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活人禁忌 > 第三十九章 一尸两命
  

  readx();  我忙把玉佩从自己的脖子上给摘下来,直接用嘴把红绳咬断,先把玉佩放进口袋里,也不管剩下的绳子它是不是33.3厘米,直接把这一条红绳放在嘴里用唾沫浸透。

  拿出来之后,我一狠心,直接用嘴咬破了自己左手的中指,把流出来的血抹在了红绳上面,到了额头和胸口的地方,我犯愁了,这咬不到怎么办?

  在这紧张万分的时刻,一阵脚步声由远至近的从屋外传进了我耳朵里!

  那女鬼明明可以不出一点儿动静的飘着走,可是她却用脚走路,发出脚步声让我听到,给我增加心理压力和恐惧感,她这绝对是故意的!

  或许她从一开始就知道我躲在哪里,故意装作找不到我,制造出了那么多事,就是想从心理上彻底击垮我!

  看来那蓝衣女鬼她早已把我当成笼子里的老鼠,肆意恐吓,却不着急弄死我。

  不过眼看那女鬼就要走到房间门前了,现在这个紧急情况可由不得我多想,在床底用手机四处一照,发现在床板上,有一个多出来的铁钉。

  看到这根铁钉,我心里大喜,这可真是雪中送碳,我伸出手想把那根铁钉从床板上拽下来,可惜那根铁钉牢牢地钉在床板上,任我怎么用,丝毫不动。

  而同时,房间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伴随着那个女鬼一步步走近的脚步声,我的心也整个提到了嗓子眼。

  不管了!

  眼看就要被那女鬼给找到,我一闭眼,用头顶朝着那床板上的铁钉就撞了过去。

  铁钉扎在我前额的时候,一阵钻心的疼让我全身打了个哆嗦!

  虽然没有太用力,但是我也被那根铁钉给扎的不轻只感觉脑门上一热,一股滚烫的液体从我的脑门之上流了下来。

  那女鬼他大爷的!今天哥们算是亏大了,等回去之后这得吃多少肉才能补回来?

  心想着,我把手里的那根红绳在额头上一模,接下来就剩下这胸口上的血了。

  可是还没等我实施下一步行动,身旁便传来了一个阴冷的声音:

  “原来你在这啊~我找你找好久了……”正是那蓝衣女鬼的声音!

  卧槽!这个突然在我耳边响起的声音,差点儿没把我心脏给吓停了!

  身子一跳,头一下子碰到了床板之上,眼冒金星!

  那女鬼冷笑一声,对着我伸过爪子,抓住我的衣领,直接把我给从床底之下拉了出去。

  看着那女鬼紫灰色狰狞可怖的面孔,我也不管什么害怕不害怕了,手里紧紧握着那根红绳,朝着那女鬼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哥们今天是豁出去了!

  可是还没等我打几拳,女鬼如铁钳一般的双手紧紧地掐住了我的脖子,恶狠狠地对我吼道:

  “我要掐死了,让你害死我的孩子!!”

  孩子?!我听到女鬼这句话,心里一下子愣住了,感情之前那个长得跟个壁虎一样的怪物是这个蓝衣女鬼的孩子?

  我还没想明白,便感觉脖子上一阵巨大的力道传来,强烈的窒息感顿时让我喘不上气来,短短几秒,我的脑子开始时不时空白,肺部也有种憋爆的感觉,全身瘫软。

  我第一次感觉离死亡这么近!

  当我以为我这一次必死无疑的时候,一道亮光不知道从哪里蹿了出来,照在那女鬼脸上,那女鬼被这道亮光一照,发出一声惨叫,身子直接倒飞了出去。

  而我也随着她松开的双手,瘫倒在了地上,大口呼吸着空气。

  现在我只感觉自己全身没了力气,甚至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但是我现在大脑是清醒的,我猜得出刚才那道亮光一定是安如霜弄出来的,也不知道她这次为了救我又付出了什么代价。

  不过现在绝对不是我躺下休息的时候,我咬着牙,全身用力,试了好几次,才勉强从地上站了起来。

  再看那女鬼,此刻她漂浮在半空,有半张脸血肉模糊,一脸忌惮地看着我,虽然没有靠前,但是我能从她的那双盯着我的恶毒眼神中看出,她现在想让我死!

  “你不是道士,是养鬼人!”那个女鬼看着我,恶狠狠的说道。

  养鬼人?我一下子就迷糊了,这个名词我以前听都没听过,我怎么又成了什么养鬼人了?难道是因为安如霜刚才出手救我缘故让这个女鬼误会了?

