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活人禁忌 > 第二十四章 七星定魂桩


    这么近的距离,可以说那条五步蛇从张口到下口咬到清风道长,绝对不会超过一秒,任凭我想破脑袋,硬是没有想出一点儿办法。

    这时那条五步蛇却显得越来越暴躁,那三角形脑袋一直朝着清风道长晃来晃去,看来随时都有可能攻击!

    “啪!”这时不知道人群中谁拍了一下手掌,想用声音来吸引那条五步蛇的注意力。

    听到后,我心里就一阵无语,众所周知,这蛇根本就没有听觉,而且视力也不好,蛇主要是靠着热感系统来寻找和定位猎物。

    你这就算把手掌给拍碎了,它也听不到啊。

    “道长,小心点儿……”随着有人喊出这一声来,我心就是一紧,忙朝着清风道长那边看了过去。

    只见清风道长他此时站在石棺之上,慢慢地伸出了右手,在那条五步蛇面前来回晃动,用手吸引住它的注意力,然后双脚一点点儿的朝后移动,想与那条五步蛇之间,慢慢的拉开距离。

    清风道长这个举动无疑是十分冒险的!因为这么做的后果很可能惊动那条五步蛇,让它提前攻击。

    但是好在那条五步蛇一直盯着清风道长来回左右晃动的手掌看,完全没注意清风道长正在一点点退后。

    清风道长退了几步之后,然后停下晃动的右手,身子快速站直,同时右脚朝着那条蛇就狠狠地踢了过去!

    这清风道长突然出手,不免让众人也跟着捏了一把汗,我也是被清风道长这一下子给吓得不轻!

    随着清风道长这一脚踢出,那条五步蛇顿时在空中划出了一条美丽的弧线,落在了数米远的地上,一动不动。

    那条五步蛇竟然被清风道长这一脚直接给踢死了。

    “本道长给过你机会!”清风道长站在石棺之上喊道。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中突然躁动了起来:

    “道长!你快低头看看!”

    “那石棺上在、在往外渗血哩!!”

    众人吃惊的同时,我也看到了那从石棺中缓缓流出来的红色液体,鲜红的液体不一会儿就染红了半个石棺。

    空气中马上弥漫出一股极为难闻的血腥味,这股让人作呕的血腥味儿中间还掺杂着一股烂肉的腐臭味儿,让人一阵干呕。

    清风道长低头一看那石棺,差点儿一个没站稳,从石棺上给摔了下来!脸色苍白地看着脚下的石棺喃喃道:

    “子……子母凶煞!!”

    “子母凶煞是什么?”我看着石棺上的清风道长问道。

    清风道长看了我一眼,我发现他的脸色极为不好。

    “就是这石棺里面躺在两具尸体,一具女人,一具孩子,这个女人死的身后身怀孕线,也就是六甲,死的时候怀着孩子,一块儿给埋到了地下,孩子还没来得及出生,便跟着母体一起死了,这怨念如何能少?!这一对母子要是变做了僵尸,便叫做子母凶煞,俗称旱魃,极是厉害,子母出棺,血流成河,说的就是子母凶煞!我说要是普通的尸变怎么可能用七星定魂桩,这下子全明白了。”清风道长说完之后,又瞅了一眼那七根钉在石棺旁的柳木。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月,那钉在土里面的七根柳木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腐烂之状!

    在一旁的动手撬石棺的村民们听了清风道长的解释之后,知道这石棺里面竟然埋葬着一大一小两具尸体,都吓得够呛,而且眼前的这石具棺还一直流着腥臭的血,谁也没这么经历过,哪能不怕?!

    有胆小的人直接看着道长开口问道:

    “道长,这……这棺材里面的子母凶煞您有把握制住不?!咱……咱不行就再把石棺埋回去吧!”

    清风道长从石棺之上跳下来,冷哼一声看着众人说道:

    “现在再埋回去有什么用?!人还是一样死,到时候可不止是自己把自己咬死了,那就是整家人相互啃咬!你们可真是不作死不会死,挖什么不好,偏偏挖了这子母凶煞的墓!”

    听到清风道长说这些,我额头上不免冒出了一层冷汗,一旁的村民们也开始恐慌和不安了,刚想问问清风道长的时候,他对着众人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之后,他快速地从随身的口袋里掏出了一面黄۰色的小旗,在那棺材旁的东南角的地面上,插了下去。

    不多一会儿,那面黄۰色的小旗子竟然毫无预兆地“咔嚓”!一声,硬生生地自己折断了!

    看到这一幕,清风道长的脸色煞白煞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硬是看着那断掉的小黄旗楞了半响。

    到后来,我才知道当时清风道长为什么看到了这面断掉的黄۰色旗子有如此变故。

    是因为那面旗子是他们茅山道士测凶所用,若是在捉鬼降尸之前,插一面旗子在东南方向,如果那面旗子一动不动,那么说明这附近没有危险,或是这里的鬼怪僵尸是插旗之人能应付来的。

    若是旗子轻轻的偏倒,那么说明这里的东西不好惹,你还是赶紧走吧,若是旗子歪倒厉害(超过45度角)那么说明这里的东西极为凶恶,若不及时离去,性命难保。

    可这次在这个秦朝的大墓里面,这面旗子竟然硬生生的折断了,清风道长出道二十余年,从未遇到这种情况,让他怎么能不心惊害怕?

