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活人禁忌 > 第二十七章 虚惊


    何为“鬼打墙”?

    村里老人口中说是在漆黑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你如果走不常走的小路或抄近路踏荒回家,左前方和右前方可能会各有一堵无法逾越的“墙”,夹着你往前走。明明只有几百米远,可是走啊,走啊,走上两三个小时也走不到头,走到哪里去了呢?原来在那里打转,无论如何也走不出那个“怪圈”。

    即使“墙”夹着的“路”上有坑有河,也会“勇往直前”,直至掉在深坑摔死,活着掉进河里淹死,所以还有不少人被鬼打墙给直接害死,在民间把这种迷路现象称为“鬼打墙”,也叫“鬼砌墙”。

    要是真遇到这种情况,爷爷也告诉我解决的办法,绝对不能慌张,集中一切注意力,睁大眼睛,看清楚四周一切可以做参照物的物体,再走,如果还是走不出去,那就呆在原地,哪都不走,等到天亮,这鬼打墙自己就破了,这也是保护自己最好的办法。

    但是今天晚上我要是和方子燕呆在原地肯定是不行,因为庄子哥还在石棺旁守着等着我的呢。

    “左十三,怎么办?咱们这是不是遇到鬼……鬼打墙了?”方子燕一脸警惕的看着四周对我问道。

    “我早让你别跟着,你不听,现在害怕了吧?”我说道。

    “哼!我才没有害怕,我就是问问你遇到鬼打墙应该怎么办,你不是清风道长的徒弟吗?这鬼打墙应该难不倒你吧。”方子燕一脸期待的看着我。

    “那、那是自然,区区这鬼打墙倒是难不倒我。”我说着把一直随身带着的《茅山道术大全》拿了出来,清风道长的包里什么东西都有,而我随身的这个小包里就这么一本书。

    打开这本《茅山道术大全》,我用手电筒照着看了起来,想在这里面找找看看有没有破解这鬼打墙的道术。

    方子燕见此对我问道:

    “左十三,我怎么感觉你不太靠谱,你这样临阵磨枪到底行不行?”

    我没有回答方子燕,找到目录开始一个个地看了下去,果然在第二页找到了鬼打墙的标题,按照提示我翻到了鬼打墙那一页。

    认真地看了起来,书中所叙:

    “鬼打墙这种现象首先是真实存在的,当人闭眼或在夜晚或郊外时,两脚迈出的长度不知不觉中就会有微小的差异,之后,人们就会陷入一个半径大约3km的圈中,遇到这种情况,千万不要慌张,因为这并不是什么“鬼怪”作祟,而是人不知不觉中的朦胧状态。

    可以这么解释,把一只野鸭的眼睛蒙上,再把它扔向天空,它就开始飞,但如果是开阔的天空,你会发现,它肯定是飞出的一个圆圈。

    若是你不信,可以自己再试一下,把自己的眼睛蒙住,在学校的操场上,凭自己的感觉走直线,让朋友帮你拍下来,最后你发现你走的也是一个大大的圆圈。

    一言概括,生物运动的本质是圆周运动。如果没有目标,任何生物的本能运动都是圆周。

    这些都可以自己做实验,而且绝对都是真的。”

    见这《茅山道术大全》如此全面的解释了鬼打墙这一现象,我顿时就松了一口气,原来并不是真有什么鬼在作怪,看来这《茅山道术大全》倒是挺全面的,什么都有。

    我接着往下看,下面便写了遇到“鬼打墙”怎么解决:

    一,可以根据北极星的位置来辨别方向,看着北极星走。

    二,走的时候,多看路边的参照物。

    三,脚踏七星步,方可走出。

    四,最笨的法,就是原地等到天亮。

    我见此之后,把《茅山道术大全》合上放好,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的星星,好在天气不错,星辰朗朗。

    北极星也十分好找,在夜空中北面最亮的那颗星——就是北极星。

    “我知道怎么破解这鬼打墙了,你跟着我走。”我对方子燕说着,便顺着天上的北极星走去,正好在我们去的那石棺正是村子的北面。

    走了一会儿,方子燕便指着前面的那片田地说道:

    “十三你看,我们走出来了。”

    “嗯。”我答应了一声,脚下加快了步法,朝着田地后面走去,接下来不远处的一片荒地中间,就是那石棺的所在。

    当我和方子燕赶到到那石棺附近的时候,却并没有看到庄子哥!

