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活人禁忌 > 第三十五章 别墅驱鬼


    打完电话的林穆鑫他也同时看到了我和雷子,先是一愣,估计是没有预料到我和雷子会到他家里来,然后直接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扔,站起身子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爸,你怎么带他们来了?”果然,这小子就是林森的儿子,我还真没看出来这个林森居然和我爸差不多年纪,这有钱人和我们乡下人就是有区别,最起码皮肤白多了。

    “别乱说!这位是我请来帮咱家处理那件事的左道长。”林森看着我说道。

    “哈哈哈……爸,你说啥呢?你是不是病急乱投医?他就是我同班同学,哪里是什么道长?他们两个分明就是骗子!”

    我倒是没生气,看着林穆鑫解释道:

    “林穆鑫同学,我真不是骗子,暑假在青竹观拜师,学了一些道术,你爸又不是傻子,我是不是骗子他能分不清?”

    谁知那个林穆鑫哼了一声,斜着眼看着我说道:

    “我说姓左的,你是不是家里穷的吃不上饭了?像你这种父母都不要的人,我倒是挺同情你的,但是骗到我家门口里来,还真以为我们一家子都是傻子不成?”

    从小到大,开家长会,都是爷爷代替我父母去,所以班里很多同学都私下里议论我是个野孩子。

    被林穆鑫这么说出来,一下子就触动了我的逆鳞,我当时就火了,冷笑一声,看着林穆鑫说道:

    “骗钱我还不至于,不过你小子下次最好别直接我叫名字,论辈分还得叫我大爷呢。”我这人向来就这样,别人这么说我,我能给他什么好脸色?

    “左十三,你给老子我看清楚了!这是在我们林家,你特么再骂我一句试试?!”

    “骂你怎么了?惹毛了老子在这里就把你练爬下你信不?!”雷子这暴脾气上来了,他发起火来,谁都不怕,用他自己的话形容那就是老天爷老大,他老二。

    我一把拉住了雷子,看着林穆鑫说道:

    “我又没骂你,你爸叫我哥,你叫我大爷还委屈你了?你当着你儿子面你自己说说你叫我啥。”我看着林森说道。

    “左道长,在孩子面前,您给我留个面子……”林森脸色有些发青,十分为难地看着我说道。

    “你是要面子还是要命?”我看着林森故意装出一副十分高冷的样子问道。

    我现在对这种人只要鄙视和厌恶,你出۰轨沾花惹草逼死那个女大学生的时候,你怎么不想想你的面子?

    老子就是整你!

    林森此刻只有打碎了牙往自己肚子里咽,深吸了一口气,咬了咬嘴唇,看着我低声叫道:

    “三……三哥……”

    见此,林穆鑫张大了嘴,彻底愣住了,我相信,他现在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了……

    一旁的雷子也被林森对我的这个态度给吓了一跳,虽然一路上这林森对我俩毕恭毕敬,但是到了这种程度,早已超出了雷子的预料。

    林穆鑫一脸不相信地看着林森问道:

    “爸,你、你叫那个骗子什么?!”

    “别添乱,这里没你事!赶紧回屋去!”林森看着林穆鑫呵斥道。

    “爸!他们就是两个骗子,你怎么就不相信我?我跟那姓左的同学那么久了,怎么不知道他是什么道士?!”林穆鑫依旧不依不挠。

    “啪!!”林森伸手朝着林穆鑫的脸上就是一巴掌,指着他吼道:

    “都多么大了?!还跟个孩子似得一点儿事都不懂!!回屋去!!”

    林穆鑫则是一手捂着脸,双眼带着泪花看着林森委屈地说道:

    “爸,你……你打我?!好!好!我走!!”林穆鑫说完就跑了出去,临走之后,用一种恶毒怨恨的眼神盯着我和雷子一眼。

    林森见自己的儿子跑了,忙把司机叫了过来,让他跟着林穆鑫,看着点儿他,别让他惹出什么乱子来。

    见司机追了出去,林森这才叹了口气,有些抱怨地看着我说道:

    “我说三哥,您看您这一弄,这孩子我从小娇生惯养,没有打过,今天打了他,弄不好他这一出去就闹出乱子来。”

    “你没听过中国有句古话?棍棒底下出孝子,像你这样的就揍的轻了,从小就欠管教,所以成了家之后还到处乱搞,要不是看在我师父的面子上,我才懒得管你这破事!”我说着朝着别墅里面走了进去。

    林森听了我这话,知道我是再骂他,但也忍住没说话。

    坐在沙发上,我看了一眼时间,发现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忙对一旁的林森说道:

    “给我俩准备晚饭,就在这吃。”

    “三哥,您俩今晚想吃点啥?”我看得出林森一直在忍着性子,他越忍耐,我就越气他,气死正好,反正气死人不偿命!

    像他这种人渣,气死一个少一个。

    “雷子你想吃啥?”我看着坐在我对面的雷子问道。

    雷子看了我一眼,一点儿都不生分的说道:

    “烧鸡、烤鸭、炖鱼、炒猪肉、都来点儿!”

