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活人禁忌 > 第四十三章 诡异的荒地


    雷子在挨打的同时,还不忘记对我喊道:

    “三哥,圈起身子,双手抱住脑袋!哎呀卧槽!!~”

    一阵拳打脚踢之后,随着那瘦猴警察的一声喊声停了下来,我躺在地上,感觉全身上下都疼的要命,整个人几乎散架了一般。

    当时我就在想,我和雷子这是进了派出所,还是特么的进了黑社会窝点!

    这时那瘦猴警察走到我和雷子身旁,冷笑着说道:

    “你们俩小子胆还真肥,林家的人也敢动,活该倒霉!等着吃几年牢饭吧!”

    我此刻全身都疼的要命,身上那几处和女鬼玩命时还没有彻底愈合的伤口再次流出了血,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哪还顾得上他说什么。

    不过好在没有昏迷过去,雷子见我一直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从地上爬起来,晃了晃我,担心地问道:

    “三哥,你、你咋样?没事吧?你身上怎么那么多血?”

    我深吸了一口气,咬着牙忍痛,摇了摇头说道:

    “没事,雷子你怎么样?”

    “我皮厚实着呢,三哥咱现在怎么办?”雷子在和我说话的时候,那瘦猴警察已经带着人走了,关门的时候,从外面把门也给锁死,把我和雷子锁在了这审讯室里。

    “我也不知道,现在手机也被他们给没收了,要不我还能给我师父打个电话,让他来救咱。”我说道。

    雷子此时往地上吐了一口血,气乎乎地说道:

    “三哥,等咱出去,一定先去找那林森算算账,那瘦猴警察和打手肯定都是那林森给收买的,故意来整咱们的。”

    听了雷子的话,我咬着牙说道:

    “这笔账我是记下了,等咱出去,慢慢算。”

    本来这林森就是杀人犯,即使没有这出事,我也没准备放过他,其实林森同样也明白我知道了他杀人灭口的事实,所以才会铤而走险这么做,否则就凭清风道长,他也不敢如此嚣张。

    我决定了,只要出去,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找到这林森杀人的证据,让他受到法律的严惩。

    可是有人会问我,你自己都被派出所里的警察打成这样了,还相信什么警察?还相信什么法律?

    其实不然,发生这种事情,也在情理之中,因为就算是人的十指还有长短,更何况全国这么多警察,难免会有一些渣滓和败类。

    而这个瘦猴子,无疑是那些警察败类中的代表。

    关在这审讯室里闲得无聊,我和雷子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过了能有半个小时,之前那个带着人动手打我和雷子瘦猴警察带着一个挎着医药箱的医生走了进来。

    对这我和雷子用手一指说道:

    “给他两个看看,该包扎的包一下。”

    那医生也没多说,拿着药箱就走了过来,见我伤势较重,便先给我看了起来。

    我和雷子看都没看那个瘦猴警察一眼,我俩都心知肚明,他让医生来帮我俩看伤势,完全是怕我俩在这里面有什么三长两短,他肯定要担责任。

    等那瘦猴警察带着医生走的时候,我靠着墙上,闭上了眼,准备稍微休息一会儿。

    昨天晚上和那女鬼折腾了一晚上,今天有被带到派出所继续折腾,我就算是铁打的也抗不住啊。

    “三哥,你饿不?”不一会儿,雷子碰了我一下问道。

    雷子不说我还好点儿,被他这么一说,我也感觉肚子有些空了,那瘦猴子不会准备饿我们几天吧?

    刚想到这里,门就被打开了,之前那个叫王玲的女警察一手端着一个铁盘子,走了进来。

    她先是把饭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我抬头一看,上面有俩素菜和米饭,这是来给我俩送饭来了。

    然后走到我和雷子面前,用钥匙把我俩手上的手铐解开,话都没说一句,自始至终冷着一张脸,就好像我和雷子欠她百八十万一样。

    临走的时候,在关门之前,王玲看着我和雷子想说什么,又似乎没下决心,整个人看似有些犹豫不决。

    我见此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

    “我说警察大姐,你还有啥吩咐尽管说,我俩照做就是了。”现在我和雷子已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我就不信那林森还真能一手遮天把我和雷子弄死在这派出所里不成。

    王玲听到我说的话之后,咬了咬嘴唇,看着我和雷子说道:

    “你们两个,今天晚上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往后窗外看,也别说话,听到了没有?!”说话的同时,脸上依旧一副冷冰冰地模样。

    一听王玲这话,我当时就迷糊了,这晚上怎么还不能往后窗外面看?难道这派出所还勾结黑社会搞什么地下买卖?

