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活人禁忌 > 第二十二章 死牛肚穴
  

  readx();  “你看看?你是谁你就看?死人有什么好看的?!赶紧站一旁去,别妨碍公务!”之前那个胖警察有些不耐烦地对清风道长说道。

  “或许,我能帮你们破案。”清风道长看着他们两个说道。

  “你?帮我们破案?悬疑小说看多了,脑子烧坏了是不是?哪凉快上哪呆着去,要是再不走,我以妨害公务罪把你拷回所里去!”那胖警察语气一点儿都不客气的对请风道长喊道。

  清风道长听后,冷哼一声,也不答话,蹲下身子,直接朝着那具尸体就伸出了手。

  “你干什么?!”胖警察见此,忙上前一步,想伸手把清风道长给拉起来。

  就在这时,清风道长右手快速地在那具尸体上按了几下,然后朝着那具尸体大喊一声:

  “起!”

  话音刚落,那具早已死去多时的尸体,竟然真的随着清风道长这声“起”自己从地上坐了起来!

  “我滴妈呀!!”

  这一变故,吓得那胖警察直接跳出了老远,我看他那样,要是在瘦一点儿的话,直接能从院子里给蹦出去。

  围在四周的村民也是给那突然坐起来的死人,吓得够呛,全部往后退了好几步,甚至有些胆小的直接跑出了院子,要不是人多壮胆气,我估计早就跑散了。

  转瞬之间,在这具死尸十米的范围内,只剩下我和清风道长还有那个法医三个人了,我其实也被吓了一跳,想跟着人群往后撤,但是又转念一想,自己是清风道长的徒弟,怎么也算道家中人。

  道士那可是僵尸鬼怪的克星,要是我今天表现出害怕胆怯,那不掉价吗?以后还怎么混?

  所以我强忍着恐惧,盯着那具从地上猛然做起来的尸体,愣是一步没退!

  其实,最主要的还是清风道长在我前面……

  不过我也暗叹那法医的胆子的确是大,不亏是干接触死人这一行的,除了我和清风道长,就只剩下他一动没动。

  清风道长见把众人吓走,这才把右手从那具尸体身上拿开,尸体立马又躺了回去。

  没人再敢靠前,清风道长便自顾自地慢慢地打开了罩在那具尸体上的透明塑料,然后慢慢地朝着把里面的那层早已被鲜血染红的白布掀了起来。

  我实在是没决心继续看下去,我估计要是看到那血腥的场面当场就得吐出来,只得抬起头,故作高深状地看着晴空……

  大约过了五六分钟,清风道长的声音才传进了我的耳朵:

  “这人可不是自杀。”

  我顺着清风道长的声音低头看了过去,发现此时他已经把那具尸体再次盖了起来,蹲在原地,看着四周的人说道。

  他这一句话,就如同一块儿巨石扔进了湖泊,顿时激起了千层浪花。

  别人先不说,这法医第一个就站出来反对:

  “我说这位先生,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出身,但是我刚才看你出手拿捏死人筋骨的时候,手法精准纯熟,绝对不是一个验尸门外汉,这人是不是自杀难道你看不出来?”

  清风道长站起身子,先是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上,吸了一口,这才看着那个法医说道:

  “我的意思是,他是自己把自己给咬死的,但是却不是他自己想把自己给咬死。”

  听了清风道长这和绕口令差不多的话,那法医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看着清风道长脱口问道: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他并不是真的自杀,而且真正的凶手也不是死者自己。”清风道长说道。

  “那你认为真正的凶手是谁?”法医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凶手并不是人。”清风道长低头看着那具尸体说道。

  法医听了清风道长这句话,愣住了,从他的表情中看得出,他相信了清风道长的话,干他们这一行的,时间久了遇到的怪事也多。

  “哎,各位,这位就是我和庄子请来的青竹观观主,清风道长!”这时在人群中的那个村长指着清风道长对众人喊道。

  村子里的人早就被那挖到石棺之后发生的这些事吓得够呛了,一听到清风道长是个道士,连忙对清风道长喊道:

  “道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死了七个人了!”

  “道长,是不是和那具石棺有关系?”

  清风道长见此,忙对众人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先不要说话,待众人安静了下来,他清了清嗓子说道:

  “至于是不是那石棺的原因,还得等我去看了才知道。”

  “那赶紧去看看吧!还等什么?我给你带路!”其中一个村民听了清风道长的话后说道。

  清风道长点了点头:

  “走,先去看看那石棺!”

