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活人禁忌 > 第二十五章 守石棺


    清风道长说完之后,一旁的村民听了也是松了一口气,开始小声的议论了起来。

    看来还是这道长道高一丈,能把这子母凶煞制住。

    清风道长说着,手上却没停下来,一个劲的用手里的软尺测量着这七根柳木。

    每找到一个位置,便在地上画一下,做个记号。

    不一会儿的功夫,清风道长便在地面上画出了九个十字标记,我看了一眼,那九个标记连起来的形状,怎么那么眼熟呢。

    对了!是北斗七星的勺子状,之不过在那个勺子后面多加了三个连起来的标记,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村长靠了上来,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道长,你这是在?”

    清风道长直起身子,拍了拍手看着村长说道:

    “跟你们说了你们也听不懂,村长你还是赶紧安排个人回去杀九只鸡,每只鸡里挑出一根生鸡喉骨,一共九根,马上就要!”

    村长听了清风道长的话,马上就去派出去两个汉子,急匆匆地朝着村子里赶回去杀了鸡了。

    目前这种情况,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提心吊胆没了主意,全指望清风道长了。

    确定了七关中的九个方位,清风道长便在地上用一块树枝描绘了一个生气走向的草图,然后用步测轴线的长度之后,又做了三个标记,分别在每个标记之上,各放下了一枚铜钱。

    忙完这一切后,清风道长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长舒了一口气儿说道:

    “总算是弄好了,现在万事俱备,就等那九根生鸡喉骨了。”

    大约过了半个多钟头,那两个人便急匆匆地骑着自行车回来了,这么快能回来,看样子是村里的人都一块儿帮忙杀鸡的结果。

    停下车子之后,其中一个汉子便递给了清风道长一个袋子。

    “道长,里面是九根生鸡喉骨,您看看。”

    清风道长一点头,接过了袋子,看了一眼,然后拿着袋子,走到了之前做标记的七星定魂桩旁,在每个做标记的地面上都插了一根生鸡喉骨。

    讲到这里,不得不说一下,这鸡在茅山道术中是除处男之外阳气最强的生物,鸡血、鸡骨在鸡死后九年内阳气都不会散。

    这也是为什么会有杀鸡给猴看的这句谚语,其中的意思并不是说猴子看到鸡被杀死而害怕。

    而是让猴子感受那强大阳气(生气)突然消失的威胁感,这对于对阳气相当敏感的猴子而言,震慑力要远远大于看见对方死亡,在猴子面前杀别的动物,震慑效果要远小于杀鸡。

    清风在每个做标记的地方都插上了一根生鸡喉骨,当他把最后一根生鸡喉骨插下去的时候,奇怪的现象发生了!

    之前还在缓缓往外渗血的石棺竟然停止了渗血,看样子清风道长成功的把附近所有的生气和这具石棺之间给阻断了开来。

    清风道长见那石棺已不在继续往外渗血,便看着众人说道:

    “没事了,大家先回去,今天晚上不管听到外面有什么声音,都待在家里,最好不要出门!”

    “道长,这就把那石棺里的两具僵尸给封住了?”村上走上前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我只是暂时把它们封住,这子母凶煞根本不是我能对付的了的,现在就得回去找我师姐来帮忙。”清风道长看着那石棺说道。

    村长一听这话,一脸顾虑地问道:

    “那我们今天晚上村子里还会不会死人?”

    “那倒不会,你们先回去,我马上动身去请我师姐开帮忙,为了以防万一,这石棺就交给我徒弟在这里看着就成。”清风道长语气从容地对村长说道。

    在一旁的我一听到清风道长那句“为了以防万一,这石棺就交给我徒弟在这里看着就成。”差点没从地上蹦起来:

    “我说师父,你让我一个人۰大晚上的在这里守着这石棺?!!”

    “怎么?你不守着谁守着?!要不我守着,你去请高人来帮忙。”清风道长对我说道。

    我说:

    “那不行,我坚决抗议!”之前这石棺里老是往外渗血,这眼前天就要黑了下来,清风道长还不知道啥时候能敢回来,这让我一个人留下来看着里面有一大一小两具僵尸的石棺,这简直就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啊!

    我是你亲徒弟嘛我?

    “抗议无效,要不我看这样吧,你问问他们,谁愿意留下来陪你一起看着这个石棺,我争取晚上十二点之前赶回来。”清风道长话刚一说完,刚才还在附近的那些个村民转身就跑,比那兔子慢不了多少。

    我能看清,那村长是第一个跑的,这人上了年纪,腿脚还那么利索。

    靠!这群没义气的!