    “那能花多少钱,雷子咱俩好不容易有人请客,整点儿贵的!”我看着雷子提醒道。

    “我说那些也不便宜啊,要不再给俺俩整上一斤鲍鱼!”雷子对林森喊道。

    林森点头,我接着对他说道:

    “你光听能记住吗?用手机记下来,鲍鱼来上一斤,那龙虾给来上一大锅,要大个的,新鲜的,还有再来几斤烧牛肉和一箱啤酒,要青岛的!”

    林森一一用手机记下,当听到我要啤酒的时候,他抬头问我道:

    “三哥,这喝酒之后,您还能帮我家里驱鬼吗?”

    “这酒壮胆你懂不懂?甭废话,让你买你就买。”我说道。

    雷子这时好像想起什么,忙对林森接着喊道:

    “对了,在给俺俩来两份燕窝和鱼翅尝尝,老是听他们说,俺也没尝过,还有那八二年的什么菲拉红酒再给来两瓶!”

    “雷子你能不丢人不?那八二年的红酒叫菲拉吗?那叫拉菲!”我对雷子纠正道。

    虽然咱也没喝过,毕竟也是听说过,只知道这酒不便宜。

    当一旁的林森听了雷子这句话,差点儿没蹦起来:

    “我说二位大哥,不,两位爷爷,您就别整我了,那八二年的拉菲能不能买到先不说,就算能买到以现在的市场价格至少也得七八万一瓶,您这不难为人吗?!”

    雷子一听就有些惊诧失色:

    “卧槽,这么贵!那就随便来两瓶拉菲红酒,过过瘾。”

    林森一一记好,之后才黑着脸走了出去,见林森走出了大厅,我和雷子相视一眼,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我说三哥,那林森怎么回事?对你说的话全部执行,毕恭毕敬。”

    我这才把林森的那些事,前前后后的和雷子讲了一遍,包括我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救那已经变成鬼的女大学生的事,也一并告诉了雷子。

    雷子一听到那林森之前干出的那些混蛋事,火就上来了:

    “早知道那林森是那种畜生不如的人,咱就应该狠狠地宰他一顿,这样实在是太便宜他了,不行等他回来咱把那八二年的拉菲再点上。”

    我对雷子摇头说道:

    “像那种奸商,肯定有的是借口推脱,想整他以后有机会。”

    一个小时之后,林森便带着人把我和雷子点的菜摆在大厅的桌子上,我和雷子二话没说,直接开吃。

    酒足饭饱,我跟雷子商量,让林森给他在外面找个酒店先住下,我晚上那把女鬼给用符纸超度了再去与他会和。

    谁知雷子死活不同意,说什么也得留下来陪着我。

    没办法,我只得随着雷子,他这个人倔脾气要是上来,八头牛都拉不回去。

    因为天才刚刚黑,我和雷子也闲的无聊,便联网玩起了手机游戏,这一玩游戏,时间就过得快了,在游戏里没杀几关,这天就彻底黑了下来,别墅里的佣人和保安下班的下班,回房睡觉的睡觉。

    整栋偌大的别墅此时就剩下我和雷子还有林森三人。

    看着天越来越黑,林森有些坐不住了,把抽完的烟按灭在桌子上的烟灰缸里,问我道:

    “三哥,我能不能先回去?这里就交给你们俩了。”

    “你回去?你走了谁去引那女鬼出现?谁走你也不能走。”这个让林森当诱饵的办法是清风道长告诉我的。

    说到这里,我看了看手机,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我约莫那女鬼也差不多该来了,便从随身的小背包里拿出了牛眼泪,和在路旁采的柳树叶。

    当我把它们放在桌子上之后,还没等我用呢,一股阴冷的怪风就吹了过来,一下子把桌子上的那几片柳树叶给吹到了地上。

    “哪来的风?”雷子看着四周好奇的问道。

    这别墅的大厅了,门窗都关的严实,屋里怎么会突然有这么一阵阴冷的怪风?

    此时一旁的林森却吓得牙齿打颤,哆哆嗦嗦、面无血色的看着被刚才那阵怪风吹到地板上的几片柳树叶子说道:

    “她……她来了……”

    我一听林森的话,心里一下子就没底了,谁他娘的坑爹,说什么鬼不过午夜十二点不出现?人家女鬼直接不按这套路出牌,打了我个措手不及。

    虽然还不能确定之前那阵阴风是不是那女鬼弄出来的,但是这一现象好似在提醒我出师不利啊。

    不过抱怨归抱怨,我还是起身走过去准备弯腰去捡地上的柳树叶,手还没碰到那地板上的柳树叶,之前那阵阴冷的怪风再次吹了过来,把那几片柳树叶吹出去老远,我也跟着被这阵阴风给吹的打了个冷颤!

    遇到这种情况,我不免也有些心慌了,难道还真是那女鬼弄的不成?

    他娘的,跟小爷玩这一套,我想到这里,我直接从随身的小包里掏出了清风道长给我的那柄生桃木剑,朝着四周就是一阵乱砍!

    ...  

看过《活人禁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