    之后,清风道长把那断掉的旗子从地上收起来,二话不说,伸手从随身的背包里抽出了一柄半尺多长的木剑,这柄木剑成乌黑色,上面刻着一些奇形怪状的红色符文。

    清风道长右手持剑,咬破自己舌尖,吐了一口鲜血在剑身之上,之后用那木剑朝着那石棺之上就刺了过去!

    虽然这只是一把木剑,但是却被清风道长狠狠地刺进了那个石棺之中,整个剑身没入石棺之中半大。

    众人见此,不禁都对清风道长暗挑大拇指,不愧是高人,要是普通人绝对不可能用木剑刺穿石质的棺材。

    随着那柄木剑刺入这石棺之中,石棺上一直往外渗着的鲜红色血液立刻变得缓慢了起来,却并没有因此停下来。

    清风道长插入木剑之后,再也没看那石棺,而是朝着那石棺旁的七根钉在地面上的柳木走到了过去。

    “十三,过来搭把手。”清风道长蹲在那七根柳木旁看着我说道。

    此刻的情况十分危机,我可不敢有一点儿怠慢,马上跑上前。

    “帮我拿着尺子这头,放在你身后的那根木头上。”清风道长说话间把一条软尺的头递给了我。

    我接过尺子,把它按在了身后的那根柳木上,清风道长则是拿着软尺的另外一头扯到地上,测量起什么来。

    一副全神贯注、屏气凝神的状态,而且我看的出,清风道长虽然表面上没有表现出什么来,可是我能感觉出来,这棺材里面的子母凶煞绝对不是什么善茬!

    “师父,那石棺里的什么子母凶煞现在不会出来吧?”我看着那具还在慢慢往外渗血的石棺有些不踏实地问道。

    “怕什么?!亏你还拜我为师,怎么这胆量就不能跟我学学?这天还没黑呢,别说是子母凶煞,啥僵尸都出不来!”清风道长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我说道。

    听了清风道长的话,我心里稍安,然后突发奇想地对他问道:

    “我说师父,这僵尸不都怕光吗?咱趁着天还没黑把这石棺给它砸开让阳光照进那石棺里,不就万事大吉了吗?”

    “不行,首先这白天的时候,石棺被里面的尸气给牢牢吸住,这也是之前我们撬不开的原因,要是强行把这个石棺给砸开的话,里面的吸附石棺的尸气就会扩散出去,少则几百平方米,多则数里,人畜沾上皮肉马上就烂,要是这个方法行得通,我们道士还有啥用?!”清风道长说着把手里的软尺调转一个方向,继续测量起来。

    “师父,那你现在这是在干什么?”我看着清风道长一直拿着软尺测量好奇地问道。

    “根据这七星定魂桩找出生气和阴气的流向,然后把生气封起来,暂时把这子母凶煞给困在石棺里,这七星定魂桩也不知道是哪位高人布下的,竟然能钉住这子母凶煞这么多年!”清风道长一边用手中的尺子测量着,一边感叹道。

    “那找生气和这七星定魂桩有什么联系?”我怎么能放过任何学习的机会,现在清风道长对付的正好是尸变的子母凶煞,我要是跟着他学会了如何对付子母凶煞,以后遇到什么尸变,也有了对应之法。

    清风道长先是回头看了一眼那石棺,见石棺往外渗出的鲜血越来越缓慢,这才回过头对我说道:

    “看在你这么好学的份上,我先给你讲讲这七星定魂桩,这七星也称之为七关,所谓七关,即云垦关、尚冂关、紫晨关、上阳关、天阳关、玉宿关和太游关,分别与北斗七颗星:贪狼、巨门、禄存、文曲、廉贞、武曲、破军相对应,七关代表着任何一个城市农村或人口集居地的生气流向。

    而生气大体上代表阳气,但比阳气涵盖的范围的更广,传统意义的阳气,即指人身上的气息,尤其指男人,更尤其指处男,女人身上也有阳气,但结了婚的女人阳气要比处女强很多,这与男女阴阳中和有关。但生气则是对包括人在内,所有生物身上的生命气脉走向,这要是按科学的解释,就是生物电产生的磁场走向。

    在城市,由于建筑混杂以及无线电波等因素的干扰,像老鼠、麻雀这类小动物对生气的敏感度已经被完全打乱了,但如果到农村,仔细观察便不难发现,所有邻近的老鼠洞、兔子洞甚至是蚂蚁洞,都会朝着一个方向挖,即使洞口不在一个方向,只要深挖几下,就不难发现其实洞内的走向都一样,科学上的解释是田鼠为了躲避天敌,但实际上,田鼠打洞的最终方向,就是那个地点的生气流动方向,只要根据这七星定魂桩找到这个生气的流向,再加以阻隔,便能把这子母凶煞再次封住。”

    ...  

看过《活人禁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