  “我不是养鬼人,我就是一个道士。”我说道。

  那女鬼听了我的话之后,咬牙切齿地看着我说道:

  “我不管你是道士,还是养鬼人,哪怕我今天拼个魂飞魄散也一定要宰了你!像你这种见钱眼开的道士,就该杀!”那女鬼说着就卷起一股阴风,朝着我扑了过来!

  我特么多想大喊一声冤枉,劳资一分钱没收到,来这里跟你玩命,就是为了超度你,这下倒是好,玩命还不讨好。

  不过我现在也是没了反抗的能力,身子能保持站稳就不错了,那还有还手躲避的力气?

  所以那女鬼冲到我面前伸出她那爪子朝着我脖子抓过来的时候,我根本就躲不过去,可就是在危机时刻,我急中生智,突然想到了一个制服眼前这女鬼的办法。

  鼓足了最后吃奶的劲,原地用力一跳,那女鬼的爪子直接抓在了我的前胸之上,顿时我感觉前胸一凉接着就是一阵冷嗖嗖的疼。

  低头一看,前胸被那女鬼指甲划出了两道五六公分长的血口子,我也来不及观察伤势,直接把手里那一直握住的红绳朝着伤口处就按了下去。

  三血聚在红绳子之上,我朝着面前的那个女鬼就把红绳挡了过去,那女鬼身体接触到红绳的那一刻,她惨叫一声,身子接着冒出了一阵白烟,如同触电般的全身发抖,下一秒直接被弹飞了出,撞在墙上,摔落在地,躺在地上的女鬼依旧还在全身抖动。

  我的个乖乖!这红绳子这么厉害?早知道直接用它好了,还用什么生桃木剑和子宸五甲驱鬼符?

  心里想着,我手握着这根红绳,小心翼翼地朝着那女鬼慢慢地走了过去。

  走近那女鬼身旁,我双手同时拉近红绳,准备再给她来一下子,出出之前一直被她打的这口恶气。

  可还没等我动手,那躺在地上女鬼一脸恶像地对我开口骂道:

  “你这个见钱眼开的人渣!你就算杀了我,拿到那些钱你能花的心安理得?我告诉你,人善人欺天不欺,人恶人怕天不怕!善恶终有报!”

  我听到这里,心里一下子就不爽了,你可以打我骂我,绝对不能弄乱我的发型和侮辱我!

  这不无缘无故往咱身上泼脏水吗?不行,我得跟她说个清楚明白!

  我站直了身子,看着那个女鬼说道:

  “咱俩从头捋一捋,我怎么就是人渣了?从开始见面到你直接对我动手,哪里让我说出一句解释的话?我跟你说了,我不是为了楼下那个人渣来对付你的,我是为了你!他是该死,但是绝对不应该被你杀死!”

  那蓝衣女鬼听了我这句话,几乎是吼着对我喊道:

  “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我的孩子就是被林森那个人渣给害死的!我现在什么都不要,只要他死!!”那女鬼说完之后,本来一半血肉模糊的脸庞,此刻更加狰狞,双眼中迸发出一道精光,这是一道大仇难以得报的悔恨之光!

  听了那女鬼的话后,再加上我之前我猜想,我大体明白了一些,忙开口问道:

  “孩子?什么孩子?你的意思是你在死之前已经怀孕了?”

  “我死的那天,孩子刚好在我肚子里五个月。”女鬼答道。

  卧槽!我当时就一阵恍惚,看着那女鬼说道:

  “你既然知道自己已经怀了身孕,为什么还要吃安眠药自杀?!你既然是自杀现在能怨谁?!准确的说,孩子是你自己亲手杀死的!!”这个女鬼让我开始有些厌恶了,和厌恶林森一样,一个人不管怎么样,也绝对不能选择自杀,这不仅是对自己不负责任,更是对家人对父母不负责。

  正所谓,身之肤发,父母所赐,我们没有权利,更没有资格选择自杀。

  谁知那女鬼听了我这句话后,恶狠狠地盯着我问道:

  “谁告诉你我是自杀了?!那些安眠药是林森那个人渣偷偷给我下在水杯里的,然后在我昏睡的时候,用被子把我活活闷死!我的孩子才五个月,他还没有来得及看看这个世界,他还没有来得及叫我一声妈妈,就这样被那个人渣给害死了!像他那种人渣,死是便宜他了,我一定要折磨到他生死不如!哪怕魂飞魄散,哪怕永无轮回,我也不后悔!”此刻这个女鬼说话的时候,我能明显从她的语气中感受到无比坚定和矍铄的复仇之意!

  似乎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阻挡她为自己和孩子报仇的决心。

  听到女鬼说的这些话,我终于明白我自己和清风道长。都被那个叫林森披着人皮的畜生给彻底骗了!

看过《活人禁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