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活人禁忌 > 第四十四章 白虎煞凶地


    这种说法出现,立即受到工程技术专家的反对,这简直是对技术专家的嘲弄!在科学空前发达的今天,人类征服自然的力量可上九天揽月,碰上一个工程难点就求神拜佛,岂不是对封建迷信低头?

    于是重新抖擞,领导亲自坐镇,人心齐,泰山移!必须要将主柱的地桩打下去,保证整个工期不被延误。

    技术精英汇集,高招、各显神通之后,打不进的地桩依然打不进!这下子弄的整个上海都是人心惶惶。

    问题也变得严重起来了,眼前时间不等人,有招好过无招,何况从玄学风水这一方面试试,即使不成也没有什么大的伤害,主管领导思想也终于出现了松动,经过一番暗访,请来了上海玉佛寺的一位高僧大德。

    龙华寺高僧大和尚来到东西高架路与南北高架路交叉联接工地细细察看后,闭目合掌,久久不语。

    众人问可有办法?大和尚沉思良久,然后开口说,已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解决的办法也是有的,但要行一番法事,改变其风水格局。

    大和尚说完,慨然长叹,言明他道破天机,恐怕自身在世来日已无多,许身报德,愿为上海信众造福,也为久居的上海建设尽一份心力。

    大和尚默然择定吉日,众人循其嘱咐,一切准备停当,法师焚香祷念,一一行事,事毕叮嘱某时某刻后即可打桩,然后一去不返。

    工程技术人员虽然一头雾水,却也动心聚念,遵嘱照办,谁知那大和尚焚香作法之后,地桩竟然顺利打了下去,不偏不倚,完全符合设计标准,南北、东西高架严丝合缝。

    而那大和尚回到寺庙,不多日无疾而圆寂。大和尚为真禅法师是相国寺的名誉住持。

    后来有该工程某技术负责人在报上辟谣说,全无此事,龙型的纹饰纯为市容美观而装置的。

    但谁也没有去理会这位工程技术负责人说明,原因若纯粹是为了美化市容,上海高架路有不下成百上千个支柱,无一例外都显露着水泥混凝土的本色,唯有南北和东西高架路相接处下一柱妆以龙纹,并且银底金纹的龙纹,这又怎么解释?

    而那大和尚也的确是在龙纹石桩打下去之后不久圆寂的,(1995年)。

    其实这就是近代的一个真实的风水案例,绝无掺假,百度皆可查询,而且只要是四五十岁的上海人,大部分都知道这么一回事。

    风水是我们华夏历史悠久的一门玄术,也称青乌、青囊,较为学术性的说法叫做堪舆。

    风就是元气和场能,水就是流动和变化。风水本为相地之术,即临场校察地理的方法,也叫地相、古称堪舆术,它是一种研究环境与宇宙规律的哲学,绝不是什么封建迷信。

    我看着手里的《茅山道术大全》介绍风水格局的那一版面,一一认真查了起来,想找一找这前高后底而且中间有一条深沟的地形,到底是什么风水格局。

    “三哥,你家里最近准备养猪还是怎么得?你怎么研究起这个来了?”雷子靠过来看着我问道。

    “你可赶紧拉倒吧,这是我们茅山道术的精华,上面记载很多玄学、道术以及风水观测,这个封面只不过是掩人耳目。”我对雷子说道。

    说话间,我正巧看到了其中一页上画的一个地形和我们窗外所看的地形差不多!

    见此我忙看了下去:

    “白虎煞凶地,十大风水凶地之首,此地长九十九丈,宽九十九丈,格局前高后底,脉线在左,水口在左,中有沟为空缺,聚煞藏阴,此地凶煞多,附近居住者多自杀、凶杀、绝症等……”

    看到这里我冷汗流了下来,按照上面的解释我再看窗外的那片荒地,无论从地形还是格局上来说,都和《茅山道术大全》上介绍的白虎煞凶地一般无二!

    接着往下看,便见书中所叙:

    “所谓宁肯青龙高万丈,不可白虎一探头,居住环境离不开气,有气才有生命,人就是靠这一口生气赖以生存,气的流动必然产生气场,而白虎煞凶地将阴煞之气引入人赖以生存的地方,耗竭阳气,十分可怕,非道家高人难以将其化解,正然罡气可加以克制,但却无法将其化解。”

    看到这里,我顿时明白了,为什么附近虽然有白虎煞地但却没有传闻死人的缘故,就是因为派出所在这白虎煞地的附近!