  众人这才浩浩荡荡地出了李国华家的院子,朝着村西头的那片田地走去。

  之前的那两个警察不知道是因为刚才被清风道长真吓着了,还是自己觉得有些丢脸,并没有跟来。

  我和清风道长跟着村民们走出了村子,又往西走了能有半里多地,来到了一片地势较为平坦的地方,我看着这一片平坦的空地,的确适合种植农作物,难怪村民要把这一块儿给开发出来。

  村民靠自己的双手和辛勤劳动,种地种田并没有错,要错就错在没有经过死人的同意,挖了人家的坟。

  我在《茅山道士大全》中有看到过,移动阴宅或者墓地,特别是无主之坟需要的讲究很多。

  清风道长一边走,一边对一旁的村民们说道:

  “你们挖墓迁坟的时候,也不问问人家死人同意不同意,下手就挖,这不扯淡吗?!”

  “俺们都烧过纸钱磕过头了,谁知道还……。”村长听了清风道长的话说道。

  “烧纸磕头顶个屁用!人家不同意就不能挖!这迁坟门道多着呢,自己家的还好说,要是生人坟,必须要做到八点,方可迁坟安然。”清风道长说着。

  “哪八点?”其中一个村民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清风道长说道:

  “这第一,“起”坟时要摆案上香,烧钱磕头,在坟前说清楚迁别人坟的原因、时间、以及地址。

  第二,这迁坟的过程在时辰上以不过午时最利,以免午时的阳气灼伤尸骨。可以在午时停止“起”尸骨,同时用黑布蒙穴、盖骨。

  第三,迁坟完毕后,必须要将原有墓穴莹坑,扔下白萝卜一个,铜钱9枚,填充铺平。

  第四,下葬排列要有主次之分别:即东为上位,西为下位;东北为上位,西南为下位;北为上位,南为下位;西北为上位,东南为下位;(按后天八卦阳性位为上位记)。

  第五,挖坟的头三锹土,必须由本命年之人动手。

  第六,在墓中棺材即将出土时,必须由女人撑起黑伞或芦席一领,遮挡阳光。

  第七,男人手持灵头幡,由八、十六、二十、三十六人将棺材抬至新墓地,用土掩埋出坟头。

  第八,凡是下葬不满一年的新坟是不可以迁葬的。如果一年之内迁葬,家事不顺。”清风道长一口气儿把这迁无主坟的需要注意的八点都说了出来。

  就在说话的同时,我们也赶到了那挖出石棺所在的墓穴。

  的确和村长说的一样,在这个墓穴四周所以的草木全部都是死的,整片儿地方,大白天都显得有些阴森,死气沉沉。

  在这么一大块儿平地上,多出了这么一个不和谐的地方,的确让人不舒服,也难怪村里人要把这坟给迁出去。

  清风道长上前看了眼前深坑里的石棺一眼,然后抬头看了四周一圈之后,脸色变得铁青,看着众人说道:

  “这他娘的是一个“死牛肚穴”!你们可真会挖!这三天死了七个,还真算少的了!!”

  我听了清风道长这句话,不免倒吸了一口凉气,那什么“死牛肚穴”,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有这么厉害?!

  “道、道长,这“死牛肚穴”是什么意思?”村长听了清风道长的话,开口问道。

  “这墓穴堂气不收,阴气不散,平地则象鸠尾,要识别刚柔和界限。所谓刚柔,也就是阴阳,所谓界限,也就是交襟。墓穴所在的平阳地要形如鸠尾,不可阳来阳作,不可阴来阴作,而且墓地之上有钉有七根柳木,乃是七星定魂,墓中死人无法投胎,怨气生聚,与四周阴气相克,乃成“死牛肚穴”这一养尸凶墓,所以这墓穴四周才会寸草不生!你们挖了这么一个凶墓,能有什么好下场?!”清风道长看着四周的村民说道。

  我不知道那些村民能不能听懂清风道长的话,反正我听了他说半天,一句没懂,不过当我听到“养尸凶墓”这四个字之后,心里一下子激动了起来。

  这石棺里面会不会有能救安如霜的尸菌?

  “那……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道长你想想办法!俺们村里的人的命可全都指望你了。”村民们听了清风道长的话后,全都慌了神。

  清风道长盯着那坑里的石棺许久,才开口说道:

  “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只得和里面的东西硬碰硬,你们回去拿工具,咱趁着天还没黑,赶紧把这石棺给撬开!”

看过《活人禁忌》的书友还喜欢