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活人禁忌 > 第二十六章 鬼打墙


    我随便找了一户人家直接就蹿了进去,见到院子里有个老大爷正在劈柴火,张口就问他借打火机,好在村子里的人都见过我,他也知道我是他们村长请来的那个道士的徒弟。

    老大爷也没多问,自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打火机递给了我。

    我接过打火机,说了声谢谢,刚要走人,却被院子里的那老大爷给叫住了:

    “哎,小伙子,你等一下!”

    我停下身子,回头问道: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老大爷?”

    “你先等一下。”那老大爷说着就走进了屋子,不一会儿就从屋子里走了出来,递给了我一个手电筒:

    “这天都黑了,带上个电棒子(手电筒)再走,省的黑灯瞎火的走差了路。”

    接过老大爷递给我的手电筒,我忙对人家道了声谢,匆匆告别了老大爷,从他家里出来,便朝着村外的赶去。

    “左十三!你怎么在这里?!”

    还没等到我走出村子,一个女孩的声音叫住了我,我一听就被吓了个够呛!

    因为说话的那个声音正是方子燕的!

    她怎么突然来这里了?

    不对!肯定不是她,估计八成又是那长虫精变幻出来迷惑我的。

    不过之前清风道长不是说过,那长虫精被他所伤,短时间内不可能再出来害人,它怎么又出来了?

    “左十三,是不是你?大晚上的你别吓唬我,说话!”方子燕站在我身后对我喊道。

    她大爷的!还我吓唬你?!你不吓唬我,哥们就得去烧高香了。

    不过我想起小时候爷爷给跟我讲过,晚上要是有人叫你名字,不管是不是熟人千万不能答应,而且也不能回头,因为人有三把火,头顶一把和双肩两把,这三把火,也是鬼怪最忌惮的,要是贸然回头,很可能把肩头的一把火给吹灭,到时候我不就着了那长虫精的道了?

    坚决不能答应,坚决不能回头!

    “左十三,你要是再装神弄鬼的吓唬我,我以后就不理你了!”方子燕的声音再次传来。

    我听到之后,心想这长虫精还学日本鬼子,给小爷我玩怀柔政策,这套不管用,过时了!

    此刻我也不多想了,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清风道长给的我那张“定尸符”,捏在了手里,心道:

    既然又被那长虫精给逮到了,只能豁出去了,也不知道这“定尸符”除了能对付尸变的僵尸,对这条成了精的长虫有没有效果。

    不管了,先试试再说!

    急中生智,我突然想起清风道长对我说过,这人的舌尖血是至阳之血,可以克制任何阴鬼,所以我一狠心,用牙咬破自己的舌尖,把流出来的血都含在了嘴里,准备随时吐出去。

    就在我心里计算的时候,方子燕叫着我的名字,慢慢地朝着我走了过来。

    我此刻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我能感觉捏着那张“定尸符”的右手已经开始发抖。

    听着方子燕的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近,我脑袋微微一偏,用眼睛余光往身侧看,正好看到了方子燕走到了我身旁。

    正是机会!

    见此,我忙一转身子,把手里的那张“定尸符”朝着方子燕的胸口拍了过去,同时含在嘴里的那一口舌尖血,直接全吐在了她的脸上!

    “啊~~!!”

    随着方子燕的一声惨叫,我手上也传来了一阵柔软的触感,哥们这一次算是栽了,第一次竟然是摸在一条成精的长虫身上。

    方子燕被我这突然的动手给弄了个措手不及,我见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趁她被我那一口阳血弄的睁不开眼,直接朝着她的肚子就是一脚。

    那长虫精变的“方子燕”竟然被我这一脚直接给踹倒在地。

    我一下子就愣住了,这长虫精缩水了?怎么这么不禁打?

    “呜呜~左十三,你个神经病!你凭什么打我?你个疯子!王八蛋!!”方子燕坐在地上一边捂着肚子,一边哭着骂我。

    看到方子燕这幅模样,我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这下子玩大了,他娘的这方子燕估计是真的!

    这一下子,让我愣神了,看着还坐在地上捂着肚子哭的方子燕,我有些手足无措,心里满是愧疚:

    “方子燕,你、你怎么来了?我……我刚才真的不知道是你!”

    方子燕抬头看了我一眼,带着哭腔对我喊道:

    “左十三你就是个混蛋!你说谎!我的声音你听不出来吗?!”方子燕说着抹了一把脸上被我喷上的鲜血,然后把我贴在她胸口的那张符纸也给撕了下来。

    “这……这个我是真不知道是你,你能不能听我跟你解释?”我说着对蹲在地上的方子燕伸出了手。

    方子燕听了我的话后,犹豫了一会儿,才抹了抹眼泪,把手朝着我伸过来。

    我把方子燕从地上拉了起来,又把短袖脱了下来,递给了过去:

    “你用我衣服擦擦脸。”

    “不用了,左十三你最好跟我解释清楚,否则我方子燕跟你没完!”方子燕看着我说话的时候,嘴都是翘起来的,一副气鼓鼓地模样。

    也是,任谁平白无故地被我这么一顿“照顾”也受不了,方子燕倒算是脾气好的了,还能听我解释。

    要换成别人,哪还能忍气吞声的听我解释?

