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活人禁忌 > 第四十七章 再入险地


    “去哪?”我问道,现在我心里开始有些觉得不对劲了,十分不对劲!

    该不会是林森那畜生他把整个派出所都买通了,他们这是来带我们出去秘密处决?

    刚想到这里,我当下马上否定了这才猜想,林森想暗地整死我和雷子倒不太可能,现在这个社会虽然依旧是看脸看钱,不过也不至于无法无天。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和雷子动手的当天,很多人都看到了,要是我和雷子在监狱里出了什么意外,他林森的嫌疑最大,他不是傻子,这些道理他比我都清楚。

    看着王玲那面无表情却十分秀气的面孔,再回想之前一连串事情,让我有种十分不好的预感。

    “现在别问这么多,去了你们就知道了。”王玲说话的时候,显得有些不耐烦。

    雷子这时上前一步看着王玲说道:

    “你们要是不说去哪,我们绝对不会跟着去!”

    雷子这句话刚落下,瘦猴便从车子里走了下来,快速地从腰间拔出一把黑洞洞地手枪,指着我和雷子冷冷地说道:

    “让你们上车就上车,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他说话的语气十分生硬,而且让我感觉有些阴森。

    要不是我之前抹上了牛眼泪,我还真怀疑他和王玲被什么东西给上身了。

    面对这个黑洞洞的枪口,我和雷子不得不妥协,没有丝毫办法,跟着他们两人上了警车。

    车子发动,出了派出所,上了东店南路,直接朝着市外的郊区开去。

    这王玲和瘦猴两个人的举动,让我觉得心里十分不踏实,就算我和雷子再傻,也猜得出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猫腻。

    而这猫腻对我和雷子来说,肯定不是什么好消息。

    车子开着,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大约过了能有十多分钟,车子开到了出城最后的一个红灯处,红灯栏上面的电子眼监控设备一闪,开车的瘦猴竟然开口大骂:

    “八嘎!!”

    听到那瘦猴喊出了这么一句,我整个人坐在后座上石化了!

    这他娘的怎么回事?这瘦猴怎么突然骂了一句日本话?!我和雷子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的双眼中看到了恐惧和疑惑。

    车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难道前面那两个人根本就不是王玲和瘦猴?!那他们是谁,难道他们两人都被之前的日本鬼兵上了身?

    回想之前他们两个来审讯室找我和雷子的时候,突然就开门进来了,我和雷子完全没有听到他们的脚步声和开锁的声音。

    太大意了,现在才察觉已经晚了,我俩算是上了贼船了。

    不过唯一让我疑惑不解的就是,如果他们两人真是被那些日本鬼兵上身的话,现在抹了牛眼泪的我和雷子为什么发觉不了?

    就在这时,雷子偷偷地用手拽了拽我的衣角,我看了过去,他忙对着我眨眼,那意思好像是在问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就目前来说,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看了看警车外的景象,我发现现在我们已经出了市区,那瘦猴正带着我们,朝着郊外开去。

    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绝对不能这么任他们摆布,必须得想个办法脱身。

    我在心中暗自计算,要是到了地方,我和雷子再想跑可就晚了,要想脱身逃命,必须得在路上,但是车子肯定中途不会停下来,到底应该怎么办?

    “警察大哥,我想下车小便。”我对那个瘦猴喊道,我这么说,完全没有抱有他们真的会停下车来的幻想,目的就是想试探他们一下。

    “憋着。”果然不出我所料,那瘦猴警察冷冷地对我说了这么两个字,拒绝了我要下车小便的要求。

    看来没有别的办法了,现在要想脱身,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跳车!比起被他们拉到不知名的地方送死,我宁愿选择放手一搏。

    想到这里,我对一旁的雷子使了个眼色,然后又做了一个打开车门跳车的动作,雷子看的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无奈,我再次更加形象一些地给他做了一遍打开车门跳车的动作。

    这次雷子看明白了,对我点了点头,作出了一个“ok”的手势,意思是他全都明白了,也赞同我这个办法。

    既然雷子也赞同,我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了,就在我和雷子为跳车做准备的时候,车子突然拐了一个大弯,上了另外一条土路,因为路上坑坑洼洼,车速也慢下来不少,这正是机会!