    “喂,小道长,俺留下来和你一块儿看着这石棺!”一个让我感觉到温暖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

    抬头一看,正是之前和村长一起去青竹观的那个赶驴车的那个庄稼汉,叫……叫什么来找,我还把人名儿给忘了,只好看着他笑着说道:

    “大哥,英雄啊,你真英雄啊,小弟实在佩服,我决定了,我要和你义结金兰!”我看着那庄稼汉,感动的眼泪差点儿没流下来。

    “小道长,俺什么都没有,就是有一身子胆子和力气,今天俺陪着你!”庄稼汉呵呵一笑,对我说道。

    我点头,不禁对他的这种行为点了个赞!

    这可是正能量,纯纯的。

    “你们也别害怕,我已经都把这石棺附近所有的生气都断开了,至少今晚这石棺中的子母凶煞九成九出不来。”清风道长说完之后,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根小拇指粗细地香烛递给了我:

    “这个你可拿好了,要是这石棺真的发生什么意外,你就赶快把这根香烛点燃,在它燃尽之前,能保你俩安然无事。”

    这可是好东西啊,我忙伸手一把就拿了过来,小心地放进了口袋里。

    接着清风道长又从身上拿出了两张黄符:

    “这两张是定尸符,要是真遇到意外,可以把这张符纸贴在尸变的子母凶煞前胸,可以定住它们一段时间,你们趁机逃走。”

    听了清风道长的话,我顿时开始怀疑他的靠谱度了,这又是给我香烛,又是给我定尸符的,倒像是九成九那子母凶煞会出来!

    不过想虽想,我一并都收下,清风道长又看着我和庄子一脸严肃地说道:

    “对了,你们要是听到这石棺有什么动静的话,别害怕,装作什么都听不见就行。”说完他这才挎着自行车走人,走之前回头看了我一眼问道:

    “我说徒弟,师父就先走了,有啥遗言不?”

    我当时就想给他那欠揍的脸上来上一板砖!

    清风道长跨上大梁车子走了之后,我看了一眼身旁和自己共患难的庄稼汉大哥,对他问道:

    “我说大哥,你叫啥来着?我忘记了。”

    “你叫我庄子哥就成。”庄子对我笑着说道。

    “行,庄子哥,你和我一起留下来看着这石棺,就一点儿都不害怕?”我看着他问道。

    庄子哥听了我的话,拍了拍手说道:

    “俺和你说实在的,怕!但是再怕也不能留你一个孩子在看着这石棺啊,那还不把你给吓坏了。”

    我听了庄子哥的话后,心里就是一阵莫名的感动,好人呐。

    “行了,天都快黑了,咱俩也得准备准备,找些木柴火,点个火堆,有火光,一来驱蚊子,二来也能给咱俩壮壮胆。”庄子哥看着我提议道。

    我一听,立刻赞同庄子哥这个建议,这天一黑,面对这么一口被血染红的石棺,说不害怕那是瞎扯。

    说干就干,我和庄子哥马上一起在附近收集起干木柴,地上的枯草、干树叶、桦树皮、松针、松脂、细树枝都收集堆在一起,庄子哥又在附近找了一块儿松树皮,上面有些松脂,易点燃。

    就在我俩忙活了半天,把附近所有的易燃物都收集起来,准备点火的时候,才发现我们都没有打火机!

    无奈,庄子哥只好选择了最原始的方法,钻木取火,也不知道是因为没掌握技巧,还是因为柴火有些发潮,我俩用木棍钻了半天,手都磨起泡来,硬是没有钻出一点儿火星。

    看着眼前这堆干柴,我和庄子哥只得放弃了钻木取火这个办法,一番商议,庄子哥让我趁着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跑回到村里去借个打火机,拿回来点火。

    听了庄子哥这个建议,我抬头看了那不远处的石棺,对他问道:

    “你一个人在这里行吗?不行我留下来看着,你回去拿打火机。”我害怕这庄子哥一个人留在这里遇到啥事反应不过来,我怎么说也是从小见鬼,被百年长虫精追着长大的,真要那子母凶煞从这石棺里跑出来,我心里也有个反应。

    庄子哥听到之后,手一摆说道:

    “你年轻跑得快,现在天还没黑呢,我一个人怎么不行?你赶紧回去,再不走天可就真黑了。”

    我又说了几句,实在是拗不过庄子哥,只好把那根清风道长给我的香烛留给了他,以防万一,我自己则是朝着村子里跑去。

    路虽然不太远,但是这乡下路难走,有些地方石杂草乱,等我回到村子里的时候,天已经开始蒙蒙发暗了。

    ...  

看过《活人禁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