    我这才把遇到长虫精,到长虫精幻化成她的样子来道观找我,把我带出去道观之后,差点儿没要了我命,前前后后的这番经过,都仔仔细细给方子燕讲了一遍。

    方子燕听了我的话之后,半信半疑地看着我说道:

    “谁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编出来的。”

    “都是真的,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去问我的师父,清风道长。”我说道。

    方子燕这才说道:

    “好啦,我相信你,不过你刚刚那么急匆匆地往村外走,这么晚了你出村准备去干什么?”

    “守村外的那个石棺,先不跟你说了,回头我正儿八经地跟你道个歉,得先走了。”我说着转身就走,生怕庄子哥等急了。

    “等等,你说你去守村外那个往外渗血的石棺?”方子燕一把拉住了我。

    “你怎么知道这个村子外面有那么个石棺?”我问道。

    “村子都传开了,我怎么会不知道,对了,我要跟你一块儿去!”方子燕看着我说道。

    “啥?!你跟我去?”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石棺别人躲来来不及,这小姑娘还敢去,她胆子是铁做的?

    “对啊,我听了村里的村民讲,心里好奇,就想去看看,你不是要跟我道歉吗,带我去我就原谅你。”方子燕说道。

    我忙摇头:

    “这绝对不行,你一个女孩子跟着我去太危险了。”

    “我就要去,你走到哪,我跟到哪。”女孩儿特有的任性脾气发作了。

    我无奈了,只得退步中折问道:

    “要不明天你再去看。”

    方子燕一句话没说,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我用沉默表示了她的态度,一点儿都不妥协。

    我没招了,担心庄子哥等久了害怕,只得叹了口气对方子燕说道:

    “行,我可以带你去,不过丑话我可说在前头,到时候那石棺里的子母凶煞要是跑出来,我可不管你。”

    方子燕却直接对我说道:

    “不用你管我,咱走吧。”

    我:“……”

    就这样,我和方子燕一起走出了村子,因为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我打开手电筒顺着之前回来的路走去。

    一路上,我问方子燕,这才明白了方子燕为什么回来这个村子,因为她外婆就是这个村子的,她今天下午才过来,她外婆家就和我刚才去借打火机的那个大爷家隔着一条小胡同,她在屋里听到了我的声音就出来了,才会发生接下来让我俩哭笑不得的这一幕。

    这继续走了十多分钟,方子燕忙一把拉着了我的胳膊,用手指着路旁的一棵槐树对我说道:

    “十三,我们刚刚路过了这棵歪脖子槐树。”

    我听了方子燕的话,倒也没在意,这山路边上,别的不多就是树多,所以我也没太当回事,用手电筒照着这棵树说道:

    “肯定是你看错了吧?我怎么没发现。”

    “我没看错,这棵树特歪,而且在树顶上还有一个鸟窝。”方子燕语气肯定地对我说道。

    用手电筒一照,果然在那棵歪脖子槐树上有一个废弃的鸟窝,我开始有些觉得不对劲了。

    难道是鬼打墙?

    “我说方子燕,这个时候,你可千万别跟我开玩笑,说实话,我之前还真没注意这么一棵歪脖子树。”我看着方子燕说道。

    “那咱继续走走看看,反正现在咱俩都记下这棵树。”方子燕说道。

    对于现在这种情况,只好用行动来实践,往前继续走着,我在心里也在暗自祈祷,可千万别遇到鬼打墙,要不今天晚上那就麻烦大了。

    走了大约几百步,我和方子燕同时在前面又看到了那棵有鸟窝的歪脖子树!

    “左十三,你看就是这棵树,我们又转回来了!而且我们走了这么久,早就应该走到村子北面的那片农田了,可是我们现在还在原地。”方子燕指着那棵歪脖子树语气慌乱地对我说道。

    难道我们还真点背碰上了鬼打墙了?我和方子燕相互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眼神就看到了一丝恐慌。

    说起这鬼打墙,想必各位都不陌生,甚至还有人还遇到过类似的事情,就是在夜晚或郊外,会在一个圈子里来回转圈儿,怎么走不都走出去。

    小时候,我在晚饭之余,常听到爷爷村里的老人一起侃大山。

    老人们最热衷的话题自然是鬼怪,听得人我毛骨悚然却津津有味。

    ...  

看过《活人禁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