    派出所所产生的罡气正好将这白虎煞克制,但是却化解不了,所以这个地方才会一直空着,一旦建房改动,绝对会死人。

    雷子见我一直盯着手里的书不说话,忙开口对我问道:

    “三哥,你说不会是那后面闹鬼吧?那要是闹鬼的话,咱俩被困在这里,跑也跑不掉,可不就真完了。”

    “闹鬼倒是不至于,这派出所和别的地方不同,派出所为民办事,围绕正气,这正气也为浩然罡气,鬼怪妖邪之物都不敢靠近。”我合上手里的书对雷子说道。

    其实我整天没事抱着那《茅山道术大全》倒是不白看,上面写的一些东西,在关键时刻的确有用。

    根据书中记载,这鬼最怕的几个地方中,就有派出所。

    雷子这才松了一口气,把吃完剩下的铁盘子放到一旁,看着我问道:

    “三哥,你说他们准备把咱俩关到什么时候?我昨天晚上给我妈打了个电话说在你家就没回去,要是今天晚上再不回去,我爸妈非得急死。

    听了雷子的话,我也有些替他着急,我倒是没什么事儿,关键雷子的父母要是今晚等不到雷子回去,也没个电话,那还不得急死?

    那瘦猴警察他到底想怎么样,准备把我和雷子关多久?

    “你先别着急,我师父要是见我没有回去,肯定会来找咱们的。”我安慰雷子道。

    其实清风道长到底能不能来找我们,我心里还真没底,那个林森万一铁了心不跟他说实话,就算清风道长有再大的本事,也找不到这里来。

    雷子听了我的话之后,点了点头,朝着审讯室最后面一间小屋子里走去,我这才发现,那是一个厕所,看来这间审讯室经常关人,要不怎么会在屋子里有这么一个独立的厕所?

    等雷子回来之后,我俩再次靠着墙坐了下来,谁都没有说话,此时我们的情绪都很低落,任谁被关在这种地方,心情也好不起来。

    现在回想起来,我和雷子的确冲动了,要想整那林森办法多的去,光天化日里直接动手打人,虽然当时是解气了,但是却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很不理智。

    现在可倒好,我自己被胖揍一顿关起来不说,还连累雷子这个局外人跟着我一起被抓挨揍。

    想到这里,我心里就是一阵不是滋味。

    不过那瘦猴警察把我和雷子的手机也给没收了,电话不让打,分明就是不想我们联系外人,他们就是想把我和雷子给关起来,还有那林森到底和那瘦猴警察是什么关系?

    就在我思前想后的时候,一旁的雷子竟然睡着了,靠着墙上发出了低低的鼾声。

    唉,看来我得多学学雷子,心放宽点儿,该吃吃,该睡睡,人都已经进来了,想的再多也没用,船到桥头自然直,车到山前必有路,睡觉!

    想到这里,我忙换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靠在墙上闭上了眼,因为昨天一晚上没睡,再加上今天折腾了一天,身乏心困,一闭眼我马上就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迷迷糊糊中听到了窗外有一阵阵吹哨子声,就好像是部队里集合时的声音差不多,紧接着又传来了很多人的脚步声,很齐,但是听的出来绝对是很多人一起发出来的。

    我不免有些好奇,这派出所里怎么回事?学习部队,半夜来起来训练紧急集合?

    想到这里我便睁开眼,活动了一下身子,站了起来,打开后窗的一道合叶窗,朝着外面看了过去。

    说也奇怪,我看出去的时候,除了那片荒地之前,什么都没有,四周一片死静,时不时有阵阵冷风吹过,带着刺啦刺啦的声音,让人听到心悸不已。

    难道是我的幻觉?

    就在我准备把合叶窗方下去的时候,突然!之前我听到的那种集合声,还有一群人走动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就在窗外的那片荒地上。

    很真切,绝对不是什么幻觉!

    奇怪的是,声音虽然是从荒地那里发出来的,我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也就在那些怪异的声音再次响起来的时候,一直放在我裤子口袋里的玉佩也开始发烫了,每一次遇到什么脏东西活着危险,安如霜都会用这种方式来提前提醒我。

    这一下子,我心里有些发虚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那荒地里有什么脏东西不成?

    想到这里,我从口袋里掏出牛眼泪和柳树叶,当时在对付那个女鬼的时候,我第二次用牛眼泪的时候,留了个心眼,为了以防万一,并没有把它们在放回背包里,而是放在我的裤子口袋里,这样下次用的时候,拿的时候也方便。

    看着手里那几片剩下的有些发黄的柳树叶,我也不知道还管不管用,直接倒上牛眼泪,抹在了双眼之上,然后朝着窗外就看了过去!

    这一看,我当时整个人都的吓愣在了当场!!只感觉自己的头发根都一根根地立了起来!脊背骨一阵发凉,整个人被吓得好像抽空了一般!

    短暂地失去了思维能力!

    ...  

看过《活人禁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