头看看你自己!!你身上的伤口都化脓了,再不管,我保证给你烂下一块儿肉来!”清风道长说着走去了里屋,不一会儿,拿出了一个类似于医药箱的大盒子。

    “过来,我先给你上药。”清风道长把盒子放在桌子上对我说道。

    我走了过去,看着清风道长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了几个小瓷瓶,用棉棒沾着开始朝着我身上的伤口处轻轻地涂了过去。

    “哎呀!疼!”药一沾在伤口上,一股火辣辣地钻心痛感传遍了的全身。

    “忍着!”清风道长虽然嘴上说的冷冰冰,可是手上的动作却更小心了起来。

    过了十多分钟,清风道长帮我我身上的伤口全部涂上了药粉,又用绷带包扎了起来,这才把药箱盒子收拾了起来。

    “师父,那尸菌?”我现在越来越迫不及待想救安如霜,因为我实在是太想她了。

    “急什么,把你身上的那块玉佩给我。”清风道长对我说道。

    我连忙从口袋里掏出安如霜所在的玉佩递了过去。

    清风道长接过去之后,把玉佩放在了尸菌上面,只见玉佩在这个时候,微微地发出一道淡绿色的光芒,那块手掌大小的尸菌竟然已肉眼能看到的速度慢慢变小!

    “师父,这……这是怎么回事?”我吃惊地问道。

    “你玉佩里的那个女鬼媳妇,此刻正在吸收这块尸菌的阴气,不过你小子还真能走狗屎运,我还真的没想到,你不用下墓就能找到尸菌。”清风道长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烟点上,悠闲地吸了起来。

    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玉佩下面的那块尸菌便彻底被玉佩里面的安如霜所吸收,我忙对着玉佩喊道:

    “安如霜,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安如霜?”

    “吵吵啥?你那鬼媳妇现在听到也没法跟你说话,正在消化这尸菌上面的阴气呢。”清风道长对我说道。

    “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和她说话?”我问道。

    “多则两天,少则几个时辰,你先把玉佩随身带着。”清风道长的话,顿时让我心安不少,忙把玉佩拿起来,小心地放在了裤子口袋里。

    “师父,我还有一件事要问你。”我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什么事?喂鸡喂鸡、洗衣做饭、种菜打扫这些事情没得商量啊,我先给你打个预防针。”清风道长说道。

    “不是,我是想问那些日本鬼兵是怎么回事?还有他们朝着那个棺材下跪,棺材里的又是什么人?”我问道。

    谁知清风道长听了我的话之后,脸色马上就变了,冷冷地对我说道:

    “这些事不该咱管,别多问。”

    “可是,我总感觉那个棺材里面的死人和我们茅山派有关系,我之前看《茅山道术大全》的时候,找到了一个二战日本将军变成僵尸的记载……”

    “啪!!”

    “住口!!”我话还没说完,清风道长就猛地一拍桌子,对着我怒吼道。

    我被清风道长这突然的转变给吓了一跳,因为我从没见过他发这么大的火,即使面对生死关头对付那条蛇精的时候,他依旧能开着玩笑打哈哈,今天这是这么了?

    “十三对不起,师父我刚才语气有些重了,这个话题你以后都不要再提了……”清风道长有些歉意地对我说道。

    可还没等我说话,一个熟悉的女孩儿声音,从院子里传来:

    “清风,你直到现在还依旧这么固执!?”

    顺着声音看了过去,一个小女孩儿从院子里走了进来,正是清风道长的师姐,陆真人。

    “师姐,您怎么来了。”清风道长见此忙起身站了起来。

    “你就是因为对这件事情的固执,被茅山派龙虎宗以背叛重罪赶了出去,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有一点儿改变。”陆真人走进了屋子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去。

    清风道长忙倒了一杯茶放在她身旁的桌子上,然后说道:

    “师姐,不管怎么样,我都不允许别人伤害他。”

    我听到这里,有些迷糊了,陆真人和我师父清风道长说的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此时陆真人喝了一口茶,看着清风道长说道:

    “清风,我要劝你多少遍,你才能懂?咱俩的恩师顾文星他已经死了!现在借他身体复活的只不过是七十多年前那个尸变的日本将军相田!!他不是咱俩的师父!”

    ...  

看过《活人禁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