    当时我和雷子大学都没毕业,那时候啥都不懂,被关进来,哪能不乱想?

    “为什么不能往窗外看?”雷子看着王玲开口问道。

    “没有为什么!我说的话你们照做就行,窗户上的合叶窗你们千万别打开,听明白了没?!”王玲看着我和雷子问道。

    我俩忙点头,接着随着一声关门声,王玲锁上门走人了。

    等王玲走了之后,我俩从地上慢慢地站了起来,刚站起来,身上的伤口因为活动而疼了起来,不过相比之前要好很多了,毕竟已经上药包扎了。

    坐在桌子上吃饭的时候,雷子一边吃着饭,一边看着我问道:

    “我说三哥,刚才那女警察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怎么晚上还不让咱俩往外看?”

    我摇头:

    “你问我和问你自己一个样,不过让我觉得奇怪的是,刚才那个叫王玲的女警察跟我们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那扇窗户,而且眼神的深处带着一丝惧意。”

    雷子一听我这话,有些慌了,站起来朝着那扇窗户走过去,掀开窗户上的连叶窗帘,往外看了出去。

    我见此也跟了过去,站在雷子身旁,我往外一看,顿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在我们这间审讯室的后面不是我所想象的围墙,整个是一片荒地,最起码的有四五亩地!

    我和雷子从小在农村长大,还不知道在这市里的派出所后面有这么一大片荒地,这城市里可不比我们农村,那可是寸土寸金,这么可能会有这一片空地无人开发?

    而且在这片荒地的边缘,还有一幢未完工的楼房,看那样子,早已荒废许久。

    只要是个明眼人,看到这里都会明白,这些绝对不合情理!

    “三哥,这外面怎么会有这么一大片空地?这里虽然不是市中心,但是也不算偏僻,这一大片荒地,我看的怪瘆的慌。”雷子看着这片荒地对我说道。

    我没有说话,一直看着那片荒地,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看到这片荒地的时候,心里有种很压抑也很遏抑,心里就好像有种十分抗拒的力量,提醒我赶紧离开这里。

    “三哥,你看那是什么?!”雷子说着用手指着外面的一样东西问我道。

    我顺着雷子手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在这里有两个石刻,就好像是两个小型的石狮子,不过那两个石刻都没有头,接着夕阳的余光看着,让我一阵不舒服。

    “雷子,我总感觉这个地方不太对劲,好像风水有点儿问题。”我看着窗后的这一大片荒地对雷子说道。

    这个地方的格局前高后底,中间还有一个深沟,我好像在《茅山道术大全》里见过有类似这样地形的介绍。

    “风水?三哥,你这说的也太玄乎了吧?”雷子有些半信半疑地看着我问道。

    我没答话,而是朝着桌子上看了过去,还好,我那本《茅山道术大全》还好好地躺在桌子上。

    派出所警察把我和雷子的手机给没收了,但是他们对我随身带着的这本《母猪的配种注意事项与技术》不感兴趣,依旧把它丢在桌子上。

    见此,我忙去把《茅山道术大全》拿了过来,仔细的找了起来。

    其实,关于这风水之说,自古就有,就近举个例子,“上海延安路高架龙柱”这件事大家想必都不陌生吧?

    在九十年代中,上海高架路建设刚刚开始,这个高架路要是建成,贯穿上海市东西南北中的“田”字格局,从而彻底改变市区交通拥挤堵塞,完成上海高架最终的上出天、下出地“申”字形的大格局。

    工程之初由上海市各级领导重视,上海市民的支持,工程技术队伍的拼搏,使得工程进展神速。

    沿途街景,一天一个样,半个月找不到就完工一大半,可是没料到,当工程进行到关键的东西高架路与南北高架路交叉联接的接口时,作为高架路主柱的基础地桩怎么也打不下去。

    工程受阻,偏偏受阻在东西南北交汇点上,受阻在上海最高的高架主柱之下!

    翻阅上海地质资料,上海属长江三角洲冲积平原,并无过分复杂的地层状况。

    参与工程的市政设计院、上海城建设计院设计,上海市政和隧道等工程公司立即调集技术力量攻关,一而再,再而三,地桩就是在土里打不下去。

    谁能想到偏偏在这个关键的接口上打不下地桩,竖不成主柱。

    工程只得暂时停顿,奋战在工程第一线的工人们食不甘,寝不安。

    不知怎的,一种说法在私下里悄悄传开:会不会是风水龙脉方面的问题?要不要请位风水先生或道士法师来看看呢?

    ...  

看过《活人禁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