    我和雷子趁机一人坐在一边,都把手放在了车门的开关上,同时都做好了跳车的准备。

    “跳!”看准时机,我和雷子同时打开了车门,借力纵身一跃,跳出了车外。

    脚刚一落地,巨大的前进惯力就把我整个人带到在地,连着打了好几个滚才停了下来。

    胳膊上、腿上还有肋下一直传来与地面摩擦的刺痛,我来不及检查身上的擦伤,感觉自己并没有伤到筋骨后,马上从地上站了起来,朝着对面路边喊道:

    “雷子,你有没有事?”问雷子的同时,我也扭头朝着路上的警车看了过去,让我觉得奇怪的是,瘦猴开着的警车在我和雷子跳下来之后,并没有我预想中的停下车来追我们,他们好像根本没有发现我俩跳车一般,直接开走了……

    “三哥,我没事,这块地都是一层薄土,摔不着人,咱快跑,别让他们追上来!”雷子从地上爬起来,看都不看,就招呼我赶紧跑路。

    “不用跑了,他们两个已经开着警车走了。”我对雷子说道。

    “啥?!”雷子听到我这句话之后,赶忙回头朝着路上看了过去,果然此刻那辆警察早已走远,只能在路的尽头看到车子的留下的灯光。

    “不对劲啊三哥,他们难道没有发现我们跳车?”雷子狐疑道。

    我说道:

    “这绝对不可能。”

    “那他们怎么不停车追咱俩?”雷子问道。

    他这句话倒把我给问住了,我只好说道:

    “我也搞不清楚,总之咱现在赶紧顺着公路回到市里,我给我师父清风道长打电话,让他马上来接咱们。”

    为了以防意外,我早已把清风道长的手机号码背了下来。

    就这样,我和雷子没做任何停留,顺着之前来时的路,朝着市里走了回去。

    “三哥,你说那两个警察是不是被那些日本鬼兵给上身了?”雷子一边走,一边对我问道。

    “九成九是。”我答道。

    “那为什么咱俩抹着牛眼泪一点儿都没看出异常来?我不说三哥你不知道,刚才那瘦猴子在开车的时候,突然喊出那一句八嘎的时候,差点没把我心脏给吓停了!”雷子心有余悸地对我说道。

    “我也不知道。”我如实答道,这牛眼泪按理来说,什么阴邪之物都会看到,莫非它还有保质期?

    “我猜会不会是这牛眼泪对外国鬼没有用?”雷子问我话的同时,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眼,生怕那瘦猴和王玲再次驱车追来。

    我摇头:

    “你可拉倒吧,那牛眼泪要是对外国鬼没用的话,之前他们在荒地的时候,我肯定同样看不到,咱俩就先别瞎猜了,等回去了我问问我师父都就知道了。”

    我俩一路说着话,走了半天,依旧没有走出这条土路,这不免让我觉得有些奇怪,按照之前算的,我和雷子在警车刚上土路没多久就跳车了,怎么走了这么久,还没有走出土路?

    难道是因为天太黑,走错路了?就在我想着的时候,身旁的雷子突然指着前面对我喊道:

    “三哥,前面有亮光,咱过去看看。”

    我顺着雷子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果然发现前面不远处有灯光闪现,估计是郊区附近的小村子,不管在什么地方,有灯光的地方,就一定有人,只要找到别人,借个手机,就能联系上清风道长。

    “走,过去看看。”有了目标,走的也快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我和雷子就来到了这个村子,顺着小路走进村子之后,发现村子虽然不大,但是村子路边上的路灯都一直亮着。

    我和雷子在这个村子走了一会儿之后,我就发现不对劲了,因为要是我和雷子半夜走在别的村子里,一定就惊动村民们家里养的狗,而我和雷子在这个村子里走了一路,没有听到一声狗叫,整个村子显得死气沉沉,不像是有人住的地方!

    再往前走,我和雷子同时看到了一户人家开着门,院子里和屋里面亮都着灯,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影。

    “三哥,这家人看来是没睡,咱进去看看有没有人?”

    好奇心驱使着我和雷子朝着这户人家走了进去。

    “喂,有没有人?”生怕吵到别人,我和雷子问话的声音都不大,但是等我和雷子在院子里问了半天,都不见一个人出来。

    我心里不免多了一丝谨慎,朝着那开着门的屋子里走了进去,雷子也跟着紧随其后,走进了屋子。

    这一进屋,我就看到了一旁的墙上挂着两张黑白相片,等我仔细一敲,顿时就傻了眼!接着一股惧意夹杂着怒火涌上了心头!

    因为那两张黑白相片正是我和雷子的!在黑色的相框顶上,还挂着两条黑色绸缎,这分明是挂死人遗照的方式!!

    更诡异的是,我和雷子在相片中的脸上,都带着一种生硬和面部极为不协调的笑容。

    我从来就没有拍过这种相片,这是到底是怎么来的?!

    “卧槽!三哥,谁特么的这么缺德,把咱俩的相片当遗照挂在了墙上?!卧槽他祖宗十八代!!”雷子见此,也是火了,对着屋子里就是一阵狂骂。

    ...  

看过《活人禁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