    我当下心里就一紧,看着那具诡异可怖的石棺,心中突然涌上一种十分不详的预感,忙朝着四周喊道:

    “庄子哥!庄子哥!庄子哥!……”

    除了阵阵低低的风声,没有任何人回答我。

    “十三,你、你叫谁呢?”方子燕脸色煞白,有些失色地看着我问道。

    看到她这幅样子,我这才反应了过来,方子燕之前并不知道庄子哥也在这里,她见我对着这个石棺一直叫,不害怕才怪。

    “我叫村里的一个大哥,本来我和他一起留在这里看着这具石棺,我回村子里去借打火机,再回来他人就不见了。”我对方子燕解释道,心里更是着急。

    当我说到“打火机”这三个字的时候,心里顿时想到了我给庄子哥那根保命香,这没有火点燃干柴,要是遇到什么危险,庄子哥他怎么把那香给点燃?!

    我他么就一傻x!怎么把这么一个严重的问题给忽略了?!难道庄子哥他真的遇到什么了不成?

    我不敢继续往下想了……

    “庄子哥,你在不在?!”我对着石棺那边大声喊道。

    依旧没有人答应我,看着那具诡异的石棺,我心里彻底没了底,冷汗也流了下来。

    “十三,你说的那庄子哥会不会一个人在这里害怕,自己先跑回村子里去了吧?”方子燕瞅着四周对我说道。

    我摇头,肯定的对方子燕说道:

    “虽然我也是和庄子哥认识不久,但是我能肯定,他绝对不会自己回去,他根本就不是那种人。”

    “那他人呢?不会是被那石棺里……”方子燕说到这里,也知道自己言有所失,忙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没有继续说下去。

    在我们农村,有一个广为流传的话叫“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说鬼”,意思是白天不要在背后讨论别人的是非,因为白天熟人会在你左右,而晚上是鬼出没的时候,你要是念叨鬼,刚好让鬼听到,,结局可想而知了。

    祸从口出,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走,咱去附近找找。”我说着就准备带着方子燕围着这石棺附近仔细找找,要是庄子哥遇到了什么三长两短,我非得自责死。

    就在我和方子燕刚想一起转到那石棺后面,顺着那片林子找人的时候,一个黑影猛地从石棺之后走了出来。

    这个突然从石棺之后出来的黑影,把我给吓的停在了原地,而跟着我身后的方子燕,直接被吓得大叫出声,拉着我的胳膊就往后拽。

    难道是那石棺里的子母凶煞出来了?!

    想到这里,我的腿肚子差点儿没抽筋转到前面来,一边和方子燕往后退,一我边手哆哆嗦嗦地从口袋里把清风道长给我的“定尸符”给摸了出来,紧紧地攥在了手里。

    就在同时,那个黑影走到了石棺之前,我手里的手电筒光线也正好能照到他,手电筒一照,待我看清那个黑影之后,心里就翻了个个!

    我万万没想到是他!

    “庄……庄子哥?……”我看清这个从石棺后面走出来的黑影正是庄子哥之后。心里先是惊愕,然后便是惊喜!

    “怎么了老弟?你看见我怕个啥子?”庄子哥看着我和方子燕一脸不解地喊了一嗓子。

    我盯着庄子哥,硬是从头到尾看了个遍,确定在我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庄子哥后,才松了一口气儿,看着他说道:

    “我说庄子哥,你刚才在那石棺后面干什么?叫你那么半天不说话,你这一声不吭地走出来,谁能不害怕?”我说话的同时,故意用手电筒照在了庄子哥身上,发现有影子,心里最后的一丝顾虑这才放下。

    因为我从小听村里的老人们说,鬼是没有影子的。

    “哦,刚才俺等你等躁了,躺在石棺后面睡着了……”庄子哥挠了挠头说道。

    听了他的话,我差点没摔倒,在一个关着两个尸变的僵尸石棺旁,还能睡着,这得需要多强悍的心理素质?!

    反正我不行,打死不打死都不行。

    “你身后的那个闺女是?”庄子哥看着我身后的方子燕问道。

    “她是我同学方子燕,这是庄子哥,就是我刚才找的那个人。”

    方子燕和庄子哥相互认识了之后,我们三个这才开始把地上的那堆柴火点燃了,围在在旁,柴火点燃之后,庄子哥有意无意地朝后坐了坐,然后看着我问道:

    “我说老弟,你怎么回去了那么久?现在才回来?”

    不知道因为啥,自从我回来之后,这庄子哥叫我的称呼就从小道长转变成老弟了,不过这个称呼倒更显亲切,我也没多想,便把我们在路上遇到“鬼打墙”这件事儿前前后后的和庄子哥说了一遍。

    ...  

看过《活人禁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